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兩百二十五章 突如其來的笛音看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没有回答墨林的话,而是伸出手,一朵紫色流莲花凝聚在手中,修长的玉手在紫光中莹莹生辉。手腕轻轻一场,紫流莲花化为一道流光影入怪物人的额间。
当探知怪物人的情况,凰久儿心间一震,这些人神识已损,根本就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想救恐怕也是回天乏力。
她垂眸,小脸上的神情很是不好,伤心伴着难过,看的墨君羽心中一痛。他握了握手里娇软的柔荑,像水做的一样,他都不敢太用力,生怕从手心里流走。
凰久儿抬头勉强的扯出一抹干笑,又扫了一眼等着她答案的墨林,动了动嘴唇,艰难的做了决定,“这些人都已经没救了,留下他们日后肯定是个麻烦。倒不如现在就将这里给毁了吧。”
墨林几人听后,脸色也是异常沉重,毕竟是这么多条人命,谁能做到无动于衷。但他们也心知如若让这些人留下来,将来恐怕会招致没顶之灾。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兩百二十五章 突如其來的笛音展示
这蛊毒的传播力非同凡响,墨十三他们只是在迷林森林走了一遭,就不小心沾染上了蛊毒,差点害了整个庄园。
而这里这些人的蛊毒更甚更毒辣,如果放这些人出去的话,一传十,十传百,如此循环引起连锁反应终将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住的。
迷林森林毗邻泽丰城,首当其冲的也会是泽丰城的百姓,墨君羽又是泽丰城的城主,所以他们责无旁贷。
“久儿,你觉得要如何做?”墨君羽问。
凰久儿望了一眼偌大的山洞,“将这个山洞毁了。”
山洞一毁,即是毁了他们的秘密基地,而这些人也会埋身于此,一举两得。
墨君羽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表示赞同。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笛音呼啸而起,自谷外破空而来,穿过幽深的洞口,裹着冷冽的风声,高亢的响起。
而石牢中原本狂躁不安的怪物人,随着笛声响起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全部静立不动,仿佛等待指令的士兵。
这样一个隐秘的峡谷,本就无人问津,现在突然有人在谷外吹笛子,到底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留守在峡谷外的南风听到笛音,一个激灵一个颤抖,差点吓得丢掉了魂。实在是在这样一个万籁俱静的峡谷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不甚和谐之音着实感到诡异。
可不要说什么正好有人在此处游玩,看到如此美如仙境之景,一时兴起想到吹奏一曲舒发心中之感慨,他屁都不信。
他抖了抖身体,将吓的差点跑掉的魂扯了回来,又将被震的提到嗓子眼的心妥妥的落回原处,嘱咐一众人,“小心有诈!”
明风四处观望一番,甚是不解,“你可听出笛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南风摇头。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二十五章 突如其來的笛音分享
这笛音如梦似幻,空蒙缭绕,仿佛就在耳边,又犹如在遥远的远处。他也没有听出是从哪里传来的。
那笛音沉寂了一瞬又幽幽的响起,这次不如之前那么凌厉,而是婉转悠扬,由低渐高,呈上扬之势,一直不停。
就在南风觉得那吹笛之人会不会因此而背过气去的时候,笛音又是突然一转,如战场上金戈铁马相对,斗志激昂又紧张万分。
南风一众人等,也随之不自觉的握紧手中宝剑,严阵以待。
而山洞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石牢内的怪物人双眼突然猩红不止,发了狠的猛撞石牢的铁门。
“先撤出去。”墨君羽见势不妙,连忙吩咐大家撤退。
他自己也拉着凰久儿的手退至洞口的时候,凰久儿顿住,手腕翻转,辰龙剑赫然出现在手中,她微微侧头,“你们都往后退。”
“久儿,我来。”墨君羽哪舍得让她涉险。
“你连把剑都没有,怎么来?”凰久儿没好气的怼他。
墨君羽一噎,闭口不语,但是也没有退出去,而是站在她身后和她一起。
自己主子都没有退,清风跟墨林自然也不退。
苏子陌见大家都没退,他要是退了,倒显得自己多没义气,所以他也毫不犹豫的跟大家站在一起。
凰久儿满头黑线,一脸无语。这么点小事对于她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她完全可以在洞塌之前安全的出去好不。
这搞的生死别恋是闹哪样。她也知道大家是一片好意,遂如了他们的愿,没有再说什么。
她拔出辰龙剑,手腕轻轻一动,舞了几个漂亮的剑花。
如水流畅的动作,剑尖扬起的剑气,势如破竹般横扫而过,瞬间划破洞顶坚硬的石壁,几道纵横交错的裂缝蜿蜒延伸。
“走!”凰久儿收起剑,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洞内的那些怪人,又看了一眼墨君羽,拉着他往外跑去。
其余几人也不敢耽搁,立马跟上。
身后的山洞在他们前脚刚走,就开始瓦解崩塌。牢门在此时也被撞开,那群怪物人,仿佛不知危险,拖着僵硬的双腿,毅然决然的往外走去,却被掉落的大石砸成肉饼。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二十五章 突如其來的笛音熱推
山洞崩塌,峡谷的迷阵也随之消失,迷雾也逐渐散去。谷中的情形也终于剥开云雾,瞧的十分清明。
南风等人齐齐望去,正好瞧见了自谷中而出的几道身影,立刻围了上去。
“主子,你们没事吧?”南风急切的询问。
“没事,先离开这里。”墨君羽望了他一眼,吩咐道。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兩百二十五章 突如其來的笛音
他心头有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还有事情要发生。那笛音按理说是用来控制那群怪物人,可是那洞已经被他们毁了,这笛音还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反而愈加的激扬,飘进耳朵畔里,竟有一种气血翻涌,令人心中发狂之感。
然而,他话音刚落,凰久儿就感觉不远处生的枝枝蔓蔓的木树,枝叶一片抖动,而且还不止一处。这阵势,怕是他们已经被人包围了。
“来不及了。”她轻缓出声,道出这个事实。如墨点睛的眸光赫然犀利如炬,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继而又跃向身后。
她一直觉得有些蹊跷,这个地方弄的如此隐秘,显然是十分重要的地方,居然只有十几个人守卫,奇怪不奇怪?而且他们进来的太过顺利,一路都没有遇到阻碍,似乎也有点不合常理。
或许他们早就被发现,对方之所以沒有出手阻止,就是在这等着将他们一网打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