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 愛下-第五十六章 走廊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两人抬腿迈入门内,刚踏进大门,系统提示音便在耳畔响起。
【一阶段任务目标已完成】
【二阶段任务目标:在平塚家族宅邸内,找到破除缘刻神社注连绳结界的特殊剪刀】
任务更新了。
李昂与王丛珊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信息,他们听到了相同的内容。
“找到能破除结界的剪刀,”
李昂说道:“意思就是,封锁住神社入口的结界的力量来源,确实是那根注连绳没错,
而平塚家族,则刚好有破除封印的办法——也许结界就是他们自己设置的,也许是他们的仇人设置的。”
“有这个可能。”
王丛珊慢慢地点了下头,“任务描述中说是特殊剪刀,意味着在这片建筑物里随便找把剪刀,估计是不行的。
必须得是某把非常特殊的剪子才行。
不过好消息是,既然系统都说了是特殊剪刀,那估计会放在比较显眼的房间或者地点,
可以省去一部分仔细搜索的功夫。”
“嗯。”
李昂点点头,将心猿棍棒放在脖子后面,两手向后搭在棍棒两端,又摆出了那只猴子的经典造型,以吊儿郎当的嚣张走路姿势,走在石子路上。
平塚家族宅邸的整体建筑风格,类似于“书院造”与“数寄屋”的结合体,住宅众多,建筑物少涂漆,庭院面积占比较高,建筑物与庭院的人工、自然景观融为一体。
走在其中,像是在观赏景色秀丽的园林一般。
可惜,两名玩家并没有欣赏景色的闲情逸致,二人大致观察了一下建筑群的分布状况,便直奔正厅。
正厅的大门敞开,刚踏进去,李昂就觉得周围光线一暗,一股阴冷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是有一双双无形手掌,握住脚脖子,伸向脖颈领口。
“啧,空调开这么低也不怕感冒。”
李昂挥舞了一下心猿棍棒,权当热身,脸上表情变都没变。
“你冷不冷?”
王丛珊迟疑了一下,现在两名玩家理论上都穿着剧本人物的衣服,也就是单薄衬衫,不过王丛珊身上还披了件被枢机魔方改造过的防弹衣,带有一定的保温功能,因此不算太冷。
“要不要我把防弹衣给你穿?”
“不用,你穿着吧。”
李昂摆了摆手,“十年饮冰,热血难凉。
区区这种低温,还冷不到我。”
他确实不怎么冷,
长期锻炼的心灵异能,令心智更加坚毅理智,眼下的寒冷还没到影响战斗能力与思考能力的程度。
何况心灵创造系的次级造物术,也能创造出衣物来,
等到灵力回满了,再给自己造件御寒的冲锋衣也不迟。
而且,周围的阴冷寒气,也能作为预警手段——说不定危险临近的时候,周围温度会再次下降,
穿太多会影响预判。
“唔…这座房子似乎也没人的样子。”
李昂向四周张望了一阵,
正厅最前方是一面下灰上黄的屏风,屏风上面印着樱花图案,
支撑起正厅的四根梁柱的横梁上,悬挂着四盏红色灯笼,
木质地板上并没有残留多少灰尘,看不见脚印或者血迹,也没有战斗痕迹。
“正厅右侧有道通往二楼的楼梯,正厅左右两端也各有一条走廊。”
王丛珊观察了一阵,说道:“三条路,我们先往哪走?”
“唔…”
李昂刚要做出决定,
就听“吱呀”一声,明显是脚掌踩踏木板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两名玩家都在一楼,
二楼传来的响动显得极为诡异突兀。
李昂瞳孔一缩,脚掌踩踏地面,蹬着台阶跃上二楼,
却见一道浑身长满了黑色毛发的身影,拐入二楼平台靠内侧的走廊,只留给李昂一个背影。
二楼平台内侧的那条走廊,相对而言比较狭窄昏暗,
隐约能看见走廊上方的天花板里,垂下许多根麻绳,
密集分布在走廊里,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停下!”
李昂叫了一声,立刻朝对方使出了最为熟练的心灵附魔系异能,眩晕术与分神术,
同时将手中心猿棍棒重重抛出,
砸向那个黑色毛发身影方,试图阻拦对方逃离。
李昂自己主修的就是心灵附魔系,就算现在属性被系统刻意压制,调回到常人水平,
所释放出的眩晕术与分神术,依旧能让接受过严苛训练的战士短暂晕厥,甚至倒地不醒,失去战斗能力。
那个黑色毛发身影遭到灵能冲击,身形肉眼可见的颤抖了一下,双腿一软,向前倾倒,差点摔倒在地。
可惜,它身上的繁盛毛发让李昂产生了误判,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心猿棍棒并没有完全命中目标,而是擦着它体表的毛发掠过,扫中了一点手臂,然后便砸在二楼走廊的墙上。
咚!
黑色毛发身影的右手手臂被心猿棍棒擦到,歪了一下,
但它却像完全没感觉到疼痛一般,立刻从灵能干扰与手臂折断中恢复过来,
重新稳住身形,蹿入布满麻绳的走廊当中,
消失在了李昂视线范围内。
砰!
王丛珊堪堪赶到,扣动扳机,
手枪射出的子弹,也击打在了对方的毛发边沿,在走廊尽头的墙面上留下一个弹痕,没能成功命中目标。
“道友请留步!”
“先生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大哥你钱掉了!”
李昂语速极快地朝着那个背影喊了几声,却没能令对方止步。
掩护我。
李昂一边朝前冲去,一边朝王丛珊比划了一个手势,
两人相处多年,早已默契无间,
王丛珊跳上二楼,脚掌一蹬墙面,身形左移,端着手枪瞄准那条绳之走廊,进行掩护,
李昂则给自己施加了心灵传送系的一级异能【速度爆发】,尾随那个黑色毛发身影,冲向绳之走廊。
踏。
脚掌踩踏在走廊地面的一瞬间,
李昂脑海中警铃大作,一股不祥预感笼罩全身,前冲之势瞬间止住。
只见从头顶垂落下来的无数根麻绳,像是感觉到不速之客闯入,
如蛇般疯狂扭动,朝着他席卷而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李昂的脖颈手腕,
将他如吊死鬼一般,吊在空中。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