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zv0有口皆碑的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二零六章 臨走前的各種佈局相伴-zaslr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秦禹拿着电话,眉头轻皱的冲大牙回道:“这事儿我考虑过,但现在办不太合适。松江这边正扯皮呢,我再从一战区要人,会显得很过分,缓一缓的吧。”
大牙在秦禹面前是没脾气的,一听大哥这么说,也就点头应道:“行吧,那你看什么时候合适,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跟团长通个气儿。”
“不,要走的事儿,你先不能跟任何人说,不然上面会对你有看法的。老实待着,剩下的我来办。”秦禹很耐心地提醒道:“即使真要走,我也会去奉北安排一下你的直属长官,毕竟对你有知遇之恩嘛。”
“嗯,我知道了。”
“行,那就这样。”
“好。”
兄弟二人聊完,秦禹挂断手机,扭头瞄了一眼林念蕾,心里还在琢磨怎么找个借口,才能不用回88号院住。
“滴玲玲!”
就在这时,秦禹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喂?”
“你是不是回来了?”老李的声音响起。
“回来了啊,你找我有事儿啊?”秦禹很急迫地问道。
“嗯,有点事儿。”老李缓缓点头:“你在哪儿呢?咱们见一面。”
“啊,你在天禧酒店呢,叔?行行行,你在那儿等着我,我马上过去。”秦禹非常鸡贼地说道:“很近,我马上就到。”
“你在说什么呢?”老李问。
“行,我知道了,我尽量快点,你就在天禧酒店等我吧,叔。”秦禹说完,直接挂断了手机。
林念蕾眨巴着大眼睛,黛眉轻皱地问道:“怎么又要去酒店?”
“李叔在那儿谈点事儿,让我赶紧过去。”秦禹非常随意地回道:“一会到了,我先给你开个房,你洗个澡啥的,先休息休息。”
林念蕾歪头看着秦禹:“不是回88号院吗?”
“李叔找我有急事儿,我得先跟他碰个面。”秦禹重新启动汽车:“这大包小裹的,你自己回88号院也不方便,先在天禧住下吧。”
“哼哼!”
林念蕾撇嘴扭过了头。
“你哼哼什么啊?”秦禹斜眼问道。
“渣男。”林念蕾磨牙骂道:“88号院里有故事啊!”
秦禹意识到这是个送命题,也就没有接话,只立马开车赶往了江边方向。
女人的直觉是很神奇的,再加上林念蕾的智商也不见得比秦禹差,很多事儿或许她早都看出一些端倪了,只是不说而已。
……
大约半小时后。
二人赶到了天禧酒店,秦禹开了一间套房,先帮林念蕾把行李拖了上去,一切都安顿好后,这才匆匆下楼。
酒店大厅门口,老李背手看着秦禹,话语简短地问道:“叫我来干啥啊,开房啊?”
“挺大个岁数,你咋没个正形呢?”秦禹狂汗:“我媳妇来了,她要回88号院住,我……我这不没办法了吗,才想了这么个招。”
“啊。”老李缓缓点头:“我忘了,可可那小姑娘好像对你……。”
“别说了,叔,脑袋该疼了。”秦禹摆手打断:“你找我到底有啥事儿啊?”
“去公司说吧,可可和吴迪在那儿等着呢。”
“行,走吧。”秦禹点头。
二人离开酒店,开着汽车很快就赶到了天成建筑公司。一进门,秦禹就看见可可和吴迪已经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
“哎呦,都在呢啊。”秦禹一笑,弯腰坐在沙发上问道:“怎么样,我走这两天,家里有啥事儿没?”
可可扭头看了一眼秦禹,没有吭声。
“没啥事儿,我们三个研究了一下怎么保住黑街警司司长的位置。”吴迪转过身,轻声说道:“弄出了几个方案,咱们讨论一下,哪一个可行。”
“嗯,你说。”秦禹点头。
“第一,牺牲天成集团一部分股份,让利给一战区那边,把司长的位置换回来;第二,让出部分铁路承包的管理权,直接去和沈寅谈,看他感兴趣不;第三,天成集团向新政F的领导班子捐款两千万,直接把这个位置买下来。”吴迪翘着二郎腿,话语简短地说道:“总之就是让出咱们手里的部分核心利益,去跟他们置换。”
“股份肯定不能给。”秦禹沉思半晌后应道:“给少了,他们不会干;给多了,咱们股份结构出现问题,以后会很麻烦。至于让出部分铁路承包的管理权,肯定也不行,因为我已经答应把这活儿给陈俊了,不可能再弄一家进来,这很没信誉。”
“那就只能给钱了。”可可吃着苹果插了一句。
“给钱可以,两千万虽然有点多,但能保住黑街警司司长的位置也算值的。”秦禹搓了搓手掌:“主要是人家能不能答应啊,一战区的太子爷要当市长,那部队的财务还不玩命的给他批经费啊,人家差这两千万吗?”
“怎么不差啊?”吴迪轻声回道:“组建部成立,上面一共就给批了一亿五的经费,而且还是分期到账的。咱们军政跟党政的财力是比不了的,部队是只花钱,不赚钱的地方,随便动一动都是黄金万两,你让他们给沈寅长期输血,那是不现实的。所以沈寅找钱还是要在地方上找,这两千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
“还有一个关键点。”老李站在旁边,话语平淡地说道:“老冯是警署署长,铁一把,那沈寅新派一个生脸去黑街当司长,小禹下面的人不买账,直接就架空他,他们也会很难受的。”
“对的。”可可点头:“警务部门的调动,冯叔说的算,朱伟,老猫他们只要不被分开,沈寅的人是很难从黑街警司拿走什么权利的。这一点他们估计也清楚,是要个鸡肋部门,还是拿钱实在,这题不难选的。”
秦禹大致明白了三人的意思,搓了搓手掌后说道:“既然这么说,那我同意花钱解决。如果钱不够,我个人再补点也没问题。”
可可闻声看向秦禹:“如果事情成了,黑街这边怎么安排?”
“老猫,朱伟,一正一副,大队长让小豪来干,珍珍负责后勤。”秦禹脑中早就有了蓝图:“这四个人一直是黑街警司的核心,只要他们不散,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吴迪坐在沙发上,也缓缓点头:“就这么办,如果还谈不拢,我就把最后一张牌打了。”
“什么牌?”秦禹问。
“……保密!”吴迪龇牙回了一句。
……
奉北城外的营区内,沙轩站在一辆越野车旁边,轻声说道:“反正这事儿你得帮我,不出了这口恶气,我是没办法平静的。”
“……帮你搞可以,但这事儿是不是应该跟你大哥商量一下啊?”旁边的青年压低声音说道:“松江那边好不容易消停了,我建议你稳着点,别惹事儿。”
“一战区自己的事儿,跟松江有什么关系?!他违纪了,老子就弄他,有毛病吗?”沙轩梗着脖说道:“不用跟我大哥商量,你就说,你帮不帮我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