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a2f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第1577章 無跡可尋展示-ncgf1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曹亮摇摇头,道:“不是怀疑,而是确实,以豫州军的实力,想要吃掉中坚营,它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所以这次的苦县之战,必然有其他的势力加入进来,只是我们没有侦察到位,所有才会中了他的伏击,吃了这么一个暗亏。”
“其他势力?”羊祜思忖了一下,道:“青州之敌为左军团所困,自顾不暇,不可能增援豫州的,徐州之敌亦然,况且徐州的兵力有限,亦不可能增援豫州。如今看来,只有淮南的司马伦有这个实力,不过淮南距苦县尚远,司马伦如此长途奔袭设伏,倒是有点魄力的,换作是其他的人,未必有如此的胆略。”
“司马伦?可是柏灵筠的儿子?”曹亮问了一句。
羊祜道:“不错,正是,司马伦是司马懿最小的一个儿子,和靖儿同岁,今年刚满十五岁,两年前率兵平定了诸葛诞的兵变,一举成名,此子聪慧过人,善谋权变,耍得诸葛诞是团团转,没费多大力气就平定了淮南之乱,从此名躁天下。听闻司马懿临终前曾指定司马伦为司马师的接班人,如果不是司马师一败再败,把形势搞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个司马伦如果承继大位之后,还真是我们一大劲敌啊!”
“司马伦?”曹亮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想当年,他和柏灵筠还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甚至曹亮都怀疑柏灵筠所生的孩子是自己的,不过当时柏灵筠矢口否认,曹亮也没有证据来证明,所以这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事隔多年,这段感情曹亮已经早已淡漠了,物似人非,现在想起来,也只不过是年少轻狂,徒留惆怅而已。
曹亮上一次听到司马伦的名字,还是在一年多以前征讨鲜卑人的时候,淮南那边的战报传到了草原之上,曹亮惊讶地发现,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孩子竟然能打败一名成名已久的宿将,这个结果令多少人瞠目惊舌,这一仗司马伦打得确实漂亮,诸葛诞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司马伦确实是一个非凡的天才少年。
当然,那时的曹亮还无暇去顾及淮南的事,毕竟他首先要解决的是草原大漠上的鲜卑人,其次是考虑如何突破司马师把守的黄河防线,司马伦的事,曹亮便放之脑后了。
在曹亮的计划之中,至少也等到平定兖青豫徐四州之后,并州军才会向淮南进军,才会会镇守淮南的司马伦碰面,只是没想到司马伦竟然会主动地出击,跨越淮河进入豫州地界,伏击了并州军,从这一点上,曹亮也不得不佩服司马伦的胆略,换作是一般的将领,都不会有这样的魄力的,中坚营的这场败仗,败得还真不算冤。
曹亮随即下令重建中坚营,任命邓艾之子邓忠为新的中坚将军,邓忠在青州之战中,表现非凡,曹亮也极是欣赏,此番重用提拨,也在情理之中。
像文鸯邓忠这样的将二代一直是曹亮潜心培养的对象,因为像邓艾文钦这些大将,终究是会有老去的一天,曹魏帝国的将来,还是需要新鲜的血液来补充的,对后备力量的培养,始终是曹亮需要考虑的问题,历史上,因为司马氏专权,西晋建立之后,大肆任用司马家族的人,希望借之稳固他们强取豪夺得来的天下,但事与愿违,这些司马懿的子孙们为了争权夺利,上演了惨绝人寰的“八王之乱”,最终导致西晋的衰亡,胡人趁机作乱,中原大地再无宁日。
所以曹亮是不可能重蹈覆辙的,建立健全人才的选拨机制,选贤任能,是曹亮必须要常抓不懈的事,像文鸯邓忠这样优秀的将二代,也完全在曹亮的考虑之内,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贤,曹亮也不怕别人说任人唯亲,只要你有真正的能力,曹亮根本就不会排斥。
面对豫州战局的最新变化,曹亮也变得谨慎起来,确实,曹亮之前的步子迈得太大太快了,正是这种分兵而进的战略方式,给了司马伦可趁之机,让司马伦捉住了机会,重创了中坚营。
但同样的错误,曹亮不可能再犯第二次,所以在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中,曹亮又变得谨慎起来,不但让中军团集结在了一起,而且给左军团的邓艾和右军团的杜预下令,让他们尽快地结束青州和徐州的军事,迅速南下豫州谯郡,集中全力来对付司马伦。
并州军一旦认真起来,那力量绝对是司马军所无法抗衡的,三个军团,六骑九步十五个营,如此庞大的军事力量,足可以摧毁任何的抵抗力量。
司马伦在淮南,充其量也就是只有十余万的兵力,加上豫州和徐州投奔过去的军队,总数也不会超过十五万,曹亮集中起全部的主力来,对付他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当并州军数路大军包抄谯郡的时候,却发现谯县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城,不光是谯县,就连整个谯郡境内,并州军派出去的斥侯仔细地搜寻过了,都没有发现司马军的踪迹,仿佛在苦县一战之后,司马军就彻底地消声匿迹,无影无踪了。
并州军诸将都有些纳闷了,当初在苦县伏击中坚营的时候,司马军至少也调动了七八万的军队参战,如此规模庞大的军队,想要玩失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毕竟大军过处,必然会留下许多的痕迹,并州军只需要循着这些痕迹,便可以一路追击,司马军是插翅难逃。
但让人意外的是,整个的谯郡境内,没有车辙,没有马蹄印,甚至没有发现司马军宿营的痕迹,仿佛司马伦的淮南军,从来也没有在豫州之地上存在过一般。
司马伦是已经撤军回了淮南,还是在谯郡境内隐藏了起来,准备下一次的伏击?这无疑成为了摆在曹亮心中的一道疑惑,看来这个司马伦还真是不简单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