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9t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魔王又出手了 念笯嬌-第611章 少年回頭望,笑她:還不快跟上分享-f5b6f

大魔王又出手了
小說推薦大魔王又出手了
平阳的夏天很热闹,大大小小的水潭积满了清澈的泉水,从山上看,她们像是从天上落下来的一个个巨大的蓝宝石。
在北方,尤其是西北,这里的每一个水潭都可以称为湖泊,很漂亮。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村里许多小孩子,甚至还有大人,来到河边或水潭里游泳。
其实村里人更愿意称为洗澡。
因为大家都带来了洗发水和沐浴露。
离队后的西卡一时没法进入工作状态,给自己放了个小假。
她没有去国外,也没有去景点,而是选择来平阳。
十年前,整整一个暑假,少时除了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七姐妹一直住这里。
这里每一个水潭,每一条河,她们都在里面游过。
后来,还在上学的她们,假期也会时不时来小住一段时间。
直到毕业后,才没再回来。
其实她们也想偶尔来小住几天,但王子安都不再回来,她们自然也来不了了。
据西卡所知,王子安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
他说睹物思人,回来也是给亲戚添堵,他是克死双亲的扫把星,甚至外婆也是因为女儿的死大受打击,神智浑浑噩噩,抑郁而终。
西卡不知道的是,她抵达平阳的当天,上午王子安就离开了。
而她是下午到的。
晚上,她看到的王家自然是黑灯瞎火,没人住。
但她看到了这几年一直梦到的萤火虫世界。
漫山遍野的萤火虫,一闪一闪。
还有久违的催眠曲——蛙声。
那边的山,让西卡想起上去的时候,少年回头望,笑她:还不快跟上。
游乐园是时光隧道,能够偷回一点点,一点点空闲时光。
这里同样能让西卡有那种感觉。
反观现在,世界都爱热热闹闹,似乎容不下她,百无聊赖。
远远看着王家,西卡俏脸上带着笑容。
二楼阳台很大,王子安,加上少时九姑娘都可以挤在那,看星星,看萤火虫。
记得有天晚上,大家坐那里玩,喝着酒的子安感叹:“葡萄美酒夜光杯。”
大家正期待下一句的时候,他把大家都笑红了脸:“金钱美女一大堆。”
西卡还记得,有次她刚洗完澡出来,三三直直看着她夸赞道:“清水出芙蓉。”
正当她有些害羞的时候,他又说道:“乱世出英雄。”
还有一次,最能喝的刘仙女来了,三三拿出很能上头的酒跟刘仙女喝。
喝着喝着他说道:“问君能有几多愁。”
大家又竖起耳朵的时候,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酒说道:“恰似一壶二锅头。”
那时,大家没当回事,意气风发的李孝利还说青春永不散场,少时也永不散场。
后来最先跟队友若即若离的人,却是李孝利。
“人生若只如初见……自己亦是风景,无需仰望她人。”
这是看似和睦的少时巅峰期,李孝利发微博的暗示。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西卡有些不喜欢后来的李孝利,但即便她成为了队里人气最高的一个姐妹,她也没跟姐妹貌合神离。
“让我一个人坐这待一会儿。”夜色中,王家院门口,西卡对旁边虎背熊腰的女孩说道。
西卡不算是一个人来平阳,同行的还有助理,兼保镖。
在西卡提出要求后,助理自个儿到前面河边玩水去了。
这里的河水在夏季很凉爽,尤其在傍晚之后,在里面游个几分钟,正常人都有点受不了,需要上岸暖暖身子。
王家院门口的石条还在,西卡摸了摸光滑的条面,上面还有点白天烈日照射留下的温度。
坐上去,西卡感觉心安静了下来,很舒服。
曾在阳台上看漫山遍野的萤火虫,也曾坐在这里看菜园,看不远处的河流,开开心心说话,欢声笑语。
身后灯火通明,屋里也会时不时传来其她姑娘的声音,有尖叫声,有大笑声。
西卡不敢回头,不想看到冷冷清清的院子,一丝亮光都没有的主楼和偏房。
但她实在太想看一眼了。
不出所料,回头看到人去楼空的房子,西卡就忍不住哭出来。
怎么就走到这地步了?
她并不是那种喜欢勾心斗角的人,也没什么城府。
圈内大佬现在是看出来了是平阳王在出手,以终结少时的代价,换来这个曾逼得他走投无路的圈子元气大伤,重新洗牌。
但西卡不知道,她的团队也还没意识到。
网上也还没开始出现大魔王在出手的声音。
西卡的助理在河边玩水,看着河面上一闪一闪飞过的萤火虫,很喜欢这里。
她以前没来过这里,这两年才给西卡当的助理。
但没玩多久,助理便接到西卡的电话。
西卡强烈要求现在就回去。
助理很无语,这才来多久,就急着回去。
想想大概因为这里是伤心之地,待不下去了。
因为一个人才喜欢上的一个地方,当那个人不在的时候,这个地方便跟其它地方一般无二了,甚至让人退避三舍。
平阳家族群里。
西卡已经在合约到期后退出去了。
这段时间,群里很少有人说话。
即便结婚有了孩子还一直活跃的谭勇,也很少冒泡。
今晚一顿饭局回来后,他很想在群里说说话,更想亲自问王子安,事情是像饭局上圈内人说的那样,他是故意终结少时的吗?
但犹豫了很久,他没问出来。
西卡,好可惜!
这几年她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难过吧。
之前谭勇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王子安要极力捧西卡。
连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都没西卡那待遇。
栗可欣不算,表哥本来就不想让她混这个圈子,而她也不喜欢,唱唱歌跳跳舞就够了,演戏什么的她一点也不感兴趣。
现在谭勇看来,表哥捧西卡,是为了牺牲西卡。
他当然不能牺牲平香流樱或新垣结衣。
这种牺牲,即便是做戏,也得做足,一样的伤人。
得罪整个娱乐圈的王子安,是不可能不顾资本的感受,功成后立刻让少时重新集结的。
“哎,老了,怎么越来越多愁善感了。”看了一阵子熟睡的孩子,回来躺床上,看着旁边身材曾是自己求之若渴的老婆一眼后,谭勇感慨。
二十年前,还是单身的时候,每天早上醒来,低头看一眼总会感叹,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二十年后,每天早上醒来,依然会感叹,我要这玩意儿有何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