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o9h都市言情 進化之超越星辰 愛下-01540 十段採訪(神)分享-8j81s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张一珊出门来找周保雨的时候恰好看到周保雨跟着一群黑人走了,她本想叫他一声,问他要去哪里,结果才张口就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喉咙已经嘶哑了,竟然虚弱到连一声呼唤都发不出来。她也想过追上去,可一看到医院门外通道里还躺着许许多多到现在都没能得到救治的伤员,张一珊只能愣愣的守在原地。
王宝川将周保雨带到这一层居住带上的管控中心,随后他向周保雨播放了半个钟头前夏目和安奕初以及那个黑衣助手是如何放倒十几号人跟着又消失在通道监视画面内的影像资料。
周保雨默默的看完后两手一摊:“SO?”
王宝川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你的这位朋友现在正在做一些非常危险的事情,他不应该去帮那两位,要知道……就算这里的高层不敢对第一中轴派来做节目的人做些什么,可你的朋友又没有什么靠山,他这样做可是会害了他自己的,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带我们找到他,及时的制止他的不理智行为。”
周保雨明白了,但他想不明白的是:“意思我懂……可你为什么认为我有法子带他回来呢?我可不是他的监护人,跟他的关系也就那样,而且他这人的性格很执着的,不是说我去了他就会给我面子乖乖的回来的。”
王宝川却笑眯眯的说道:“保雨啊,好久不见,你口才好像变好很多啊。”
周保雨呵呵一笑,没说话。
“你说的呢……确实也是那么回事……不过呢,我来之前就做过功课了,你的这位叫夏目的朋友平日里就跟你最是要好,其他人的关系才是真的一般,所以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好吗?”王宝川说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可那眸子里分明带着一些不耐烦和忍耐。
周保雨瞧的真切:“哦……做过功课啦……嘶……那是挺尴尬的,我和他关系确实还行,不过呢你就给我这么点视频资料我上哪去找他啊?”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们估计他们是往矿区事故现场去了,现在正安排人手追踪他们,只是我们想兵不见血刃的把事情和和气气的解决掉,所以就有劳你了?好吗?”
周保雨听罢拍拍屁股起身道:“那成吧……走吧……”
王宝川见周保雨还算配合,放下心来,可是让王宝川没想到的是,周保雨走到门前忽然又停下来,跟着就见他冷笑着转头问道:“哎对了,宝川,如果我要是不去的话,你们打算对我做什么?”
王宝川愣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抹狠辣的凶光,随后和颜悦色的上前故作亲切道:“哎呀,兄弟啊,我能想做什么,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再者说了,咱们弟兄以前是一起过着苦哈哈的日子的,现在就算不能带兄弟你一同富贵,却也不会加害于你啊,你想多啦。”
周保雨眯缝这眼睛盯着这个曾经的邋遢鬼也笑起来道:“那既然这样,我突然想起一些更重要的事情,要不这样吧,等你们真的解决不了问题了,我再过去,你看如何?”
王宝川愣了一下,心说你这臭不要脸的怎么翻脸不翻书还快,当时就要发怒。
可是当他注意到周保雨眸子里那一抹并不输于自己的狠辣后,王宝川有些犹豫了,他故作为难:“兄弟哎,你就别为难我了好不好,我这也是奉命行事,你要是不去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能搞定你的那个兄弟呢,何况你都说了他这个人比较拗,对吧?”
周保雨却连连摆手:“哎呀哎呀,我就随便一说,这个真去不了真去不了,我突然想起我屋子里还炖这老母鸡汤呢,这要是不回去看看,说不定锅都得烧漏咯。”
说完周保雨就要走,结果王宝川是彻底绷不住脸皮了,当时就叫出了周保雨的名字:“周保雨!”
周保雨停下了,他慢悠悠的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一起过过苦哈哈日子的患难兄弟,他冷笑道:“干嘛?演不下去了?那就干脆别演了,直接抓我好了,反正你们这些家伙在雄安的时候就尝试过,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当时你们可是五十个人,现在你们就十个,完全不够看的啊。”
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碰上这么嚣张的周保雨的王宝川也是个狠辣的典型,他的手下已经关上了房间的大门,几个黑衣人更是悄悄的拿出了枪。
周保雨瞥了一眼那些家伙后说道:“喂,这外头可都是干干净净的好人,你这一开枪可就包不住你这一团腌臜了。”
黑衣人们并不理会周保雨,他们只服从王宝川一人。
当然,在王宝川说动手之前,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
王宝川冷冷的看着周保雨道:“雄安那边的情况我不清楚,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就凭你自己也想逃出先生设下的局,不是走了狗屎运,就是与那个夏目的有很大的关系,不过他如何厉害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对付他需要借助一点非常手段,所以……兄弟最后劝你一句,别逞强了,时代变了,咱们都得换个活法。”
周保雨面色平静,他看着王宝川问道:“嘶……你这话说的有道理,时代变了,但凡是个聪明人都得换个活法,更何况你小子当初就不笨……不像我,苦哈哈了二十多年,要不是我表哥表嫂照顾我,我早就冻死在外头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本以为我当初那些兄弟都已经死了,结果到了这边就遇上了你,而且你还混得不错?西装革履的,整的跟威尔史密斯似的,行头挺好,就是有点不伦不类。”
说完周保雨还抬起手轻轻的在王宝川的胸口那拍了两下,似乎是想试试这衣服的料子如何。
王宝川也没有因为周保雨的突然举动就一惊一乍的,在他眼里,周保雨对他来说毫无威胁,也就没必要搞得如临大敌。
不过他也不傻,以防万一的兜底工作他还是做足了,相信靠着屋子里这十个人,就算周保雨现在已经练成了绝世武功也不可能躲得开十个人的集火吧。
“行啦,叙旧以后有的是时间,咱们也别剑拔弩张的,以免上了兄弟和气,我呢,还是那句话,你配合的话,什么都好说,不配合的话,我就只能请你跟我去一趟了。”王宝川这人心眼其实也不是坏透了那种。
可他哪里知道,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周保雨早已今非昔比,他自从遇到了神野,又经历了几番生死劫难之后,早已不复当年的懦弱无能,现在的他不仅自信,而且淡定。
深吸一口气后周保雨向前挪了一步,王宝川则下意识的后撤了一些,可周保雨并没有立马动手,而是贴在王宝川耳边说道:“替我向你背后的主子问声好,就说这世道不是他的棋盘,早晚会有人登门拜访,和他理论理论的。”
王宝川闻言惊异莫名的看向周保雨,随后他就不省人事了。
待到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拍打他的脸颊,随后一杯冷水浇在脸上时,倒地不起的王宝川才幽幽醒转。
睁开眼时,是管理中心的负责人,他一脸关切的问道:“王队长,你没事吧?”
王宝川呆坐在地,他缓了好一会才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负责人皱着眉看向他周围道:“我们也很想知道你们纠察科是怎么回事?怎么十个人带着一个人进去,出来的就只有那被带进去的家伙,结果进来一看……哎……我已经安排人去追了,就不知道能不能追到他了。”
王宝川猛然一惊,急忙起身看去,结果正看到两个工作人员正给墙角一具尸体从墙缝里拉扯出来,而在他身后的房间空地上已经横着码放了一排六具盖着白布单的尸体。这些人可都是王宝川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却没想到屋子里连个弹孔都没瞧见就被周保雨一人全灭了?
呆立当场的王宝川摸了摸酸疼不已的后颈,他古怪的自语道:“他为什么没杀我呢?”
负责人听得很清楚,不过他可不敢接话。
这避难所里才出现了塌方事故,这边又死了纠葛纠察队员,这么恶劣的事情接连发生,任谁也接受不了啊。
……
而此时的周保雨已经沿着夏目走过的小路来到了矿区救援现场的外围。
只是看了几眼现场的情况后,周保雨就确定了夏目会选择从紧急疏散通道进入矿区塌方底部。那里应该能找到不少线索,可正当他准备悄悄摸过去时,忽听得救援施工现场发出一声惊呼,跟着就听。
“哧!!!!!!!!!!!!!!!!!!!!!!!”的一声好似高压锅被打开时热气喷涌而出的声响传来。
那白色“蒸汽”周围站的近的几个人当时就惨叫着倒地不起。
其他人见状赶紧开展疏散,并暂停救援工作。
周保雨看的一愣一愣的,心说这是挖到什么东西了,怎么会跟开了锅似的?正当周保雨不明所以的时候,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有东西!有东西爬出来了!!”
“什么?!”周保雨急忙定睛看去,果然那如蒸汽一般沸腾上涌的气柱中正有许多颗婴儿大小的头颅从中冒出来,那裂隙也越发的张开。
周保雨感觉一阵头皮发麻,心说:‘这该不会是挖到阴曹地府了吧?怎么还有小鬼冒出来?’
正觉得纳闷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你在这干嘛?!”
周保雨闻言一呆,回头看去更是惊讶:“嫂子?!”
这偷偷摸摸下来的人可不止周保雨一个,还有就是本已经和夏目闹掰了,“分道扬镳”的李丹。这姑娘此时全副武装,看起来就跟电影里那些特潇洒的超级英雄似的。
红黑相间的具化贴合战衣搭配背上的双刀和手中的脉冲步枪,不知道的还以为李丹要上战场。周保雨看了她这行头一眼后反问道:“嫂子你怎么也在这?”
若在和夏目闹掰之前,李丹听到周保雨称呼自己为嫂子虽然有些害羞,但总感觉心里甜甜的,可现在……
“不许叫我嫂子!”
“啊?你跟夏目哥离婚啦?”
“昂……不对不对!呸呸呸~离什么离!你不要胡说八道!压根就没有的事!”李丹无语了,她以前还觉得这个周保雨挺老实的,现在看,这家伙的脑回路真的有些跳脱的迹象了。
“哦……那行吧……那我以后就叫你丹姐,丹姐你下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因为夏目那混蛋了!”
“混蛋……”听到混蛋二字周保雨就了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了,但他搞不懂的是李丹为何要这么一副如临大敌般的装束,难道她早就知道这救援现场会出事?
正在纳闷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开火!”
不远处守卫在救援区域附近的士兵开始向那从裂隙中爬出来的不明物体射击,子弹在那些东西身上爆出一连串的血花,看的人是触目惊心。周保雨眼皮直跳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这就开枪了?就不怕误伤?”
而李丹则脸色一变,骂了一句:“该死的王八蛋!”后就冲了过去。
李丹向前冲,周保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按道理说,以他现在被半通缉的状态冲出去的话指不定突然就变成了靶子,他是不应该跟上去的,可是眼看着李丹这一介女流之辈都冲上去了,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放着好兄弟的女朋友自己一个人去以身犯险呢?
反正啥也不想,冲上去就完事了。
救援现场乱作一团,士兵们有序的向前推进,大有合围那从裂隙中钻出的怪物的架势。可李丹感到近处后就冲所有人大声叫喊道:“快走!别恋战!!快走啊!”
指挥士兵攻击的士官长瞥了一眼李丹后却置若罔闻,继续下令进攻,甚至还调集来了更多的士兵。
眼看着这一批接着一批的士兵被丢进战场,李丹是真的急了。只见她抽出双刀,一个踏步腾空跃起七八米高。围成一圈的士兵们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背后也钻出来个怪物。李丹在空中双刀一抖,跟着在身前划出十字刀痕,大有一副要剑气凌空的架势。可下一秒,随着一声惨叫,那肉眼不可见的怪物本体才终于显出原形。
李丹的双刀正砍在那好似一团烂肉凝聚的怪物腹部,鲜血横飞的同时李丹已经借势又向上登高五米来到了那怪物头部。
说是头部,却只有一张足以吞下一台轿车的巨嘴,嘴里头的舌头上却密密麻麻的都是眼睛。这一幕要是让密恐症患者看到了,估计当场就得被恶心死了。李丹却视若无睹,竟然翻身跳进了那怪物口中。
所有人都傻了,尤其是周保雨。他前一刻还在赞叹这李女侠的身手不凡,可下一刻他就像吃了苍蝇一样一脸的“卧槽”了。
那么李丹是真的被吃了吗?
当然不是了……突然现身救援现场的怪物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前所未见的噩梦,它丑陋、邪异且恶臭。一些离的近的战士已经被它身上散发的气味熏到两眼发昏的地步。
饶是周保雨这种已经得了神野大半真传的“半神”也一样敌不过恶臭的侵袭,他捂着鼻子连连后退,一直退到没有人注意到他的阴影里。
如同一棵由无数尸体堆叠而成的古树般的怪物扭动着散发恶臭的身躯,它诡异的呻吟中夹杂着令人闻之胆寒的痛苦哀嚎。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先遭了殃,只听他“哎!”了一声,随后就被脚下乱石堆中探出的苍白手臂拖入了地下。
负责指挥作战的士官长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可他此时再想把人撤回来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才痛快的打空了枪里的子弹,跟着就被无情的拖进了阴暗的深源。那片碎石嶙峋的事故现场也好似融化了一般,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乌黑的沼.泽。
看到这一幕,周保雨算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旧神……”周保雨喃喃自语。
若说在这颗星球上还能有什么力量可以达到匪夷所思程度的,那就只有令人类闻之胆寒的“旧神”了。只可惜,即使这种力量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无数个岁月,人类对它们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
周保雨现在能断言这矿场的塌方极有可能与“旧神”有关,没有其他理由,就凭他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就足以断言。.
因为神野大人说过。
“神是可以胡作非为的,就算他哪天不高兴了,把太平洋变成沸腾的火海,你也不要去思考什么科学理论,因为科学只会给你一个‘荒谬’的无力回应。”
起先周保雨听不懂,可他现在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