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jqf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之重返饑荒-第三百零八章 人類之光看書-fb8e0

末世之重返饑荒
小說推薦末世之重返饑荒
唐末看着保护罩外面一双双祈求的眼睛,末世残忍的在他们脸上身上已经留下了许多的痕迹。
无论是年轻人还是年纪大的人脸上都写满了沧桑,不复希冀的存在。
唐末久久没有出声,温建书和林怡也没有说话。
温建书和林怡都是十分拎得清的人,眼前的局势他们看的很清楚,他们现在没有挨冻呆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这一切都是因为唐末。
所以对于唐末的任何决定他们都是无条件的支持,更不可能出现擅作主张的事情。
就在唐末沉默的时候,外面一个女人一头撞进了保护圈,把怀里的什么东西放下之后马上又退了出去,然后跪在保护圈的外面向里面磕头,不停的磕头。
那女人身旁本还有个男人,在看到女人的动作之后愣了一下,随后马上跟着跪了下来和女人一起磕头。
男人磕的又重又响,每一声都砸到了所有人的心里,在一片的寂静之中尤其的突出。
此时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层白雪,男人头上的血渍很快就染红了白雪,可是男人依旧没有停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被女人拼命送进保护罩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女人拼命送进来的,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婴儿的脸已经冻的有些发紫了,身上还裹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
外面那女人还在一下下不停的磕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什么都不用说,任谁都明白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那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能够活下去,心甘情愿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的决心。
很快周遭的人有样学样,一个个的撞了进来,把怀里的孩子送进了保护罩,然后自己又退了出去,学着那对夫妻一样,跪在保护罩的外面磕起头。
唐末站在那,看着被送进来的人,大多是小婴儿,还有几岁的孩子,有的孩子还不会走路哭着往保护圈的外面爬,想要找妈妈。
被送进来的人里面还有几个七八十岁的老人,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深,但是身上还是很干净,看得出来被照顾的很好,这在末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个老奶奶的腿脚不灵便,被儿女抱了进来之后看着儿女在外面为了自己使劲的磕着头,想要挣扎的出去,可是又没得办法,只能默默的留着眼泪看着自己的孩子们。
这吃人的世道,对于每一个还活着的人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小孩子和老人本来就没有身强体壮的成年人身体好,再多冻一会,就真的没命了。
林怡是做母亲的人,也是做女儿的人,此时看见这样的场面眼泪止不住的汹涌而出,别过头,不忍再看。
唐末看着那些孩子老人,又看着外面不断磕头,为了自己的孩子父母拼了命求得一线生机的人,眼睛又酸又涨。
她自认重生回来不会再为世俗所牵绊,只为了自己和自己爱的人好好的努力活下去。
但是眼前的一切还是让她没忍住,把头仰了起来,让眼睛里面快要喷薄而出的液体重新的流回去。
和平年代的时候有一个词语叫做人类命运共同体。
那时候的人们总是没有办法真正的理解这个词语的意思,大家就那么相安无事的活着,从不会为其他人的命运感到欣喜或悲伤。
但是直到今天,唐末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好像真正的理解了命运共同体的意思。
那就是她做为一个人,看着眼前的孩子们,就觉得那是残酷时代中人类最后的传承,是漆黑的世界中最后的一点火光。
她看着那几个老人,她们的皱纹里写满了历史和岁月的故事,那就是人类共同的祖先,那是人类历史长河中人类来时的路。
她明知道现在外面那些的人就是用道德绑架的方式想让她去救那些孩子和老人,但是,此时此刻的唐末就算是再理智,道理想的再清楚明白,也真的没有办法就把那些孩子和老人就这样扔出去。
她是一个人,她不能忘记人类来时的路,更不能熄灭黑暗之中,人类仅剩的最后一点的光。
羊羊今年才两岁,他还不能明白外面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并不害怕,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
突然,羊羊从唐末的怀里钻了出去,迈开自己的小短腿向保护圈的边缘跑去。
“羊羊,回来!外面冷!”唐末立刻大喊着。
可是羊羊好像没听到一般迈着自己的小短腿,直到跑到了那个腿脚不灵便的老奶奶那。
羊羊停住脚步,蹲了下来。
他一只手握住奶奶的手,另一只手在奶奶的脸上胡乱的擦着。
“奶奶,你怎么了,你别哭。”
不仅是林怡,保护罩里,就连温建书那几个男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都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唐末用手擦了擦眼睛,心中的情绪翻江倒海,就在这一刻,她做好了决定。
晶晶一直都呆在唐末的背包里,它和唐末签订了契约,也是最能够感知到唐末的任何变化的。
此时的它来回在唐末的身上嗅着,因为它发现此时的唐末身体中的能量好像发生了某种变化。
就在晶晶看不到的地方,唐末的识海中,此时正有一股能量因为唐末在心中做好的决定悄悄的凝聚起来,缓缓的凝结成了一个和那颗还没有融合的力量之珠一样大小的珠子,静静的躺在唐末的识海之中。
“大家先停一下,听我说几句话。”
唐末的这句话是用了精神力再说的,声音极具穿透力,立刻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仔细的听着唐末讲话。
“地狱时代来临,我们人类做为共同体,自然应团结一心面对天灾,既然我唐末此时此刻能够出一份力,就为大家出上一份,责无旁贷!”
此时,外面的雪已经下到了人脚腕的深度,没过了那些跪着的人的膝盖。
大家听见唐末的话,纷纷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保护罩内唐末的身影,保护罩的光映到了唐末的身上。
那里面是那样的温暖,那里站着的那个女人在发光,那是人类之光。
所有人此刻心中都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