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ii0c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第四百二十七章 是佛是魔?(第二章)分享-1mj1n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居然是赵断魄送来的法门?
可是赵断魄从哪得来的?
陈宣心头翻滚。
皇宫内部的那个赵断魄是真是假都不知道,他送出来的秘籍不会有问题吧?
“方丈,若是这个时候让你改修其他法门,还来得及吗?”
陈宣问道。
他从金佛古洞得到了不少太古时期的秘籍,其中很多都是少林失传已久的典籍,若是由法空方丈修炼,绝对会比赵断魄给的那个要好。
法空方丈轻轻摇头,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这一步走出,再也没有回头路,若是老衲真的不幸坐化,兴复人族的大业就交给陈少侠了。”
陈宣脸色肃然。
“方丈多虑了,方丈必然洪福齐天。”
“多谢陈少侠。”
法空方丈挤出一抹笑容。
一侧的清风道长轻轻叹息,道:“陈少侠,此次叫你来,其实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讲?”
“前辈请说。”
陈宣开口。
“如今的赵兄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不久前,我以【玄天算法】暗暗推演过他,发现他身上有一层神秘雾气笼罩,气运如烈火烹油,不可想象,但虽然气运远超他人,但却有一丝血煞气息隐藏其内,而且他身上并无赵氏独有的金龙气运,以我观之,他的身上多半出了问题,或者说,他并非赵断魄本人。”
清风道长说道。
陈宣眼睛一闪。
这也能看出来?
“前辈推算的当真?”
“一切都是推演,可信度在七八成,希望是老道多虑了,之所以告诉陈少侠,希望陈少侠多多提防,万不可中了阴谋。”
清风道长说道。
他也是在方丈的身上出了问题之后,才用【玄天算法】去推演的,【玄天算法】乃是武当一脉极其顶级的算法,练到极致,推天演地,号称无所不能。
不过其弊端也无比巨大,每推演一次,便会损耗自身气数一分,所以清风道长也不敢多分推演。
“好,多谢前辈。”
陈宣开口。
他心中暗凛。
皇宫内的赵断魄果然是假的,可若不是真的,那他是谁?
他是三百年前被困在悬崖下面的?
不会是三百年前的那位狂人吧?
等等,他记得之前那个赵断魄说过,困住他的人是【劫】,或许可以找【劫】组织一问就知道。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灾厄…”
法空方丈双手合十,开始诵经。
陈宣再三躬身,告辞离去。
现在的法空方丈明显状态不佳,他也不能过分打扰。
忽然,陈宣心中思索起来。
要不要将少林失传的一些典籍交还少林一部分。
他得了魔僧的传承,除了少数功法对他有用,其他功法多数他都不感兴趣,与其如此,不如将那些不感兴趣的功法交还一些给少林。
如此一来,他也不算是断了前人传承。
想到这里,陈宣准备等此事过后再找法空方丈。
时间迅速。
两天过去。
天下各地依然处在轰动之中,每日之间都有大量的妖王汇聚而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妖王想要制造一些动静。
不过在他们入寺之后,很快看到了陈宣的身影,顿时变得老实了下来。
每一个妖王都一脸笑呵呵的笑容,连连拱手,一团和气,看不出任何异常。
不管他们内心的想法到底如何,起码在面对陈宣的时候,没有一个妖王敢暴露的。
没办法,人的名树的影,陈宣的凶残已经深入妖心。
除了法身境老祖或神子,谁也不敢为他为敌。
“各位都是来护法的?”
陈宣冷冷一笑,注视着这些妖王,道:“我若是发现哪个妖王敢制造出哪怕一丝点的动静,我就灭了他这一族!”
他恶狠狠地瞪着这群妖王。
这群妖王顿时脸色一变,心中暗骂起来。
“嚣张什么,孔雀族现在已经着手对付你了,等到祭天完成,妖祖级强者一只手就可以灭了你。”
莽牛族的妖王暗道。
陈宣懒得理会这些妖王。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明天中午就是法空方丈正式凝结法身的时候了。
凝结法身,非比寻常,必须要静处几日,将精气神调整到圆满才有可能有一丝成功,况且法空方丈的状态明显不大妙,单是调整三天,恐怕远远不够。
当天下午。
地面破开,黑鼠族的鼠吞天从地底冒了出来,左右看了看,见到没人,赶忙向着陈宣跑了过去,道:“主公,大消息,大消息!”
“嗯,又有什么消息?”
陈宣皱眉。
“刚刚得到消息,孔雀族妖王在逆行祭天,动用一门远古仪式,想要让他们族内的妖祖隔空出手一次,现如今这仪式已经进行一半了。”
鼠吞天眼睛中精光闪烁。
“还有此事?”
陈宣眼睛一闪。
“千真万确,是小的表哥亲眼所见。”
鼠吞天说道,“表哥,出来。”
噗!
里面破开,一个肤色黝黑的年轻人钻了出来,一脸谄笑,连连拱手,道:“陈少侠,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在下鼠吞日,见过陈少侠。”
这赫然是一位妖王级的强者。
陈宣上下打量着鼠吞日,有些诧异。
这鼠吞天可以,自己当了妖奸,把他表哥也拉下水了?
真是人才啊!
“消息是你打探出来的?”
“不错,小的拿脑袋担保,绝对是真的。”
鼠吞日连忙开口。
“那仪式彻底完成需要几天?”
“这个不好说,大概五天。”
鼠吞日开口。
“五天?”
陈宣暗暗点头,来得及。
等这边一结束,他立刻前往孔雀族结界入口,到时候直接破了他们的仪式,让他们功亏一篑。
不过!
陈宣忽然摸着下巴,心中思索。
“能不能冒险硬接法身级强者一招试试呢?”
现在他战力全开,到底有多强,他自己都不清楚,配合神器的话,能不能挡住法身级强者一击?
“好了,你们下去吧,继续打探。”
陈宣开口。
“是,主公。”
鼠吞天笑道,和鼠吞日再次钻入到了地底之中。
时间一晃,又是一天过去。
第二日中午。
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笼罩住了高空,阳光内敛,天气有些阴暗,似乎有暴风雨将来,一股无形的压制笼罩住了整个少室山。
看着一位位眼神炯炯的妖王,每一位少林僧人都愁眉苦脸,暗暗叹息。
如此多的妖王汇聚,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让自家方丈突破,这该如何是好?
一位位妖王眼神闪动,心中动着各种心思。
而陈宣和清风道长,则是一左一右,屹立在少林的罗汉堂和达摩院的屋顶,监视群妖。
“已经到了午时了,老贼秃怎么还不出来?”
有妖王传音。
“老贼秃多半是没有把握,心中怕了,法身境哪有那么好凝结,咱们妖族一族之内才有一到两位法身,人族传承断了无数年,想要凝结成功,怕不是做梦?”
旁边的妖王回应。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天色更加灰暗,狂风呼啸,卷起满地落叶。
终于,老方丈的身躯从院子深处走了出来。
各路妖王看到他的身躯后,全都暗吃一惊,不可思议。
这哪还是人躯?
身躯有一半已经化为了透明,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的内脏,另一半则金光朦胧,像是黄金浇筑,看起来要多妖异有多妖异,远远望去,仿佛只有一半身躯在行走一样。
“这老贼秃修炼的什么功法,怎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群妖面面相觑。
连太古七邪的五位天榜高人也是眼神一凝,对视一眼。
“阿弥陀佛。”
法空方丈口诵佛音,脚绽莲花,一步一个金莲,向着前方走去。
陈宣眼神一凝,看向了老方丈。
龙龟也皱起了眉头。
“好像他确实不大对劲,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的,好像不是佛,更像是一尊魔。”
赵日天惊疑的道。
老方丈一步步走出,身后金色莲花接连绽放,一个个古老的【卍】字,密密麻麻,从他身后飞起,金光朦胧,神秘莫测。
这一刻,他像是舍弃肉身,举霞飞升了一样。
终于,他走到舍利塔之间,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开始口诵真经。
“他要借助历代先贤的舍利之功,来助他凝结。”
有妖王暗道。
陈宣的目光幽冷冰寒的盯着四面八方的群妖,眸子像是夺魂的魔钩,让人胆寒,一些刚想暗中出手的妖王被陈宣这么一看,顿时身躯发麻,硬生生的忍住了,低下头去,开始数着蚂蚁。
“尼玛蛋陈宣,等我黑蛇族妖祖出世,一定干掉你。”
黑蛇族妖王在心中暗骂。
轰隆!
忽然,一阵无比可怕的轰鸣之声响起,刚刚盘坐下去的法空方丈双手之中金光璀璨,向着身前地面用力一拍,顿时一层无比璀璨的金色佛光浮现出来,浩浩荡荡,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一刹那,数百座舍利塔像是同时复活了一样,绽放出一片片璀璨神光,从里面冲出一道道粗大的光柱,向着法空方丈的身躯汇聚而来。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一道道佛经从他口中源源不断的传出,浩浩荡荡,回荡在整个天地之间。
整个空间都动摇了起来,无尽的天地元气,向着他这里疯狂的汇聚。
高空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道道璀璨的闪电,噼里啪啦作响,围绕着老方丈不断乱劈,四面八方不知道多少房屋被雷电摧毁。
各路妖王和人族宗师、大宗师无不震骇异常。
这种场面太恐怖了。
像是远古仙神破碎虚空。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一道道粗大的雷电没有一道是落在法空方丈身上的,全都主动避开了他,似乎他体表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将这些雷电排斥了出去一样。
天地之间佛光更加耀眼了,无比璀璨,像是一轮大日在放射光辉。
“这老贼秃不会真的成功吧?”
不少妖王心中吃惊。
太古七邪的五人也全都眼瞳一缩,向着四面八方看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咔嚓嚓!
忽然一座座舍利塔炸开,一道道璀璨的舍利子从里面飞了出来,全都围绕着法空方丈旋转起来,而后忽然间所有舍利子全部炸开。
轰!
更加璀璨的佛光开始出现,在这层璀璨佛光内,一道模模糊糊的金色虚影浮现而出,依稀间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身高五六米,生有八条手臂的金色佛影。
而在这道金色佛影浮现的刹那,法空方丈的另一半身躯也在迅速化作透明,一层层佛光从体表溢出,向着身后的虚影汇聚而去。
一阵阵古老的佛号声弥漫而出,浩浩荡荡,响彻天地之间,充满了祥和安宁的气息。
“他要成功!”
有妖王惊呼。
“动手!”
不知道谁大喊一声。
刹那间数十位妖王和五位太古七邪的【苏醒境】强者齐齐扑了过去,快到极致,上来就轰。
“放肆!”
陈宣厉吼,毫不客气,手中刹那出现一口【落日刀】,无尽的真气汇聚过去,霞光璀璨,里面发出刺耳的长鸣,如同一头魔禽要从里面冲了出来一样。
他直接一刀向着众多妖王狠狠轰了下去。
无比璀璨的刀罡浮现,似乎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能清晰看到一头大日金乌的虚影浮现而出,仰天嘶吼,振翅横扫。
轰隆!
惊天动地的大轰鸣传出,整个天地都直接动摇了起来,空间如同潮水一样迅速波折,一刀的威力简直不可想象,单是扩散出来的刀气就让人感觉到形体要炸开了一样。
噗噗噗!
啊!
足足六位妖王被一刀之下直接劈的炸开,骨肉飞溅,又有十几位妖王被一刀劈的直接断裂,身躯化为两截,凄厉嚎叫,鲜血喷涌,各种内脏飞满天地。
而剩下的那些也各个遭遇到了刀罡的冲击,如同被一层恐怖的金色大浪扫中,全都狂喷鲜血,横飞而出。
不过这群妖王数目太多了,即便陈宣全力出手劈出了一刀,但那些妖王的恐怖杀术,还是有不少冲向了法空方丈那里。
清风道长身躯一闪,出现法空方丈前方,运转【太极无量】,一个巨大的青色太极图浮现而出,阴阳旋转,空间轰鸣,全力的进行化解。
不过他却没有陈宣那般逆天的功力,尽管全力化解,还是被震碎了防御真气,口中吐血,倒飞而出。
轰隆隆!
法空方丈的四周直接发生了恐怖的大爆炸。
一道道恐怖的杀术全都被他体表的佛光给挡住了。
整个天地都在晃动,大地迅速裂开。
法空方丈身后正在成形的巨大虚影忽然一顿,受此变故,不再继续成形,而是光芒倒流,开始向着法空方丈的自身汇聚而去。
“杀!”
五位太古七邪之主口中大吼,依然趁乱轰出恐怖的光束,向着法空方丈那里轰杀而去。
陈宣眼中杀机迸射,腾空而起,直接一刀向着五位太古七邪之主狠狠劈了下去。
“全都给我死!”
轰隆!
一刀下去,璀璨的金光吞没一切。
轰的一声,五位太古七邪之主全部炸开,化为一张张人皮迅速消散。
“是画皮,不是真身!”
龙龟开口道。
陈宣眼神中杀机刻骨,向着满地哀嚎的妖王看去,怒吼一声,挥动【落阳刀】直接向着他们狠狠轰杀而去。
他要让所有妖王全部付出代价!
“陈少侠快住手,不可继续打扰!”
清风道长口中吐血,开口大喊。
陈宣心中一惊,立刻收了【落阳刀】,向着法空方丈看去。
只见法空方丈的肉身原本已经消失了,但这一刻却因为身后巨大虚影的倒流,肉身居然再次开始缓缓成型。
身后的巨大虚影在不断模糊,一道道金色佛光溢出,向着法空方丈的肉身组去,而这一道道佛光组过去的刹那,便不再是金色,而是变成了一股墨黑之色。
这样一幕,更加妖异!
巨大的八臂罗汉虚影在不断地散去,而重组的法空方丈也不再是佛躯,而是变成了浑身漆黑的魔躯。
“他要成魔!”
赵日天惊叫道。
“怎么会这样?”
陈宣吃惊。
各路妖王全都在哀嚎,无比震骇看着这一切,很多妖王疼得满地打滚,但即便如此,也在艰难的向着法空方丈看去。
天地之间,忽然间所有的佛光都消失了。
一阵阵阴风呼啸而来,呜呜刺耳,诡异的黑雾不知道从何处开始出现,铺天盖地,汇聚而来。
一片片浓郁的黑雾中,开始浮现出了影影绰绰的人影,阴森恐怖,依稀有人在痛哭一样,呜呜刺耳。
这样一幕,诡异到了极点。
这哪里还是神圣佛土,分明变成了一处鬼域。
所有的僧人都无比惊骇的看着这一切。
“方丈!”
他们惊骇大喊。
“佛…魔…佛海无边…”
一阵阵晦涩古老的声音从法空方丈的身后缓缓传来。
金色的八臂罗汉虚影消散的更快了,化为一丝丝金色光线,向着法空方丈的体内汇聚而去。
法空方丈的脸色忽然有些痛苦,又忽然有些解脱,面部表情在极速的变化,肉身重组的速度在忽然加快。
高空之中,一道道粗大的雷电忽然间轰鸣而起,围绕着法空方丈不断乱劈,一道道璀璨光芒,惊天动地。
但是和之前一样,所有的光芒依然没有能靠近法空方丈的。
在持续了小半柱香之后,终于法空方丈身后的八臂罗汉虚影彻底消失了,原地之中,法空方丈的身躯彻底变得漆黑。
他的脸色更加痛苦,口中发出闷哼,似乎在承受着极大地磨难,体表之上一道又一道的黑色纹络浮现而出。
又持续了片刻之后,终于,法空方丈的脸色彻底恢复平静,双手合十,身上的漆黑仔迅速褪去。
“阿弥陀佛。”
他口中诵经,长身而起。
天地之间,所有的魔雾与阴风统统消散了。
只剩下了法空方丈一个人。
他的面色依然隐含慈悲,只是一双目光却忽然不像是他自己的,透露出着冰冷,透露出阴森。
这一刻的法空方丈,似乎诡异到了极点。
连陈宣也有些惊疑不定,不敢妄动。
这是成功了?
还是失败了?
“方丈,你…你可是成功了?”
罗汉堂首座法圆大师惊疑的问道。
“我佛慈悲,确实成功了。”
法空方丈开口道。
“太好了,太好了,方丈终于成功了。”
法圆大师无比激动地大叫。
各路妖王无比惊骇,口中吐血。
成功了?
这怎么可能?
他们已经如此破坏?
为何他还能成功?
“小子,不对劲,小心些。”
龙龟警惕道。
“对,我也觉得不对,但说不出来哪点不对。”
赵日天点头道。
不远处的清风道长脸色变幻,忽然间手指掐算起来,脸色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煞白,惊骇无比。
“他不是法空方丈!”
清风道长惊骇道。
什么?
一种少林僧人全都脸色大变,接着露出茫然。
怎么可能不是的?
这明明是他们的老方丈?
“空不异色,色不异空,我就是法空。”
法空方丈说道。
“不,你不是法空,你的命格不对,法空的命相已经陨灭。”
清风道长厉声大喝,“你到底是谁?”
所有僧人都不可思议,齐齐看向了清风道长,瞪大眼睛。
连陈宣也忽然寒毛倒竖。
刚刚半空中的八臂罗汉在消散,法空的身躯在重组,难道在那时,法空方丈已经死了?
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在法空方丈的身上复活了?
“完了,他不是成魔,他是被夺舍了。”
龙龟忽然将脑海和四肢缩入到了龟壳之内。
连赵日天也打了个冷颤,赶忙向着龙龟的龟壳里钻去,被龙龟一脚踢了出来,又赶忙向着陈宣的后背钻去。
“阿弥陀佛。”
法空方丈脸色慈悲,目光却越来越冰冷,看向清风道长,道:“老衲就是法空,你屡次说我不是,看来道友已经着魔,老衲只能度化道友了。”
呼!
忽然,他的身躯消失不见,一层恐怖的阴风卷过,快到极致。
清风道长脸色一变,全力的运转【太极无量】,巨大的青色阴阳图催动到了极致,轰隆隆旋转不停。
噗!
阴阳图一个照面被法空抓碎,可怕的手掌带着漆黑的魔光,直接向着清风道长的顶门抓去。
但就在这时。
轰隆!
一道璀璨绚烂的刀光忽然浮现而出,惊天动地,伴随着太古凶禽的长嘶,向着法空方丈的身躯狠狠轰了下去。
陈宣出手!

第二章到,又是一万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