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lxqp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系統逼我做皇帝 愛下-第651章:不堪一擊!熱推-yfboh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典韦可是超品武者,在他眼中四品武者的确很垃圾,所以两个回合都是对自己的侮辱,只需一戟,便削掉了对方的项上人头。
速度太快,让秦军都没有反应过来。
伍战法振臂高呼:“威武!”
大夏士兵振奋地齐声呼喊:“威武!威武!”
“威武!”
这就是诛杀敌将的作用,可以大范围和大规模提升士兵的士气和军心,好比魔法的群体效果,直接给全军加蓝加红。
反观秦军,鸦雀无声。
士气瞬间低落,自己的统领只坚持了一招就毙命了,你想让秦军能有多好的心情,真担心过会掉头的就是自己啊。
韩奇大怒,对身旁武将吼道:“诸位,谁为杜鸣将军报仇,手刃贼子,扬我军士气?”
身旁的十几位武将面面相觑,士兵看热闹,将领看门道,杜鸣可是四品武者,就算是掉以轻心,死得太快,这说明对方猛汉子武艺高超,很可能是五品武者!
秦军一方,能与之媲美的武将并不多啊。
所以一众秦国将领的目光都放在了一人身上。
此人就在韩奇旁边,一声黑色戎甲凸显他的身材魁梧,整个人面无表情显得不怒自威。
察觉到同僚的注视,他立即抱拳,喝道:“将军,末将愿意手刃此贼,为杜将军报仇!”
“好!”韩奇欣慰点头,这是他身旁武艺最高的猛将,名叫张雷,是五品巅峰境,能征善战,乃是韩奇最引以为傲的手下,他只要出战,对方贼将必然授首。
“杀!”
张雷大喝一声,双腿夹住马腹杀向典韦,手中拖着一把金背大刀,在地面上拽出一条沟壑。此刀重达四十五斤,乃是张雷的成名大刀,死在刀下的亡魂多达百人。
今日,就拿眼前这个贼将祭刀,以扬自己的威名!
“贼将去死!记住爷爷的名字,张雷是也!”
张雷吼完,距离典韦只有三四米了,他身躯发力,右手拖地的金背大刀从右侧飞出,从下而上斩向典韦,刀势威猛,力量非常大。
此乃张雷的拖地刀,借助下盘之力运刀,死在此刀的贼将数不胜数,张雷最引以为傲的,就是用此刀法重伤一位六品武将!
那是张雷的功勋。
“终于来了一个勉强能看上眼的对手了,我太难了。”
典韦看着飞来的这一刀,眼前一亮,但也就是勉强,他直接用左手的铁戟相迎,似乎想用一只铁戟拦住了对方劈来的攻击!
“真是找死!不自量力!”张雷看到典韦的动作,顿时冷笑一声。
“刺啦!”
金背大刀狠狠地劈砍在了铁戟,溅起花火。
此刀本就重四五十斤,又是借势斩出,这一击威力足足三四百斤,谁知劈砍在铁戟之上,竟然只是让典韦的左手颤了颤,然后便拦了下来,根本就没有出现张雷想象的场景!
不是该铁戟飞出,然后金背大刀重重地砍在对方的胸膛吗?
典韦拦住了对方的攻击,嘴角一咧:“力道不错!”
说完,典韦右手的铁戟飞出,斩向张雷的脖子。
又是这一招,又是削肩上头颅!
这一刻,敌将张雷吓得胆寒,他想撤回金背大刀回挡,可是金背大刀竟被对北方的铁戟锁住,如同大山压顶,根本就无法动弹,对方的力量太恐怖了。
生死存亡之际,经历过生死的张雷选择了最好的办法,右手松刀,然后朝右侧闪躲,直接弃马。
就在他快速低头躲闪时,典韦的铁戟已经飞过,本想削掉他的项上人头,但因他机警,铁戟只是削掉了他的左耳。
张雷弃马落地,而顾不得血肉模糊的左耳,现在的他只想逃,撒腿就想逃回秦军阵营中。
“哼!”典韦冷哼一声,直接拿起张雷丢弃的金背大刀,然后抛掷出去,如同猛虎扑向张***利的刀刃从他背后插住,透胸而出,随即将其定在了地上。
“呜呜呜…”
大夏儿郎们发出兴奋的怒吼,一个个摩拳擦掌,战斗力被点燃了,沸腾了。
典韦手持铁戟指向韩奇,吼道:“尔等还有谁,敢与吾一战?”
韩奇目瞪口呆,手心发凉。
自己最强的得力干将就这样死了?
其他将领更是吞咽口水,没有一战勇气。
典韦朝对方吐了一口吐沫,嘲讽道:“没有卵蛋的家伙,记住爷爷的大名,典韦!”
与此同时,韩信举起了手中佩剑,身后大军立即响起了进攻的号角,而后韩信拔剑,大喝一声:“杀!”
军心沸腾之际,正是进攻之时。
双方将领各自回归大军,双方大军开始迎战对方。
距离越来越近,快到弓弩的射程范围之内了。
“夏军弩箭强盛,加快速度!盾手上前!”
韩奇也知道夏国的诸葛连弩和弩床射程较远,所以他要加快速度,拉近双方的距离,同时让盾手防御,保护身后大军。
很快,就到了大夏一方的射程范围之内。
万箭齐发,铺天盖地果真如雨,射向了秦国阵营。有盾手保护,可以挡住箭羽攻击,但也有很多步兵和骑兵无法防御,惨死于箭下。
当大夏两轮箭羽后,本是军心涣散的秦军已经损失较重,不过现在到了他们反击的余地,秦国的弓箭手立即反击,朝着大夏阵营射向箭羽。
韩信身旁的旗手挥舞着战旗,号角响起号令,训练有素的士兵立即防御。
全军是一个大整体,往下会分为无数小团体,最小的什伍,五人为伍,十人是什,面对敌军的箭羽进攻,每个什队各自防御,十人的小团体中相互配合,依靠盾牌保护自身安全。
这种把防御方式交给什伍团体,能最大程度提升防御,并保护士兵的安全。
而这时,双方的距离再一次拉近,最前面的冲锋军相聚百十米了。
所以弓箭手退后,战车冲锋,步兵上前,真正的厮杀正是开始。
如果能站在高处,就看到双方兵马如同泾渭分明的两条河流,瞬间交织在一起了。
倒戈之声,鲜血四溅,尖叫惨烈。
韩信坐镇后方,他看得出来,秦军因为战前斗将,已经军心尽丧,又被大夏的强弩率先进攻,已经处于劣势。
所以他命令旗手挥动战旗,八万大军八个军团开始按照旗语进行阵型变化,两侧延伸,中门大开,让秦军有机会纵深。而大夏兵马依靠两侧延伸,竟然将十三万大军吃进了肚子里。
此乃四门斗底阵,大可兜住所有兵马,下到各军为营,可以化为五虎群阳阵。
而四门斗转,生死伤休变换,等韩奇发现时,竟然落入了圈套中。
“不好!”韩奇意识到麻烦了,他立即以鼓声催动全军,矩阵化为箭簇阵,准备撕开韩信的布阵。
可惜,他发现时已经晚了。
军心这种东西,看似是缥缈的,却是人和的一种。
最古两军对战,谁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谁便能取胜。如今秦军军心涣散,已经无暇根据鼓声改变阵营了。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韩奇和韩信的差距。
真正的统帅,他就算身陷险境,军心也不会乱,也会指挥兵马挥如臂使,指哪打哪。反观韩奇,虽然号称能文能武,颇有名声,但更多的是虚名。
也许让他对抗懦弱的赵军,他能无往而不利。
但是现在面对精通用兵之道的韩信,他就只能被玩的团团转。
无奈之下,韩奇只能鸣金收兵,带领将士往北冲门。而让韩奇没想到的是,他们往北冲门,很简单的就冲开了一个缺口,韩信并没有让阵法转动,拦住对方。
秦军有了出路,往北溃逃。
韩信立即命典韦带领士兵追击,与此同时,他的目光望向了北方。
韩信明明十万兵马,为何这次对抗韩奇只用了八万,另外两万人马呢?
昨夜从斥候那里得知了韩奇的性格,韩信便趁着夜色,让手下将领两万兵马绕行去北方。
韩信知道,如果韩奇落败,必然会往北撤军,因为大夏兵马的意图就是北上和元军联合攻打蒙毅。
一旦蒙毅出事,那东启十六郡将彻底变天。所以韩奇会往北撤军,撤到北方在另谋对策。
所以韩信让两万兵马绕行北方,在北方静静地等待着溃逃的韩奇,以便伏击他们。
正如韩信的推算一样,韩奇带人往北撤离,很快就落入了伏击圈。
这两万士兵都是卫所抽调的将士,虽然不如韩信自己操练的,但是能征善战,更何况是伏击溃败的敌军。
“杀!”
等待多时的大夏兵马开始了冲锋。
韩奇傻眼了,怎么北方还有大夏兵马?
他们从哪里来的,莫非北方已经失陷?
这一刻,本就乱作一团的秦军更是没了阵型,开始四处逃窜,腿脚慢的便被大夏将士斩杀,一片哀鸿。
日薄西山。
大夏将士正在打扫战场,割下左耳为战功,尸体则烧了或者就地掩埋。这也是规矩,天气已经炎热了,万一引起瘟疫就得不偿失了。这也是对对手的尊敬。
此战,歼敌近三万,俘虏二万多,剩下的秦军四散逃去。
反观大夏一方,死伤只有八千余人。
这一战,韩信和典韦之名也将彻底响彻东启之地。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