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z2l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諜 起點-640、各行其事相伴-h19fw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很快,这列火车上便爆发了激烈枪战。
枪战的过程中,死了不少人,都是列车上的警务人员,当然,都是岛国人,楚牧峰自然不会心生怜悯。
拿着他们的死换一个潜伏着的梁月明,值了!
列车也不得不停在半道上。
楚牧峰他们跳下火车后全都骑着早就安排好的马逃走,对外宣传的是一股复仇者的土匪抢劫了这趟火车,杀死了很多人。
这里面就包括梁月明的老婆董秋月。
而梁月明也深受其害,被发现的时候是全身是血。
胳膊上被一颗子弹擦过去,左腿甚至还被踩断,惨不忍睹。
碍于梁月明的特殊身份,他即刻被送回北平城进行救治。
医院的病房中。
窗外是一片黑夜,房间内站着几道身影,为首的赫然便是特高课的科长松井兵。
随着他的到来,整座医院内外都被戒严。
“松井大佐,我能问问调查清楚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股复仇者的马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的媳妇怎么样了?”
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梁月明神情焦虑的问道,他是真的疼昏过去,要不然的话是没有办法掩饰心虚。
松井兵双眼直勾勾的盯视着梁月明,仿佛是窥探到他的心里面。
“梁市长,你对整件事一点都想不起来吗?”
“我能记起来的就是他们跟神兵天降一样,来到我的车厢二话不说就开枪杀人,我的那些随从都被杀死,我也被他们的子弹射中然后就昏迷过去了,剩下的事情一概不知。”
“我这不刚醒来吗?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儿?那帮家伙抓到了吗,简直太疯狂,太嚣张了!”
梁月明惊魂未定地问道。
这种表情没有作假。
梁月明的确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北平城的上仁医院,你就放心吧,这里是我们岛国人的内部医院,你在这里很安全的!”
松井兵察觉到梁月明不像是在说谎回答道。
“至于说到你的妻子,她已经死了!请节哀顺变!”
“死了?”
梁月明立刻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痛苦表情,他挣扎着就要坐起来,但身上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哀嚎一声。
“啊!她死了!怎么会死的?这群天杀的混账东西,要钱我给他们钱就是,为什么要杀人!复仇者,松井大佐,他们是冲着我去的吗?”
“不清楚!”
松井兵不敢肯定这个,而他看到在梁月明这里又问不出来什么话,便直接说道:“你暂时休养吧,养好身体再说别的事。”
“松井大佐,我没事的,这点伤不算什么,我明天就能回到市政府上班,我要命令警备厅彻查这事,我要将那些复仇者们全都抓到,拿他们的脑袋祭奠我的妻子!”
梁月明发出悲愤的怒吼声。
“梁市长,你还是先保证身体吧,不必太心急,我们会帮你抓人的。”
松井兵说完后转身离开。
从上仁医院出来后,松井兵转身望着这座医院冷静的问道:“你说梁月明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事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
“应该是真的!”
东条桂凉站在身边,沉声说道:“我能看出来梁月明是没有说谎,那么他说的话就是真的!而且根据咱们调查到的线索判断,这事也是突然发生的,死的不只是那些警卫,还有其余的人,很多人的财物都被一卷而空。”
“根据逃生者所说,那些复仇者杀起人来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们开枪就会死人,你要是说敢不拿出来钱,下一秒就会被枪杀。”
“从这个角度说,梁月明是没有什么嫌疑的。”
“再说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做,以着他现在的身份,需要搞出来这么一出吗?”
“就算是他做的,他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只是为了杀死董秋月吗?根本不值得。因此我推断,这事就是那帮土匪做的,而这个所谓的复仇者应该就是华夏的一支爱国力量。”
“大佐,您也清楚,像是这样的力量在华夏的土地上多的去了,他们就是不满意咱们的统治,想方设法的要和咱们对着来。”
“这次抢劫火车应该也是为了筹备军饷,毕竟他们也是要吃喝的,想要购买军火也得拿出真金白银。”
东条桂凉就是这样想的,也便这样说出来。
没办法,谁让这事楚牧峰做的很干净利索很周全,将所有可能会暴露的地方全都抹掉,即便是偶尔有着几个看似漏洞,反而是最好的掩饰。
土匪打劫,怎么可能考虑得面面俱到呢?
“你说的对,这事或许就是一个意外,但咱们不能光想着是意外。”
“这样,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这事是梁月明自导自演的那?你即刻安排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松井兵眯着眼说道。
“哈依。”
……
北平城景阳胡同密室。
“该说的都和你说了,你现在就动身回金陵城,给我根据蜿蜒草这条线索寻找那个隐藏在暗中的瓷都。”
楚牧峰递过去一个小册子。
“这里面有蜿蜒草的资料。”
“好!”
紫无双没有辩解,她知道楚牧峰前来北平城的首要任务就是查找瓷都。
如今有了这个线索,自然是距离回金陵城不远,自己回去后帮衬着赶紧寻找,没准是能早点完成任务。
“那你那?留下来要处理什么?”
“既然有了这条线索,我要将梁月明安抚好,我还要去见见程前胜,顺便将我师兄放出来。正统中队那边不能一直群龙无首,我要让师兄回去掌管全局。”
楚牧峰说道。
“好,那你要注意安全。”
“你也小心。”
……
秘密北平站,会议室。
坐在主位的程前胜将几个议题说完后,话锋陡然一转。
“你们都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了吧?没想到这个梁月明真是命大的很,那样都死不了。不过就算是没死,相信也会吓个半死,这也算是给他一个警告,让他以后夹着尾巴做人。”
“程站长,你知道这个复仇者是谁吗?”
林忠孝问道。
“不知道!”
程前胜摇摇头,满脸狐疑的说道:“我也想要知道这个复仇者是谁,毕竟他们做的事情是大快人心的,杀死那么多汉奸走狗,也是一种威慑。”
“要是说可以的话,我也想要将他们收为己用,但问题是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林副站长,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哪里有!”
林忠孝双手平放在桌面上,云淡风轻的说道:“这个复仇者以前也是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就好像是一下冒出来似的。”
“其实如果他们能将梁月明杀死就好了!”
一位主官说道。
“没这个必要!”
听到这个程前胜果断的抬起手臂,“没有我的命令前,你们谁都不要动梁月明。先不说能不能杀死,问题是杀死了又如何?”
“难道说换一个新的人就比他要好吗?万一换上来的人比梁月明还要阴险,还狠毒呢?”
“是!”
“这件事反正和咱们北平站是没有关系的,那么就不要去管。咱们接下来的任务很简单,给我盯紧特高课和岛国军部的重量级要员,随时等待行动命令。”
程前胜肃声道。
“是!”
回到办公室后,林忠孝就开始琢磨起来。
他心里是有个猜测,觉得复仇者是应该和楚牧峰有关系,但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也不敢乱说,妄加议论不是。
“算了,不管这事,还是抓紧挖出那个内奸吧!”
当天。
楚牧峰就出现在北平站内,在林忠孝的引领下见到了站长程前胜。
看到楚牧峰后,程前胜是有些意外的,他是知道楚牧峰的身份,却没想到会这样出现。
“楚站长,你好。”
“程站长好。”
公式化的寒暄过后,连进端上来两杯茶水,放在桌面上后就恭敬的离开。像是他这样的秘书,是没有资格留下来旁听谈话的。
“我已经接到了总部的电报和电话,说的是楚站长前来北平城要调查阎泽叛国案。”
“楚站长,只要是你需要的,我这边都会无条件的配合你做。只是我想知道,阎泽既然都已经被宣判了死刑,你还这么为他奔波,值得吗?”
程前胜言辞锋锐的问道。
只是这样的问话,就能看出来程前胜的性格是强势的。
要不然两人始终只是第一次见面,你需要这样开门见山的就问出这么难回答的问题吗?
你这样的问题搁在谁的身上听着都有些刺耳。
难怪林忠孝被压制的死死的,都想要通过我的门路寻找调离的机会,看来这个程前胜做事就是够无所顾忌的。
但程前胜你觉得靠着你的强势能够威慑住我,想要让我不调查这事的真相,那么就是大错特错了。
你所谓的强势在我的眼中一文不值。
我在总部见的都是官位比你高比你显赫的人物,你又算老几?
何况咱们的身份是对等的。
“程站长,谁给你说阎泽厅长死了呢?”
楚牧峰慢慢说道。
“什么?没死?”
这下程前胜是真的有些震惊,他充满惊愕地瞪大双眼。
“不是说阎泽已经被枪毙了,怎么又变成没有被杀,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蹊跷不成?”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