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叛賊討論-第九百九十三章 常朝分享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听到汪景祺有直奏上呈,朱怡成倒是有些意外。毕竟汪景祺在朝中虽然官位不低,可实际上他这个人和普通官员不同,做的官实职比较清贵,再加上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着弄《前明史》的筹备,很少在朝堂中露头,他怎么会突然间直奏上呈?
好奇之余,朱怡成倒是想看看汪景祺上呈何事,当即从小江子手里接过汪景祺的奏书,随意翻开一看,看了仅仅几字后,朱怡成的神色顿时一凝,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看至一半,朱怡成的脸已经沉了下来,随后直接把奏书一合,抬头朝着偏殿中人扫了一眼,小江子顿时会意,连忙把闲杂人员全部赶了出去,就连他也走到殿门口把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在偏殿中,朱怡成过了好久,按时间算算大约近大半个时辰,这才朝外面喊了一声。闻声的小江子连忙进殿,就着从外面照进殿内的阳光,他发现朱怡成的脸色难看之极,心里顿时打了个突,也不知道是汪景祺写了些什么东西,惹得皇帝变成这个模样。
“传朕的旨意,明日开常朝。”朱怡成冰冷的声音如远方一般幽幽传来,小江子心里更是一颤。
要知道朱怡成复国之后已经改变了之前的朝会方式,除了大朝之外,平日的常朝并非是每日举行,而是有着固定时期的。普通的政务一般都有军机处这个机构协同六部进行处置,然后再转报朱怡成朱笔御批。
按照时间算,明日原本不是常朝之日,但现在朱怡成直接说明日常朝,那就是等于表示明日的常朝是朱怡成特例通知的。在没有重大情况下,改变常朝的时间可不是一件小事,再联想到刚才朱怡成看了那份奏书,小江子顿时明白十有八九这明日常朝的原因就是汪景祺的奏书。
但他却什么都不敢问,皇帝既然说明日常朝,作为传旨太监他只需把消息传至军机处和六部包括其他各机构即可,至于其他的不管他事。小江子是个机灵人,更是一个明白人,同样也是个懂规矩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处到如今的地位。
虽然当初是靠着侥幸入了朱怡成的眼,这才从一个普通的小太监成了皇帝身边的人。但假如小江子没这么点本事,那他也呆不长,恐怕早就被打发到其他地方去,又或者惹了什么事直接处置了。
“奴裨遵旨,奴裨这就去传旨。”小江子连忙应道,接着磕了个头就要起身,这时候朱怡成如在天边的声音又飘了过来:“如有人问朕为何改常朝,你如何作答?”
小江子身子微微一颤,连忙道:“奴裨是皇爷的奴裨,只知传旨不知其他,奴裨只知做应该做的本分。”
“嗯,做好自己的本分,这是件好事,好了,你去吧。”朱怡成有些缓和的声音响起,小江子连忙又应了一声,这才从地上爬起朝着外面急去。
到了殿外,小江子才发现短短的几句话交谈之间,自己的后背已经全部被渗出的汗水给打湿了,就连他的额头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江公公……?”
一个小江子平日比较要好的太监见小江子出来后有些脸色难看,还以为他身子不好,顿时上前关切地问了一句。
小江子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看了看退在殿外的那几个太监和宫女,然后就低声对面前的太监道:“刚才所见所闻都给我把嘴闭严实了,如让我知道有那个不长眼的露出去半个字,公公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公公……。”那太监顿时吓了一跳,可他马上就明白过来,尤其是见到小江子那凶狠的眼神更是晓得事情的轻重:“公公放心,我马上交代下去,如有少许差错不需公公动手我就先摘了自己脑袋!”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叛賊 txt-第九百九十三章 常朝展示
“好!这边看着点,皇爷有旨,我先行一步。”小江子盯着对方看了一眼,这才点点头,随后转身就匆匆离开。
第二日,常朝举行。
在昨天接到传旨,今天突然召开常朝时,满朝文武都觉得奇怪。不过有些人觉得恐怕是因为军事方面的原因,估计是云南那边传来什么消息。而军机处这边倒是觉得或许是其他原因,这原因应该和罗刹国有关。
毕竟罗刹国那边派使者前来,虽说是通事处安排的,但这样的大事军机处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为了这件事,朱怡成也同军机处的几位军机大臣商议过,却暂时未能有最终决策。
優秀都市言情 大叛賊 線上看-第九百九十三章 常朝看書
算算时间,伊万到达京师也有好几日了,假如朱怡成有了决定的话,那么因为这件事特例提前常朝倒也正常。
但所有人都猜错了,朱怡成真正突然提前常朝其实并非这些原因,而是因为其他一个原因,而知道真正原因的人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人,而这些人中就有始作俑者的汪景祺。
作为朝中高官,汪景祺的位置比较靠前,仅次于军机处几位大臣和六部部堂之后。今日,他早早起来,换上了朝服,精神抖擞地来到宫外等待,在等待入宫之时,自然有不少人同汪景祺打着招呼,而汪景祺也和平常一般和他们谈笑风生,丝毫看不出半点异常。
上了殿,依着位置站好,汪景祺微微低着头,仿佛在闭目养神。就在这时候,他察觉到似乎有人用目光望着他,感觉到的汪景祺抬头向目光的来源处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对面行列中的一人。
那人汪景祺自然是熟悉的很,因为这人正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张冉。张冉正饶有兴趣地看着汪景祺,目光中带着意味深长,见到此汪景祺微微一笑,对着张冉回了个眼神,张冉见了顿时也笑了起来,但他的笑很快就收敛了起来,随后同其他人一般低下了头。
片刻,随着一声上朝的喊喝,正主皇帝朱怡成终于到了,只见头戴乌纱善翼冠,身着朝服的朱怡成出现在众人面前,直接迈步上了平台,走到髹金雕龙木椅之前,一挥衣袖,安安稳稳地坐下,随后群臣同时面向皇帝行礼山呼万岁。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