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msy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農夫兇猛-第398章 來自大河源頭的消息(爲盟主鑑輝加更)展示-fv8jq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说是三天,其实只用了两天半的时间,李斯文就开垦好了一千亩的稻田,而君王草培植的秧苗却还需要一天时间才能长好。
这个秧苗长好的标准其实没那么严格,云娘说十厘米即可,但李斯文在认真考察了一番后,觉得还是生长到十五公分。
原因嘛,就是蹭蹭君王草的灵气。
在君王草的照料下,稻谷当天发芽当天生长,第二天就有五厘米,第三天就能长到十厘米,如此速度,绝对罕见。
可以说在君王草这里长一天顶的上在稻田里长几天的。
另外因为是新开垦的稻田,又是新浇灌的水,这两天气温也不太高,所以让大太阳多晒晒,有好处。
为此李斯文特意让大傻通知缥缈峰的树爷,雪二,这几天全力凝聚玄冰,尽可能的把寒气蔓延过来的局势给暂缓一下。
毕竟目前这个区域已经是下足了雨,土地湿度非常高,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大太阳狠狠的烤一下,对植物生长最有利了。
甚至昨天下午还有一片黑色的雨云从东北方向飘过来,李斯文立刻通知大傻,驮着雪二直接飞进这黑云层里一阵疯狂吸收,不到半个小时,这可能导致一场大范围冰雹和降雨的黑云层就变成了温顺的白云……
天气干预,就可以这么牛逼。
当然这种手段也就雪二有。
今天的天气就很不错了,天上飘着几朵白云,风力1~2级,气温最高30度,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李斯文在日常植树一千棵之后,就去了牧场,说起来这是他最少关注的,毕竟放牧这种事情太简单了,只要确定大角鹿和野牛不会乱跑,也不会有其他野兽跑来偷吃,就差不多完美。
不然放牧小队也不会才几个成员。
也不必通知放牧小队,李斯文带着胖爷,直接开了29级天赋灵视,在牧场里走了一圈,基本情况就已经了然。
首先这放牧的方式就是天然放牧,北面从漫水山谷到南面的鼠人峡谷,西面到城墙,东面到瀑布,差不多六十多平方公里,虽然有大量树木,但野草生长同样旺盛,尤其放牧小队又专门清理了比较密集的树木,基本让大树的间距保持在二十米以上一棵。
而这个区域比较陡峭,比较有犄角旮旯的位置都是被填平了,除了稍稍有些坡度,野牛和大角鹿群可以随便的撒着欢儿的跑。
另外这样空旷的森林说实话有点美丽,阳光充足又不失安静,野草嫩绿却由不会肆意疯长,都被吃掉了嘛。
就是牛粪和鹿粪有点多。
不过大家都是俗人,也不会真的在意。
春天的时候一场大火,虎爷他们从鹿原边缘的森林里一共捕捉回1230头大角鹿,其中公鹿350头,剩下的都是母鹿,且大部分都是怀揣崽子的母鹿,在五月份的时候,每天出生的小鹿都有几十只,那是最热闹的季节。
如今马上要到七月了,小鹿基本都生下来了,鹿群的规模也扩大到了1909只,别问为什么?
问就是有一部分公鹿被吃掉了。
而这还是虎爷的鹿原守备营每天都会狩猎回十几只森林大角鹿的情况下。
野牛群的规模倒是扩大到了二百头,因为李斯文严禁吃牛肉,除非发生了意外。
这些野牛简直就是牧场的一霸,凶悍得让放牧小队都眼泪汪汪的,根本就不是它们在放牧,而是牛群在放牧它们。
不过这么凶悍才有资格做坐骑的,李斯文从中选出了最凶悍的十五头,其实还有更加凶悍的,但都被牛三,牛四,牛五它们给提前选走当坐骑去了。
而这二十六头强壮,凶悍,耐力充足,野性不羁的野牛,就是李斯文准备给自家重骑兵准备的坐骑。
它们都需要一波到三波的强化。
原因么,太弱了。
牛三,牛四它们自重就三吨,重铠一吨,武器半吨,再给这坐骑披甲,饶是这种五千多斤的大野牛,都腿软……
所以得强化,最好强化到英雄级。
梨花蜜现在是没有了,君王花蜜更别提,幸好有将领草。也即完整三代止血草,三代消炎草。
这种将领草一共十五棵,果实只需再有十几天就能成熟。
它们的果实可以直接种植的,种出来就是三代,所以非常珍贵,李斯文一直没舍得催熟它们,之前催熟的都是一些去年秋天候补的残缺三代止血草,消炎草。
把这十五头野牛给驱赶回来,就放在一号农田以东的牛栏里,接下来这十几天,它们都要享受特别待遇,也就是除了吃草之外,每天每头牛一百斤精品鱼汤。
而之所以能这么奢侈,却是因为老宋的两个徒弟齐衡,苗远在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培训后,终于可以烧制出老宋的精品鱼汤了,虽然效果只有六成,但已经很了不得了。
这些烧制出来的鱼汤正好喂牛。
另外,在老宋与青云三刀客一番深入的交流后,这三个厨子也迅速掌握了精品鱼汤的做法,毕竟他们也是英雄级的,而他们掌握的几道精品食物的菜谱也被老宋掌握。
总之,交流促进发展这绝对没问题。
处理好十五头野牛坐骑,李斯文又去了天工营,云娘昨天下午就挑选好了一百人,她也不谦虚。
这一百人里懂得打铁的,懂得采矿的,懂得冶炼的,懂得做木工的,懂得开采石头的,林林总总,全是技术人才。
天工营管营造,虽然李斯文提前给云娘定下了锻打目标,但这种目标对于云娘这种锻造大师来说就像是在开玩笑,直接就把李斯文喷个无地自容,没办法,学霸这种生物惹不起……
云娘首先确定的就是矿场在哪里,根据漫水山谷里有铁矿石被冲下来这个线索,今天她就已经找到了一处储量据说极高的复合铁矿……
什么是复合铁矿李斯文略懂,但却也没太兴奋,他只告诫云娘,别想把摊子铺得太大,别太破坏环境,别想着搞高精尖。
现阶段,能搞出连发的机械巨弩,还有铁甲帆船就挺好,其他的盔甲,武器,工具就够了。
顺便一提,这座复合铁矿就位于第七座和第八座独角峰之间,李斯文从这里走了不下十趟……
云娘这次没有固执己见,只是问李斯文把炼铁高炉放到哪里,没有煤用什么来炼,如果要使用木炭的话,该砍伐哪一片森林?
于是李斯文就给了她一小片拇指大小的+6防腐木,自己去研究。
嗯,炼铁只能提供+6的防腐木,再高就不可能了。
总之,天工营走马观花的看了一圈,李斯文是相当满意的,属性栏,也就是世界之契按照云娘的说法,至少可以提供数百乃至上千种职业。
但一个人的精力就这么多,激活太多职业也没啥意思。
而在别人更擅长的领域,李斯文向来都是从善如流的。
何况云娘是真的太擅长锻造这个职业了,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当初若不是她的属性栏突然消失了,她的锻造大师职业没准还能继续转职,可现在,她得付出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时间,更多的专注,才有可能捕捉到那条能够转职的大道!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好看,其实专注起来的女人,哪怕是老太婆,都是最有气质的!”
离开天工营在黄牛岗要塞的驻地,李斯文不禁这样想道。
“领主大人,云娘执意要把天工营驻地放在黄牛岗,这对于我们内卫营来说有点难啊。”
回到安全屋,候二遇到李斯文就不禁诉苦,现在它的人族语言已经比得上某些外国人了,除了发音略古怪,溜的一笔。
“我不是给你们内卫营加派人手了嘛。”李斯文就笑道,你这一向踏实肯干,任劳任怨的候二也开始学会抱怨了?
“不,领主大人,我是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天工营除了云娘统领,基本都是比较弱的人族,他们就算是遇到哔哔蚊子都有可能被弄死的,内卫营虽然增加了人手,但狐爷是负责全局警戒,大豆负责水域,我负责所有陆地,可我还要负责冰库,负责隔离区,有时候真的抽不出时间去黄牛岗要塞巡逻。”
听完候二的解释,李斯文点点头,云娘要把天工营驻地放在黄牛岗要塞,他是同意的。
毕竟那里距离矿场只有不到五十里,路途又近,最主要还可以借助瀑布的水源来安装那什么水车锻锤,虽然在他看来让熊爷或者老乔,或者候大随便一个去都可以,但这种主要的战力还是不能长时间的放在那里的。
“行,这事我会和云娘说一下,你就不用去管那边了,另外那边的安全问题,确实有点头大,矿场太远,容易被大地木妖袭击的,这样,矿场那边由冰雪小队巡逻,瀑布那边我让熊爷出两个成员,第十座独角峰上建立一个夜巡塔,夜巡小队的巡逻范围就包括那里。”
安抚了候二,把这件事解决,李斯文就揉揉脑袋,还是可用的人手太少了,摊子一铺开,安全感就凉飕飕的,有下跌的风险。
“要不把梁晋他们几个给放出来?”
“不不不,绝对不可以,就算他们是没问题的,规则不可废。”
“还是等忙过这段时间吧,水稻种上,梁晋他们,还有那八百平民的隔离观察期结束,十五棵将领草成熟,再升级一波实力,诸多事情理顺了,内部的隐患打散消失了,就可以稍稍放松一丁丁!”
李斯文吐出一口浊气,就直奔一号采石场,碎片时间要利用好。
——
第二天一早,艳阳高照,李斯文正式开始插秧,他并没有举办什么仪式,也没找人来帮忙,就他自己。
在开始插秧前,他顺手在编年史石板上郑重刻下——
“败类二年六月十八,立秋,王种稻千亩。”
把水稻秧苗从一号农田挑运到大河西岸的千亩稻田,李斯文就把身上的重铠,靴子之类统统脱掉,就穿一条短裤,就进了水稻田。
说起插秧,他还是蛮熟练的,没穿越之前干过,如今以他对力量的精准控制,一大捆秧苗他闭着眼睛随手乱丢,那保证都是齐刷刷的。
小刺给他负责运输秧苗,甚至都供应不上。
总之一上午时间,千亩稻田顺利插秧完毕,别看速度快,其实这已经够慢的了,李斯文基本确保每堆秧苗插入泥土的力道和深度都是标准的,否则,他一个小时就能完成。
哎,连种田的乐趣都没了,人在高处果然寂寞啊。
种完了千亩稻田,地主职业也没啥改变,李斯文也不在意,吃过午饭,正要去一号采石场,久违的两个雇佣侦察兵回来了。
就是七黄和八黄。
曾经李斯文在没有打响雪山古道一战的时候,就以五十个君子梨的报酬雇佣它们从领地往北飞,一直绕过雪山北麓,再到青云小镇,侦查这一路的情况。
可倒好,它们两个就一去不返了,李斯文都把青云小镇灭了,它们还不见踪影,问了大黄,结果这厮也不着急。
于是那个时候李斯文就知道这些看似单纯的小黄鸟,其实是很狡猾的,分明是拿着他给的公费去办私事去了。
但这种事情呢,他也不会太计较,反正还没给报酬呢,秋后一起算账不好嘛。
“来来来,老宋,给我来翻译翻译,候二,一级绝密清场!”
李斯文喊了一嗓子,于是正吃饭的领地成员纷纷散去,大傻更是扑棱棱直飞高空,老宋搬着个板凳坐下,一副首席翻译的派头。
这阵势,让七黄,八黄两个小黄鸟都很虚,瞅了瞅自家老大大黄,最后还是在李斯文严厉的目光下叽叽叽,啾啾啾起来。
“李老大,它们说,它们在侦查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可怕的敌人,所以不得不暂避锋芒,结果又迷路了。”
“没关系,我爱听故事,把你们迷路后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还有沿途所见,一字不能漏的,否则,根据我们的雇佣合约的第九十七条,我有理由起诉你们哦!简单来说,就是看见那大甜梨没有,想吃,就老老实实,实话实说!”
“叽叽叽,渣渣渣!”
在君子梨的威胁下,七黄和八黄果断选择了坦白从宽。
“李老大,它们说,它们去了大河源头,主要是它们怀疑,有失散的亲戚可能在那边,结果这一去什么都没看到,还吃了一嘴的沙子,忒倒霉了。”
“沙子?快,拿我的地图来。”
李斯文心中一惊,怎么回事儿,黑沙漠都已经入侵了大河源头,这么快嘛!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