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v8x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討論-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載榮貝勒熱推-ukix8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这一套谱摆下来,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
卞通州早就不耐烦了。
换做自己脾气,管你是什么贝勒还是王爷,这里可是日本人的地盘,直接揍你一顿你都没地方伸冤去。
可李士群却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
“谁叫李士群啊?”
终于,载荣有时间开口了。
“贝勒爷,我就是李士群。”
“我听说上海有个什么76号,大名鼎鼎,负责人就是你?”
载荣说话的口气颐指气使,不可一世,满上海,除了日本人,还真没谁敢这么对李士群说话。
偏偏李士群一点都不在意:“都是外界谬传,士群无非就是一介普通人,哪里能和贝勒爷比。”
“好啊,现在年轻人和你一样谦虚的少了。”载荣大是赞誉:“要是现在还在大清,我一定给你一个六品官当。”
“多谢贝勒爷。”李士群微微一笑:“听说贝勒爷久居南洋,深居简出,和平时期不见贝勒爷回来,怎么现在打仗了,贝勒爷居然不辞辛苦回到国内?”
“贝勒爷的事,也是你能问的?”陆管家冷哼一声。
从来到现在,卞通州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听到这么一句话,哪里还能忍耐得住,用力一拍桌子:“他妈的,清朝亡了多少年了,你还摆谱?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我把你们全部拉到76号去,一顿鞭子下来看你们谁是贝勒谁是管家!”
载荣和陆管家面色都是一变。
李士群也不阻止卞通州,到了这个时候,是该让载荣清楚谁才是这里的主人了。
眼看载荣被吓到了,李士群这才慢悠悠地说道:“通州,怎么这么和贝勒爷说话?坐下。”
“是。”
卞通州重新坐了下来,脸上依旧怒气不消。
“我的手下不懂事。”李士群淡淡说道:“可他说的也是实话,眼下不是大清了,上海也没有你的皇上,这里是日本人说了算,然后呢,士群的话也有一点作用,帮你或许未必能够帮得到,可要抓你士群还是有办法的。”
“下人不懂事,李先生不必在意。”载荣的口气都客气了不少:“载荣这次回国,那是久居国外,实在想念故土,这才下定决心,撇开国外烦心生意,回国来看一看。”
李士群何等人也?
载荣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流转不定,语气含糊,只怕说的没有一句真的。
可是,经过这么一接触,李士群也大致看出,载荣钱还是有的。
租下一整层楼面,雇了那么多的保镖和佣人,每顿饭吃的菜,那可都是真金白银花出去的。
既然有钱,李士群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此人。
当时心里有了主意:“贝勒爷,我呢,也算是半个主人,贝勒爷要是赏光,明日我做个小东,宴请贝勒爷如何?”
“按理说呢,应该我请客的,不过既然李先生开口了……”
载荣沉吟一下:“拿来。”
陆管家立刻拿出一本支票本交给载荣。
载荣签了一张支票,撕下。
陆管家把支票交给了李士群。
李士群只一看,好家伙。
足足五百美元!
“贝勒爷,你这是?”
“李先生,我这个人不好别的,就好吃,可让李先生过多破费,载荣于心不忍,这点小钱,就请李先生备个小席,剩下的,打赏给下人们吧。”
李士群也不客气,收好支票:“那士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明天,就在这里,我亲自来接贝勒爷。”
“来人,送客。”
……
“李主任,这个人……”
一出去,卞通州便气哼哼地说道。
“这个人,是有点钱的。”李士群笑了笑:“光他手上的那个扳指,就能够让你吃一辈子了,规矩那么大,我看有可能是真的贝勒,这种东西,靠演是演不出来的。”
卞通州立刻来了精神:“那干脆把他抓回去,慢慢的拷问,我就不信他敢不拿钱保命!”
李士群忽然问了一句:“通州,你出门会把全部身家都带着吗?”
卞通州一怔,随即摇了摇头。
“你不会,我不会,大家都不会。”李士群来到了轿车前:“他住在礼查饭店,每天都是这个排场,花销如云,别人请吃饭,他签了张五百美元的支票,我还真没看过这么大手笔的人。
我们先假设他的身份是真的,传说也是真的,那么这个人的财富非同小可。按照我的估计,他的财产大部都在国外,咱们现在把他抓了起来,能从他身上弄到多少钱啊?咱们又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财富啊?”
卞通州一下就明白了。
李士群这是准备慢慢的套出载荣的全部底,然后来个一网打尽啊。
“李先生,李先生。”
忽然,陆管家从饭店里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哎哟,陆管家,还有什么指示?”
“还好你们没走。”
陆管家开口说道:“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主子每天的开销大,手头一时不方便,所以想问李先生……”
李士群面色一变。
开口借钱?
难道是个骗子?
陆管家一看李士群的脸色,当即掏出一张支票:“李先生,您可别误会了,我们不是问你借钱,这里是三千美元的支票,我们想烦您帮我们到花旗银行换回三千美金的现钞回来。”
李士群这才放心:“陆管家,你们自己不去换?”
“李先生,这您恐怕就不知道了。”陆管家叹息一声:“我们家主子是最恨公共租界的,生平立誓绝不踏入公共租界一步,他身边的人也都不允许,要不然,我们怎么会住在礼查饭店?”
李士群让卞通州接过了支票:“通州,你去跑一趟,亲自给贝勒爷送去了,陆管家,以后有什么差遣的,打个电话给我就行,我是很乐意为贝勒爷效力的。”
“您费心,您费心。”陆管家拱了拱手:“那我可就在饭店里等着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