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au0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刑警使命討論-第1279章 王建國-fv3d6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就是这个人!”
等经理先生将员工资料拿出来,叶九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人物。
“哦,九爷您要找王建国?”
经理暗暗松了口气。
神特么王建国!这名字,估计比叫李华人数还要多。
这应该也不是真名。
好吧,在鸿发俱乐部叫王建国,在康复诊所叫李华,这家伙要是没问题,叶九以后不干刑警了。
“他今天来上班了吗?”
“来上班了啊……他没给我请假来着……”“那好,你打电话叫他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想要问他。”
经理先生犹豫了一下,疑惑地问道:“呃,九爷,您找他……”话还没说完,叶九便打断了他,淡淡说道:“经理,喜欢打听秘密可不是个好习惯。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是的是的,您说得对,很有道理很有道理……”经理忙不迭地连连点头称是,再不迟疑,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叶九看过资料,知道王建国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务生,经理这个电话,是打给侍应生领班的,并没有直接打给王建国。
“那谁,王建国在不在?
你让他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什么?
他请假了?”
“什么时候请的假?
为什么请假?”
刹那间,经理就有点暴走的意思。
特么的咱这里杵着一位“煞神”,全指着王建国这小子来给我解围呢,结果你告诉我,他请假了?
“呃,他刚请的假,说是人有点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一下……”电话那边,侍应生领班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搞什么?
他请假为什么不马上向我报告?”
经理怒火勃发。
“……”领班一脸懵逼,说实话,他也不知道经理为什么发火,一个普通侍应生请假而已,多大的事啊?
以往不也从来都不需要汇报的吗?
“王建国有电话吗?”
叶九马上问道。
“有,有的吧?
他有手机,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就在经理手忙脚乱的时候,王建国已经关掉手机,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处。
他们这样的侍应生,公司给安排了集体宿舍。
在京师找工作,单位提供不提供食宿,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条件。
尤其是住宿,太重要了。
像王建国这种最底层的小小侍应生,单位安排了集体宿舍不住,还要在外边另外租房子的人,实在太罕见了。
话说,小哥你每个月的那点工资够交房租么?
王建国对此的解释是,他跟女朋友一起住,女朋友自己做点小生意,就近租了个小房子,两个人住在一起,还有个照应。
好吧,这个解释倒是能够被人接受。
反正除了入职那一天,领班曾经亲自去过他住的地方一趟,其后就再也没什么同事去过了,也没人知道他那个做小生意的女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
如果鸿发俱乐部只是个普通酒店,那压根就没有人会在员工入职的时候去“做家访”。
鸿发要尽量保证每一个工作人员“来路清白”,所以才会有“家访”这个环节。
其实也敷衍得很。
领班也只是普通人而已,又不是警察,不敷衍不行啊。
就算他想深入调查,也没有那个门路。
一离开会所,王建国便将手机调成了静音。
他现在有点恼火,不知道老许忽然在这个时候找他干嘛。
不是早就说过了,平时没事的时候,不联系的吗?
这个老许,就是沉不住气。
老大一把年纪,屁大点事就稳不住阵脚。
要不是没办法搞定邹正刚,谁特么愿意和老许这种人打交道?
黏糊糊的,沾上了就不好甩,难道还得管他一辈子?
抱怨归抱怨,老许说有急事找他,王建国还得去和他见个面。
至于见面的地点,就定在他的住处。
并不是王建国没常识,关键他住的那个地方够隐蔽,这个时间段,整条小胡同基本都看不到几个人,在那里见面,被人关注的可能性最低。
反正老许也不是头一回上他家里去了,要暴露早就暴露啦。
按照上边的要求,老许这个人以后可能还有用,要尽量稳住他。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对他采取“措施”。
这也是王建国当初愿意在自己的住处“接待”老许的原因。
没办法,想要取得人家的信任,就必须示之以诚。
王建国那意思很明白——老许,你看我已经把你当自己人了,啥都不瞒你,你就放心吧!在回家的路上,王建国接到了领班的电话。
领班跟他说,让他休息一下就赶紧回去上班,今天晚上有大酒会,人手挺紧张,大伙都忙不过来。
王建国答应了他。
挂断电话之后,王建国仔细回味了一下,确定领班的语气没什么异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晚上有大酒会,这个情况他也是知道的。
鸿发俱乐部御花园自助餐厅,就没有特别清闲的时候,生意火得一塌糊涂。
回到自己小胡同里的住所,王建国发现,老许已经到了,并且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他家门外转悠了很多个圈子。
见到这情形,王建国就害头疼。
“许哥……”“哎呀,建国,你总算是来了……”一见到王建国,许科长便大喜过望地迎了上来,一迭声说道。
“许哥,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啊?”
许科长顿时一瞪眼睛,很不满地说道:“这种事,能在电话里说吗?”
王建国就意识到,还是邹正刚的事,当即说道:“那行,许哥,咱们先回屋吧,有什么事进屋再说。”
“好好……”老许边说边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可是我听说了,有个警察,他说老邹是死在武术高手的手里,还说什么刺穴啥的,我也不是很懂,反正这事现在麻烦大了,你得赶紧想个办法……”许科长急急说道,话音未落,耳边风声呼啸,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脖颈一痛,顿时就扑倒在地,人事不省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