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331.輪迴、救濟與神性復甦展示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天空中出现了一道亮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明亮,白炽化的火焰将那个天体燃烧的如同恒星一般耀眼。
“根据【原始生命态·尼比鲁】的效果!对方对五只以上的怪兽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回合主要阶段发动!将场上所有怪兽解放,这张卡在场上特殊召唤!”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331.輪迴、救濟與神性復甦閲讀
King那扭曲的笑容如同妖魔一般狭长,在身后那天体坠落的光芒映衬的阴影中闪耀。
“我将场上所有的怪兽解放!特殊召唤这只怪兽!”
在白炽化的光芒中,【召唤兽·梅尔卡巴】、【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与游昊之场上的【大君主之圣像骑士】、【混源龙·巨涡始祖神】、【真红眼暗钢龙】、【银河眼暗物质龙】同时化作光芒,如同蒸发一般消失。
光芒坠落掠过游昊之和King的面前,映衬着一者冷峻,一者疯狂的面容,坠落于地表。
【原始生命态·尼比鲁atk:3000 def:600】
“那之后,在你的场上,将那些怪兽合计攻击力数值的【原始生命态衍生物】(11星、光属性岩石族、攻/守?)特殊召唤,这只怪兽的攻击力变为解放怪兽的攻击力合计数值!”
从天而降的陨石上喷涌着岩浆,带起了大片大片的烟雾,片刻后一只怪异的生命体从烟雾之中现身,不知道是陨石的光芒还是他自身的燃烧着火焰,在蒸汽中露出了模糊的影子。
【原始生命态衍生物atk:18300,def:8500】
“哎呀哎呀,好厉害,攻击力接近两万了,而且守备力也有8000,很强的一只怪兽啊!”
King说道,“不愧是我的儿子……但可惜的是,它是守备表示!我场上的原始生命态尼比鲁也是守备表示!两只都是守备表示的怪兽的话!你什么都做不到的吧?”
场上只剩下了一只高攻击力的衍生物杂鱼,能派的上用场的东西全都被送去了墓地,在King的眼中,此刻的游昊之只剩下了场上这只能够拿来当不够坚实护盾的杂鱼来抵抗住自己的下个回合。
然而,等到下个回合,这只杂鱼也不够安全了,因为King有一万种方法打碎这只乌龟壳。
“这样就结束了,这场决斗胜利者依然是我!”King狂笑着,“说什么阻挡这个世界宿命,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让你来拯救的必要!因为它是我的东西!我的儿子啊,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不过安心吧,你和你那卑微的生命都将再次划上终结的句号!!彻底结束了!”
“啊,确实是应该彻底结束了。”游昊之看了眼手中的东西,说道。
“终于认清楚自己的宿命了吗?”King冷笑着说道。
“确实,宿命这种东西,虽然很玄乎,但是真正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根本无力辩驳,因为发生过的事情就是既定的事实……”
游昊之从手卡中缓缓的拿出了一张,“我曾经经历了无数的世界,我路过,看过,一路上的风景,记不住,也忘不掉,那些被我毁灭的人,被我创造的世界,我一刻都没能忘记,既然要用毁灭与创造的轮回与他们留下联系,那么为什么没有勇气背负起他们的意志继续前进呢?责任与使命……这是我从路过的风景中得到的,老爸,你曾经有过吗?”
King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他感觉,游昊之似乎并没有放弃,他还有反击的余地。
“你究竟在说什么!?”
“我已经不再是人类了,”游昊之攥了攥手心,收起了“自我观察”的那一刻,他的手顿时化作了量子状态消失,但又迅速重现,“但我始终觉得,对人类抱有一些期待,还是一件很值得去做的事情,毕竟我们都曾是人类。”
一边说着,游昊之举起手中的那张卡。
“将攻击力超过10000点的怪兽从自己的场上送去墓地,将这张卡从手卡中特殊召唤!”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線上看-Turn331.輪迴、救濟與神性復甦鑒賞
光在聚集,急速的收缩之下,游昊之场上的【原始生命态衍生物】正在一点点的消失,被光芒所吞噬。
在集聚的光带来的负效应转变下,光芒化作了黑暗,变为了诞生万物的宇宙源头。
世界化身为龙,身披金色的龙甲,高傲的昂起头颅,头顶秩序,身处混沌,呼吸之间演化宇宙洪荒的创生与毁灭,巨龙张开了翅膀,如同时间流转一般,似自然似龙鸣的声音,震撼世界。
“万物创世龙!”
抬起头,看着那头金色的龙,仿佛犹如天象一样的存在,游昊之觉得有些好笑,完全是为了好玩,才将这张卡放入卡组中的,但是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宿命吗?”孽缘啊……
“万物创世龙的效果!”游昊之转过头说道,“这张卡的攻击力,在用这个效果特殊召唤成功时变为10000!”
【万物创世龙atk:?→10000】
“攻击力一万!?”King的眼角狂跳。
“这样,就能够在这个回合攻击了吧?”游昊之的话引起了King的一阵不安。
“等一下,”King说道,“还没有……!”
“啊对了,差点忘记了……还有一只,”游昊之拿起了另一张手卡,拍进了决斗盘中,“发动魔法卡,【三战之才】!自己的主要阶段,对方有将怪兽发动效果的场合发动,从效果之中选择一个进行发动,从卡组抽两张卡,选对方场上一只怪兽,直到回合结束时获得操控权,或者是查看对手的手卡,选择其中一张送去墓地……嘛,已经没有什么好选的了吧?”
游昊之睁开眼,“我选择第二个效果!直到回合结束阶段时获得【原始生命态·尼比鲁】的控制权!”
控制权易手,尼比鲁的操控权利转移到了游昊之这边,于是,King的场上只剩下了一张盖卡。
“那张卡是【教导的惩罚】对吧,”游昊之无所谓的说道,“选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从额外卡组将一只比那个怪兽攻击力高的怪兽送去墓地,将那只怪兽破坏……很不错的卡,堆墓和效果破坏都能用上,不过就是可惜了……”
“无论哪个世界上,都不存在攻击力超过10000的额外卡组怪兽啊!”
哪怕是“?”的攻击力,真正的含义是既可以是零,也可以是无限大,但终极不能当成真正的无限大。
“战斗!”游昊之下达了攻击的宣言,“万物创世龙对你直接攻击!”
“等一下……”
不等。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光芒被吸收了,四周变为了一片漆黑,光在龙的口中汇聚成一条横着的细线,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宇宙万物都被聚集在喉咙中,伴随着龙息,瞬间爆发。
“等一下啊!!!怎么会……我怎么会在关键的时刻被打败!?可恶啊啊!!!!”
“轰!”
世界被轰穿了一个洞口,天地万物都在这一刻忽然间沉寂了下来,King再也改变不了被万物创世者所定义的现实,忽然间,就如同雨过天晴一般,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看着这片死寂的世界,游昊之叹了口气,微微点了一下额头。
被压缩成了弧线摇篮的世界像是被按下了倒退键一样,开始一点点移动,就如同时间回放一般,缓缓的移动着,逐渐变为了原来的样子。
被撕碎的天幕重新拼好,露出了晴朗一片的天空。
地面上被炸弹和核武器所炸裂的大坑消失了,辐射指数正在缓缓变为零。
这一切都是这个世界管理者的权限,只是,在人们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这个权限会被限制使用罢了。
King撒了很多谎。
红色的粒子光从天外飞来,落入了这个世界,一片片的凝聚在地上,变为了人类的样子。
那是被King和伊卡洛斯所吸收的人,在灾难爆发前后吸收的,对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反倒成了一种保护,至少他们成功的熬过了没有任何保护的核战争。
终于,在地上昏迷着的人们,随着微风吹拂和茵茵的鸟语花香从睡梦中惊醒。
游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正趴在DEN城的马路上沉睡着。
他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看到的是四周也和他一样迷茫不知所措的人们。
“发生什么事了?”游作抬起手,握了握拳头,“我记得……我输给King了?那么这里难道是!”
看着四周的人们,游作有了一种悲观的想法,“难道是比那个‘现实’更加深层的虚幻世界吗?我们活在King的意识里?”
想到这里,游作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抱歉……对不起!我没能救下你们……我什么都没有做到……”
“playmaker大人!”
然而就在这时,游作的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这里这里!我在这里啊!Playmaker大人!”
“艾?”游作愕然的转过头,看到了放在地上的那个小小的决斗盘,“真的是你……”
决斗盘不知道是谁的,被随便丢弃在地上,破旧不堪,但是似乎很幸运的躲过了战火的波及,现在成为了艾的宿主。
游作捡起了决斗盘,艾从决斗盘中跳了出来。
“是我没错啊,”艾那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playmaker大人,你该不会觉得……我已经死了吧?”
“没有……吗?”游作的眼中也充满了疑惑。
“没有没有!是稻草人!稻草人忽然间出现将King打败了!”
听到艾的说法,游作愣了愣,随后了然,原本他还不相信King真的被打败了,但是当听到艾提到了playmaker的名字,心里就信了一半了。
毕竟……那是稻草人啊。
同时,游作的心中也略微有些失落,果然,还是比不过稻草人,无论是决斗技术,还是对战略计谋,或者是对人心的把控,自己完败。
不只是完败,甚至差一点拖着自己的世界去给自己陪葬。
如果这个世界的现实是一场决斗的话,那么自己已经输掉了这场决斗……
“诸位,早上好……”
就在这时,一个令游作熟悉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没错,四周……几乎是无处不在。
就在这时,游作的面前亮起了一道光屏,稻草人那熟悉的白袍形象出现在屏幕上。
决斗盘的屏幕并没有打开……游作意识到了什么,朝着四周看去,果然,不管有没有决斗盘的人,面前都亮起了屏幕。
“原谅我用‘早上好’这句话来和你们打招呼,我想你们一定睡了很长时间,早在你们的诞生那一天就开始了你们的睡眠,梦游之中,你们毁灭了自己的世界……两次,你们的世界两次毁在了你们的手中,拒绝了救世主的拯救,拒绝了反思,藏在这个虚假的世界中继续睡着,现在,该醒了……”
“我赶走了你们世界的野心家,将你们的世界变回了你们毁灭之前的状态,给了你们第三次机会。”
忽然间,光屏下方出现了两个按钮,一个红色,一个蓝色。
“你们的救世主很仁慈,在将没有选择的世界摆在你们面前时,也会给你们选择的机会,现在,摆在你们眼前的有两条路,按下你们面漆的按钮,选择的权利会从你们面前消失,留给你们的只有后果……
按下蓝色的按钮的人,你们会留在这个世界,享受你们每个人所身处的和平,富裕的物质,丰富多彩的生活,
按下红色的按钮的人,你们将会离开这个世界,前往现实,那你是一个艰苦的地方,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但那里是现实,你们是真实的,我允许你们带着物质之外的信息,离开这个世界,前往你们的新家园,享受真正的自由……一无所有的自由。”
稻草人顿了顿,微微抬起风帽,冷傲的眼神盯着屏幕外的每个人,“记住,提供给你们选择的时间只有三天,三天之后……我会默认没有选择的人按下了蓝色的按钮。”
末了,稻草人收敛起了目光,屏幕抖动了起来,“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每个人……”
随着稻草人的话音刚落,光屏闪烁了几下,随后熄灭。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句烙印在游作心底,仿佛是在对自己说的一样。
游作低下了头。
不过,就算是屏幕消失了,自己面前那个红色和蓝色的按钮也没有消失。
“那个……”就在这时,游作身边一个中年上班族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苍白的惊讶神情,“请问……你看得到我面前的按钮吗?呐……就在这里……”
中年男子指着自己的眼前。
游作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却没有看到那个按钮在哪里。
向周围的人看去,果然,哪怕有人在看着自己面前的什么东西,在游作的眼中却看不见……
看不见的。
除了自己之外,任何人都看不到对方的按钮。
“选择吗?”游作的皱起了眉头。
三天时间啊……三天时间,对自己而言,比起选择,更像是在这段时间内给亲人告别……原来如此,救世主的仁慈吗?
——人类并不感激救世主。
是这个意思啊……
游作很想笑,但是,当他感受到那其中的悲怆的那一刻,他更想哭,又被人救了,一次又一次……
……
Zone惊讶的看着天空,那道神环正在缓缓破碎,法则在逐渐消失,一部分有序的被某个看不见的东西所吸收,而更多的那些无序的东西则像是被过滤了一样在吸收的过程中消失。
“他成功了?”zone明白,那是游昊之打败了King,在失去了那个世界的控制权之后,人造的“神”已经不复存在了。
失去了机械城市那庞大意识的载体控制权,“神”的意识和法则根本无法降临,也就是说,那小子将一位神掐死在了摇篮里?
“不愧是他……”zone砸了咂嘴,不过挺可惜的,如果真的能被人类造出一个神……
“我在想什么呢,”zone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地下世界走去,“要准备一下迎接从里面出来的人。”
然而,zone没有料到的是,比起那个世界的人,还有一个意识更早一步从虚拟世界中醒来。
在某个隐藏在最深处,满是电子仪器的设备间中,两副如同棺材一样的休眠仓被摆放在正中央,中间连接着的是通向虚拟世界的中转站,而在房间的尽头,一个巨大的金属机器被搭建成圆环,如果zone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出,那是具有某种空间穿梭功能的空间门……
这东西被人造出来了,却没有公布给这个世界,否则远比这个什么虚拟世界更能拯救这个世界的人类。
“咳咳咳……”就在这时,中转站的屏幕忽然间亮了起来,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屏幕中响起,“我……还活着?”
是King的声音,但是却比在虚拟世界中虚弱了许多。
“果然,将一部分意识留在像是是正确的……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却偏偏在最后一步……杂碎!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King的声音中满是杀意。
然而,剧烈的意识波动并没有任何作用,只是让King的屏幕闪动了起来。
“现在不是去想那个的时候……”King的摄像头转向了躺在“棺材”中的身体,“得快点回到自己的身体才行……只要能借助空间门离开这个世界,我就能找到第二个能让我成为神的苗床……现在先把意识伸过去……伸过去才行……”
“咚!”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剧烈的波动忽然间从传输通道中传来,随后传输的通道断裂。
如同被斩断了一只手臂一般,King的屏幕开始剧烈的波动了起来,一阵阵如同人类惨叫的嘶哑声从音箱中传来。
摄像头转过去,看到的是一个扛着消防斧的蓝色身影。
“老爸……”量子幽灵状态的游昊之一点点褪去了蓝色,以人类的实体站在了现实世界,现实与虚幻的转换,只在瞬间完成,“又见面了。”
“昊……”King的声音颤抖起来,他的摄像头转向了传输线路,果然,一道被斧头劈开的断痕以物理的方式终止了意识数据的传输,将King困在了电脑中。
永远的!
“你……”
“咚!噼啪!”
优美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331.輪迴、救濟與神性復甦熱推
连接这台中转站与虚拟世界的线路也被游昊之砍断。
游昊之将消防斧从断开的线路上抬起来,双手持着,一步步朝着那台电脑走去。
“你做了很多错事,老爸……”游昊之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消防斧,对准了电脑,
“快住手!!昊——!!!”屏幕中画面抖动得更加剧烈了,“快住手啊!!我天才的大脑绝对不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哦,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游昊之举着消防斧,问道。
“……”电脑屏幕沉默了片刻,“幽幽!想想那个孩子!想想你的妹妹!她已经没有了母亲,不能再没有父亲了啊!”
游昊之的目光动了动。
King的声音得意了起来,“对!好好想想!你是她的哥哥!那就不能……”
“嘭!!!”消防斧猛地挥下,电脑屏幕在King的惨叫声中燃起了无尽的火花。
“我想过了,”游昊之淡淡的说道,“但无论怎么想,你都不应该活着。”
又是几斧头,电火花燃起了大火,也许是点燃了这个空间的尘埃,火苗舔舐着地上的电脑碎片,却无法触动游昊之分毫,连烧灼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死去的人不会再次死去,已经变成量子幽灵的游昊之,再也不会变回人类了。
消防斧被火焰吞噬,消防线路早已老化消失的这片设备室虽然大部分都是金属,但是火势依然在义无反顾的蔓延,也许是烧到了里面的橡胶,也许是别的什么……
总之,火焰消灭了一切的罪恶,无论是在那里面的King,还是一些重要的人。
游昊之看着另一副休眠仓中的身影,沉静得如同睡着了一般,但是游昊之知道,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一刻,他的心中似乎忽然间失去了某些重要的东西,但同时,一股对他而言不重要的东西却忽然间缠绕了上来。
游昊之向后方退去,看着自己的双臂,神明的意识正在逐渐复苏,那个失去了人类灵魂的存在,似乎正在渐渐苏醒。
“醒了吗?”游昊之点头,“也是时候了……”
转身,没有一丝留恋,“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