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718 幸福閲讀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袭人虽然不忍心观看坠儿的惨样,但是又怕婆子们下狠手,真把坠儿给打出个好歹,所以一直等在这边没走。
等坠儿挨过刑罚之后,察觉其不会有太大的干碍,才去到贾宝玉的书房,向贾宝玉汇报情况。
贾宝玉听了,道:“回头你找那金疮药,给她敷敷,然后叫她娘领她出去。”
袭人点头,笑着道:“二爷既然心疼,又何必定要杖责,刚才她哭的那样,看起来着实令人不忍心。”
贾宝玉摇摇头,心疼是谈不上,他又不是爱心泛滥的小女生,对什么小猫小狗都有爱心。
“犯了错就该打,不过她终究是咱们院里的人,这么做不过是全一全情分罢了。”
“呵呵,也只有爷,才与咱们丫鬟讲情分呢。”
袭人心里备受感动。她们奴才丫头,贱命一条,何德何能投身到二爷的名下,不但不会被朝打夕骂,而且还与主子有情分可言。
“只是,爷对我们也优渥过甚了,说句不该说的,若非如此,坠儿那丫头,只怕也不敢做出偷金子的事呢。
二爷寻常待我们总是宽和,下头的人,也逐渐失去畏惧之心。
坠儿那等小丫头,虽然每个月月钱不多,但是偶尔也能得上头主子们的赏赐,吃的穿的用的都不缺的。谁知还是会生出贪婪之心,不过就是仗着院里规矩不严罢了。
所以,奴婢窃以为,二爷还该在院里多立立规矩,谁犯了错就拿她作筏子,警戒后人,如此或许才能长治久安呢。”
贾宝玉听了笑道:“如此一来,只怕晴雯那妮子就该被千刀万剐了。别是你就是为了对付她才这么说的吧?”
袭人脸色微红,却直言不讳道:“二爷既那么疼她,干脆提拔她做姨娘罢了,还在我们丫鬟堆里混什么……”
贾宝玉也不以为忤,将袭人抱在怀里揉捏一番,认真道:“不是我不懂这些道理,我只是不愿意那么做罢了。
咱们院里纵然有一些诸如坠儿那样不守本分,或者不懂事的,终究又能有几个呢?
总不能因为她们就在院里施行严刑峻法,让你们这些好丫头每日里也担惊受怕的吧?
这岂非为打老鼠,反而伤了玉瓶之举?
老鼠虽有,不过发现一个处置一个罢了。生活本来就诸多苦难,咱们既然有缘在一起,就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生活,谁也不为难谁,不是最好的么?”
袭人听了笑回:“二爷这话说的,我们可当不起玉瓶这个称号,我们不过是些草木之人,有幸得二爷呵护罢了。”
袭人虽然不是很明白贾宝玉话里的深意,但是却也明白了,贾宝玉之所以不设立“严刑峻法”,就是为了她们这些“好丫头”考虑的。
心里开心慰藉,面上就不由表露出来,娇俏迷离的望着贾宝玉。
她甚少在贾宝玉面前邀宠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贾宝玉自然懂其中意思,不过他却只拍了拍的袭人的娇臀,让她起来。
“我还要写两份文卷,你先出去……”
袭人闻言,心里虽然有些失望,却很懂事的起身。
只是还不想走,就说道:“二爷以前写字的时候不是都叫香菱在旁边服侍的么,如今她不在,就由我来替二爷研墨侍笔吧。二爷放心,我虽然不如香菱这个一等美人会服侍,总也差不到哪儿去的。”
贾宝玉便笑了,道:“哦,你真想代替香菱的工作?那你可知道,香菱平时在这儿究竟是如何侍笔的?”
贾宝玉特地在“侍笔”二字上加了重音,却不细言,只让袭人自己去体会。
袭人虽然不是很懂这等高雅的文化,但到底同处一个屋檐下,以前也与香菱一起服侍过贾宝玉,多少听到、看到过一些东西。
看见贾宝玉脸上的笑意,她很容易就明白过来了其中的含义。
心中一羞,就想要啐一口跑开些。
但是又想,若是自己始终秉持这等没必要的矜持,只怕早晚会被香菱远远甩在身后。
今儿二爷可是把香菱带去参加只有姑娘们才能参与的诗会了呢!
再说,自己也不是没有做过那等事……
“那,等我帮爷把墨研好了,再来…给二爷侍笔。”
袭人红着脸说道,拿着墨块的手都不禁有些发颤。
贾宝玉倒是不想袭人如此聪慧,又见其面色红润,肌肤生霞,实在明艳可爱,自是不忍拒绝,便点点头。
……
芦雪庵,作诗虽然完毕,但是大家其实还没散。
难得如此众多的人聚在一起,又有贾宝玉出钱出力摆出来的娱乐场所,她们自然要多玩一会,方是物尽其用。
麝月将平儿的镯子送来,悄悄还给平儿,并说了些告罪的话。
平儿也没料到怡红院这么快就破了案,对心爱之物的失而复得自然很高兴,因此也说些感谢客气的话。
她们在旁边神秘,很容易被抓破。
其实也算不上抓破,之前平儿丢东西的时候,好些人都看见,黛玉等人也有所耳闻。
不过她们也不大在乎这等小事……
“二哥哥回来了?”
探春追问道。
麝月也不敢隐瞒,只能点头。
众人便齐声申讨起来。
“好个二哥哥,说好的今儿抽出一天的功夫陪我们玩,结果半道跑了不说,如今回来了还瞒着我们!”
李纨这个大嫂子终究靠谱一些,笑道:“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
“大嫂子你别护着他了,最后一局他没有参与,只怕湘云姐姐这个魁首都做的不实在!
你们等着,我去把他拘来!”
探春笑完,带着侍书直接往怡红院来。
“二爷在书房,袭人姐姐伺候着呢。”
听了丫鬟的指示,探春就往书房这边走来。
进门之后,果然看贾宝玉伏在案上工作,却不见袭人。
“好个二哥哥,你倒是会躲着我们!”
探春笑着,一溜烟的走上前来。
见贾宝玉有些震惊的瞧着她也不在意,只当他是心虚。
“你怎么来了?诗会结束了,谁得了魁首?”
“你还好意思问,说好了今儿陪我们玩,结果你却提前走了。
我是代云姐姐来问的你,说好的奖励呢?”
贾宝玉道:“手头有些事要做,奖励自然也是有的,回头就给她……”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事要做。”
探春仗着自己是小妹,又得贾宝玉疼,不但变本加厉的言语申讨,还笑着绕过桌案,来到贾宝玉身边,抽起贾宝玉面前的条陈来看。
只见上面写着诸如:河间王晋河间亲王、冯唐封忠毅侯,其子冯紫英晋禁军都虞侯、孙定武封一等伯,加兵部侍郎衔、卫立琁封二等伯,加兵部侍郎……
字里行间,还有些许删改痕迹,显见都是自家二哥哥的手笔。
探春这才知道贾宝玉果然在做正事,心中既惊撼于自家二哥哥的权柄,又为自己的鲁莽行径而后悔。
“看够了吧。”
贾宝玉夺回条陈。这上面都是对有功之人的封赏,只待他最后完善一番,明儿内部就要按照他的指示拟旨了。
“嘻嘻。”
虽然二哥哥罕见的对她表露出不满,但是探春却一点也不在意,反而单手支案笑道:
“是小妹的错,误会了二哥哥。
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不是,是你自己说的今儿抽出一天的功夫来的……
好吧,既然你有正事,小妹也不便打搅,不过嘱咐你一句,今儿以‘雪’为题的诗你还没作,按照咱们诗社的规矩,回头也定要补上的。”
“嗯……”
贾宝玉点头。
探春却继续笑道:“也不许拖延,大嫂子令我将今日诗社所有的作品抄录成册,我也是要交任务的。”
探春说话间,眼睛瞄了一眼桌子上的绸布。
“嗯,我知道了,你去吧。”
贾宝玉点头,挥手让探春自去。
探春眼神狐疑起来,二哥哥对她的态度,今儿有些迥异,难道真是厌烦她来打搅他了?
当不会才是。
想了想,她伸手给贾宝玉略微揉了揉肩头,道:“二哥哥外面的事虽然重要,也切莫太劳累了。
对了,袭人呢?”
“不知道,你要找她,去后院找找,兴许在那。”
贾宝玉提笔起来,作势开始工作了。
探春沉默了一下,松开贾宝玉的肩头,走了两步。
就在贾宝玉松口气的时候,忽见探春一下杀回来,笑道:“二哥哥就会撒谎,我倒要瞧瞧你们在玩什么把戏!”
说着,探春飞快的一手掀开桌子边缘的绸布。
呵。
时间一下子凝固起来……
半晌之后,探春终于回过神来,带水的眸子狠狠剜了贾宝玉一眼,然后轻跺了一脚,就再也无法忍受,掩面跑了出去。
……
鬼知道贾宝玉一个中午都在想什么。
他从来想过,自己也会经历这么尴尬的事情。
但是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谁叫自己做这些事的时候,从来懒得做万全的准备。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只是,换做谁看见也罢了,偏偏是探春这丫头……
叫自己以后怎么面对她?难道传说中的社死也被自己给遇上了?
贾宝玉尚且如此,更别提当事人之一的袭人了。
从地上起来之后,袭人就跑进自己的小房间,躲起来没出来过……
听丫鬟们说老太太也进园子里来了,贾宝玉想了想,还是准备过去瞧瞧。
来到芦雪庵,却安静的很,麝月说贾母领着众人去藕香榭看惜春的画去了。
贾宝玉就又过藕香榭来。
贾母等人果然在这边,唯独不见探春。
“三丫头原本还好好的,只去怡红院找你之后,回来就说身子有些不爽利,这会儿在自己屋里休息,你欺负她了?”
黛玉说着话,眼神还狐疑的瞅着贾宝玉。
“哪能啊……”
贾宝玉自然含糊其辞,然后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了出去,来到秋爽斋。
秋爽斋一如既往的开阔大气,只是贾宝玉过来的时候,却被人给堵了门。
“咳咳,你们姑娘跟我闹脾气呢。”
贾宝玉有些尴尬的看着周围几个惊讶莫名的丫鬟,解释了一句。
然后他再次拍了拍门,唤道:“好妹妹,你开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你别说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屋里探春的声音,轻颤轻颤的,令贾宝玉听来,心里也是轻颤轻颤的。
再三叫门没有用,贾宝玉计上心头,因招手让侍书和翠墨过来。
翠墨和侍书听了刚才探春的话,还以为贾宝玉对她们姑娘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否则她们一向开明通达的姑娘,不至于连门都不让贾宝玉进去。
心里正同仇敌忾,对贾宝玉没有好情绪,见他如此,都赌气的选择视而不见。
贾宝玉走过去,拧住翠墨的耳朵。
翠墨吃疼,赶忙求饶。
于是,在贾宝玉的威胁下,不得不按计划行事。
“姑娘,是我……”
一会之后,翠墨扣门道。
“他走了?”
“嗯……二爷确实走了。”
里头的探春似乎松了一口气,过了一会,把门打开。
只是猛然间,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地上冒起来,她大惊失色,就要赶忙将门合上。
只是为时晚也,贾宝玉的力气不是她可以相比的。
于是,她只能惊呼一声,眼睁睁的看着贾宝玉冲进她的屋子,将她制住,然后反脚一下子把门给合上,上闩。
“侍书姐姐,二爷不会真的欺负咱们姑娘吧?”
翠墨做了叛徒,心里正在煎熬。此时看着紧闭的房门,回想起方才探春的惊叫,不由十分忧心。
侍书也有些担心,却只道:“就是真欺负咱们姑娘,我们能怎么办?他可是二爷呀。”
翠墨苦瓜着脸,后悔不跌:“早知道,刚才就是二爷把我的耳朵拧下来,我也不能帮他去骗咱们姑娘!”
于是,两个小姑娘皆看着紧紧闭合的大门,愁苦不已。
只是她们却不知道,此时隔着一道房门的屋里正在说的话和即将发生的事情。
若是她们知道,肯定不会再有这些担忧。
她们甚至还会庆幸,庆幸她们刚才帮了贾宝玉。若不然,她们的姑娘哪里来的终生幸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