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zbv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戲鬧初唐 起點-第二二四七章鑒賞-8pods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爹爹,爹爹,看,飞机正在跟伦家行礼呢!”
此时,飞机正飞到了人们的视线以内,或者是说,飞机看到了下面的示意,就是一个圆圈的红色的旗子。
一个圆圈,是用十几面的旗子组成的,很好的用了一个视线暂留的原理,能让上面的人很清晰的看到这些旗子,要不然,这一面一面的旗子,在天上是看不清楚的,尽管飞的不是很高。
所以当他看到旗子的时候,就把机翼摆动了三下,意思就是敬礼了,这是杨乔跟宝宝们的解释,是的,前面,在试验场的时候,是飞机看到了那房车,就做这个动作,额,房车,很大的一个物体,自然,就能够看清楚了,可不是这小小的旗子。
“敬礼,证明他看到我们了,好了,不要看了,就这一次,然后,就等明天再来了。”
“嗯这个时间,回去之后,也许又要进行大的检修了。”
一边,鸾儿拎过侍女的胳膊看了看她的手表上的时间说道。
“姑奶奶,你问我就好了。”
“没事,一样的,我不动手,这手都要废了。”
为啥是看别人的腕表,那个,一个牛宝宝,一个鸾儿,此时,多余的配饰,都已经没有了,就是脖子上时常挂的玉石,也没有了,不过,此时,一人脖子上竟然挂着一个三角的东西。
这,是一张祈福的纸张,是在杨家的道观里面祈福出来的,也是说,这是放在送子仙女塑像边上,有专门的倒是念经,进行祈福,然后开光的。
那个,一般不都是寺庙才有么,额,杨家的道观要有,谁有意见,而且,这个祈福,是针对女子婴儿的,有些单一性。
这个,就叫做母婴平安符,或者叫做平安福也成。
自然了,这个东西,一个是仪式感十足,嗯,祈福十天,祈福一个月,甚至是祈福一年的都有,而请呢,还有更加重要的仪式感,那就是让当家观主开光,这个,就需要有固定的时间了,每天都会把第二天的开光时间给查找出来,或者,第二天没有,那就是第二天再进行查找。
最重要的,杨乔不说,其实,就是一个心理作用,那个,真正不育的,那是需要治病的,这符能起什么作用而起作用的,就是这个心理了。
如果说这符,还有什么特色,那就是,里面会放上一个铜钱,标准的天圆地方铜钱,大唐永徽。
这个,出的不多,就是当一个纪念币来使用的
这不,这二位,就是戴着这样的包着铜钱的祈福符。
这就是二人身上唯一的配饰了,别的,头上,没有,有也是简单的布花,身上,什么玉佩啥的也是没有,甚至,连绺子都没有,顶多,也是在合适的地方缝上一朵布花,要不然,看着衣服就有些太寡淡了。
“爹爹,最近,娘亲那里买卖倒是很好,可,你就不担心又破坏了谁的行业?”
自然了,六夫人那里,最近这木材,以及手工木工工具卖的很好,甚至,连银楼的贷款都办的很好,宝儿有些担心。
“爹爹,那个贷款,就是一个证明,就成了?”
鸾儿也是有些担心贷款的事情。
“怎么,你们认为简单,不要以为我们家租房子这么简单,可是,你们深了考虑了没有,这些人,我们也是经过严格审查的,倒不是审查他们,而是审查的他们的介绍人。”
介绍人,我们家的下人,技术人员,还有熟悉的亲朋。
“是啊,这些人,你说,无论是谁,会为这么一点事情丢脸么,不认识的人,会给介绍过来么,就算是他们办不好事情,只要不是故意的,他们都能够给帮着解决了,可能办出故意的事情的人,他们也不会介绍啊,自然,里面也有人会一时不查的,这个,我们不也是有这方面的预算考虑么。”
“预算考虑,每年赶走多少人?”
是的,这个,时间久了,就越来越成熟了,开始了积分制,那就是说,每年都有一个综合考核,额,不是集中考核,而是到了年底,会统计积分,前三名,会有一定的奖励,后三名,或许,会给赶走一部分,或许,会劝走一部分,劝走的,那是感觉,你实在不是做买卖的料,额,自然要曲折的说了,不能直说,或者,不劝走,能多留一年,或者两年,那么,自然是需要介绍人出头了,不过,这种事情,介绍人也不会出头的,跟介绍人,那就是直说了,你这个亲戚啊,不是做买卖的料,再做一年,也不成的,要不,让他学习几年看看,到时候你再介绍。
那个,不能一棍子打死了,也许,第二年是肯定不成的,第三年,就没法说了,额,咸鱼都要翻身么!
而赶走的,那是真正赶走,甚至,连介绍人都会吃挂劳的。
“你这事情,我尽力了,你看,我为了给你介绍这一年,你干了什么,骂人,不讲卫生,不赶走你赶谁,就算是我也跟着你沾光了,级别,降了一级,工资,也降了一级,这些,都不要说了,还是好合好散吧。”
额,这什么级别,工资的真的降了么,不一定。
“嗯,爹爹,我大体明白了,可,他们,我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啊,他们,更加的严格,你以为,那县衙直接管理的总管,能卖谁的面子,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是这样的人,我们才会相信呢,你没有发现,一些人都很快的把账给还了回来。
“可,爹爹,我们也没有挣到什么钱啊?”
算是一个广告吧,就是微利,不也是钱么,尽管,还不够人工钱,可是,这个动作的成功,才会让人做出大的动作来,不是么。
“爹爹,你是在钓大客户?”
“不过,爹爹,这木材买卖这么好做?”
一边,宝儿又来了疑问。
“新的炕,新的交谈的地方,新的聚会的地方,甚至,是新的显摆的地方。”
“此话怎讲?”
这个装修,转来转去,这火炕,还是在一些穷人家中盛行了起来,是的,虽然暖气便宜,可是,这秸秆更加的便宜,甚至,一些落叶杂草,随便抢,额,是的,抢,如,外面街道上,树叶落了,还没等那环卫工人来扫,人们就给抢回去了,能烧几次炕不是么,甚至,还能烧几锅水。
这样,人们用炕的时候就多了起来。
什么,室外,室外可用不起什么石桌石凳的,木桌,木凳,这不,如果还有盈余,这就是除了炕上的其它的木器了,一个高的八仙桌,加上几个方凳,嗯,或者,还需要一个矮的饭桌,不过,多数都是用八仙桌了。
“这个样式,跟城里的贵人用的是一样的,就是木材便宜,我跟你说,你打了不吃亏,打了不上当,打了……”
额,这些学徒们,这才几天,都学成这嘴上功夫了。
“他三婶啊,你看我这绣的炕屏,怎么样,就是我绣的这个花纹。”
这不,显摆的来了,闲着了,一人抱着一个绣花的架子,正坐在炕上,一边交流着绣花的经验,一边聊着天,显摆着。
“呀,这就是上次你绣好的,我以为你要去城里卖了呢,结果,你竟然自己用了。”
这个三婶也是吃了一惊,仔细的看起来这个炕屏来了。
“这,真不错,有这个东西在,明显这个炕,就有些上档次了,不过城里,能用这样的炕屏?”
她问的是这绣的花,明明知道自己绣的,也是有人收的。
“用,不过是用在一些不太重要的地方,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听那木匠师傅说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