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 愛下-第1682節-攔截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灵气?”
李白能够引聚弥漫在空气中的灵气,赵子午却不能。
他学着前者伸出手,在空气中尝试着抓摸了半天,却依旧不得要领。
哪怕深深吸上几口气,除了特别清新以外,便再也咂摸不出什么异样来。
赵子午半信半疑的摇了摇头,只得放弃,紧跟在李白后面。
他的方向不对,走的是符箓秘术,凭借符纸、符墨和符笔,在天地规则的允许范围内引动一些自然现像,自始至终都没有脱离规则范围内,所以符箓才会生效。
但是在实际上,符纸依然没有与凝滞不动的灵气直接发生联动。
赵子午舞了一会儿鸡爪疯,疑惑不解的山田教授和宫崎次郎也跟着抓了一会儿,自然是更加什么都没有。
李白要是回过头来,一定会说一句,特么神经病果然是会传染的。
此前在“陨石天坑”外面遇到的那些卡卡雅人与绳降进入天坑底部遇到的猛兽及役使巫师,只是在外围负责警戒的散兵游勇,远远算不上真正的防御拦截,
更何况他们一行才四个人,光从人数上就根本不值得兴师动众的对付。
如今也仅仅是触发了一定程度的警报罢了,还不至于需要占据本土与地利优势的卡卡雅部落和寄居在此的天下学院如临大敌般倾巢而出的联手阻击,他们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恐怕会直接成为一个笑话。
所以一直往天坑中央走了约半个多小时,李白等人再没有遇到任何拦截,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怎么都不见了?”
赵子午对此十分疑惑。
他又从李白那里拿了七八颗美制手榴弹,在第一次使用过,尝到了甜头后,便越发不可收拾,觉得这款掌心雷好使得不行,心底隐隐跃跃欲试,希望能够再次遇到哪个不长眼的,直接给对方一个大惊喜。
“他们就在附近!”
李白的视线扫过附近的植被。
在琉璃心的覆盖下,一切隐藏都将无所遁形,不论是机关陷阱,还是潜行的土著战士。
当他们离开了“陨石天坑”边缘的悬崖峭壁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卡卡雅人追随在附近,悄无声息的暗中监视。
赵子午脚下一个踉跄,失声惊呼道:“啊?哪儿?在哪儿?”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骨质箭镝的土著箭矢从一丛灌木中激射而出,直直向他飞来。
还没等接近,李白的五尺重剑一拦一挑,箭矢当即格飞向天空,旋即力尽而落,被准准的抓了个正着。
李白将骨质箭镝凑到鼻下轻轻一嗅,说道:“上过药,不知道是什么?”
他在这方面并不擅长,所以无法分辨浸染在箭镝上面的不明物质,或许是致命的毒药,或许是立竿见影的麻药,又或许是拥有其他诡异的特殊效果。
“在那儿!”
赵子午毫不迟疑的扔了一颗手榴弹过去。
这一次不再需要他的提醒,山田教授和宫崎次郎第一时间扑倒在地上。
只有李白一个人还站着。
轰!~
整丛灌木被M67手榴弹释放的巨大威力吞没,大部分枝叶都在狂暴的冲击波中被撕了个粉身碎骨,只余下些许贴近地面的残枝,余火未尽的燃烧着,黑烟滚滚而起。
至于暗箭伤人之辈,却早已经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生于斯,长于斯的卡卡雅人显然在利用自然环境发动偷袭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和丰富的经验。
“不见了?”
赵子午气急败坏的正要再次扔出一颗手榴弹,试图宣泄自己的恼火时,却被李白拦了下来,冲着他摇了摇头说道:“别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赵子午依旧愤愤不平地说道:“可是他们偷袭!”
他就想给那些土著人一个警告。
“可是他们也伤不了我们啊!”
李白笑了笑,在摆明刀马前,没有必要先乱了自己的阵脚。
不过他有些疑惑,对方明明有枪,而且是自动武器,为什么还要不依不挠的使用冷兵器弓箭偷袭。
宫崎次郎通过赵子午和李白二人的表情及动作,连蒙带猜到了一些,说道:“李桑,赵桑,我们可以跟他们喊话!”
“不需要,我们继续往前!”
李白忽然停下了脚步,目光盯着前方,提起嗓门,大声道:“别看了,出来吧!”
谁?
赵子午、宫崎次郎和山田教授齐齐一怔。
前面只有茂密的灌木、杂草和高大的树木,连只野兽都没有,难道又有人在潜伏。
刚想到这里,赵子午和宫崎次郎齐齐握住了手榴弹,山田教授不喜争斗,依然没有要手榴弹给自己防身,他手上提着装有照相机的器材包,随时准备抓拍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既然已经深入了帕雷西斯山脉内这处难得一见的陨石天坑,就没打算白走一趟。
光是从之前看到的崖壁雕刻就让他觉得这次已经不虚此行。
“呵呵,年轻人,真是让我们看走了眼。”
一人揭开了身上的迷彩布,从草丛里面站起身来,在他的脚边,一只只赤红色的大蚂蚁纷纷从土壤中钻出,爬上了周围的植物,草叶,灌木,甚至还有参天大树的树干,纷纷被这片赤红色覆盖。
“只是你们孤陋寡闻罢了!”
李白的言辞很犀利,他还记得对方的人没有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大魔头的心胸可没有那么开阔,有时候还会小心眼儿的记仇。
对方却一点儿都不生气,好整以暇地说道:“你叫李白是吧?”
一边说着还一边扳着指节,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脚下的那些大红蚂蚁却如潮水一般围住了李白四人,只是忌惮于赵子午腰间的那块紫砂平安牌,围出一个十分标准的圆形后,却再也没有接近。
“没错,我就是李白,请问有何贵干?”
李白连对方的名字都懒得问。
自己驯养的火炼蚁群没有逼近对方的脚下,只是远远的围了个圈,并没有实现自己的预期,看到这一幕后,那人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说道:“你们身上是不是有东西?”
“东西多了,你问的是哪一样?”
李白与赵子午对视一眼,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当然了,两边都没打算请对方吃饭,总得见个分晓。
“也罢,如果你们放下所有东西,只身退去,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尽管蚁群没有一直压到李白等人的脚下,但是好歹已经围了个结结实实,驱使赤红色大蚂蚁的那人似乎吃定了他们。
蚁群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沿着紫砂平安牌的影响范围,开始彼此叠起了罗汉,转眼间立起了一尺多高的蚁墙,似乎打算将李白四人给包裹进去。
蚂蚁的行动效率向来极其惊人,蚁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拔高。
相比起之前的美洲狮和北美灰狼,这些赤红色大蚂蚁凭以数量优势,更加不在乎手榴弹的杀伤力。
一颗手榴弹能换掉多少蚂蚁,恐怕也是有限的很,哪怕炸死千八百只,可是对于规模庞大的蚁群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损失,只要蚁后还在,这些普通的工蚁和兵蚁要多少就能够有多少,分分钟爆兵给你看。
在吃过手榴弹的亏后,天下学院的巫师们派出了具有针对性的火炼蚁,只不过他们对于李白的剑气依旧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蚁多咬死象。
“你觉得呢?”
赵子午一手手榴弹,一手扣着保险针。
他说的放下,绝对会炸!
由于距离太近,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蚁群,同归于尽的可能性不低。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