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thy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485章 死神小學生登門【爲萌主閒人倫某人加更】讀書-qls02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紧盯着的灰原哀无语,看向池非迟背影的目光有些茫然,“非迟哥……为什么要瞄着人质来?”
很准,准确射杀人质!
难道……这就是死亡救援法?
秒杀人质,就不用担心歹徒伤害人质了?
“我没瞄人质,瞄的歹徒,偏了。”
池非迟没觉得失落,重新取了一支箭,继续搭弓、抬弓瞄准。
拿到陌生的弓箭,就能一箭中靶的,那是箭仙,反正他是做不到。
而且他前世练的弓箭,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碰,除了要适应弓箭、要找手感,也要适应一下现在身体的力量、眼力。
“嗖——”
第二箭,命中人质右肩。
“嗖——”
第三箭,擦着歹徒身边过。
“嗖——”
第四箭,命中歹徒肩膀。
“嗖——”
第五箭,歹徒眉心。
池非迟暂时休息了一下,回到护栏边,“新弓箭需要适应期。”
五箭适应好、调整过来,他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要是不在状态,二十支箭也未必能找准感觉。
“你以前练习的弓箭呢?”灰原哀问道。
她看池非迟的动作很专业,不像是萌新,也就是说,池非迟以前肯定练过,但她从来没在池非迟家里见过弓箭。
“早几年就不玩了。”
池非迟听到马蹄声,转头看去。
竹内早苗牵着池非迟上次骑的马过来。
一匹整体棕色的马,由于要跑高速骑射,马鞍、马蹬等马术用品都配齐了。
“那要不要先适应一下?”灰原哀也转头看去,提醒道,“很久没有骑射,一不小心就会受伤的。”
要是从全速奔跑的马身上摔下来,断两根骨头都是轻的。
“放心,我先跑两圈。”池非迟伸手接过缰绳,检查了一下马身上的肚带等绳子,才踩马蹬跨坐上去。
他早就过了逞强不要命的年纪,不过对于竹内早苗递来的头盔,还是选择拒绝,这种晴朗的天气戴头盔太闷。
与此同时,Ok牧场外,死神小学生登门了……
柯南无语瞥毛利小五郎,搞半天,大叔今天是为了来满足自己骑马的乐趣啊。
“我们可以在这里尽情享受大自然的乐趣。”毛利小五郎笑眯眯道。
“回去!”
场主办公室,大楠友之恼怒地打开门,“你给我滚出这里!”
“不用你赶,我也会走的,我可是忙得很呢!”身材发福的男人带人出门,越过毛利小五郎等人出门,“不过我劝你,还是别误了卖牧场的时机哦,别以为有客人登门,你这个牧场就能维持得下去,外面比这里好的牧场数不胜数……”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大楠友之恼怒回了一句,等男人关门离开后,看到柜台前的毛利小五郎,走上前,调整好了情绪,“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让各位看笑话了,欢迎来到Ok牧场,我是这里的主人大楠友之!”
“Ok牧场?”毛利兰疑惑,门口招牌明明挂的是Okusu,虽然那个usu写得很小就是了。
“我们以大楠的英文Okusu开头的Ok,作为牧场的简称,不过最近有点烦心事,不怎么Ok,”大楠友之哈哈笑了笑,看到那边的柯南,走到柜台前,拿起巧克力,蹲下身问柯南,“小弟弟,你看,喜欢巧克力吗?很好吃哦~”
今天又有小朋友逗了!
柯南看了看巧克力,笑眯眯仰头卖萌,“我不吃巧克力……”
“是吗?看来给小朋友准备巧克力,确实不对,”大楠友之思索着起身,又笑着看柯南,右手拿着巧克力,让巧克力在手指间灵活转了几个圈、落进外套右边的口袋,“嚯!”
柯南忍住尴尬,很配合地笑着鼓掌,“好厉害~!”
大楠友之顿时神清气爽,看来他没那么差嘛。
柯南悄悄松了口气,遇到这种尴尬表演,还要表现得一副‘你好腻害’的模样,做小孩子真是太难了。
柜台后,之前出门采购、刚回来的员工二宫宽人疑惑问道,“对了,大楠先生,早苗小姐呢?”
“池先生和小哀小姐来了,她在后面马场陪那两位。”大楠友之转头解释,又道,“就由你带这几位过去吧。”
“池先生……”毛利小五郎突然想起自己那个一脸冷淡的徒弟,同时在脑海里冒出来的,还有一个一脸冷淡的小女孩,“小哀小姐?”
“该不会是非迟哥吧?”毛利兰转头问毛利小五郎。
柯南无话可说,这么特殊的姓氏和这么特殊的名字,确实很可能是他们知道的那两个人……
“哦?几位是认识的吗?”大楠友之有些好奇,“池先生前段时间就带小哀小姐来过我们牧场。”
“我们牧场后面有马场跑道,也会提供客人骑乘马匹,”二宫宽人笑着出了柜台,“池先生是我见过骑术最好的客人,还有……啊,现在估计已经开始了,我带你们过去看看,请跟我来。”
“哦?已经开始了吗?”大楠友之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那我得过去看看才行啊,要不是上了年纪,每次看池先生骑马,我都想也跟着骑两圈呢!”
柯南半月眼,池非迟那家伙该不会是骑快马吧?
又不是专业赛马的选手,骑快了是刺激,但也很危险的……
在去马场时,路过马厩,毛利小五郎还跟利浦夫人打了招呼,问了利浦夫人的情况。
“踏踏踏……”
出了马厩,一群人就听到快步踏动的马蹄。
边缘的木制护栏后,灰原哀骑在三日月背上,身体前倾,双手抱着三日月的脖子,将下巴搭在三日月头顶,专注看着场上飞奔的棕马。
三日月的视线也随着那匹棕色大马移动,不过四蹄很不安分地跟着节奏踏动着。
“踏踏踏……”
后面,从马厩出来的毛利兰一眼就看到懒散模样的小女孩和调皮的小马,顿时笑弯眼,低声感慨,“好可爱哦!”
柯南为什么不是小女孩……不,她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对柯南太不公平了,不过真的好想养个小女孩……
柯南忍不住再三打量灰原哀,某人现在好像真正的小学生,没想到背着他们、单独跟池非迟待在一起的时候,居然比他还会卖萌!
灰原哀还不知道被后面的人围观了,依旧抱着三日月的脖子看池非迟骑马,心里悠闲感慨。
看来确实可以给三日月安排盛装舞步训练,小家伙好像很喜欢踏步……
非迟哥肯定没空来训练,最多有时候过来教一教,每年又得给训练师一大笔钱……
有空要跟着非迟哥去打两个赏金,另外,最好想办法赚点外快……
养个闺女还真不容易,不过谁让闺女喜欢又有天赋呢……
后方,大楠友之盯着马场上已经沿跑道跑了一圈的棕马,忍不住道,“来了!”
咦?
柯南等人好奇看去。
场上,棕马疾奔。
路过标靶时,马背上的池非迟取箭搭弓,侧身瞄准左手边的标靶,拉弓,放弦。
一支箭矢带着破空声飞出,还未飞到标靶前,又有两支箭前后飞出……
“踏踏踏……”
棕马的蹄声如同急促的鼓点,彻底掩盖了弓弦声。
一支支箭快速飞出。
“啪!”
随着第一支箭命中箭靶,接连不断的箭矢也重重钉进不同的箭靶。
“啪!啪!……”
命中声被一人一马甩在身后。
在马跑到一个放在地面、面朝下的标靶附近时,池非迟拉着缰绳、借着马蹬滑到马腹下,拉弓,放箭。
在箭矢越过木栅栏飞出时,池非迟又快速回到马背上,继续瞄准一个高一些的箭靶。
放箭!
放箭!
放箭!
……
棕马马不停蹄,迅速跑过直线跑道,重新跑大圈,留下一个个钉着箭矢的箭靶。
“好、好厉害……”毛利兰喃喃。
“呃,嗯……”毛利小五郎呆呆点头。
他现在去学,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柯南没吭声,看着那些都命中箭靶红心的箭矢,呆。
还有什么是池非迟这家伙不会的……
这种水平,去专业的骑射比赛里,也能拿冠军了吧……
“呜——”
车子引擎声从远处快速接近。
在棕马跑外圈跑到一半时,一辆车突然从后门冲进马场,直冲棕马撞去。
后方,围观的众人脸色齐齐大变。
开车的人似乎也看到了棕马,连忙一个急转,将车子侧停在马场上。
棕马受惊,嘶鸣着人立而起,开始慌不择路地乱跑乱蹦。
场边,三日月也被棕马的反应吓到,开始焦躁,踏步的蹄声也杂乱起来。
站在旁边的竹内早苗连忙拉住三日月。
场上,池非迟压低身子,抱紧马脖子,放轻声音,语气严厉道,“冷静!”
棕马感觉好像寒意笼罩、浑身发凉,没敢再乱跑乱蹦,放慢速度。
“没事了,放松点……”池非迟放缓语气安抚。
棕马停了下来,却还是焦躁不安的低鸣、踏步。
二宫宽人跑到棕马前方,拉好绳子后,摸着马头,安抚马匹,“好了,好了,冷静下来,没事了……”
见有人帮忙控制马匹,池非迟翻身下马。
“池先生!”
“池哥哥!”
“非迟哥,你没事吧?”
大楠友之、毛利兰、毛利小五郎和柯南跑到近前,心脏还在砰砰加速跳动。
马受惊会四处乱跑、疯狂蹦跳,特别是在背上有人的情况下,通常都会先把人甩下来。
虽然这匹棕马没闹腾多久,但刚才那架势也够吓人的。
灰原哀在竹内早苗的帮助下,下了三日月的背,也跟着跑到了近前,“非迟哥……”
“我没事。”池非迟看了看脸色煞白的一群人,目光在柯南身上着重停留了一下。
柯南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可以啊这小子,这次差点一来就直接把他送走。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