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o9d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笔趣-627 有吃有穿有工資,你們還想啥呢?熱推-sowyg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爹,你这说的啥话!我怎么会把你给送进去……”
刘春来被吓了一大跳。
老爷子脸上的落寞,让他有些慌。
难不成,老头子看出来啥了?
也不可能啊。
所有的事情,各种风险,他都是首先考虑规避掉的。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很大,但是国家经济总量没有上去,个人财富积累都处于初始阶段。
大多数大佬,现在基本上都是走挂靠的路线。
刘春来不愿意去那样搞。
大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集体单位,但是也算是集体。
而且,不会有什么强力人物来扯他后腿。
从一开始,股权都是明确的。
他投入到各个项目中的,并不是免费,大队是欠着他的账的。
“你这越高越大。”刘福旺没有多说什么,“几乎每个项目,都有你的股份……”
刘春来更是心惊。
“爹,国家也没有不允许个人拿股份啊。再说了,我这些钱,可都是光明正大挣来的……”刘春来说到这里,底气不是那么足。
那几辆车,以及车后备箱里面装的几百万,可不是正大光明。
没有了这几百万,现在的盘子根本就没有可能搞得这么大。
服装厂的利润,已经没有刚开始时候的大了。
现在就靠着出口的内衣等玩意儿,所有厂加起来,一个月也只有几十万的利润,这会随着市场跟风的人越来越多而逐渐降低。
TFboys之玖爱
要不是为了打造品牌,刘春来甚至都想放弃了。
资本赚钱的速度,远比实业更高。
“政策确实没错的。”刘福旺情绪不高,“说说明天分钱的事情吧。”
老头子主动转移了话题。
显然,他看到儿子规划的那些项目中,如果不是投在大队的产业,跟其他公社的合作,刘春来都愿意出钱,同样也会占据股份……
“爹,这几天,就没人找你?”刘春来也不想去谈这事情。
阳历已经进入了84年。
农历还在尾巴上。
“他们找我干啥?”刘福旺没好气地说道,“最开始不少人找八爷,被赶走了,这几天八爷都没出门,也不见谁,你不晓得?”
刘春来嘿嘿一笑。
他真不晓得。
因为忙,很多时候回去刘八爷都已经睡下了。
早上刘八爷倒是起来得早,也没说啥,只是在路灯下站会儿桩,然后指点刘春来练拳。
九重娇 斑之
刘九娃那狗曰的,现在是彻底堕落了,也不知道婆娘肚子那么大,能不能行事,反正平时都是一副精力憔悴的模样。
爱你假不了
“我是这样想的,既然之前大家交了地,只有两个新增人口,咱们就直接按照每家多少人的地来分钱……”
刘春来看着老爷子,把两个方案说了。
一个是按照土地分,毕竟大队把土地收回来,股份什么的都是按照土地算的。
另外一个就是按照人口。
无邪公主霸闯贵族学院
“不要按人头算。之前分田到户的时候,很多人嫌国税跟上交提留高,家里老人、小女孩,都只要半个人的田土,要不然大队集体的田土也不会有这么多……”刘福旺摇头,毙掉了刘春来按照人头分的。
“那行。”
“你狗曰的不是都弄好了还问我?”刘福旺没好气的瞪了刘春来一眼。
“爹,你这可冤枉了我。这几天在核算账务,你没发现叶玲都人平时走路都带风?老三回家连饭都不想煮?”刘春来哭丧着脸喊冤。
这年头就是这个好。
他这个当大队长的说分钱,就分钱。
说分多少,就分多少。
不需要召开董事会,也不用向上级申请,只要他爹刘支书同意,就没问题了。
不同意?
也没问题,大不了就是让老头子生几天闷气。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制衣厂跟家具厂,这几天准备放假,晚上也没加班。
出了大队部,往下看去,比远处其他的大队多出了很多灯光。
整个公社,就只有四大队大多数人家已经安了电灯。
其他的大队,只有少数比较富裕的家庭才安了电灯。
电费太贵,比起煤油灯来说,太不划算了。
山上大队部的路灯,从电线拉通开始,晚上就没有熄灭过。
大坪湾的彩电厂,虽然尚未开始安装设备,不少路灯也是亮着,有民兵守着呢。
大队的民兵,已经担负起安保的职责。
明天大队就发钱。
很多家庭,依然亮着灯光。
一家老小坐在堂屋中,靠着火,等着当家的拿出主见。
刘载厚、刘载德两家的人,全部都聚集在刘福林家里。
刘福林家里堂屋不宽,各家的都是来的当家的。
唯独多出来的是不晓得算是嫁出去,还是招纳上门女婿的刘青梅跟张二强两口子。
刘青梅的肚子已经看得出来了。
张二强在坐在她旁边,不停地扭来扭去。
堂屋里压抑的氛围,让他有些不适应。
现在几乎每一天,张二强都在后悔,为啥当初就那么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特别是屋子里的男人,都在抽烟。
张二强那烟瘾早就冒出来了,可婆娘在旁边……
“青梅,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张二强问刘青梅。
一屋子人都看着年轻的小两口。
MMP!
屋子里,家舅老倌、也舅老倌,加起来达到了两位数。
张二强顿时就觉得腿软。
可男人嘛,不能怂。
“……现在也不早了,青梅大着肚子,往天这会儿都睡了……外面冷,屋里又是一股烟味……”张二强断断续续地说道。
他没敢说继续下去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想抽烟就抽烟,我这坐在门边呢!”刘青梅没好气地说道,“只准抽一支!”
得到圣旨,张二强顿时就高兴起来。
很想搂着婆娘,在她那红润的脸蛋上亲一口。
可看到那超过十个舅老倌看着自己,也不敢说话。
“二强不错,有咱们刘家女婿的样子了。”刘青梅大哥脸上浮现出笑容。
同时,拿起桌子上的飞马,抽出一支,准备仍给张二强。
刘青梅原本放在张二强衣服里取暖的手,顿时拧着张二强腰上的肉,还转了一下。
“哎哟……”
“没点眼力见儿?你一个女婿,在婆娘娘屋头见到舅老倌跟长辈,不主动散烟……一点都不懂事……”
张二强急忙陪着笑,从兜里掏出烟。
从刘载厚、刘载德两人开始,依次给众人散烟。
一圈下来,一包烟就剩下几支了。
“狗曰的,还是要当干部才好,二强平时都是抽的红塔山哇……”大哥看了一下烟,有些羡慕。
“吃烟有啥好的?烟子在嘴巴里转一下,就没了。还不如买个个儿糖(水果糖)呢!”刘青梅说道,“红塔山,一支都得四分三,得缝一条裤边了……”
众人听得直翻白眼。
爱原来在身边
从嫁人后,青梅这女娃子就有些膨胀了。
张二强没吭声,这婆娘,凶得很。
还好,这是在当着她娘家人的时候。
平时也不会这样。
虽然控制得厉害,也会给自己买好烟,说什么他是干部,不能丢面子。
“爷爷,二爷爷,不管你们怎么考虑,我的工作可以不要,二强的不能丢了。现在二强被大队长弄出来负责技术,一个月80块的基本工资,加上奖金啥的,超过150……”
等到张二强散了烟之后,刘青梅开口了。
她结婚了,家里为了不影响她哥哥跟弟弟结婚,避免别人说有儿子还招上门女婿,刘青梅跟张二强之前住在大队部的招待所,前面一段时间,垭口下四队这边顶上的第一期房子修好,小两口是第一户搬进去的。
可土地还在家里。
没有分出去。
张二强是没有土地的。
要是被家里交给大队,刘青梅的工作肯定没了。
张二强估计也得受到牵连。
大队就是这么不讲理,一个人不同意,全家连坐。
“青梅,你这是啥话?要分家?”大哥顿时就不满了。
“本来就已经分了,只不过,土地啥的没分,家里啥的我也不要……大队给安置好了,锅碗瓢盆我们自己也买了,家具啥的大队之前就给了……”刘青梅可不怕她大哥。
老刘家的女娃子彪悍,那可不只是对外。
张二强也不说话。
只是默默地抽烟。
憋久了,一支烟几口就吸得剩下过滤嘴。
从烟盒里掏出一支,见刘青梅没反对,就接着前面一个烟头,点上,继续抽。
“我老人公也说了,如果咱们家里影响了二强的工作,不管二强同意不同意,都会让他跟我离婚……”
“张二强,你狗曰的……”
一 號 公館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十多个舅老倌顿时站起来了。
那眼神,让张二强一时间气急,烟呛进了肺里。
“咳咳咳……”
刘青梅急忙给他拍着背。
“大哥,你这是啥意思?这又不是二强的意思。不说别的,以前咱们种地,家里一年能出一千块钱不?饭能吃饱不?”
刘青梅一连串的问题,让整个堂屋里落针可闻。
“除了爷爷跟二爷爷,就连我爹一个月都能有四五十块钱,还不要说其他的……你们想啥呢!一个人七百块钱的欠账,大队让每个人出了吗?还分钱呢!别的不说,就是这半年吃饱了,虽不说每天有肉,也是沾油了……一天两顿干饭……更不说工资,土地收回来,能有这些?”
不等其他人开口,李青梅接着说。
“你们不同意,就把我户口划开,我的田土给我!”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反对,拉着张二强就往外走。
“你慢点,莫绊倒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