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h6q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頭狼 線上看-3824 煙鑒賞-znoqa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被称作“四爷”的大叔粗声粗气的打完电话以后,又自顾自的点上一支烟。
“大叔,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我瞅着你身体挺棒的,刚刚跟我打对抗,靠的我步步倒退。”我蹲在旁边,闲聊似的询问。
“大叔?”他歪头想了想后,随即豁嘴乐了:“你喊我声大叔也确实没什么不合适的。”
都说女人很难琢磨,而面前这个男人的年龄在我看来也属实有点懵。
该说不说,这家伙长的其实特别有男人味,紧贴脑皮的短发,五官棱角分明,脸型如刀削斧砍一般有型,一对明明很沧桑但却尤为透彻清亮的眸子,再配上那条花花绿绿,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花臂纹身,眉宇间透着的痞子气息,绝对属于现在小姑娘特别迷恋的那种类型。
“你这烟挺好抽的,啥牌子的啊?”我指了指他的脚边没有商标的烟盒,又没话找话的询问:“这边特产吗?走时候,我带几条给哥们回去尝新鲜。”
大叔拿起白色烟盒,左右翻动几下,乐呵呵的笑道:“我这烟啊,市面上买不到,你要是喜欢抽,待会我送你两包。”
“哎呀,那就太谢谢了。”我忙不迭站起身子。
大叔可能不太想跟我深聊,一脚踩灭烟蒂,伸了个懒腰岔开话题:“别臭白话了,歇够没有?歇够咱们再继续打一会儿。”
“来呗。”我扭动两下酸胀的腰杆,蹦跳着先一步走进篮球场。
“啪啪啪..”
皮球撞击地面的脆响瞬间在球场内泛起,给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显得怪异却又不失和谐。
挥汗如雨的又玩了差不多能有一个来钟头,大叔再次接了个电话,随即招呼一块的几个大汉准备离去。
目送这伙貌似是中年混混似的团伙纷纷起身,我一边蹲下身子系鞋带,一边好奇的问了一嘴:“大叔,你是本地人吗?”
“差不多吧,我每年都会来这头玩一阵子。”大叔歪脖想了想后,回头朝着同行一个中年努嘴:“给他拿两包烟。”
马上有人将两包他刚刚抽的那种没牌子的香烟丢给我。
“谢啦啊,大半夜不光蹭你球,还蹭你烟。”我也没推辞,厚着脸皮接下,又眉开眼笑的问:“明晚上还打吗?来的话,我还搁这儿等你。”
“没什么事情的话应该会过来。”大叔提了提汗津津的大裤衩,似笑非笑的出声:“有缘无需问来去,无缘见面不相识。”
说完以后,这帮人就脚步匆忙的消失在公园里。
而我攥着他刚刚送我的两包烟,宛如电线杆子一般静静杵在原地,注视他们离去的方向。
“有意思。”良久之后,我自言自语的呢喃一句,而后拨通连城的号码。
电话“嘟嘟嘟”响了好一阵子后,那头才传来连城迷迷瞪瞪的声音:“他朗哥,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浪了,都特么几点了,你感觉这个时间段骚扰我,合适吗?”
“急事儿。”我抓起烟盒又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我记得你以前送过我几条你们单位的特供烟,烟嘴的地方画一颗五角星那种,你还有印象吗?”
连城不耐烦的打断:“记得,想说啥,你直接问,我困得这会儿直哆嗦。”
“跟你们特供烟一模一样,但是烟嘴处画着三颗星,你知道是啥烟不?”我拿脖颈和肩膀头夹着手机,同时拆开烟盒,从里面取出一支烟,在昏黄的路灯底下细细观察,好奇的反问:“是不是高仿的啊?”
“三颗星?”连城的调门骤然提高:“如果是真品的话,能抽上那种烟的最起码是校级以上的大拿,我现在跟着的老板罗权如果不是身份特殊,也抽不上那种档次的烟,咋地?你最近该不会又有啥奇遇,不对啊,就算有奇遇,也没可能遇上那个级别的存在啊..”
说着说着,连城自己都乱了,嘀咕几句后,长舒一口气道:“甭管真的假的,凡是能抽的上那种烟的选手,都属于咱惹不起的大咖,尽可能离的远点吧。”
“行,那你撒泡尿继续睡吧,忙完这阵子,我到上京去看你。”闲扯几句后,我俩结束了通话。
“校级大咖?”我蹲下身子,捏起一支烟,放在掌心里把玩,脑子里再次出现刚刚那个大叔的模样。
常年厮混于江湖,我就算再缺心眼,最起码的警惕性还是有的,如果说今晚上在饭店厕所里遇上那个大叔是巧合的话,刚刚篮球场的二次邂逅绝对存在猫腻,这么大的一座城市,能和同一伙人偶遇两回,那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事出有妖。
可反常归反常,我能感觉到这伙中年老流氓对我应该没什么恶意。
那问题也随之出来了,对我没恶意,却总能不期而遇,对方究竟图了点什么?
说实话,我不相信刚刚那个大叔是从绿营里出来的猛兽,不然手臂上也不能挂着那一溜纹身,尽管如此,也足以说明那伙人的不凡,不是绿营的狠茬子,却能抽的上特供烟,并且还能大大方方的送人,说明他肯定不差这点口粮,同时也证明,那个“四爷”至少和校级的大咖来往密切。
胡思乱想的瞎捉摸一通后,我拖着疲惫的脚步,慢悠悠的返回酒店。
不知道是旅途劳累的缘故,还是刚刚篮球场上的大汗淋漓,躺下没多会儿,我就不知不觉熟睡过去。
一夜无话,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半晌午。
习惯性的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到车勇给我打了四五通电话,我马上意识到他们可能也已经抵挡杭州,赶忙回拨过去。
电话接通,车勇像个碎嘴老太太似的哼唧:“铁子,有点不讲究昂,你说你给我们喊过来,结果打半天电话又不接,我们都寻思着你该不会是想放我鸽子..”
“别磨叨,你们目前的位置?”我打着哈欠爬坐起来。
车勇咳嗽两声解释:“东站不远处的一家小网吧,陈晓和谢鸿勇的身份没问题,关键我属于通缉犯,赶紧给安排个地方吧,不然待会巡捕再来临检,我怕..”
我想了想后叮嘱:“待会我给你发坐标,你直接过来,胖子会替你们把房间开好,听清楚的我话,没什么事情就在房间里待着,我有需求的时候会第一时间联系你们,这个期间,不要跟任何人接触,更不要告诉任何人你们的位置。”
“笃笃笃..”
就在这时候,房间门被人叩响,又交代车勇几句后,我趿拉着拖鞋跑去开门。
“先生你好,请问您是姓王吗?”门外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年轻小伙,很有礼貌的朝我鞠躬。
上下审视他几眼后,我微微点头:“对啊,我姓王,怎么了?”
服务生接着道:“那就对了,楼下大厅有人找您,让我转告您,他是您来杭州的目的,如果您抓紧时间的话,他不介意跟您好好谈谈。”
“嗯?”我揪了揪鼻梁骨,随即应承:“我马上下去。”
打发走服务生,我赶忙拨通张星宇的号码。
电话是通着的,但是半晌没人接,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忙点什么,我也来不及多思索,迅速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后,小跑着冲电梯方向奔去。
二分钟不到,来到酒店大厅,我扭动着脑袋来回寻找。
“王总!”
不远处,紧挨着前台沙发区的方向,一个身穿亮银色休闲装的年轻男子笑盈盈的冲我挥舞两下手臂…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