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四十四章 韓國的滅亡(下)閲讀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甘罗坐在魏王的面前,面带微笑,在魏国的群臣都坐下来之后,甘罗这才起身拜见魏王,他说道:“秦国使者拜见魏王,敢问您无恙?”
魏王只是看着他,并不回答,龙阳君无奈的看着魏王,又没有办法替他回礼,甘罗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魏王的回礼,他也不生气,只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才开口说道:“我这次是因为大王的嘱托而来看望您,您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无礼呢?大王认为您是他的朋友,不愿意伤害两国之间的感情…”
魏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那一刻,他看了看自己的佩剑,他所戴的冠…魏增大概是看到了在咸阳内厮混的几个年轻朋友,可是很快,廉颇将军的尸体就让他忘记了这些,魏增愤怒的问道:“所以他才派出军队来攻打自己的朋友?杀死魏国的将军?如今又派出一个孩子来羞辱寡人??”
“不,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听闻,能知道自己想法的朋友是最难找的。我在咸阳的时候,大王,昌平君都很担心您,要我来到魏国后一定要替他们向您问好…还有我的朋友康,您或许知道他,他的家人也很思念您。”,甘罗认真的说道,他似是回忆般的说道:“大王要我来魏国,也是因为我与康的关系亲密。”
“如今秦国的大臣,有的追随文信侯,有的追随大王…”,甘罗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改口说道:“我这次来,的确是没有恶意的…”,龙阳君眯着双眼,若有所思。魏王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咸阳城内的那个院落,那个唯一带给他温暖的院落,赵括非常的喜欢自己,包括他的孩子…
当初学室里有人欺辱自己,嘲笑自己是魏国的“败犬”,康得知之后,带着蒙武和王翦的儿子,前往堵截,在把那几个人按着毒打了一顿之后,随即被廷尉士卒带走。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敢来招惹他了。
在前往秦国为质子的时日,这些人是唯一让他感觉到温暖的人,而那院落,也有点像是他的家,可惜,当他知道老师带着士卒来攻打韩国的时候,他就有些懵了,他不明白,平日里那个善良,仁义的人,为什么会助纣为虐,为什么会无端的攻打其他国家,而当廉颇战死之后,魏王就崩溃了。
他最敬爱的人,杀死了另外一个他所敬爱的人。
魏增的脸色变得有些痛苦,他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甘罗,这才问道:“秦王派人来攻打寡人,为什么又要派你来呢?”
甘罗严肃的说道:“不对,是您派人来攻打大王,大王什么时候曾攻打过您呢?”,甘罗大声的说道:“韩王昏庸无道,在先前的蝗灾里,他不仅不去救治百姓,还要多收税赋来扩建宫殿,他杀死了十几万的韩人,而很多韩人逃到了各国。这件事,您是知道的,秦国的武成君,是天下闻名的仁义君子,他为什么要攻打韩国呢?”
“这是因为他在道路上看到了逃灾的韩人,从他们口中得知了韩国的情况,武成君大怒,认为韩王无道,逼杀百姓,随即向大王提议,要征伐韩国,解救百姓,武成君攻打韩国,他没到一个地方,就要救济当地的灾民,就要拿出那里粮仓里的粮食,甚至是拿出行军所用的粮食,又不断的安排官吏来准备春种…”
“而各国的诸侯,不仅没有去支持秦国,还要勾结起来攻打武成君的仁义之师…秦国的目的只是为了救韩国的百姓而已,秦国没有对魏国动手,反而是魏国前往攻打秦国,您知道吗?当您的军队赶到韩国的时候,韩国的百姓甚至来进攻联军,打开城门来欢迎武成君,这件事,您应该也是知道的!”
“您好好想想,到底是谁派人攻打自己的朋友呢?到底是谁不仁义呢?”
魏王懵了,他看着面前的甘罗,思索了许久,似乎,他说的很对啊,他说的那些事情,魏王都是知道的,他低着头,脸上满是困惑,难道是寡人背叛了他们??一旁的龙阳君也被面前这孩子给吓了一跳,他知道甘罗曾出使赵国,可是他并没有想到甘罗居然如此能说会道,龙阳君急忙说道:“救济韩国的百姓是可以的,可是为什么要灭亡韩国呢?”
甘罗看了他一眼,这才说道:“这您可以去问武成君。”
龙阳君一愣,却不知如何回答。
魏王沉思了许久,方才有些茫然的问道:“那您前来魏国,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甘罗长叹了一声,这才说道:“秦国因为魏国和赵国的背叛,非常的愤怒,甚至有人提议要攻破这两个国家,文信侯也在召集士卒…可是武成君在击败了廉颇将军之后,非常的痛苦,自责,不愿意再领兵作战,如今秦国的将军是蒙骜…大王认为,既然武成君不愿意作战,那就该停止战事。”
“我这次来,是希望您可以交出韩王,让武成君来审判他的罪行…只要您可以交出韩王,秦国就会停止对魏国的进攻,武成君攻打韩国,只是为了拯救那里的百姓,而不是要兼并各国…”,甘罗说了起来,魏王有些迟疑,他看向了龙阳君,龙阳君眯了一下双眼,魏王这才说道:“请您回去休息,寡人还需要跟群臣商谈这件事。”
甘罗起身一拜,这才说道:“我是奉大王的命令前来的,若是您不能及时给出答复,只怕文信侯就要全力灭亡魏国。”
说完,甘罗这才离开了王宫。
魏王让群臣也离开,只留下了龙阳君,魏增有些困惑的问道:“寡人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将政与吕不韦分开来说呢?”,龙阳君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您曾在秦国,您知道秦王是什么样的人嘛?”
“寡人知道,他很有野心,非常的自信,高傲…”
“是啊,上君,这样的人,怎么会允许吕不韦一直执政呢?我看,这位甘罗就是去秦王一派的人,如今统帅大军的将领,王翦是秦王一派,蒙骜是吕不韦一派,如今蒙骜来做将军,正在攻打中阳,我觉得秦王大概是不想要让蒙骜立下太多的军功,他派出使者是为了遏制吕不韦的势力…”
魏王一听,顿时就觉得很有道理,他点着头,方才说道:“可是,如果寡人将韩王交出去,这就是不仁义的啊,况且,诸侯们都会认为寡人是畏惧秦国…”
龙阳君长叹了一声,说道:“有谁不惧怕秦国呢?”
“况且,这次诸国联合起来讨伐秦国,楚国的士卒伤亡巨大,逃离了战场,我们失去了廉颇将军,赵国还好一些,可是他的士卒减员也非常严重,况且秦人还派遣蒙武等年轻将领在太原等地区对赵国虎视眈眈,赵国的李牧带着边塞的骑士与他们对峙…赵国又严重缺粮…唉…”
“如今秦国已经攻占了韩国,而各国没有实力再为韩国复国,韩王留在魏国,对魏国是很大的威胁…魏国并不是秦国的对手。”
龙阳君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答应秦国的条件,可是魏王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愿意,他说道:“寡人实在是不甘心啊。”
“上君,您还年轻,您肯重用贤人,您肯勤勉治国,我相信您也一定可以让魏国强大起来…在魏国还没有强盛起来的时候,请您隐忍,与诸国保持友好的关系,抵御秦国的挺进…总有一天,您会振兴魏国…”,龙阳君看着自己满是皱纹的手,苦笑着,说道:“臣不知道是否能看到那一天…”
魏王看着面前的龙阳君,认真的说道:“寡人明白了。”
当甘罗再次来到王宫的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成功了,魏王先是表达了自己对韩国百姓的同情,随后又说想要送韩王返回自己的国家,而甘罗当然也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尊敬,他们谈的非常亲切,而每次谈论到赵括或者赵政这些人,魏王就显得不太平静,有些不安,在商谈成功之后,魏国同意结束战争。
龙阳君来款待甘罗,另外又派出武士去看住韩王,免得他逃跑。
在大梁内的一处宅院里,韩王坐在上位,看着自己身边的群臣,韩王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平静,他看起来有些狼狈,着装和身体都不是很干净,韩王看着面前的酒水,一言不发。而坐在他周围的群臣,却是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就在今天,有很多魏国武士冲进来,再也不许他们进出。
结合前些时日秦国的使者前来魏国,大臣瞬间就明白,自己要落在秦人的手里了。
韩王拿起了酒盏,他平静的说道:“诸君,请与寡人敬张相。”,群臣还是在哭泣着,没有几个人理会他,而韩王也不在意,他独自将酒水喝了个干净,这才感慨道:“唉,寡人的张相啊,您生前,寡人就应该让您享受荣华富贵,应该将您封为君…唉….”
他又喝了一盏酒水。
好文筆的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三百四十四章 韓國的滅亡(下)熱推
“诸君啊,韩国要灭亡了…”,韩王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泪水,群臣哭的更加大声了。韩王缓缓站起身来,看着众人,他认真的说道:“寡人这一生,没有能为韩国做出一件有用的事情,平日里总是忌惮自己的大臣,寡人愧对自己的先祖,也愧对了诸君,二三子啊,这都是寡人的过错!”
他猛地朝着群臣俯身一拜。
群臣惊了,他们看着面前这个不同往常的韩王,瞪大了双眼。
韩王这才抬起头来,面色格外的苍白,他笑着说道:“寡人就先走一步了,寡人去跟先祖谢罪,去跟张相谢罪,二三子,永别了。”
“上君!!”
大臣们大叫着,却来不及起身,韩王便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扑哧~~”,血液横飞,韩王轰然倒地,群臣扑到了他的身边,只是嚎啕大哭着,而这里的动静,也引起了院落内的士卒们的注意,他们急忙冲进了屋内,却是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韩王,士卒们大叫了起来,就要上前去救治。
人氣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線上看-第三百四十四章 韓國的滅亡(下)熱推
就在此刻,只见一位大臣朝着一旁猛地冲了过去,一头撞在了墙壁上,顿时倒地。
在他之后,其余大臣也是纷纷朝着各处冲了过去,士卒们都惊呆了,魏人全力的开始抱住这些人,将他们按在地面上…
龙阳君正在跟甘罗聊着天,忽然有武士惊慌的走了进来,低声在龙阳君耳边说了几句,甘罗看着他们,他看到龙阳君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龙阳君愤怒的质问道:“为什么不收走他的佩剑??为什么?!”,士卒低着头,却不敢说话,龙阳君这才看向了甘罗,他长叹了一声,说道:
“就在刚才,韩王和韩国的十四位大臣…全部自杀了。”
甘罗手一抖,手里的果子险些掉落。
魏国和秦国,还是结束了这次的战役,甘罗带着韩王的尸体,离开了韩国,而那些大臣,则是被安葬在了这里,魏人非常的惋惜这些人,敬重他们的勇气,就在大梁之外,将他们厚葬,并且进行了祭祀,魏人将这里称为十四韩。当甘罗再次绕开了中阳,来到了秦国境内的时候,韩王的尸体都已经臭了。
赵括尚且不能起身,甘罗也不敢去打扰,在王翦和蒙骜的建议下,甘罗自作主张的将韩王安葬在了韩国。而在联军这里,当魏国的使者赶来,递交了魏王的书信的时候,庞公看起来是那样的悲伤,庞公并不能私自扣下魏国的士卒,他没有这样的权力,魏国的士卒们开始了撤离,他们要返回自己的家乡。
庞公站在城头,看着那些离开的魏国士卒,他只是笑着点着头。
城内只剩下了赵人,而且,这里还是魏国的城池,魏王的书信里也是委婉的请求他能早些离开,谁也不希望战火在自家燃烧,庞公理解魏王的想法。
站在城墙上,庞公看着太阳渐渐的落下,那黄昏的落霞照耀在他的身上。
韩国灭亡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到来了。
而这些旧时代的老人们,却永远享受不到明日崭新的阳光。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