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dy2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南宋遊記 起點-第兩千五十四章 賜座分享-xocgk

南宋遊記
小說推薦南宋遊記
“小杜爱卿不必多礼,赐座!”
杜雨晖一瘸一拐跟黄公公到了赵构前面还没有施礼呢赵构先说道:是的赵构就是傻子吗!那么多番邦跟张通古等人,突然抵达临安府,说是要进行书法大赛,不说马上就要过年了吧!你金人把我们当什么?
是我们是称臣了,但是你们也要差不多啊!换句话说就是要给我们足够的面子不是吗!你这不是明摆着来打脸来的吗!只不过赵构不能第一时间表达自己的不满,亦或者他在其他时候可以表达,但是却不能在番邦人都来了的时候表达,而此时杜雨晖的举动,当然了他听了慧能的一面之词后没有太多的评论,虽然平时初一十五赵构去灵隐寺,也都能看到慧能,但那是慧能自己觉着自己了不得了,赵构什么身份,可能屈尊降贵去跟慧能如何如何吗?
我们还是那句话,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啊!并且慧能说什么,赵构基本上不会相信,因为慧能一直在强调杜雨晖是无理取闹,当然了番邦人也是这么说,看似他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对杜雨晖有很深了解的赵构却不会这么想,毕竟赵构可是跟杜雨晖唱过双簧的!杜雨晖不会无缘无故的跟所有番邦人为敌的!同时他也乐于看到杜雨晖跟番邦人发生冲突,是的他非常高兴杜雨晖这么做,毕竟有些事情他无法去做却需要有人去做!所以赵构没等杜雨晖说话呢!就先给他赐座了,就这一个举动,就可以告诉所有人,小杜爱卿是朕之肱骨,你们说话办事最好都注意点,这是大宋,是朕的地盘,同时也在告诉杜雨晖,你随便发挥,只要不是太出格,朕给你兜底!“谢陛下隆恩!陛下宣臣来,想必是有些人在陛下面前进谗言了吧!”
杜雨晖微笑着说道:“小杜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张通古开口道:的确他不能让赵构跟杜雨晖对话然后给众人施压了!“张大人啊!的确有些日子没见了!身体可还好啊!”
杜雨晖问道:“托杜大人的福了,身体还不错,但是心情却不是很好啊!”
张通古说道:“心情不好吗?
奥本官明白,这大冬天的还要过年了,被金国陛下派到临安府来,过年也无法在家里陪着家人祭祖,心情能好就怪了是吧!那要不然这样,咱们尽快比赛,比赛完毕后张大人马上回金国,要是路上没有风雪阻路的话,也许还能有希望在年前赶回家呢!”
杜雨晖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本官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杜大人啊!你看这所有番邦人说杜大人太过嚣张跋扈了,还说什么不让他们离开临安府之类的话,他们认为这是杜大人在比赛之前威胁他们呢!杜大人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呢?
毕竟这万国书法大赛可是我们金国提出要举办的啊!”
张通古说道:“张大人啊!你可莫要听信了谗言啊!我何曾威胁他们了!要不然你让他们过来说说,我威胁他们谁了?”
杜雨晖问道:“他们都这么说的啊!这一个人两个人说谎,总不能所有人都说谎吧?”
张通古笑着问道:“哈哈哈!张大人啊!咱们打交道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他们都这么说又能代表什么呢?”
杜雨晖问道:“的确杜大人,咱们打交道时间可太长了,但如果是一个番邦的人说,我可以不信,而现在是其他八个番邦,加上我们金人都这么说,你总不能说他们一起构陷杜大人吧!”
张通古说道:“所有人都这么说就代表他们说的是对的吗?”
杜雨晖问道:“当然了,这还是来自不同番邦的人说的呢!”
张通古说道:“不说远的,就说张大人跟本官打赌找石狮子这事好了,本官可是清晰的记得,张大人以及所有的人,都是到河的下游去找石狮子对吧,而本官却在河的上游找到了石狮子没错吧!敢问张大人,这所有人都说,所有人都认为对的事情,也许跟别人的话你们这样做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本官来说呢!这就是一个异类了!如果不是我大宋皇帝陛下顾念张大人脸面,赦免了张大人裸奔的赌注,恐怕现在坐在我大宋君臣眼前的就不是张大人了对吧!既然张大人是万国书法大赛的总指挥,那今天这事,张大人是信本官呢,还是信那些小番邦呢!”
杜雨晖问道:“这个……但是本官也不能不给众人一个交代吧!另外刚刚你们这位大师,好像也说是杜大人您无理取闹吧!”
张通古说道:“本官跟慧能大师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一点相爷可以作证,本官还是问了相爷后才知道这位得道高僧是慧能大师呢!而众位也看到了,本官现在都这样了,一条命都剩下一半了,本官是吃饱啦撑的去找慧能大师的麻烦吗?
只不过既然张大人说了,您也要给众位参赛选手一个交代,而此事虽然不是因为本官所起,但是本官已经参与其中,想要抽身也不成了!那干脆咱们就赌一把大的如何?”
杜雨晖问道:“赌一把大的?
杜大人说说看?”
张通古一听马上问道:“张大人心里清楚的很是吧!上次你输给本官后,五年内大宋给金人的岁贡算是没有了,怎么样本官给你一次翻盘的机会,不知道张大人敢不敢要?”
杜雨晖问道:“大胆!陛下,杜大人居然拿岁贡……”刘清泉话没有说完赵构摆了摆手说道:“先听小杜爱卿说完!”
其他人一听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是的杜雨晖都这么说了,赵构居然不生气?
“杜大人想怎么赌?
一次性都说完好了!”
张通古沉思了一下问道:“如果本官输了,将来我大宋还是不给你们金国岁贡,张大人先不要着急,听本官把话说完吗?
本官怎么可能让张大人吃亏呢?”
杜雨晖说到一半张通古马上就要反驳杜雨晖又说道:“嗯!是本官心急了!杜大人继续!”
张通古说道:“但是输给张大人后,我们大宋的岁贡,毕竟这是有数量的,所以由我们爵爷府出这笔钱如何?
这样我们大宋方面也没有什么损失,张大人赢了之后,也可以跟金国陛下交代了,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杜雨晖问道:“那输赢怎么定?”
张通古问道:“刚刚本官说的是本官跟张大人之间的事情,而其他番邦呢!他们的选手都认为本官威胁他们了,张大人需要本官给他们一个说辞,那就这样好了,本官跟这些番邦同样赌一把!如果本官输了,输给他们各五年大宋给你们金国的岁贡,当然了,这笔银子还是由我们爵爷府来出!而如果要是他们输了呢!他们仅仅需要给我们大宋三年的岁贡!并且比赛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我一个人的书法造诣,要比这里所有人都厉害,也就是说我要拿下这一次比赛的冠军,那样的话就算我赢,否则就算我输!怎么样?
本官不仅仅是给张大人您,还给了其他番邦参赛选手足够体面的交代了吧!奥对了如果张大人再输的话!我们大宋再加三年不给金国进贡!不管怎么说我们输了是五年,你们输了是三年,这份诚意够足了吧!就是不知道张大人还有其他番邦人敢不敢赌,亦或者说他们是否能说了算呢!”
杜雨晖说道:“杜大人啊!先不说我们赌不赌!这之前有个问题本官想问问你!如果你输了!这九个番邦一年的岁贡,那可是几百万两银子啊!我可是听人说了,你们爵爷府现在欠外面的银子可是不少了不说,最关键的一点!你好像在临安赌坊昨天刚刚投注了你自己1000万两银子吧!你现在还有钱吗?”
张通古一听笑呵呵的问道:的确如果杜雨晖这么做了,他一定会让大家赌的,因为大家都输了,那大家就都站在一条船上了,大宋就会被孤立,就算自己输了,回去也能跟陛下交代了不是吗!但是这爵爷府的事情尤其是昨天杜雨晖去临安赌坊投注1000万两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就是想不知道都不成了对吧!他需要确认一下!“本官去临安赌坊押注的银子自然是有的,那是家里所有人积攒下来的银子,同时本官还跟不少人拆借了不少!这个就不劳张大人操心了,并且岁贡是明年才给的,我们爵爷府的生日蛋糕还有糖人买卖很不错的,如果有时间,我建议张大人去购买两个尝尝先!”
杜雨晖说道:“也就是说,爵爷府的产业没有在投注临安赌坊的时候抵押掉是吧!”
张通古说道:“当然了,张大人也清楚,爵爷府只要有地契房契,卖掉也是能够偿还每年各个番邦岁贡的,这一点别人不清楚,张大人该清楚的很吧!”
杜雨晖说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