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f25火熱都市异能 全面攻略討論-第五百三十四章 狼入羊羣!讀書-c850s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一千名狱官的到来,让整件事情变得简单了不少。
这比赵果果预计狱官数量多了整整一倍。
赵果果以为,监狱岛光是拦截其他三艘光母舰队的骑士,便会出动绝大部分狱官,剩下留在岛上守家的人,不会超过500名——她的原计划是让监狱岛上骑士级别的修炼者倾巢而出,可现在看来,卡列尔手里掌握的力量,比她想象中要强大很多。
“苏牧,说实在的,我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克里斯蒂说道。
苏牧笑了笑,“别这么说,搞得我好像身份很尊贵一样。”
走廊上,两头的夜王军已经撤离,融入了黑暗之中,只剩下克里斯蒂和苏牧并肩而行,朝通往负二层的楼梯走去。
“比起绝大部分修炼者来说,你的身份确实算非常尊贵了。”克里斯蒂笑着说道,“要知道,当初卡列尔大人他们那支天才队伍,也没有达到过你们黎明社如今的高度,我看那些观众狂热的样子,你都快成他们的精神领袖了。”
精神领袖?
苏牧失笑:“没那么夸张。”
他的人气现在看起来的确挺高,可这种情况,未必就能持续多久。
一旦他的地球人身份暴露,谁也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仇恨。
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么——爱之深,恨之切。
到时候东窗事发,他苏骑士欺骗广大人民群众的感情这顶帽子,一定会被扣得结结实实,甩都甩不掉。
“不说这个了。”克里斯蒂笑着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听听你和卡列尔大人是怎么认识的,他可不是一个像表面上那么爱交朋友的人。”
卡列尔平日里似乎对谁都不错,说话也挺风趣,只要你不惹他,他绝对会表现得和和气气的,但是,真正能获得卡列尔的信任,让卡列尔完全放心把后背交给他的人,整个监狱岛上都不会超过十个。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苏牧笑道:“我跟卡列尔大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应该就在前天。”
是的,前天卡列尔到别墅来做客…不对,到别墅来讨要魔神机甲,他们才算是真正的见面了,之前围剿罗斯城的时候,两个人只是遥遥相望,打了声招呼,算是混了个脸熟。
这完全可以说是臭味相投…哦不,一见如故了。
苏牧和卡列尔边走边聊,脸上笑容都十分轻松,根本不像是要打架的架势。
但是,守在楼梯口的海螺号巡逻队,压力可就有点大了。
两个人谈笑风生的声音越来越近。
守卫眼前黑漆漆的,只能凭借微弱的应急灯光看清前方几米开外的拐角。
这是个L型的过道,敌人在走廊上还没过来,但已经不远了。
“队长,怎么办?”一名巡逻队员吞了口口水,紧张兮兮地说道:“他们好像过来了…”
留着板寸头的队长握紧了手中的枪,沉声道:“只有两个人,等他们一露头,直接开火,记住了,打完第一个弹夹,立刻把枪放下,不要有任何犹豫。”
这一帮子巡逻队的人里,只有他一个五阶,寸头队长深知,如此近距离的战斗下,枪械对于骑士级别的修炼者来说实在难以造成威胁,所以,在第一波火力覆盖之后,他们必须做好近战搏斗的准备!
寸头队长并不清楚敌人的修为,但在这种紧要关头还有说有笑,并且只来了两个人,那对方的实力必然是十分强悍的,否则不可能这般有恃无恐。
苏牧和克里斯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老弟,对方也就五十个人左右,你不用出手了,都交给我来。”
“可是他们有枪啊,大哥,你一个人搞得定吗?”
“无妨,几把破枪而已,子弹能沾到我衣服都算我输。”
“那行,大哥,我就在这等你了。”
听听,1挑50,子弹碰到衣服就算输,这像是打死打死的战斗之前该说的话吗?
而且,这家伙是不是太狂妄了点?
大家都是骑士,我这边人还比你多,你凭什么这么自信?
最关键是,这还没完!
那个声音听起来像是中年人的男人又说道:“等我干掉这群废材,咱们就把他们的女兵抓回去,给兄弟们好好乐呵乐呵。”
——对方不仅要打他们的脸,还要抓他们的女兵!
简直是岂有此理!
兵哥哥的脾气一贯火爆,当了官的寸头队长更是如此。
不过,愤怒归愤怒,寸头队长并没有失去理智,他强忍住了冲上去给那家伙一拳冲动,把枪口抬了起来,瞄准了拐角处!
“等这王八蛋出来,给我把他打成筛子!”寸头队长咬着牙低声道。
唰!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斗篷的人影从拐角处冲了出来!
“开枪!”寸头队长反应不可谓不快,当即便是一声大吼!
这让许多还没反应过来的士兵都下意识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突突突……!”
顿时间,漆黑的过道被照亮了!
冰霜、烈焰、电网…等各种子弹倾斜而出,炸出一团团绚烂的光芒!
还有不少穿甲弹,直接把合金钢板做成的墙壁都给打穿了!
“我打中了!”
“我也打中了!”
有几名士兵激动的喊道。
这些士兵,都经历过特殊的听力训练。
不同的子弹打在不同的物体身上,会发出不同的声音。
在茫茫多的枪声中,这种细微的声差很难捕被捉到,但他们却可以十分精确的判断出子弹到底到底有没有击中目标,而且几乎从来不会出错。
毕竟,这是关系到自己小命的事情。
一旦子弹没打中人,要么就上去用拳头硬拼,要么就麻溜的跑路,没有第三种选择。
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海螺号上的船员,子弹打在合金墙壁上是什么声音,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对于这些士兵来说,这次分辨有没有击中目标,比以往在外面打枪都要容易得多。
寸头队长自然也听出来了,他敢断定,起码有一百发子弹打在那个黑影身上!
只是,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像是打进了木头里。
而矛盾的是,他之前分明看清了斗篷下长着一张人脸。
“是替身术吗?”寸头队长眯起了眼睛。
很显然,他对于修炼者的逃生技能相当了解。
火光渐渐散去,寸头队长看到了那个黑影倒在了地上。
“队长,不是替身术!”一名士兵有些兴奋地说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枪打中骑士级别的修炼者呢,说出去可以吹上一年了!
“不是替身术,但也不是真正的人,否则他脸都被打烂了,地上不可能没有血迹……遭了!”寸头队长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大吼道,“是傀儡术!所有人,退!快退!”
没错,就是傀儡术!
苏牧从来没见过这种类型的技能,而寸头队长却直接认了出来!
只有修炼到一定地步的傀儡术,才能将傀儡变成活人的样子——尽管,它本质上依旧只是一个木头人,但其所具备的欺诈性,往往会让敌人措手不及,比如现在——
寸头队长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他甚至在命令属下后退的同时,还从戒指里掏出了一个五阶高级的防御罩,并且成功激发了出来,然而,还是来不及了。
原本躺在地上的“人”,突然之间一个翻身,像炮弹似的朝士兵们撞了过去!
“砰!”
防御罩轰然破碎!
木偶人直接扎进了人堆里!
接着,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这带着斗篷的假人掀起了兜帽,露出了一张完好无损的面孔。
正是克里斯蒂!
他的位置,可以随时随地和自己的傀儡进行交换!
苏牧看着自己身旁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木偶人,摇着头轻轻笑了笑,随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楼梯上,成功突进到敌人身边的克里斯蒂,已经像是狼入羊群了。
一个五阶顶级的修炼者,打一群修为才三阶四阶的士兵,简直不要太简单。
那些士兵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直接被一巴掌拍晕了过去。
克里斯蒂的速度出奇的快,他就像是一道鬼影,在人群中不断穿梭,带起阵阵轻风。
而风刮过的地方,士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终于,寸头队长捕捉到了克里斯蒂的身影!
他拳头上亮起一阵红光,狠狠地朝克里斯蒂轰了过去!
“血怒拳!”寸头队长大喝道!
然而,这血怒拳打到一半,离克里斯蒂还有一米多远呢,便硬生生僵在了半空,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寸头队长动不了了!
一股强大到令他头皮发麻的无形之力把他全身都禁锢了起来!
最关键是,这股力量并非来自于克里斯蒂,而是来自另一个人!
这时候,一道寸头队长刚刚才听过的熟悉嗓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少校阁下,趁着别人打架的时候去偷袭,可不是个男人该干的事。”
听到这话,寸头队长又惊又怒:“你特娘的不也是在偷袭老子吗!”
“少校阁下此言差矣。”苏牧说道,“制止偷袭的偷袭,并不能算是偷袭,这就像枪毙杀人犯的警察,不能说是杀人犯一样。”
“放屁!”偷袭跟枪毙,那能是同一码事吗?
寸头队长骂道:“强词夺理,我看你才是个娘儿们!”
“少校阁下,你刚才布置的战术我可都听见了。”苏牧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打完第一轮子弹,就上来和我们硬碰硬,但实际上呢,事到临头,你却下令让他们撤退了,这不仅是怂,还是言而无信,哪个当兵的男人会这样做?”
“你格老子的还好意思说!”寸头队长喷得口水飞溅,“刚才是哪个王八蛋说自己不动手的?老子不是男人,你就是了?”
寸头队长现在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只能靠着这张嘴来发泄自己的怒火了。
然而,论起嘴上功夫,他又怎么可能是苏牧的对手?
“我都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说你实诚了,敌人的话也能相信吗?”苏牧说道:“少校阁下,你当兵的时间应该也不短了,难道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兵不厌诈?”
兵不厌诈?
这四个字差点没把寸头队长的鼻子给气歪了!
老子偷袭就叫偷袭,你偷袭就叫做执法?
老子临时改变策略叫言而无信,你特么出尔反尔却是兵不厌诈?
若不是亲眼所见,寸头队长都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个双标狗!”寸头队长半天才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多谢夸奖。”苏牧笑了笑,然后一记手刀便砍在了寸头队长的脖子上。
嘭的一声,寸头队长两眼一翻,应声倒下。
克里斯蒂已经把那群士兵解决得差不多了,他自然也懒得再跟这家伙废话。
时间不等人,越快结束这场战役越好,免得迟则生变。
“夜王军听令,去把负二楼的文职人员都控制起来,带去能量供应室。”苏牧命令道。
“是!”黑暗中传来一声整齐的低吼,却始终未见人影。
“苏将军,你这队人马,可真是让我有点眼红啊。”解决掉最后一名士兵,克里斯蒂拍了拍手,笑着说道:“要是岛上的狱官都有这个本事,今天便不用着你们亲自出马,我们自己就能把问题解决了。”
这已经可以说是赤果果的明示了。
苏牧笑道:“副官大人要是想用夜王军,可以去找卡列尔大哥要权限,至于训练方法,我即便愿意给你们,狱官兄弟们多半也用不了。”
能成为骑士的修炼者,天赋等级都是S,这是金德考给出的定论,就像星野纯夏,如果她一直保持着A级的天赋,那么她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到四阶顶级,剩下那一步,无论如何都跨不出去,用仙侠一点的话来讲,就是臭妹妹的灵根品质还不到位。
而监狱岛上的狱官则不同,他们的天赋本身就是S级了,同为S级的夜王,并不能覆盖掉他们原有的天赋,哪怕就算能,也未必就值得这么做。
毕竟,这世界上比隐身好用的天赋不在少数,更何况,狱官们已经修炼了那么多年,技能什么都早都用习惯了,现在突然给他们换上一套全新的技能池,光是适应起来,恐怕都得花上不少时间,而现在“自由城”最缺的,也就是时间了。
“真是可惜了,看来我只能到时候找卡列尔大人把兵权要过来过过手瘾了。”克里斯蒂面露无奈之色,语气里颇有点遗憾的味道。
似乎,这位副官大人,也是个战术大师,想用夜王军一展拳脚呢。
“只要卡列尔大哥同意,我这边没问题。”苏牧笑着说道。
其实,卡列尔之所以当他是朋友,愿意相信他,甚至为他给凯文开后门,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秦扬。
卡列尔信任秦扬,所以才信任秦扬所信任的他。
那么倒过来也是一样,卡列尔信任克里斯蒂,苏牧自然也会信任克里斯蒂。
很多时候,朋友就是这么来的。
“走吧,该去会一会那些所谓的海军陆战队了。”克里斯蒂说道。
“我很期待,他们能不能接下我一剑。”苏牧眼中流出了一丝罕见的兴奋。
银九山给的那本功法,光是用手都能秒掉一搬的骑士了,那换成是剑,威力又该多大?
……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