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zvf扣人心弦的小說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討論-第二一零章 奇襲庫倫(四)-52i68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小說推薦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在人民军发动进攻时,哲布尊丹巴八世己经起来,尽管他是集宗教、政权于一身,但在本质上还是宗教的成份偏多,因此在每天他都会很早就会起来,念经颂佛,尊天奠地。因此听到了枪炮声之后,尽管哲布尊丹巴八世也惊恐异常,但毕竟是已经开始理事了,到也不太慌张,一面招集军队抵抗,一面也准备从库伦撤退。
在人民军突破了夏宫的院墙之后,哲布尊丹巴八世知道夏宫是守不住了,于是下令先从夏宫中撤出,看看外面的情况再说。而这时他身边己经聚集了百余名卫兵,以及两名待卫长穆荣嘎、丹必坚赞,还有10余名僧侣待从,以及他的妻子敦都克拉穆和儿子雅勒古三也都做好了出逃的准备,于是众人一起,在卫兵的保护下,离开了夏宫。
当然这时哲布尊丹巴八世还没有打算离开库伦,而是准备先撤到冬宫去,然后向库伦大臣衙门、俄国驻库伦领事馆求救,同时也再招集一些人手,希望能够击败人民军的进攻,保住库伦,毕竟库伦是他的根基所在,因此只要有一线希望,还是要尽力守住库伦。
但在哲布尊丹巴八世一行人刚刚出了夏宫的北门,就收到了报告,冬宫已经被人民军攻破,而库伦大臣衙门那边,也是炮声轰鸣,枪声不断,看来也是凶多吉少,而俄国驻库伦领事馆虽然还没有消息,但只怕是也好不到那里去,毕竞领事馆里也就有一百多士兵,恐怕改变不了大局,因此哲布尊丹巴八世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先撤出库伦再说。确保万无一失,如果击败了人民军,也还可以再回来,如果不能击败人民军,那就道到别处去,再招集军队与人民军决一死战,也总比困守在库伦,被人民军俘虏了强。
既然是从夏宫的北门出来,自然也就向北方逃撤,夏宫是库伦的中心,虽然南北向的大道不像东西向那么宽阔,但也不算窄,宽度达10余米,而且还十分平坦,但一行人员走了没多久,只见在大道上横着两辆奇形怪状的车辆,以及数十名实枪荷弹的士兵,拦住了去路。不用问也知道是人民军截断了库伦北面的道路。
哲布尊丹巴八世也不禁大惊失色,想不到出库伦的道路都被人民军封锁,而现在退回去恐怕己经来不及了,道:“这可怎么办?”
这时丹必坚赞道:“佛爷不必惊惶,待奴才带人冲上去杀开一条血路,定保佛爷杀出库伦。”
穆荣嘎皱了皱眉道:“伪逆军队即然是在这里设兵阻击,必有把握,不可硬敌,而且现在局势危急,我们当以保护活佛为要,要离开库伦也不是只有这一条路,还是另找别路突围为上。”
丹必坚赞急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犹豫不决,别的路难道伪逆的军队就不会设兵阻击了吗?你看他们的人数并不多,不过2、30人罢了,那两怪车只怕也是徒有其表,吓唬人而已,只要我们奋力一冲,定可以突破伪逆军队的阻击,如何还这样犹犹豫豫,等伪逆的援军赶来了,可就来不极了。”转又对哲布尊丹巴八世道:“活佛,可要当机立断哨!”
哲布尊丹巴八世迟疑了一下,也点了点头,道:“好,丹必坚赞,这里的军队就交给你指挥,你若能护我杀出库伦,重重有赏。”
丹必坚赞立刻道:“是。”说着带领6、70名士兵,冲了上去。
还没等他们冲出2、300米,只听“嗒嗒嗒嗒”,从两辆怪车上喷出了猛烈的火舌,正在前冲中的蒙古士兵像割草般的倒地,转眼就倒下了大半,就连丹必坚赞也中弹倒地不起,只有最后的十几名士兵见势不妙,极时的停止了冲锋,撤了回来,这才算是侥幸逃得了性命。
哲布尊丹巴八世也不禁吓得面如土色,没想到这两辆怪车竟是如此厉害,轻易就将蒙古军队的进攻化解。而就在这时,两辆坦克缓缓的开动,发出机械摩擦的轰鸣声,向哲布尊丹巴八世一行人推进过来。
这下可把哲布尊丹巴八世可吓得不轻,因为没有牛马牲口的牵引力,这车竟然能够自行开动,在这些人的观念中基本就等同于是妖法了,哲布尊丹巴八世也不极细想,颤声道:“快、快,先撤回去,撤回去。”
于是众人又不得不退回到夏宫里,关闭了宫门,而两辆坦克见将哲布尊丹巴八世一行逼退回夏宫里,也就不再紧逼,又退回到路口去。
但再次回到夏宫里,情况己经大大的不同了,这时人民军已经占领了夏宫的大部份地区,就连哲布尊丹巴八世的主大殿也都被人民军占领,因此哲布尊丹巴八世等人只能暂时躲在一个偏殿里喘息。只是他们这一行人虽然死伤了不少士兵,但也还有大几十号人,目标自然是极为显眼,更何况在哲布尊丹巴八世等人躲进偏殿之后,在偏殿外围还布置了士兵守卫,这简直就是告诉人民军,这边有人,还是十分显赫的人。
于是人民军迅速的集结了3辆坦克,一个排的40余名士兵,围攻这座偏殿。虽然在外围布置了20余名士兵守卫,但在三辆坦克为主力的围攻下,外围守卫的士兵很快就被打得死伤了大半,剩下的几名士兵也都躲进了偏殿里。
这时三辆坦克呈一个“品”字形,将偏殿包围,如果主炮齐开的话,这座偏殿以及里面的人都难逃活命,不过排长杨非这时的头脑到还清醒,见此情景也知道躲在偏殿里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里面肯定有几条大鱼,因此才命其他两辆坦克不要开火,而是让士兵喊话,让里面的人出来投降。
哲布尊丹巴八世等人这时己然是走投无路了,但就这样投降,却又有些不甘心,毕竞在此之前,无论是清廷还是俄国,对他都还十分恭敬,尽管哲布尊丹巴八世也知道,清廷和俄国都是利用自己控制蒙古,因此在这时自己觉得还是有些资本,不过听到的一些华东**的作风,和清廷、俄国大不相同,扶植普通牧民、打压权贵、头人,是否还会利用自己,哲布尊丹巴八世心里也没有底,于是在简单商议之后,哲布尊丹巴八世决定派出一名僧侣和人民军谈判,希望自己能够有体面的投降,如保留自己活佛的称号和权威,以及在蒙古的影响力,并保持一定的自由度等等。
杨非当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直接回复他们,只能无条件投降,没有资格谈条件,如果拒绝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为了恐吓哲布尊丹巴八世等人,杨非下令,让步兵向偏殿投掷手**,当然只是将手**扔在偏殿的外围,并不是扔进偏殿里,毕竟杨非还是希望抓活的,同时杨非还决定,如果这一招吓不住殿内的人,就派士兵冲进殿内去抓人,虽然这样可能会有误伤,但总也能逮到几条大鱼。
不过杨非的担心还是有些多余了,2、30颗手**在偏殿外爆炸,但殿内依旧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不仅是门窗都被震破,房瓦也脱落了不少,砸伤了不少人。哲布尊丹巴八世等人也都吓得魂飞魄散,知道人民军可不是恐吓之语,而是来真的,如果自己再不投降,人民军可是真不会手下留情的。因此哲布尊丹巴八世只能接受人民军的条件,无条件投降。
见殿内人选择了投降,杨非也十分高兴,再一问才发现自已竟然抓到了最大的一条鱼,而且还是哲布尊丹巴八世的一家,连老婆带孩子。当然杨非的心里对哲布尊丹巴八世也诽议不已,这都是什么和尚,不仅明目张胆的娶了老婆,还堂而皇之的生了个儿子,这样的人居然还被尊为蒙古的宗教首领。
其实哲布尊丹巴八世娶妻生子,是在他出家之前的事情,因为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也是转世的,而这一世正好落到了他的头上,因此才成为哲布尊丹巴八世。蒙古人对哲布尊丹巴八世的妻孑、儿孑到并无反应,而是十分尊敬,将他的妻子尊为女活佛,儿子尊为雅勒古三呼图克图。当然宗教人员娶妻生子毕竟多有不雅,虽然蒙古人可以不在意,但清廷却不能不注意影响,但又不能逼哲布尊丹巴八世离妻弃子,于是以她是哲布尊丹巴的女弟子的名义,加封她“察罕达拉”名号。就这样糊弄过去算了。
杨非当然不知道这些内情,但也知道哲布尊丹巴八世是一个对华东**来说极为重要的俘虏,却不容有失,因此在接受了哲布尊丹巴八世的投降之后,杨非又将他们一家三人关进了偏殿里,只留两名小僧侣伴随,而其他的俘虏都另行安置,又派士兵严密看守偏殿,然后才派人去通知陈金刚。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