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kr1精彩都市小說 《醫品至尊》-2560 禁咒相伴-uz4vp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哎!被这样的可怕存在盯上,也不知道对这小子来说是祸是福啊。”
梦魇看了眼进入深层次悟道的丁宁,轻叹一声,重新融入手臂重新化为纹身安静下来,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似的。
半个时辰后,无相率先醒来,看了看仍在深层次入定的丁宁,轻手轻脚的关门离去,并特意叮嘱其他人万不可进去打扰。
虽然他看到了老僧留下的《易筋经》但却仿若未见,因为他深知人各有缘法,适合丁宁的道未必适合他。
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若是有细心人仔细查探,就会骇然发现,此刻他的实力不升反降,竟然跌落到了人武境。
不错,在老僧的点化下,他如醍醐灌顶审视己身,发现自己的基础并不扎实,存在着很多漏洞。
所以他毅然决然的自斩修为,重新筑基,一步一个脚印的重头来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丁宁才从深层次入定中醒来,睁开眼睛时,眸中竟然爆射出尺许金光,看上去极为骇人。
片刻后,金光才缓缓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眼眸深处多出了一道神秘的符咒。
丁宁站起身来微一握拳,竟然传出隐隐的雷鸣之音,不由露出满意的笑容,轻声呢喃道:“没想到这一次顿悟,收获竟然如此之大,无名前辈说的不错,之前的我真是太过肤浅了,根本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若是现在在遇到那灰十八,绝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狼狈,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了。”
之前,他总以为自己是极限半神,在半神境界已经达到了巅峰,再也没有了提升的空间,只等参加完气运之战后就能正式突破半神了。
可直到被老僧点化,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何等的肤浅而幼稚,空有庞大的力量却不知道利用,只会依仗着第二人格和数次入魔来强行提升实力。
人的悟性不同,际遇不同,感悟自然也会有所不同。
无相自认为基础不够牢靠,选择自斩修为重修,而丁宁的基础却毫无问题,可以说古往今来,基础能够像他这般浑厚无暇的绝无仅有。
但正如老僧所说,他并没有领悟到力量的真谛,空有宝藏而不自知,根本没有把自身所拥有的优势充分利用起来。
就如咒之传承,他之前总觉得太过邪恶,而只是大致的了解一下,根本就没有深入的去学习,去研究。
直到老僧讲述力量的本质才一语惊醒梦中人,让他意识到自己思想上的狭隘。
这世上本就有绝对的善恶对错之分,只是人类赋予其属性,才会有了善恶对错的概念。
而咒术既然能够被金色箔纸收录其中,又岂是简单的善恶可以界定的?
这让他幡然醒悟,领悟到力量的真谛,力量本身没有对错,只看使用的人赋予其什么样的属性罢了。
用来匡扶正义,力量自然就是正义的;可用来为非作歹,那自然就是邪恶的了。
所以说,力量本身其实是没有所谓的正义和邪恶的,他却偏执的把咒术认为是邪恶的东西而弃之敝履,这本身就是一种愚蠢的偏见。
此刻他明悟了力量的本质后,再次沉浸在对咒术的研究当中,才真正感受到了咒术的魅力。
不错,咒术的施展手段看起来大部分都很邪恶,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它却在整个咒道传承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前文说过,咒的概念很广泛,细分为诅、契、封、禁四个方面,可能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作祟,让丁宁始终把诅咒当成了咒术,并因为它过于邪恶而弃之敝履。
但这一次,在他感悟到了力量本质后,再次仔细研究才发现,诅不光是诅咒,同样还是力量的源泉。
诅在古时候的意思是求神加祸于别人,在现代则泛指咒骂。
诅咒诅咒,咒其实只是手段,诅才是诅咒最终的目的和力量的来源。
在丁宁看来,诅咒其实就是一种心灵力量的运用方式,通过恨、怨、憎、恶这些负面的情绪,来沟通天道降下祸端,对其所痛恨的目标施加惩罚。
说白了,这和魔族修七情六欲之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若是没有诅这个力量源泉,咒作为一种惩罚的手段其实是无效的。
之所以诅看起来这么邪恶,动不动就要施展诅咒者付出精血、魂魄、残肢断臂甚至是血亲之人性命的代价,也是有着其原因的。
正如老僧所说,不管是什么力量,都是要讲科学的,力量守恒定律就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诅咒也正是如此,在总质量不变的情况下,一向最是无情但实际上却最为公平的天道,凭什么要帮施咒者去惩罚被施咒者?
所以,施展诅咒者就必须要付出让天道满意的代价,才能够成功的施展诅咒。
尽管丁宁目前还不清楚天道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衡量标准在和施咒者做交易,但他却很清楚,诅咒只是和天道沟通交易的一种特殊手段罢了,绝不是单纯的一种邪恶害人手段。
听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实上这并不稀奇,就如契,本身不就是社会群体中的一种为了保证公平公正而施行的一种交易手段吗?
只是普通人是以法律为保证来进行公平公正的契约行为,而契咒则是用天道代替了法律来签订交易契约的方式罢了。
两者实际上是同一个道理,只是天道远远比法律更加具有效力和约束性罢了,毕竟,违背天道契约的惩罚可是很重的。
由此,丁宁认为,诅咒其实也是维持天道秩序的一种手段,甚至和因果、气运这类虚无缥缈的至高法则是一种极为类似的法则秩序力量。
这让他大感兴趣的同时,进入更深层次的研究,他相信,能够被金箔纸收录在其中的传承,绝不会那么简单。
果然,经过他忘我的深入了解和研究发现,他终于发现了咒之道的秘密。
咒,这东西是一种手段,同时也是一种媒介般存在,别看它本身不具有什么威力,但和其他东西搭配组合起来,就会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
丁宁试着将其和符文进行组合,竟然产生了神奇的变化,本来性质比较单纯的符文被赋予了咒的能力。
也就是说,丁宁若是用铭刻了符文武器攻击敌人,会让敌人受伤的同时增添了诅咒效果,令符箓的威力无形中提升了至少三成。
当然,这是要看搭配什么样的符箓,若是威力巨大的高等级神符,那诅咒的威力也会相应的增加。
这个发现让他兴奋不已,同时萌生出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既然咒能够和符文结合,那是不是能够也和其他传承结合呢?
于是,他再次进行了试验,结果不出他所料,咒不管是和契合作,还是和封或者禁搭配,都会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
契咒,会让天道契约更加具有约束力,一旦背叛契约,会遭受天道更大的反噬,甚至会祸及背叛契约者的血脉亲人。
封咒,能够令封印术添加上一层诅咒之力,令封印的威力更上一层楼,比如说,无法立即杀死只能将其封印,利用漫长的时间慢慢将其磨灭的魔性,在封印术添加了诅咒后,会对魔性不断的进行诅咒,令其被磨灭的时间大幅度的缩短。
而禁咒,则更加夸张了,和诅咒、封咒与契咒不同,禁术本就是威力巨大的一种作战手段,具有着恐怖的杀伤力,哪怕是诸天神佛都极为忌惮,将其列为禁忌之术,令其具有了和诅咒同样的限制,施展禁术者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可在禁术和咒术组合后,这种限制虽然还在,但需要付出的代价却轻微了许多,比如需要付出生命为代价的禁术,在形成禁咒后,不但威力增加,后遗症也变成了不会要命,而是失去所有修为。
但这种代价在丁宁看来也是太过惨重了,不死心的他经过无数次的衍算,最终在随机传送卷轴的启发下,琢磨出一种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够使用禁咒的方式。
那就是把符、禁、咒三种传承进行融合,然后用封印术将其封印在利用降龙木制造出的卷轴上,变成一次性的消耗品——禁咒卷轴。
这种方式很取巧,其实也等于是一种另类的蒙蔽天道,卷轴一扔,强敌灰灰,等天道感应到禁术气息时哪里还能锁定得了施展禁咒的人?
天道能怎么办?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呗,总不能让已经化成灰的卷轴去承受天道反噬吧?
这种禁咒卷轴造价极为昂贵,需要消耗大量的降龙木,但比起其毁天灭地的威力来,丁宁却觉得物有所值,绝对划算。
最起码,只要制作出禁咒卷轴,就能让他去参加气运之争时彻底了没了后顾之忧。
什么?三大神殿、伪人皇、开门和地狱火会趁机找事?
呵呵,无需担心,谈笑风生间卷轴一扔,樯橹灰飞烟灭!
一想到那个画面,丁宁就笑的嘴都合不拢,拿起《易筋经》打开,看到其中夹杂着一本古经书,不由露出恍然之色,随后郑重其事的冲着老僧之前所在的方位深深一拜。
虽然他所走的路已经有些超脱了老僧的本意,但在他看来,力量的本质可不仅仅只是本身的硬实力。
连运气都是实力的一部分,外物,同样也能成为实力的一部分。
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禁咒卷轴只是他的意外收获而已,是他杀敌制胜的法宝,本身的硬实力还是要及时提升上去的。
而《易筋经》,就是他提升自身硬实力的关键,难怪老僧说就算他修炼了无相的手抄本《易筋经》也无济于事呢。
原来,《易筋经》修炼的前提和《心魔经》一样,竟然都是要先修炼了《菩提心诀》作为主功法才会有奇效。
当然,这种奇效对一般人来说并没有那么显著,唯有对炼体士来说,才能将效果最大化,因为《易筋经》本就是针对专修肉身的炼体士而创建的。
老僧并不知道丁宁已经修炼了《菩提心诀》,所以还专门在《易筋经》中夹了一本《菩提心诀》送给他。
虽然做了无用功,但这份好意,丁宁必须要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