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當醫生開了外掛 txt-第六百二十二章 扎心的問題鑒賞

當醫生開了外掛
小說推薦當醫生開了外掛当医生开了外挂
郭保卫主任不可能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的,于是就直接改口换了话题:“笔和纸呢?我给你写出来吧!”
听到郭保卫主任的话后,韩明浩就点了下头,随后就对那一直站在门口位置的犹如木雕版的工作人员摆了下手,而那名工作人员就忙从手上一直拿着的公文包里取出来纸和笔就大补的来到了郭保卫主任的面前,接着就放在了郭保卫主任面前的茶几上面。
虽然此刻郭保卫主任的内心是真的不想在去回忆那场让他的内心有了巨大阴影的场面了,但是郭保卫主任此刻为了能让自己有条可退的后路,也只能强忍着内心的那种复杂的情绪将那台手术的相关步骤给一点点的用手中的笔写在那洁白的纸张上。
对郭保卫主任来说,这台手术不仅是一台厌恶的手术,因为也就是这台手术将郭保卫主任那原本安逸的上班的生活搅乱,然后就是被逼到了这种低声下气的地步。
郭保卫主任就是在这种内心煎熬的状态下,用了漫长的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手中的笔在那张洁白的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刘浩的那台微创的胃癌医治手术的全部的步骤。
而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韩明浩在看到郭保卫主任那写满的白色纸张,也是一脸的微笑,不管怎样,这次将郭保卫主任叫过来的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虽然韩明浩对于刘浩的这台微创的胃癌医治手术已是非常的期待,但是他还是强忍着内心的那种想看的冲动,并且还是在郭保卫主任的面前只是用了那么一种似是那种根本不着急的样子,简单的瞟了一眼后,就看着郭保卫主任的双眼开口说道:“我说郭主任,这里我还是想多一句嘴的,那就是为什么您已经将这台微创的胃癌手术的相关步骤完全的记录了下来了,不直接用,反而还是该用了那种常规的开大刀的手术方式呢?”
韩明浩说到这里,在顿了一下后,不等郭保卫主任说话,就再次开口:“还有就是你们海江集团旗下可是有着八十多家的医院,这八十多家的医院里,我想肯定是有着不少的高水平的医生的,并且能用微创的手术的方式来进行手术的,肯定也是不少的,既然已经有了微创的手术步骤了,直接照搬采用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改变了手术的方式呢?”
韩明浩的心思也是够绝对的缜密的额,因为眼前他只是拥有了一份记载着这台微创的胃癌手术的操作步骤,而郭保卫主任他们也是亲眼看了这台微创手术的全过程的,可是他们却是没有直接照搬采用,反而是用了常规的手术方式,可见,刘浩的这台微创的胃癌手术方式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么的简单的。
所以韩明浩一定要问清楚,了解的清楚,不能盲目的就去尝试的,因为躺在手术台上的不是一个试验品,而是一条人命,活生生的人命!
眼前的这个郭保卫主任就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韩明浩可不想重蹈覆辙。
如今郭保卫主任已经改变了手术的方式的原因,肯定就是对于刘浩的这台微创的胃癌的手术方式无法驾驭,所以就采用了常规的手术方式,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改变成了常规的胃癌手术方式还失败,所以韩明浩一定是要问清楚,了解清楚的。
还有韩明浩自己也是在国外学了医学的,也明白了这台微创的胃癌手术肯定是有着其中的某些操作除了刘浩,其他人是无法进行安全的完成下来的。
而现在韩明浩所要问郭保卫主任的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想了解下,到底是哪些步骤了。
郭保卫主任在听到韩明浩的话后,那自然也是明白韩明浩的问题中心是什么的,于是也就没有隐瞒什么了,再说了,这些个也是隐瞒不了的,还有就是眼前的这个韩明浩可是韩氏集团总裁韩颖的亲弟弟,自己还是想着在人家的韩氏集团里谋一个退路的,所以就直接开口了:“韩公子,这台微创的胃癌的手术有着最关键的两步,第一步是要用微创的方法在病人的身体内进行缝线的,而且这个缝线也是用一根线将病人的那个胃部给结实的穿接起来,起到一个固定的作用;第二步就是在做好固定以后,就用那电刀将病人的那个已经被浸染了的胃部从中间给缓缓的切割下来的,可是这个当电刀与胃部进行接触的时候就会散发出打了的白色的烟雾。”
韩明浩在听到郭保卫主任的话后也是渐渐的皱了起来,同时也是用手中的钢笔也开始随着郭保卫主任说着的话,在他面前的一张洁白的纸张上进行的补充着,记着。
郭保卫主任在看到韩明浩的记录的时候,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开口:“当那白色的烟雾散发出来的时候,就会挡住进行切割胃部的视线,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也就只好采取了常规的开大刀的手术方式了,这样以来,在进行胃部切割的时候我就能让助手将那飘出来的白色烟雾给轻轻的挥去,这样哪些白色的烟雾就不会遮挡住我的视线了。”
好看的都市异能 當醫生開了外掛-第六百二十二章 扎心的問題讀書
郭保卫主任在说完的时候,对面的韩明浩也就记录了下来,随后,韩明浩就再次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疑问:“既然,您已经采用了这种常规的手术方式了,也解决了白色烟雾遮挡视线的难题了,可是您所失败最终的原因是在哪里呢?”
是啊,最关键的视线难题都解决了,那么这么以来,这台手术,你就按照刘浩的那台微创的手术步骤继续操作下来不就好了吗?可为什么又失败了呢?
虽然韩明浩的这个问题听在郭保卫主任的耳朵里就犹如一把尖利的刀狠狠扎在了郭保卫主任的内心里,在他那本来就已是满是伤口的心上,再次狠狠的补了一刀,让此刻已不想在去回忆当时情景的郭保卫主任的心再次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