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討論-第六八五章 策反鳳林讀書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我知道世子为什么不回来,根本就不是如传言说的那样。”林德昌一脸傲然的说道:“世子殿下不回来,是因为他被扣住了,并不是因为他被大明看中。而且我还知道他这一生恐怕都回不来了。”
这话一出,凤林大君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不但风林大君脸色一变,站在他身边的赵晨起也是脸色一变。
“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凤林大君脸色阴沉,盯着眼前的林德昌说道:“如果你敢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厉害。”
“大君放心,我既然敢说,自然有把握。”林德昌笑着说道:“这是我从大明那边得到的消息。这一次大明派出使节,也与这件事情有关系。”
“那你说说。”凤林大君缠着他说道。
“世子回不来,主要原因是世子殿下在大明那边当着大明皇帝的面表达了对大明不满,认为大明就是在搜刮朝鲜,无论是朝鲜的财富,还是朝鲜的百姓。世子认为,如果这么下去,朝鲜恐怕就国将不国,百姓逃往大明,财富被大明的商人搜刮一空,朝鲜就不再是朝鲜。世子殿下的言辞很激烈,激怒了大明的皇帝。”
“除此之外,大明的皇帝还觉得朝鲜的世子有不臣之心,是对大明的不臣之心。如果世子当了朝鲜的大王,朝鲜或许将会与大明为敌。所以大明的皇帝就把世子留下,不让他回来了。”
“这一次大明派出使节,到朝鲜主要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一个合适做朝鲜大王的人。大君以为如何?”
凤林大君没有说话,站在他身边的赵晨起也没有说话。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震动得两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可是他们又觉得林德昌说的是真的。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世子回不来,也解释了为什么大明会派使节过来。这两个问题都解释了之后,突然就让人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凤林大君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盯着林德昌说道:“你能保证消息的真实性?”
“当然。”林德昌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我的消息是从大明的一个勋贵那里听到的,我陪着他喝酒,他无意中泄露出来。当时他还说了。大明的皇帝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公主嫁给朝鲜的世子?”
“大明从立国至今,从来没有一位公主外嫁,大明朝的皇帝怎么可能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何况当今的大明皇帝是什么人?雄才大略,虎视天下。在这个时候会嫁公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林德昌一脸严肃的说道:“现在大明拿下了倭国,建奴也没了,蒙古也被降服,那么北边还有什么人,大君可以自己想一想。”
“这还用想吗,北边就剩一个朝鲜了。”赵晨起沉吟了片刻说道。
“正是因为这样,大明才盯上了朝鲜。毕竟朝鲜在这里,就像一个眼中钉肉中刺,大明不拔掉心里不痛快。大明选要选一个听话的朝鲜大王,让朝鲜真正成为大明的附属。”
凤林大君的脸色很难看,怒声说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难道朝鲜对大明还不够恭敬呢?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听了这话之后,林德昌就笑了。
“你笑什么?”凤林大君崩着脸,盯着林德昌,脸色十分难看。
“大君,朝鲜再恭敬,朝鲜也是朝鲜,朝鲜就不是大明的。如果朝鲜成为了大明的,那大明能够对朝鲜做的事情就更多了。这个道理难道很难理解?”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如果大君觉得不敢,那就当我今天没来。我林德昌虽然是一个商人,可是对大明足够警惕,从来没有忘记过我是一个朝鲜人,我是朝鲜李家的人。世子殿下在大明受苦,为的是什么事?
“为的还不是朝鲜?正是因为世子殿下,我林德昌才来找大君,希望大君能够理解世子的所作所为,然后奋发图强,有朝一日朝鲜能够打下倭国、占领辽东,成就一个大大的帝国!”
“为此,我林德昌哪怕是豁出全部的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现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大明已经开始挑选合适的人选了。大君觉得,大明会选你吗?”
这话一出来,凤林大君心神就是一震,神情也缓和了一下。
大明会选择自己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们肯定不会选择自己。如果大哥回不来,他们肯定会选择一个好控制的人。
这个好控制的人是谁?
恐怕是自己年龄最小的弟弟。毕竟年龄小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那么朝鲜就由大明做主,到时候大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不行!
凤林大君脸色都黑了,他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如果做不上朝鲜大王的位置,大明很可能会把他害死。
毕竟自己在这里占着大义,大哥不回来,那王位就应该是自己的。大明不想让自己当大王,除了让自己去死,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
只要自己死了,那就名正言顺,一切也都顺理成章。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凤林大君抬起头看着林德昌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
“如果大君不相信,可以去打听打听,看看那个陈发财在做什么?那个陈发财就是大明的人。”
“朴正阳就是一个蠢货,还以为大明在帮他。大明只是在利用他,利用他在联络朝鲜这边的人而已。我也知道他之前找过大君,可是他也找过其他的世子。大君一打听就知道了,大明使馆在明,陈发财则是在暗。”
凤林大君脸色大变,他其实已经相信了林德昌的话。
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撒谎,只要一打听就能够打听得出来。何况那边陈发财还在做这件事情,只要问问就知道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撒谎就变成了没有必要的事。
“欺人太甚!”凤林大君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为了朝鲜,我一定不能够让他们得逞!”
“小人愿意誓死追随大君!”林德昌直接就跪了下来,大声说道:“在这之前,朴正阳已经暗中联络了不少臣子和将军。小人也与他们有了默契。朴正阳手里摸着很多人的把柄,这些把柄都是大明人给他的,毕竟这些人都在暗中和大明做生意。有了这些把柄,咱们就能够控制这些人,让他们支持大君。到了关键时候,这些人都是大君的支持者。”
这一次凤林大君更心惊了,不敢置信的说道:“情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是啊,大君。”林德昌苦笑着说道:“朝鲜已经岌岌可危。如果真的让他们得逞了,那朝鲜就国将不国!大明答应了朴正阳,事成之后让他做大执政。所谓大执政,就是倭国的幕府将军,所以朴正阳才会如此的不遗余力。小人看不惯他,所以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
“这一次他死了,这些东西都应该交到大君的手里。我们这些人都忠于朝鲜,心甘情愿的支持大君。到时候只要大君振臂一呼,我们就会应声而起。”
“我可不想造反。”凤林大君沉着脸说道。
一边的赵晨起这个时候开口了,看了一眼凤林大君说道:“这些恐怕由不得大君。现在大明那边动手,咱们不想动都不行了。如果确定了世子回不来,大王肯定会册封新的世子。这个人如果不是大君,大君将何以自处?万不得已之时,恐怕还是得行非常之事。如果没有这个心思,趁早别去做这样的事。”
“大王那边?”凤林大军依旧有些迟疑着说道:“不如我们把这些事情告诉大王吧,相信大王心里面肯定有数。”
赵晨起无奈的说道:“大君,你觉得大王不知道吗?”
“朴正阳是怎么死的?朴仁勇又是怎么死的?”林德昌在一边说道:“何况大王也去过大明,恐怕大王的心里面比谁都清楚,只是不说而已。”
“你是说朴正阳和朴仁勇都是……”凤林大君说到这里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可是大王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凤林大君无奈的说道。
一边的赵晨起说道:“大王也是不得已。这种事情总不能宣扬得天下人都知道。一旦激怒了大明,很可能大明就会从倭国派人直接来打咱们。甚至现在那些倭国军队,也会被大明招降。到了那个时候,朝鲜就完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暗中积蓄力量。大明不是给咱们送了很多装备吗?正好咱们自己留下,等到我们力量足够了,才能够反攻回去。大王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君。如果事情不可为,大王恐怕会自己一个人承担罪责。”
“父王!”凤林大君面容十分悲戚。
“多谢林先生!”凤林大君转过头看着林德昌,一脸感激的说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请教林先生,林先生今天就留在这里吧。”
说完,他对身边的赵晨起说道:“马上让人准备房间,我要和林先生彻夜长谈。先准备酒,我要和林先生喝酒畅谈。”
“多谢大君!”林德昌一脸感激的说道。
事实上,从进入这里开始,林德昌就不觉得自己能够轻易的离开。
凤林大君把自己扣下来,应该是去查这一番话的真伪。这也是应有之义,他也就感激涕零的答应了下来。
别看他们刚刚说的很急,可是心里面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不过林德昌也有自信,自己说的这些话又不是胡说八道,只要去查肯定能够查出个所以然。
“好好好1”凤林大君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拍了拍林德昌的手,一脸的笑容。
旁边的赵晨起陪同,一时之间气氛融洽。
与此同时,张福的家里。
郑旭红看着被抬出来的尸体,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尸体实在是太吓人了,模样也着实恐怖了一些。不过被抬出来盖上了白单,搜索也能够进行下去。
很快,就有人手里面拿着一个信封,径直来到郑旭红的面前恭敬的说道:“大人,我们找到了张福的遗书。”
“拿来我看。”郑旭红语气急切的说道。
手下不敢怠慢,连忙将信封递了上去。
看了一眼信封,上面还没有开封,郑旭红点了点头,直接把信收了起来。
既然没有开封,那就拿回去给大王看看。
现在的郑旭红说胆小如鼠也好,说谨慎也好,就是一丝一毫的漏洞都不敢出。目前的事情闹到这个程度,可以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稍有不慎就会把人卷进去,卷进去就死无葬身之地。
张福现在已经死了,而且是全家被杀,郑旭红可不想步他的后尘。郑旭红任何事情都去请示大王,让大王做主。
“你们在这里继续,我进宫一趟。”郑旭红看着手下吩咐道。
“是,大人。”几个人答应了一声,连忙躬身退到了一边。
郑旭红也不敢迟疑,拿着手里面的东西就直接赶奔王宫。
王宫的侍卫见到郑旭红,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这些日子如果说谁跑王宫跑得最勤劳,那就是眼前这位郑大人了。
在郑旭红到门口之前,就已经有人跑进去通报了。
时间不长,人就回来了。郑旭红就跟着人走了进去。
朝鲜大王听到郑旭红来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敢不见了。
见到郑旭红之后,朝鲜国王问道:“可是查出什么了?”
“回大王,臣的人搜到了张福的遗书。”说完,郑旭红就把遗书捧到了朝鲜国王的面前,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把遗书拿过来,朝鲜国王看了一眼,信封还没开封。他抬起头问道:“爱卿还没看?”
“是,大王。”郑旭红点头说道:“臣还没看,毕竟事关重大,臣觉得还是由大王先过目比较好。”
朝鲜国王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郑旭红的表现太明白,这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过朝鲜国王也不在意,情况紧急,这种事情没工夫在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