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第300章 成都之戰熱推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小說推薦民國風雲人物演義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此时,南军为何进攻岳州呢?
岳州即今湖南岳阳市。在历史上有过多个称谓,如巴陵、巴州等,民国以后,正式定名为岳阳。
岳州位于湖南省东北部,东邻江西铜鼓、修水和湖北通城。南抵湖南长沙、浏阳市。西接湖南沅江、南县、安乡。北接湖北赤壁、洪湖、监利、石首。岳州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素称“湘北门户”,是防守北方来敌的屏障。
桂系既然和北方的直系暗通,自然不愿扩大战争。
但是,问题在于湖南军民的情绪。此时的湘军战意极浓,如果过分予以压制,桂系在湖南的领导地位将会失去。
再者,国民党对桂系在湖南按兵不动的情况日益不满。如果桂系再与湘军为敌,迫使国民党和湘军联结一气以对桂系,桂系在广东的领导地位也将动摇。
北军已进攻荆、襄自主军,荆州已经陷落,襄阳也保不住。直系主和派并不能够控制局势,皖系的主战派兵锋必然直入湖南。桂系无法不同意南军进攻岳州。
南军的军事行动没有受到抵抗。守岳州的北军是王金镜的第二师,李奎元的十一师,王汝贤的第八师,范国璋的二十师,都是直系部队或是接近直系的部队,他们在内心并不愿和南军作战。
南军刚开始进攻,北军放火焚烧岳州,然后撤出。南军进入岳州,扑灭了空城的漫天火焰。
岳州自从民国二年二次革命后一直控制在北军手中,历时四年余,这时才重入南军怀抱。
岳州易手后,西南各省人心大振。多数主张长驱直下武汉,由于北军主力集中在荆、襄方面,武汉军力异常空虚,南军如果乘胜挺进,武汉是可以攻下的。
如果攻下武汉,唐继尧以护国元勋身份出兵北伐,北方局势如何演变是很难预料的。
事实上,经过半年的奋战,各路护法(靖国)军都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在湖南战场上,护法军在夺取了长沙之后又拿下了岳州。
在四川战场上,同样连续取得重大战果。
滇黔川联军攻占重庆后,即确定了以占领成都为主要目标的全线进攻作战计划。
进占重庆的部队分兵三路向成都进发:四川靖国军为右路,由重庆出壁山,经青木关、合川西攻成都;
贵州靖国军为中路,由重庆出壁山、大足,经安岳、乐至进逼成都;
滇军顾品珍部为左路,由重庆西攻永川、荣昌,进取内江、资中,尔后北攻成都。
与此同时,退驻川南的滇军赵又新、黄毓成等部由永宁北攻纳溪、泸州,然后一路循长江反攻叙州,一路经富顺进攻自流井。得手后,再进取威远、荣县,经仁寿进逼成都。
联军发起进攻后,进展颇为顺利。
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午前,滇军赵又新部攻占纳溪,继向泸州进逼。
十八日,川军第一师下属第二旅在合川发出通电,宣布护法,驻守泸州之刘湘第一旅随之动遥。十九日,滇军一举攻占泸州,刘湘旅退往永川。
二十二日,顾品珍部攻占永川,川军第一师代师长徐孝刚暨刘湘旅退往隆昌。
刘存厚接任四川督军后,完全倒向北京政.府。一边电令各部固守,阻止滇军前进,一边调集兵力,调整部署,准备组织反击,夺回泸州、重庆。
然而,未等川军反攻,滇黔川联军先敌发动了更为强大的攻势。
其部署是:
滇军顾品珍部由永川沿大路攻取隆昌、内江;
赵又新部一由泸州攻富顺,一向叙州进攻,以为牵制;
黔军王文华师之一部出大足,经吴家铺助攻隆昌、内江;
川军石青陽部进攻安岳、乐至;
熊克武部一由安岳取遂宁,一攻顺庆;
叙南赵钟奇部牵制盘踞叙州之川军,策应主要战场行动。
据此部署,顾品珍所部于一月二日占荣昌,八日下隆昌,十五日占内江。
熊克武指挥之川省靖国军于一日克渠县,三日克遂宁,九日克顺庆(今南充)、保宁(今阆中)。
黔军王文华师占领了大足等地。
此后,赵又新所部于十四日占富顺,叙南赵钟奇进占屏山、筠连。靖国联军的强大攻势,不仅打破了刘存厚反攻泸州、重庆的计划,而且进一步削弱了他的实力。
刘存厚各部被压缩在叙州、自流井、简陽至成都的狭长地域内。面对险恶形势,一面迭电北京政.府,请速接济槍支弹药,并请转令陕、甘、鄂三省督军迅速抽调劲旅增援。同时再次调整兵力,准备对联军实行局部反攻,企图夺回部分失地,稳住阵脚,坚守待援。
一九一八年一月十六日,刘存厚军北路司令杨肇锡反攻遂宁获得成功。
二十日,南线之舒荣衢旅打退赵又新部的进攻,夺回富顺。中路钟体道师也击败进攻安岳之黔军,推进到永清。
刘存厚军的反击,给滇军造成较大损失,但其所属部队亦因数月激战,已成强弩之末。局部反攻虽获小胜,终因兵力不敷,无法摆脱被动态势。
一月二十三日,北京政.府任命刘存厚兼北洋陆军第二十一师师长,舒荣衢为该师第四十一旅旅长,陈洪范为第四十二旅旅长,刘成勋为陆军第二十二混成旅旅长,汪可权为第二十三混成旅旅长。试图用将刘存厚所统之川军纳入北洋军序列的作法,把刘存厚牢牢拴在“武力统一”的战车上。
北京政.府这一招果然见效,刘存厚在接到命令的当天,即致电北京政.府,声称要作战到底,“决不与滇黔议和”。
然而,这种坚定态度,并未给川军带来任何希望。
一月二十五日起,川南滇军分兵四路向叙州、富顺、内江和资中等地发起猛烈进攻。刘军因伤亡惨重,弹药匮乏,后援不继,战力锐减,整个防线呈瓦解之势。
三十日,刘存厚急电段祺瑞,谓“饷械全罄,各军退却,叙州、遂宁相继失陷,维持力竭,乞速援救”。
但此时北军在湖南新败,岳州失守,北军正急于改变湖南战场的被动态势,无力顾及四川方向。对刘存厚的告急电,未予回音。
一月三十一日,滇军攻占叙州,二月二日攻占内江、富顺,六日攻占自流井。
刘存厚军一、二、三师龟缩于乐山、简陽至成都间狭小的地域内。
为了保存实力,应付危局,刘存厚于一月三十一日通电宣称:将四川督军一职让给熊克武,“自己解甲归田,以明素志”,要求与联军停战议和。
这一缓兵之计当即被联军识破,认为“所云停战,实系缓兵”。
唐继尧、熊克武要求刘存厚率部撤出四川,退往陕西。刘存厚默而不答。于是,各路靖国军继续挥兵前进。
缓兵之计落空后,刘存厚决心以所余兵力固守成都外围要点,等待北京政.府救援。
他分析战场形势,认为滇军在南路,黔军及熊克武所部在北路,“两相比较,实南强而北弱”,因而决心对南路之滇军取守势,对北路之黔军取攻势。为此,决定抽调防守资中的部分兵力至简陽方向,准备伺机反击。
二月上旬,防守简陽的川军第三师未等资陽之援兵赶到,就仓促协同第二师之第三混成旅,对乐至之黔军发动进攻,攻占该镇后,又继续进攻安岳。
中途遭到黔川联军迎头痛击,旋即放弃乐至,回守简陽。联军乘势追击,在乐至以西之施家坝遭到由资中和乐山赴援之刘存厚军猛烈阻击。
正当简陽刘存厚军顽抗联军进攻之际,第二师所属之刘成勋、陈洪范两旅于二月十六日在乐山宣布参加护法。十八日,第一、三两师全体军官和第二师之汪可权、舒荣衢旅,也宣布与西南靖国军一致行动,并推熊克武主持四川军政事务。
刘存厚军纷纷参加护法,滇黔军得以长驱直入,于二月十八日占领简陽,进逼成都。熊克武所部也乘势攻占淮镇,向成都挺进。
刘存厚见所属部队分崩离析,无法再战,遂于二月十九日伙同城防司令田颂尧等撤离成都,退往川北。
三月八日,孙中山任命熊克武为四川督军。历时八个月的四川护法战争,至此告一段落。
与此同时,其它各省的护法势力也有很大发展,“独立”、“自主”的通电接连不断。
在湖北,石星川、黎天才的靖国军虽遭挫损,但尚有革命党人蔡济民率领的民军在广济等地活动。
在陕西,陕军团长郭坚在凤翔宣告自主,革命党人于右任、胡景翼在三原宣布独立,陕西靖国军一度攻占了西安。
在浙江,驻宁波的旅长叶焕华宣告独立,温州、处州(今丽水)、绍兴等地的军队一度响应。
在河南,原京津总稽查长王天纵在临汝宣告独立;在山东,部分陆军起义,一度攻占了东平。
在福建、安徽,也出现“靖国军”、“讨倪军”,响应护法。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ptt-第300章 成都之戰看書
短短几个月内,护法烽火遍及十几个省,形势十分有利。这时,如果参加护法的各种势力能够团结一致,在护法军政.府统一领导下,协同作战,共同对敌,未尝不能发展大好形势。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