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四百零七章 不是個男人分享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李瑁的突然翻脸,想要强取假死药。
致使李易怒了,语气冰冷的言道,“你尽可动手一试,看是否能擒拿住本王。”
“那本王就得罪了!”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惨叫声,使得李瑁有些急切,他知道门口的家将,是挡不住李易麾下之将。
当即伸手成爪,向着李易抓去。
“吼!”可是他忘记还有雪龙在侧。
只见雪龙怒吼一声,后腿用力一蹬,快速的扑向李瑁,同时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李瑁的喉咙。
“畜牲,尔敢挡我!”雪龙的袭来,让李瑁怒骂!
快速收手回身,一脚踢向雪龙。
“砰!”
然而,雪龙的体型比李瑁还要高大,且壮硕无比。李瑁一腿踢在雪龙身上,只是暂缓雪龙的速度,无法将他踢开。
却也激发出雪龙的暴虐,趁李瑁站立不稳时,一口咬在李瑁的腰身,猛的一扯。
“撕拉。”李瑁腰间的衣服,瞬间被雪龙撕裂。却未有血迹流出,这使得李易与雪龙皆是一愣。
特别是雪龙,猩红的眸子里尽是疑惑。他的牙齿之锋利,可断任何坚硬得骨头,更不用说脆弱的血肉。
“你居然穿了内甲!”李易盯着李瑁腰间,猛然的大喝。
“不错!”李瑁也是吓了一跳,摸摸腰间露出的青黑色内甲,发现上面留有深深的齿痕,冷汗直冒。
还好他怕被人刺杀,随时随地都穿有内甲,不然今天他不死也要重伤。
有了内甲的保护,李瑁放松下来,恶狠狠的盯着雪龙喝道,“你这该死的畜牲,今日本王剥了你的皮!!”
“吼!”雪龙再次怒吼,它岂能怕李瑁的威胁之语?
全身毛发炸起,呲牙裂嘴。
“雪龙,他身上有内甲,可腿上与头颅没有保护。”李易抬起小手,指着李瑁的腿与头颅,冲着雪龙提醒。
“吼!”雪龙灵性十足的大点头颅,再次攻向李瑁。
不是咬李瑁的双腿,就是抬起爪子拍击他的脑袋。
一时间让李瑁陷入手忙脚乱,不敢与雪龙硬刚,躲闪着雪龙的撕咬,也不时用手抵挡雪龙的利爪。
使得李瑁憋屈的连连怒吼,“李易,仗着这畜牲欺我,你算什么男人!!”
“寿王,你这话就说错了。”李易退后几步,看着有些狼狈的李瑁,言道,“本王只是一个小孩,还算不得男人。”
“而且你也不是仗着一流武将之力,欺负本王这个小孩子吗?你是否也不是个男人?”
“你!…”李瑁被李易的话噎住,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能冷哼一声,寻找偷袭李易的时机。
“你不说话,是想偷袭本王?”李易冷冷一笑,李瑁的神色变化,他如何看不出?
又如何猜不出此时李瑁内心的盘算?
此时他奈何不得雪龙,只能在自己身上找突破口。
可是李瑁已经没有机会,因为门口相继传来两道惨叫。许诸与典韦已经解决掉门口的家将。
“砰!”
也不等李瑁有任何反应,房门瞬间炸开,变得四分五裂的到处飞射。
许诸与典韦同时踏步进门,浑身杀意肆虐,威势骇人,暴怒的喝道,“尔敢伤吾主!!”
随即,提起染血的双锏,杀向李瑁。
“许诸,典韦住手。”却被李易及时叫住。
只见李易走到两人身边,笑道,“且看雪龙的厉害,你两不要着急动手。”
“庄主,这寿王果然对你意图不轨。就算是此刻将他击杀,相信那位也不敢多言!”许诸躬身在李易耳边轻道。
“他不过是被情之一字所害,变得心性失常,罪不至死。”李易摇头,继续说道,“给他一个教训即可,杀他无益,只会给我带来麻烦,彻底敌化我与那位。”
李瑁只能说是个意外,乱入李易的布局。
李易不可能为一时之怒,为这个意外,打乱自己的布局。
“这寿王,可比庆王与太子强多了。”典韦看着李瑁与雪龙打斗,砸吧两下嘴。
庆王李琮,在昨日重玄门的表现,最多也就是顶尖的二流武将。
太子李亨虽然未出手,但根据典韦的眼力,可以推出李亨跟李琮相差不多。
唯独这李瑁,他们今日一见,却是一流武将,让许诸与典韦有些惊奇,有些意外。
李易颔首道,“李琮跟李亨两人,其心都放在权势上,疏于练武。而这李瑁则不同,他幽禁府中多年,有此武力也不足为奇。”
“不好。”许诸听见外面脚步走动,越来越密集,连忙道,“庄主,刚才属下的打斗,已经引起天下第一楼所有人的注意,此刻他们已经纷纷上楼。”
“典韦在这看着,别让雪龙出意外。”李易闻言神色不变的道,“许诸跟我出去,将那些人很喝退。”
“属下遵命。”许诸跟在李易身后,走出房门。
这时的三楼,已经聚集着许多食客,纷纷观望地字一号房。
见地面上倒着四具尸体,血液流动,面容骇然的指指点点。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天下第一楼闹事?”
“不知道。但不用想也知道,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人,不然岂敢在这里动手?”
“其实闹事事小,可这出了人命,意义就不同了,明显是在打天下第一楼的脸面。”
“谁说不是呢,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心里都清楚,这下我们可有好戏看了。”
“敢在天下第一楼闹事者,不论是谁都会被驱逐出楼,永世不得踏进楼内一步。今日我倒要看看,是否属实!”
“……”
原本抱着看戏态度的食客,见房门内有人影走出,瞬间来了精神,伸长脖子,满心期待。
可下一刻,他们却瞪大眼眸,恨不能立马下楼。
“唐王遇刺,尔等速速回避!”许诸走出房门,目视一圈的大吼。
轰!
所有食客,连忙拜倒在地,呼道,“我等拜见唐王殿下。我等不知唐王殿下在此,请恕我等冒犯之罪。”
见此,李易轻喝道,“此事与尔等无关,退下吧。”
“是。”食客们连忙爬起,快步向楼下挤去。
他们怕啊。
怕自己被当成刺客同伙。
刺杀唐王之罪,他们那能顶得住,一但落在自己的头上,不是一死那么简单!
势必会连累家人,乃至一族亲人。
当然,也有艺高人胆大之人,想借此攀上李易,恭声的高喝道,“居然有人胆敢刺杀唐王殿下,某毛遂自荐,愿为唐王殿下擒杀刺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