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r40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紅樓庶長子 ptt-第 782 章 晉王展示-j406k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春草就这么撕声裂肺的喊叫,一直到了半夜,突然之间,春草的产房之中光华大放,那无尽的红光直接照亮了半边天。
在旁边屋里的贾珂也发现了异状,赶忙出来向里眺望,这一看让他是惊得目瞪口呆。
要说贾珂来到这红楼世界已经几十年了,所谓的神仙他也见过,但不过是些招摇撞骗的骗子,并没有在他面前显示一分半毫的神迹。
现在见到春草产房中的异状,不由得想起了话本小说中,那些圣王降世,都是有不同于常人的异状。
刚开始,春草产房中只是红光蔓延,接着一会儿就从房中飘出了异香。
这股异象没有多长时间,房中就传出了一阵婴儿的哭泣声。
这婴儿一开始哭泣,满天的红光便收捡重新回到了产房之中,而那些异香也慢慢的消散不见了。
没有一会儿的功夫,从产房中就出来一个产婆。她来到贾珂的面前,双膝跪倒,满脸笑容地说道:“恭喜万岁爷,贺喜万岁爷,贵妃娘娘为皇上添了一个龙子。”
贾珂听了马上大喜,这孩子的出生异象已经显示他的不同,如果是个男孩,那么将来必定是有一番作为的。
“赏,赏贤贵妃黄金白两,珍珠一斗,珊瑚两颗,千年人参五只。”
站在贾珂一旁的李德善听了贾珂的旨意立刻记在心中,然后和自己身旁的小太监说了几句话,那小太监立刻就跑出了延禧宫。
没有,一会儿这小太监就带着人将贾珂所说的赏赐的东西抬了回来。
接下来也就没什么贾珂什么事儿了,于是贾珂命令延禧宫的那些宫女太监好好的伺候春草,而她带着史湘云回到了钟粹宫。
等到了钟粹宫,贾珂依然是有些不能自己。
等到他冷静下来之后,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个孩子这样的异常,保不住就有宫中的有些人,看他不顺眼。
而且春草虽然现在是贵妃,但是在皇宫之中却没有任何势力,这个孩子保不住就不能长成。
贾珂思来想去,觉得应该给春草安排一些人,省得将来后悔。
“李德善。”
“奴才在,皇上有什么吩咐。”
“安排几个得用的嬷嬷,再安排几个心思灵敏的太监送到延禧宫去,小心有人心怀不轨。”
李德善听完之后,心里先是一颤,然后就躬身出去安排。
而在贾珂旁边的史湘云,听完贾珂的话,眼中也开始闪烁,史湘云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也怀孕一两次,但是这些年来都没有孩子长成。
今天史湘云随着贾珂去了延禧宫,对于那产房中的异象,她也是看得清楚,要说不羡慕,那是骗人的。
贾珂这边刚刚给延禧宫安排去了人手,那边春草怀孕生子,并且这个孩子来历不一般的谣言,就在皇宫之中传遍了。
毕竟春草生产的时候,在旁边等待的宫女太监实在是太多,而且那红光直接照亮了半边天,贾珂就是想封锁消息也没有办法。
别人还没把此当回事,但是在承乾宫的薛宝钗可不高兴了。
要说这薛宝钗这些年在皇宫之中,虽然说没有皇后之名,却有皇后之实。
而薛宝钗也自认为她的孩子将来必定是太子,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春草,听着谣言那孩子也是个有来历的。
如果贾珂也这么认为,那么对于薛宝钗的儿子可是巨大的威胁。
薛宝钗这样想,马上就觉得不能把这个孩子留在世上了,于是她立刻就采取了行动。
毕竟薛宝钗执掌皇宫这么多年了,皇宫的上下都是她的人,都不用薛宝钗开口,只要她稍微暗示一下,立刻就有人明白了薛宝钗的心思。
果然薛宝钗只是在几个嬷嬷面前,稍微露出了一丝对这孩子的不悦,马上她手底下的那些嬷嬷们便各自显示了手段。
其中一个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块生过天花孩子的布料,就想命人送到延禧宫。
结果那带的布料的太监,还没有进延禧宫就被人查出来了。
这件事很快就被贾珂知道,那贾珂那里容忍的发生这件事。立刻就把这太监送到了李德善那里。
李德善命令暗卫严刑拷问,结果那太监也是一个忠心的,无论李德善的暗卫如何用行,他都不肯吐实,最后实在是挺刑不过,竟然咬舌自尽。
到了最后这件事就成了一桩无头的公案。
贾珂知道结果之后沉默了好长时间,接着就不再追查了。
其实贾珂的心中对于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也有一些猜测,在皇宫之中有这样能力,和权势的也就那一两个人。
但是这些人都是贾珂的心头肉,损失哪一个,贾珂都不愿意,于是只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贾珂也不能由着这些人继续对着小皇子下手,于是,第2天从养心殿就传出了圣旨。
第一道圣旨,直接就送到了承乾宫,命令皇贵妃薛宝钗,闭门为贾珂念诵祈福经七日。
第二道圣旨,就送到了景仁宫巧莲处,命令巧莲为周太后,抄写佛经七日。
巧莲接到圣旨,只觉得莫名其妙,这怎么好好的,就要给周太后抄佛经,而且看样子像是惩罚自己似的,但是贾珂既然下了圣旨,她也只能无奈的在宫中待了7天。
而薛宝钗接到这圣旨之后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贾珂在警告自己呢,于是把原先准备的手段都命人收了,至于那孩子的事,时间还长着呢,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贾珂在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好像就不再关心了,其实贾珂心中对这个孩子还是非常看重的,不过他知道自己如果对这个孩子越看重,底下的那些人,恐怕就越不能让这个孩子存在世上,还不如暂时远着些,等着孩子有了自保之力,在着重培养也不迟。
但是这件事自己还是需要让春草知道知道,不然以她那个迷迷糊糊的个性,恐怕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于是在春草出了月子之后,贾珂抽了一个功夫,就来到了延禧宫。
等贾珂来到延禧宫门口的时候,也没有让太监们进去通报春草,而是自己悄悄的就进了春草的房间。
等进了房间就见到春草,正抱着那个孩子,眼睛都笑得睁不开了。就是贾珂到了她跟前,这春草都没有发现。
贾珂并没有打扰春草,而是低头看着春草怀中的那孩子。
这孩子长的要说是英俊,那是骗人的,只能说是不丑,毕竟贾珂就不是个长得好看的,他的母亲春草也只是中人之姿,还生不出那俊俏的孩子了。
孩子虽然长得不漂亮,是贾珂却越看越觉得喜欢,不由的就开口问了,“你说这孩子,咱们起个什么名好?”
贾珂这一说话,可把床上的春草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贾珂。
春草赶忙抱着孩子就要起来给他行礼,贾珂前去将她按住,然后说道:“你好好歇着你的,这几天你是功臣,见了朕就不必行礼了。”
春草听了贾珂的话,这才重新坐在床上,然后抱着孩子满脸羞涩地说道:“起什么名儿都行,这按照民间的规矩,这是要起个贱名的,这样好养活。”
贾珂听了有些想笑,不过想了一想,这都是她一片拳拳母爱之心。
“朕就不和你商量了,万一给咱们孩子起个丑名将来,还不让别人笑话。”
贾珂说完之后,在春草的卧房之中来回踱步,想给这个孩子取个满意的名字。
“不如就叫贾慕吧。”
贾珂说完之后,就对外边的李德善吩咐,“传朕旨意,封贤贵妃春草之子贾慕,为燕王。”
贾珂把话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来的时候还说要把这孩子隐藏一段时间,现在就封了他燕王,简直就是要立太子的前奏。
如此一来,还怎么隐藏?于是贾珂急忙改口:“燕,乃是国姓,不可轻封,改燕王为晋王。”
李德善刚刚进来,听到贾珂改口,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答应一声就又出去了,没一会儿李德善重新进来的时候,已经拿了一份圣旨,送到贾珂面前。
贾珂就着李德善的手,把圣旨看了一遍,点点头还算满意,然后说了一声:“用玺吧。”
快掌管玉玺的太监便将皇帝之宝送来,贾珂亲自在春草的卧房之中给这份圣旨盖上了玉玺。
然后贾珂拿着圣旨,来到了春草旁边,把圣旨往她身旁一放,然后就开始逗那孩子。
而春草却不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急忙带着孩子在床上跪倒给贾珂磕头。
贾珂急忙将她们母子扶好,重新让春草躺在被子里,然后坐在床边语重心长的说道:“今天朕除了来看看孩子,还有件事要和你说。”
“皇上有话敬请明示,臣妾无有不尊。”
春草听了之后大惊失色,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