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l3i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唐朝小白領 起點-第二百九十節 吐谷渾的來回(40)閲讀-5hpc3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叶檀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拉着达延芒结波走出了山洞。
不知道是流汗了还是流干了汗水,达延芒结波身上的衣服竟然是干的,不过呢,还是觉得很冷。
叶檀看着这个长长的宛如一个蛤蟆蹲着的地方,不由得笑了。
“走,我带你回家。”
如果这个时候叶檀将达延芒结波送给慕容顺的话,很多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不过呢,这个不是他的想法,他觉得没有可能呢。
所以,他就拉着达延芒结波慢慢地走到他的家里。
之前他喝酒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个类似军营一样的地方,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让人知道什么叫做安心呢。
而他的家就在距离那里不远的地方。
可是,之前一直想要回家的他,此时却不想回家。
因为,他家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可是呢,自己还是得回家啊,因为你没有其他的办法。
一个巨大的兽头摆放在大门上,不知道是吓唬谁,到底是自己还是其他的人呢?
叶檀怀疑过去的人就是这么作死,才会有一次次的瘟疫,最后大家都死光了,就开心了。
不过呢,这里却带着一丝肃杀之气。
达延芒结波敲门,有人开门,却是军士,如果的平常的人的话,肯定是早就跑了,可是叶檀却是跟在达延芒结波的身后,他不敢乱跑,因为一旦跑的话,就是一个死,其他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了。
所以,他不敢跑,虽然不敢跑,可是呢,骨子里却是舒服了不少,说明自己要到这里来的啊。
一直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哪里,一个满头都是辫子的女子过来,刚要说一句话,却被达延芒结波一巴掌抽到地上,然后她就跪在哪里,不敢动了,你不要以为古代的女人有什么身份,她们的一切都是男人给的,所以,她们的地位就是如此,你不要害怕啊。
到了里面,和之前差不多,这里的黄金不少,这个家伙似乎很喜欢这样的东西,所以,叶檀就高兴了,开始四处乱转。
而达延芒结波喝了一口酒,让自己的心神,开始放松了一些,刚要说话,却听到叶檀说道,“之前你的痛苦不会消失,这个是一年的药,如果你到时候还需要的话,记得去壶镇找我。”
他刚要说话,却被叶檀捏了一下他的脖子,就晕过去了。
然后叶檀就走了出来,看着还在那里跪着的女子,就问了一句,“你是中原人?”
因为这个女人的皮肤是真的不错,这样的皮肤,可能只有一两个草原人才会这么做的,所以,这种事,还是不错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女人猛然抬头,看着这个人,顿时有点慌神,因为这个人竟然是个中原人,不只是他的样子,就连穿着都是如此,这个怎么可能啊。
自己可是记得达延芒结波非常讨厌中原人,除了自己的奴隶之外,其他的几乎都是想不起来的感觉。
“你如果告诉我,这里的马匹放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带你走。”
叶檀一脸笑意地看着对方,只是呢这个笑容里带着诡异的味道。
“好。”
不知道是被欺负的扛不住了,还是其他的,女人竟然同意了,然后就走进了帐篷里,拿过一个令牌,就带着他去了。
这里的骏马不难找,可是呢,最好的却是不多见的,所以,叶檀看到这些宝马,自然是高兴的,所以,这个女子就看到了这些东西,忍不住吃惊不已,这人不像是中原啊,反而像是一个这里的巫师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敢想,可是呢,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离开,这里不是人的地方,而是地狱。
虽然她知道有一些事情不能做,可是呢,当看到叶檀一伸手,这里的马匹就不见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地方,她的心中不免就会出现一些其他的想法,看着叶檀要出门,就说道,“不知道公子可否救一下妾身的姐妹,她们也很惨,都是中原人。”
“没时间,你若是不想走,就留在这里吧。”
叶檀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说完就朝外走去。
女人也是个现实的,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达延芒结波的侍妾之一,有的时候伟大的东西真的非常的珍贵,因为如此,很多时候,只能看着,不能想其他的东西。
赶紧跟着叶檀来到了门口,看着这些站岗的军士,她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叶檀出不去的话,那么,自己就说被人给要挟了,自己没办法,这样子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活命,不要以为过去的人就是所谓的忠贞无二,不是的,如果这样子的话,一个朝代的结束,就会有无数的人死掉才是的。
门口的这些人可能就算是慕容伏允来了之后,他们都不会让路,更不用说叶檀了。
领头的人看到叶檀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他们自然是认识的,因为达延芒结波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将自己喜欢的东西拿出去分享,而且每年慕容伏允都会送来不少,所以也不会很在意。
“停住,检查。”
这个人的话没错,自己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如果出事的话,自己死定了。
“我是你们王子的朋友,你敢拦我?”
叶檀似乎很生气地看着对方,这样的人如果放在松洲还是不错的,可是呢,在这里却是不好,因为敌人的那种忠心,是可怕的。
“我会派人问一下王子再说。”这人倒是很有原则,然后叶檀就将手里的令牌递过去道,“这个难道不行?”
看着他手里的令牌,对方迟疑了一下,不过呢,这个时候,这样冷的晚上,你带着一个女人出去,合适吗?
“她是怎么回事?”男人倒是有点脑子,指着叶檀身后的女子。
“二王子的赏赐。”
叶檀的这句话表面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实际上却是有很大的问题,因为这里的人都知道达延芒结波虽然喜欢将自己的宝马,宝刀,还有女人给大家一起开心,但是呢,他从来都是将人给拿回去的,这个似乎就是一种奇葩的存在,可是呢,却是真的,从来没有过。
“你们站住。”
领头的人直接就将自己的弯刀抽出来,咣当一声,声音很大,然后指着叶檀道,“小子,你若是不想死的话,还是乖乖地站在这里,若是二王子同意你走了,你就可以走了,否则的话,可不要怪我了。”
叶檀身后的女子一看,根本就出不去,虽然之前叶檀的表现很厉害,但是呢,你也不行啊。
刚要说话,却看到叶檀看着对方道,“人呢,有的时候不能太聪明了。”
领头的虽然懂得一些中原话,可是呢,却知道的不多,所以疑惑地看着叶檀,然后就发现叶檀宛如一头狮子一样,忽然就冲过来了,他手里的弯刀还没有递出去,就被叶檀一把抓住了脖子,然后扭断了,扔在地上,其他的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全部都是被收拾了,死了一地。
然后叶檀一把拉住这个女子的胳膊,就冲出去了。
外面现在这个时候是最安静的时候,根本就没人。
女人还以为怎么才能出去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竟然在飞。
速度很快,等到叶檀刚刚到了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传来了震怒的声音。
可惜,他没有心情理会这个,他和之前慕容顺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
这个女子可能是这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像是从神仙的地方出来了一样。
等到叶檀回到了慕容顺的军队的时候,叶彪等人都在,正在等着,看着叶檀带回来的人,都是一愣,他们不记得叶檀有这样的癖好啊,如果有的话,大唐的美女第一波都会给叶檀了,因为这样的人真的不多见啊。
不过呢,叶檀却一点都不困,而是看着几人道,“去喊慕容顺来。”
“少爷,不休息一会,时间还早,他们都在吃饭呢。”
覃宇是个很有心的人,所以就直接说道。
“军情如火。”
叶檀说完这个,就回到了帐篷里,开始吃饭,而这个女子看着叶檀如此的厉害,之前虽然在路上的时候晕过去了,可是能够从达延芒结波哪里逃出来,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无敌了,所以,她想要进去,却被刑天拦住了。
“这里不是你能够进来的。”
刑天的样子的确很有震撼的味道,不过呢,这个女子在达延芒结波哪里遇到的壮汉不少,以为特殊的繁殖办法,所以,在这里,什么样的奇怪的人都有,你如果觉得可惜的话,那就是过分了。
“我和他认识,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还帮过你们的少主呢。”
这个女子倒是有点脑子,觉得抱住一个大腿才是唯一啊,其他的都是扯淡了。
刑天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和叶檀的关系,可是自己见过长乐公主,这个公主不只是性格好,而且样子也好,宛如出尘的仙女一样,而面前的这个脑子一头的辫子,对于叶檀来说,这样的女子不过是个普通的牧羊女而已,他是不会有兴趣的。
“要么去一边吃饭,要么滚蛋。”
刑天可不会给对方一点面子,这个时候,她凭什么?
“我……”
女子看着刑天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动手,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呢,因为如此,反而不敢犯浑了,赶紧离开了,只是走的时候,嘴角挂着一丝怨恨。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的人,你帮助对方,他们不懂得感恩,你如果不能让对方继续占便宜的话,那么什么翻脸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刑天看着这女人离开了之后,就走进了帐篷里,看着叶檀正在喝粥,就将刚刚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总结地说道,“少主,我觉得这个女人心机很重,如果带回松洲的话,肯定会家门不宁。”
叶檀继续喝粥,他喜欢喝白粥,加入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不是自己的喜欢。
喝完粥之后,他就吃了一个包子,不要以为叶彪等人只是护卫,这些人跟着叶檀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做饭的本事却是厉害,因为叶檀吃饭非常的挑食。
用牛肉和牛油包出来的包子,味道不是好,是非常的好,加上这里特有的野菜和一些野葱,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
他一口气吃了四个,然后抬头看着刑天道,“你是从哪个角度看出来,我让她跟我一起回去的?”
“可是,少主,你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
刑天可能是担心叶檀这样子的话,会让自己的一世英名出现问题。
“呵呵,我当初在二王子哪里看到她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女人的野心,她没有哪方面的本事,可是呢,却喜欢玩心眼,你以为我看不到?我这些年都没有碰过女人,现在难道就忍不住了?再说了,你不会不知道我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吧?心机太重,你以为我是谁啊?”
心机太重的女人,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那就是皇宫,后宫。
至于其他的地方,算了吧,大家都是普通人,恐怕扛不住的。
“你这个女人如何?”
将问题都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个可是松洲人做事的风格。
“你以为黄沙镇的人口女人很多吗?这个自然是留在哪里的,你以为三娘子是吃素的?”
叶檀站起来背着手说道。
也是,三娘子虽然已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跟着叶檀以后也是如此,但是呢,这个女人不管是从长相还是身材和气质,都是比刚刚的女人要好的多,这个时候,你以为会如何?
人家的选择很多,而且三娘子曾经和叶檀谈过,叶檀说过,如果你能够将黄沙镇弄好了,那么,我会给你不好好处,就算是想要中原的户籍都是可以的,因为那个东西很不容易的。
不管是多么坚强的女人,总是会有柔软的地方。
叶檀曾经听人说过,你如果掌握了一个女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那么,你就会得到她,不管你是穷还是有钱,都是可以的因为,这就是人性啊。
“少主,少主,出事了。”
覃宇从外面跑进来,看着叶檀说道。
“什么事?”
叶檀疑惑地问道,难道是慕容顺又来事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