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i3s精品都市小說 農夫兇猛 線上看-第409章 千古好人推薦-gf670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它是被诅咒了吗?”把命令传达出去,云娘就回来小心的问道,说实话她都没觉得蛇人老妪有什么不对劲,毕竟也许它就是不想谈论自己的母亲呢,结果这个李败类的反应这么强烈。
总不会是安全感太低了吧。
“没有,是它的母亲在尝试着搞事情,或者,这也算是诅咒吧,如果我所料不差,夜叉城已经知道我方一部分机密了,它成了不知情的‘内奸’。”李斯文淡淡道,心中并不惊慌,因为这很正常,甚至,很期待。
毕竟所有野怪,只要实力没有突破领主级,都有可能被幕后黑手留下的后门给唤醒激活成为‘内奸’,可那样一来,就需要支付大量的诅咒力量。
翻译过来就是,请支付天工值!
所以——
“夜叉魔君,千古好人!”
“内奸?”
云娘悚然,却又觉得李斯文此刻那云淡风轻的语气与刚才一幕的反差太大了,好像内奸不是什么大事儿似的。
此时蛇人老妪已经安静下来,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静静站在那里。
“咣咣咣!”
侯二大步流星的跑回来,身上还背着一个特大号的药箱子,但它没有急着说话,只是瞅了瞅李斯文,就在门外等着,反正需要的时候,它会在第一时间出现。
大约五分钟之后,蛇人老妪就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茫然的醒过来。
“嘶嘶,老婆子老糊涂了,竟至睡着,领主大人勿怪,关于我的母亲,其实我从未见过她,父亲也甚少提及,只是偶尔有几次,他……”
蛇人老妪忽然停顿了一下,下一刻再次目露凶光,情绪变得极为激动,而这一回李斯文没管它,结果自它身上就有大片蛇鳞脱落,满头的头发都活过来,变成了小蛇一样。
最惊悚的,是在它的双目之中,好像有一片阴影覆盖下来……
“侯二!”
李斯文只喊了一声,侯二就像弹簧一样出现,却是穿着全套的鱼头甲防护服,手脚麻利的就给蛇人老妪抽了一管子血,嗯,这管子有点大,一次就是5000毫升。
于是蛇人老妪不出所料的虚弱下去,然后被塞进鱼骨口袋,打包带去了冰库玄冰病房。
“这是——这是什么操作?抽血可以对抗诅咒?感觉你像中世纪的医生呢。”云娘目睹这一切,很震惊,但更多的还是无法理解,迷惑。
“谁告诉你的抽血能对抗诅咒?”李斯文冷笑,然后也去了冰库,云娘想跟上来,但直接被他给挡在外面了,这可不是科普的时候。
“喂喂喂,至少是我帮你发现的鱼头甲的战略意义的,你现在多半已经没法再从小夜叉那边弄到鱼头甲了,那么蛇鳞就是唯一的办法,我好歹是个学霸,怎么也不会比你的侯二差吧。”
云娘急得大喊,主要她是太好奇了,毕竟众所周知,女人一旦好奇心上来,那是非常可怕的。
“还是说,你认为黑城魔君的诅咒在我身体里还有残留?”
“没有,那你就进来吧,记住,尽量避免情绪变化,先喝一份7号抗诅咒药剂。”李斯文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
云娘深吸了一口气,先与李斯文一起在一级冰库换了特制的鱼骨防护服,这才进入二级冰库,在这里,雪二已经如临大敌,一口气给玄冰病房外面又套了两个玄冰屏障,这是为了隔绝诅咒的力量,因为事实证明,这种玄冰对于隔断诅咒的传播是非常有效的。
“雪二,你不需要穿防护服吗?”
云娘奇怪的问,雪二摇摇头,不需要,这种诅咒若是能影响到半步传奇,那他们这个领地就可以宣布团灭了。
“接下来只许看,不许乱动。”
李斯文郑重警告了一番,这才带着同样好奇的雪二,以及更加好奇的云娘,进入了玄冰手术室。
在这里,蛇人老妪虚弱的躺在玄冰床上,全身都被玄冰覆盖,用以隔离诅咒对它的影响。
至于刚刚抽出来的那5000毫升的血液则是被放在一个特制的鱼骨药罐里,虽然被密封着,但从其不断摇晃的幅度来看,这诅咒力量是非常强的,嗯,活性非常强。
此时李斯文就让雪二随时做好准备,又让云娘站在最远处,这才取过这鱼骨药罐,一脸平静的继续刚才的话题:“抽血并不能对抗诅咒,也不是解决诅咒的最佳手段,但抽血能在最短时间内抽取被诅咒者的生命活力。”
“根据我们的研究,诅咒这种力量虽然无形无色,但有一个基本要素却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诅咒媒介,换而言之,如果是一个理论上什么都不存在的环境里,诅咒的力量也不会存在,诅咒,是通过诅咒媒介来发动,激活,生长,蔓延,直到达到最高值。”
“这个过程我们又将其分成诅咒潜伏期,诅咒激活期,诅咒爆发期,诅咒晚期这四个部分,其中诅咒潜伏期就是诅咒力量藏在诅咒媒介里,不通过特殊手段根本无法察觉发现,但是随着诅咒力量的潜伏,它会逐渐影响诅咒媒介的性质,对生命体来说,就是会逐渐孱弱,消瘦,衰老,易怒,性格迥异,常常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通过对诅咒潜伏期的研究我们发现,诅咒力量其实更像是一个种子,种子要成长,就需要足够的营养,你没发现这老太婆之前看起来就很衰弱吗?而它明明是五代君侯的女儿,按理说应该有很强大的基因,它的几个兄弟姐妹都能成长得很强大,唯有它,一直都是精英级,所以我早就在怀疑它了。”
“只不过,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我一直装作不怀疑。”
“而通过我长期的观察,我发现这老太婆也有恢复正常的时候,那就是它强烈要求小刺化形为蛇,小刺是它孙子,虎毒尚不食子,它可能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血脉,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苦于无法说出来,只能这么要求了。”
“甚至于,她之前想要返回夜叉城的举动,其实也是在表明它的情绪不正常了。”
“那我们领地的许多秘密,岂不都是被夜叉城给察觉了?”云娘就问道。
“有些东西是没法隐瞒的,你真以为乌鸦魔君,青云魔君,甚至是黑城魔君对我们都一无所知吗?不是我们控制了制空权就可以的,它们仍然有很多方法得到它们想要的情报,所以我提前都做了很多准备,但我唯一的疏漏就是没有意识到鱼头甲的战略意义。”
李斯文顿了顿,“说回之前的问题,诅咒是种子,需要营养来成长,这营养就来自于被诅咒者本身,它的生命活力,它的灵魂,都是滋养诅咒种子的营养快线,而我们之所以抽血,就等于是暂时抽空了诅咒种子的生命活力,在一定程度上,能遏制诅咒的爆发。”
“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诅咒种子一旦被激活,生长,被诅咒者的血液就会变得非常危险,甚至它的皮屑,唾液,眼泪,体液,甚至是声音,表情,目光都可能是传播媒介,而这也是为什么要你服下7号抗诅咒药剂的原因。”
“类似贞子的录像带?午夜凶铃之类?”云娘脑洞大开的又问。
李斯文却没回答这种毫无意义的脑洞,只是继续道,“蛇人老太婆的诅咒种子不是外来的,而是通过它自身血脉来进行诅咒的,它的血脉,就是最佳的传播媒介,也是诅咒种子,只要杀死这诅咒种子,就能获取天工值,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你们手中的天工值一直那么少的原因了吧。”
“我忽然感觉你才是学霸。”云娘感叹一声,这是她和八代君侯,甚至历代君侯都忽略的地方,而且还不止一处。
“这才是学霸。”
李斯文忽然一指正在忙碌的侯二,因为说实话,很多关于诅咒的判断理解,分析研究结果,都是侯二提出来,最后由他总结署名的。
毕竟侯二拥有着最多的临床经验。
“我还是不太明白,既然你早已经确定了蛇人老太婆很可能是夜叉魔君的内奸,为何还任由它四处乱窜?少泄露一些情报不好吗?”云娘又问。
但这次李斯文都懒得回答她,还是雪二低声道:
“从今年春天人工湖修建好后,除了大豆,小楚,小刺,小皮,小草外,蛇人一族都是生活在蟒蛇战舰上的,就算参加例行会议,也是一些领地内部不是很重要的内容,真正的战前会议它是没资格参与的。”
“另外,说实话,领地的任何成员,在没有突破领主级实力之前,都有可能是魔君的内奸,如果整天提心吊胆的防范着,那还怎么做事?蛇人老太婆,不过是迹象最明显,最有可能变成内奸的那个罢了。”
就在李斯文与雪二,云娘等人的交谈之中,侯二和李斯文已经娴熟的开始了一系列的操作,然后大约在几分钟之后,鱼骨药罐里的动静小了,侯二立刻动手将此药罐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更大也更加特殊的药罐之中,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其启封。
而几乎是在启封的一瞬间,哪怕隔着两层药罐,哪怕穿着防护服,哪怕已经服用了7号抗诅咒药剂,云娘都觉得呼吸被窒息,连灵魂都是一片空白,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就觉得眉心处微凉,却是雪二给她放了一块玄冰。
接着,她就听到李斯文用一种非常魔幻,非常得意的语气嘀咕着,
“传奇级诅咒,这次发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