zal7h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毒液諸天 鼠自來-第558章 團藏之死閲讀-jo3c9

毒液諸天
小說推薦毒液諸天
就在杨简胡思乱想的时候,战场上佐助和团藏的战斗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佐助助的实力比起原剧情强了太多,并没有陷入苦战,一开始就压制了团藏,可以说是吊打。
团藏虽然可以靠着一手臂的三勾玉写轮眼一次次复活,可是每次都要消耗大量的查克拉,此时越来越无力,面临绝境的时候,团长施展通灵之术,召唤出了他最信任的伙伴食梦兽梦貘。
“吼!”梦貘的体型极其庞大,比起妙木山的蛤蟆,龙地洞的万蛇大了不止一圈,刚出场就发出一声怒吼,可谓威风凛凛,在团藏的命令像,张开大嘴,顿时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佐助身体不由自主被吸过去。
“须佐能乎!”佐助身上冒庞大的查克拉,凝聚成盔甲巨人的形象,稳住身形,不过在这股强大吸力作用下,须佐能乎的躯体被慢慢的粉碎,先是盔甲上去,然后露出皮肤血管,最后只剩下骨骼。
可是佐助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慌乱,看着那体型庞大的梦貘,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手中抓着一柄苦无,冒出一连串的电光,扭头看了看从背后攻过来的团藏说道:“哼,在我面前,居然敢敢用这种体型庞大的通灵兽真是不知死活,难道你不知道体型越大越容易被攻击到吗?在我眼中,他只是一个巨大的靶子。”
佐助说话的时候,已经把大量的雷属性查克拉注入苦无当中,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当达到极限之后,猛然把手中的苦甩了出去,“雷遁·超·电磁炮!”
只见佐助手中的苦无瞬间消失,划过一道雷光激射而出。飞射出去,不偏不斜正好从梦貘的胸口射进去。
“嗷!”梦貘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然后轰的一声,身体炸裂开来,死的不能再死。
不得不说梦貘是在够悲剧的,原剧情中仅出场一次,只是用来衬托佐助这个二号主角,直接被一招火遁烧伤,现在更惨,连命都没了。
“不!”
团藏那叫一个心痛呀,梦貘一直以来都是他最信任的伙伴,陪着他征战多年,团藏虽然一直生活在黑暗当中,可是毕竟是人,还是有感情的,一生没有老婆孩子,梦貘如同他的亲人一般,原剧情中只是被烧伤返回通灵界,并没有生命危险,可现在是真真正正被杀掉了,这让团藏心中对佐助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团藏眼中流露出一股凶狠之色,气势汹汹的杀向佐助,虽然查克拉几乎耗尽,可是他仍然没有放弃,因为他还有最后的底牌,还打算再拼一把。
当团藏最近佐助的时候,忽然把一直被绷带包裹的眼睛露出来,三颗勾玉迅速旋转起来,变成了万花筒形态,一股诡异的能量涌出,向佐助的大脑饮去,打算将其控制,正是止水觉醒的瞳术,别天神!
佐助感觉一股诡异的能量进入大脑之后,不断不断的游动,似乎想要修改自己的意志,便猜到是怎么回事,毕竟大蛇丸已经把团藏的资料详细给他说明,也清楚他团藏夺走了止水的一只万花筒眼睛,包括那只万花筒的能力。
佐助眼睛一瞪,永恒万花筒开启,一股精神能量在大脑中爆发,与钻入脑海的诡异能量争斗起来,很快就把它驱逐出去。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别天神会失败?”团藏难以置信的大叫起来。
“别天神又如何,虽然你多取了止水的眼睛,可毕竟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无法真正发挥它的威力,而且我的眼睛是永恒万花筒,比你的眼睛高出一个等级,所以哪怕别天神这种强大的瞳术也无法控制我。”
“我不甘心!”团藏怒吼着还想再战,可是刚才的别天神已经耗尽了他的查克拉,终扑通一声,半跪在地上,摇摇欲坠,眼中的万花筒恢复到了三勾玉形态,这时候他那移植的白色手臂忽然产生了异变,一根根树枝冒出来,确实因为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耗尽,无法压制初代的的细胞,彻底暴走了。
团藏连忙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那只移植柱间细胞的手臂强行撕扯下来,本来就已经查克拉耗尽,此时更是伤上加伤,看着一步步靠近的佐助团藏眼中尽是绝望。
“绝望吗?痛苦吗?可是这比起我们宇智波一族数百人死亡时的绝望又算得了什么,或许其中有很多人死有余菇,可是其中那些无辜的孩子,女人呢,现在老老实实的为他们偿命吧。”
或许是故意多让团藏体会绝望一下的感觉,佐助故意走的很慢,在他眼中团藏已经是一个走投无路的野兽,可是他却忘了,绝望的野兽更加危险。
虽然团藏只是代理火影,而且是一个阴险的小人,害死了太多无辜的人,做了无数错事,可是既然他背负了火影的名号,那就绝对不会退缩,而且对于木叶,他那可是真爱。
“宇智波佐助,你只是一个被仇恨支配的小鬼,只会把心中的怨还加附加在其他人身上,以前是宇智波鼬,现在是木叶,你这种人绝对不能留,为了木叶,你给我去死吧!里·四象封印!”
团藏猛然把身上的衣服一扯,露出刻录在身体上的一个封印法阵,瞬间爆发出来,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四散,看起来就像是墨汁一样,把方圆百米笼罩进去。
“不好!”佐助大吃一惊,谈到这事要跟他同归于尽呀!本能的向后退去,可是团藏出手的时机把握的太好了,而且正好是佐助自以为胜券在握放松的时刻,眼看着就要被笼罩进去。
关键时刻,在佐助旁边忽然裂开一道黑色的空间,没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他的脖子强行拖了进去。
而这时黑色符文笼罩的空间睡家被封印起来,地面出现了一个直径百米的大坑,就好像是被某种力量直接抹除了一样,而佐助却出现在了杨简身边,看着那个大坑,吓得满头冷汗,只差一点点就要被彻底封印,就刚才的场面看来,做哪怕是开启外须佐能乎也不可能活下来。
“佐助小鬼,看起来你还是嫩了点,战斗经验还是太少呀,就不应该跟团藏这种人啰嗦,直接干掉就是了,以后得注意,要不然跟团藏这种老头子共赴黄泉可就亏大了,就算真的要一起死,也要选个漂亮的女人。”杨简看着心有余悸的佐助,松开手的同时调戏了一句。
“抱歉,大人,是我大意了,本来还想折磨他一番,让他彻底的绝望,没想到居然还留了一手。”
“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影集,尤其那些活的够长的老家伙,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尤其是拼命的时候,否则很容易被他们翻盘,哪怕是最后赢了,也往往需要付出代价,最好是干净利落一点。”
杨简说到这里,斜了一眼旁边的大蛇丸,原剧情中大蛇丸用秽土转生之术通把初代,二代弄出来,再加上自己,三个影级围攻上了年纪的三代,沙袋本以为手到擒来,可是结果呢,虽然赢了,可是代价也不轻,初代二代被封印不说,就连大蛇丸也失去了一双手。
“多谢大人教导,我知道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你的仇也算报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大蛇丸要不要搭我的顺风车?”杨简说着伸手打开返回音忍村的空间门。
大蛇丸想了一下,摇摇头说道:“不必了,我这也还有些事情要解决,六影大会还没有结束,得商量一下跟晓组织开战的事情,木叶一方虽然因为团藏闹出了丑闻,卡卡西和九尾小鬼他们正好赶过来,可以让他们把消息传回木叶火之国。”
“那行,你忙你的,我先回去了,佐助跟我一起吧。”杨简说着已经钻进空间门,佐助立刻跟上。
等空间门消失之后,大蛇丸却没有离开,而是看向战场附近的两具尸体,他造的两个山中风和油女取根,大蛇丸很感兴趣,尤其是油女取根的纳米毒虫,大蛇丸准备研究一下。
大蛇丸让药师兜帮忙用封印卷轴把两具尸体封印起来,然后由君麻吕出手风月价值把两具尸体封印起来,又让君麻吕出手把周围的战斗痕迹抹去,一切收拾妥当之后,这才向铁之国方向走去,准备跟其他人继续探讨对付晓组织的事情。
杨简回到田之国后,让佐助自己去休息,杨简准备处理一下村子里的事物,只是没过多久,佐助居然又找来了,小心翼翼的扶着病殃殃的宇智波鼬。
杨简有些惊奇的看着宇智波鼬,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就连眼睛也恢复了视力,杨简用他的细胞重新克隆培育来一双眼睛给他换上去,这才短短几天就开启了一勾玉,不得不说宇智波鼬是个天才。
“你怎么出来了?你的身体情况你也清楚,最好多修养一段时间。”
宇智波鼬前几天就已经清醒了,只是一直泡在营养液中,他的身体亏空太严重了,需要长时间的调养。
当然,也不是非得泡在营养将夜中不能出来,只是这样恢复起来说需要的时间更长。
宇智波鼬苦笑一声,说道:“整天泡在营养液里面,我都感觉自己变成一条咸鱼了,所以就想出来透透气,医生已经帮我检查过了,在外面调养也没问题,这次我是来专门找您的。”
“好吧,你随意,身体是你自己的,哪怕折腾坏了,也与我无关,你先说说找我什么事情吧。”
宇智波鼬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郑重的杨简行礼道:“非常感谢您对佐助的教导,如果不是您,佐助恐怕已经彻堕入黑暗当中,说起来我这个当哥哥的实在有些不称职,自以为安排好了一切,却不知道正是这所谓的安排让他走向黑暗,以后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开口,无论什么事情,我们兄弟一定尽全力做到。”
“如果你想要说的是这些的话,那么完全没必要,我之所以帮助佐助,一方面也是为了研究一下写轮眼和你们宇智波一族的血脉,另一方面佐助实际上也为田之国出了不少力,这些年做了很多任务,也算是半个田之国的人,帮他是应该的,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罢了。”杨简对于宇智波鼬的承诺倒是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杨简不认为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会用到他们,要是连自己都不行,宇智波兄弟又能怎么样。
“在您心中或许只是微不足道,可是在我看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情,我和佐助商量过了,就我们以后会留在田之国,尽我们所能偿还这份恩情。”
“好吧,欢迎加入田之国,希望你会喜欢新的环境。”
“我当然喜欢,实际上嗯佐助已经带我看过村子的环境了,在这里忍者和平民真正做到了没有高低贵贱,和平共处,平民对忍者没有畏惧,忍者可以放下身段去做浇水,烧烤这种简单的事情,真正做到了和平共处,或许这就是我一直所希望看到的吧。”
“这样呀,那恭喜你了,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当初你为了整个木叶牺牲了宇智波一族,你后悔吗?”
“后悔?”宇智波鼬脸上流露出一丝迷茫,想了一下才说道:“曾经我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后悔,可是这些年在外面见识的多了,我开始有些怀疑当初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对是错,父亲,母亲,泉美,还有那些无辜的组个小孩子,他们根本没做错什么,可是却死在我的手中,我以为没了宇智波一族之后,木叶会重新获得和平,可是现在看来也没有好的哪里去,我也弄不明白当初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对是错,你能帮我解答这个疑问吗?”
杨简想了一下说道:“很多事情没有对错,只是立场的不同,在解答你的疑问之前,我得首先得问一个问题,当初你选择牺牲宇智波一族护木叶,是基于什么想法做出这种决定的?”
“当时我的想法有些自私,看不惯族中的人对父亲的压迫,另外,我觉得宇智波一族几百人比起村子那么多人不值一提,所以我选择牺牲少数人来保护大多数人。”
“原来如此,其实你一开始就想错了,这种事情不能用人多人少来划分,当初木叶曾经遭受过四大忍村的围攻,那个时候杀的血流成河,战死的忍者数之不尽,殃及的平民更多,当时木叶一方属于人数稀少的一方,难不成就因为这样让木叶的一方的人统统去死来结束战争吗?”
“这……”宇智波鼬顿时说不出话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