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f4z好看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六百八十一章 暫回龍泉隱埋名相伴-1z5fb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依着黑色。
钟文引着自己的二师傅,以及师叔二人,以最快的速度,从天山离去。
两个时辰之后。
三人这才抵达了唐国境内。
要不是因为黑与白总是在半路之时叫唤,两个时辰估计都快抵达了利州了。
这一路之上。
黑与白总是指着某个地方叫唤几句。
这迫使钟文不得不停下来,安抚黑与白。
钟文还以为是自己速度太快了,让黑与白有些害怕什么的。
直到理竺他们二人提示,这才知道黑与白估计是发现了什么东西,这才叫唤的。
这也使得钟文心中暗暗记下,待以后有机会了,再来西域寻上一寻。
子夜时分。
三人这才赶到了龙泉观。
随着三人一落入龙泉观。
李道陵和陈丰二人听见了动静,惊得从自己的屋中奔了出来。
而且,手上都拿着兵器在手。
打李道陵与陈丰二人瞧见来人乃是钟文后,这才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李道陵有些不解的看向理竺二人,向着钟文打声问道:“九首,这二位是?”
“师傅,弟子给你介绍一下。”当钟文开口准备介绍之时。
理竺却是往着李道陵方向向前走了几步,脸上带笑道:“李道长安好啊,我叫理竺,乃是小文的师傅,想来李道长你也已是知道于我了。”
“我是小文的师叔伯溪,伯溪见过李道长。”伯溪也是走上前几步,与理竺并行在前道。
李道陵一听之下。
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二位是何人。
随即把剑交给陈丰,迎上前来向着理竺二人行了道门之道:“原来是二位前辈大驾光临我太一门,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钟文能带着理竺他们师兄弟二人来到太一门,这让李道陵也是万万没想到。
虽说。
钟文与着李道陵陈丰几个说过关于理竺他们的事情。
可今日一见。
着实也把李道陵搞得有些措手不及。
毕竟。
二人的境界也好,还是身手也罢,更或者是见识。
均在李道陵之上。
如此突如其来,而且还是这子夜时分,连钟文都没有向他李道陵打过招呼,不惊那真叫一个怪。
“李道长客气了,小文乃是你我之弟子,我天地宗遭逢大难,不得已前来你太一门躲避一时,还望李道长收留啊。”理竺到是客气的很。
连他所说的话,都自降身份来。
理竺如此说话,伯溪也是没有意见的。
依着钟文这个弟子来说,二人身份相当,均是师傅。
没有谁高谁低之言。
况且。
理竺伯溪二人也着实是为了躲避仇人之因,才来到了太一门。
本来。
理竺是不打算前来太一门的,但因为太一门着实属于一个外界少有知道的宗门,这才让理竺心生来太一门躲避一二。
李道陵听着理竺的话,心中虽有些不解,但还是迎着二人往着居所方向行去。“二位能来我太一门,乃是我太一门之幸,这收留二字切莫再说了,况且,九首拜得前辈为师,这也使得我太一门能够为此证名。”
李道陵自恃自己境界太低,把自己身份降低不少,依然称呼理竺他们为前辈。
身在江湖中。
身手与境界代表着一切。
比别人低,那就是晚辈。
比别人高,自然而然就上升到前辈一系了。
就好比钟文。
以前遇上南极岛青玄门门主于礼之时,也称呼对方为前辈。
可当钟文达到了先天之上九层境界之后,也就与着于礼可以平起平坐,相互不再以前辈晚辈这样的称呼了。
这足以说明。
在这江湖之上,谁的拳头大,谁就有摆老的资格了。
当夜。
理竺与伯溪二人被安排到了两间屋子。
说来。
太一门的屋子本来就少。
要不是因为曾经有着不少的人前来拜访,太一门为此还建了几间屋子,更是把一些破烂的屋子修缮了一下。
要不然。
还真没有地方可居住。
“九首,你怎么把他们二人带回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安排好理竺二人之后,李道陵师徒几人坐在一起。
“师傅,天地宗被毁了,我也怕二师傅他们遭到三荒的高手围杀,这才想都会把他们带回太一门,还请师傅原谅。”钟文自知自己未得自己师傅同意,就把理竺二人带至太一门,着实有些太过草率,赶紧欠着身行着礼回道。
李道陵到也不会责怪自己的弟子,摆了摆手道:“天地宗被毁了?到底怎么回事?”
“回师傅,天地宗遭到三荒高手的围杀,好在二师傅他们身手卓绝,这才免去一难,而天地宗也直接被三荒的人毁去了一半。天地宗又地处于西域,而那天荒与地荒也处西域,其高手众多,为此,二师傅他们只得放弃宗门。”钟文解释道。
“什么原因啊?你那二师傅不是地荒中人吗?怎么会造成三荒围杀天地宗呢?”李道陵依然不解的问道。
“这话说来就话长了,其实,这也是因为一件奇宝,才……”钟文也不隐瞒,慢慢的向着李道陵和陈丰二人叙述起关于三荒围杀天地宗之事。
时过许久之后。
李道陵与陈丰二人这才明白了钟文为何会带着理竺伯溪二人来到太一门,同时,也知道了关于三荒与天地宗的恩怨产生之因。
“九首,你不是天地宗你那师叔伯溪乃是天荒中人吗?他们师兄弟怎么又在一块了?”李道陵突发其问道。
“师傅,这事我也说不清楚,想来二师傅与师叔能合好如初,估计也是因为天朱果之因吧,或许还有别的其他原由吧。”对于这件事情,钟文一直没有向理竺他们二人问起过。
这事着实不方便问。
自己二师傅与师叔为什么会合好,这也是钟文不解的原因之一。
不问,但是也能猜到一些。
不管如何。
师兄弟二人总不能真的战在对立面吧?难道真要拼出个你死我活不成吗?
而且。
经过这近一个月时间的相处,钟文到是觉得自己这位师叔很好说话,人也挺随和的,有无心计,通过一些事情和话语,也是能看出一二来的。
而到此间。
钟文也没看出伯溪怀有什么坏心。
一夜再无其他的话语。
自打理竺与伯溪二人来到太一门之后。
李道陵与着理竺二人相聊甚欢,到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来。
这也使得钟文渐渐放下了一些担忧。
这段日子以来,钟文都在担心着自己师傅与理竺师兄弟二人会产生一些间隙。
但这段日下来,冒一点问题都没有发生。
更甚者。
伯溪还会指导李道陵和陈丰二人一些武艺。
就连理竺也会与着李道陵交流一些关于道法事情。
某日清晨。
李道陵把钟文叫到了自己跟前。
而理竺他们也在。
“九首,一个多月前,有人托人送来了这封信,你看看如何处置。”太一门的事情,内部基本由着陈丰在管着,外部,基本是上着钟文来处置。
李道陵拿出来的这封信,乃是一个多月前,从东极岛传来的信件。
钟文看过后,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和师弟陈丰,又看了看自己的二师傅和师叔二人道:“师傅,你是怎么想的?东极岛之行,我在几年前早就收到了信件,而据东极岛召开的江湖大会还有着几个月的时间。”
“此事我与陈丰也已商议过,此行就你去参加即可,我和陈丰是不想去了。”李道陵原本是想去东极岛看看的。
但因为自己的腿脚不便之事,李道陵就直接放弃了这个想法来。
至于陈丰。
因为龙泉观的事情也杂多,陈丰也直接放弃了。
况且。
李道陵与陈丰二人的身手,虽说已是步入到了圆满之境,可真要是去了东极岛,估计真是垫底的存在。
李道陵身为太一门门主,如此次去东极岛,心中担心他们二人随着钟文一起,那必然是要落了太一门的脸面。
所以,李道陵结合各种原由,这才选择此次不参加东极岛的这一次邀约了。
钟文听后,点了点头道:“即然师傅和陈叔不参加,那到时候我一人独去好了。”
“小文,东极岛每十年二十年的,都会弄一个什么大会,而且,每年都有一次鉴宝会,你此次去东极岛到也能增加一些见识,不过,依你现在的境界去参加东极岛的大会,真是有些浪费时间。”一边的伯溪突然出言道。
伯溪之言,钟文懂。
只要达到了武道之境的高手,基本是不会出现在江湖之上了。
要么去三荒,要么就隐姓埋名继续好好修练。
毕竟,有着武道之境八层这个魔咒压着,谁哪里还有这么多的时间到处去走走看看。
除非那人真心不想长寿,或者不想在武道之上有所建树,做一个逍遥之人,到也是可以的。
但只要是一个正常之人,基本都不会如选择。
钟文现在的境界。
这些日子里,李道陵他们当然是听闻过。
当李道陵和陈丰二人从伯溪那里听到钟文已经达到了武学最高境界后,也是震惊不已。
不过。
二人到是没有像理竺师兄弟二人那般被震惊到失了神。
就钟文这种情况,李道陵他们早就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钟文想了想后说道:“即然我已是答应了别人的邀约,那我必当是要践行的,师傅,二师傅,那我过完端午节就出发前往东极岛。”
“那好,那你这一路可得当心。”李道陵也是点了点头回道。
自己弟子要去东极岛赴约,而且还会参加什么大会,身为师傅的他,当然是希望自己弟子能在东极岛的大会之上,给太一门长长脸的。
也好让江湖中人知道,太一门并没有没落,更是没有消失。
而理竺伯溪二人闻声后,也只是笑了笑。
他们年岁大,可钟文年岁还小。
多出去长长见识也是好的,那个魔咒,就先放一边去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