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awn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十九章 事鬧大了閲讀-c6mnp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打电话给我通知要开会的时候,我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我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服,这也太小题大做了点吧?虽然,这是一起意外生产事故,但人没事,而且根本算不上什么重大安全事故,还专门成立个安全调查小组,要是这么调查,我估计他们得忙死。
我坐在办公室里看了半个小时的报纸新闻,就是没过去。
安安叫了我三遍,说那边一直在等,问我什么时候过去,我都说自己忙,让他们等等。
第四次袁志远打过来说:“差不多了,再不来,人可就要走了,不能太过分!”我才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办公室。
进到会议室,一屋子的烟,见到安全小组组长,我急忙热情地伸手说道:“张院长,这次是您牵头啊?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知道您来,我肯定放下手上所有的事,过来给您请安啊!”
张院长象征性地和我握了握手,然后说道:“我也是临时被调过来的,那咱们开始吧?”
我嗯了一声,找了个座位坐下后问道:“调查地怎么样了?”
张院长似乎开始不满我的态度,直言道:“我们还没正式开始呢,我们要先开个会,把各个部门的调查的情况汇总一下,先找出事实的真相,看看整个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哦了一声道:“那需要我在这儿干什么呢?”
监管人员有点怒气地说道:“配合调查啊!事故的相关负责人必须要在场!”
我看了看他说道:“这儿都不在吗?我是问,要我在这儿干什么?”
监管人员反问我道:“你不是相关负责人吗?”
这一问,就知道他是外行了,袁志远马上解释道:“陈总,是我们董事会的成员,正确点讲,他只是我们的投资方,安全事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是什么安全负责人!”
监管部人员一听,不屑地说道:“骗谁呢?谁不知道,万众是他陈飞说得算!”
我们的人还没辩解,张院长就开口道:“说的算是一回事儿,法律上的相关负责人又是另一回事儿,在法律上严格意义来讲,陈总没有任何法律责任和义务,要接受咱们调查!请他来,也是配合咱们工作!”
我洋洋得意地说道:“配合,我一定配合!不过,要是像这位同志这样,搞得我好像欠他的一样,我就要考虑配不配合了!基本的法律知识还是要有的!”
监管部人员死死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瞅死一样。
我白了他一眼,没再理会他。
张院长说了下大概的情况,将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和大家说了一遍,之后提出了几点疑义。
第一,伤者是否是超负荷工作,未有定义。公安部门没有调查取证。
第二,现场认定伤者是自己掉下来的,但怎么掉下来的没有说,只是排除他人推他下来的可能。
第三,公安部门没有对吊车是否符合安全生产规范,进行调查。
第四,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口诉,事件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以上几点是需要我们调查取证的。
接着其他几个人,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最后,张院长很客气地问我道:“陈总,你看看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有几个问题要说明一下。第一,我对你们这个调查小组的权威性,有点质疑。你们这样组成调查小组,是市政府哪个部门授权的?是否合理?我们这个既不算安全重大事故,也不算什么刑事案件,为什么要成立重大安全调查小组?
第二,现在现场已经早就被破坏了,这个是公安部门批准的,如果现在再调查,是否合理合法?
第三,现在勒令我们停改整顿,是谁下的命令,为什么要我们停改整顿?之前通知我们可以开工,现在又让我们整改,这中间产生的费用,谁来负责?
第四,你们调查完的结果,怎么处理?会向大众说明吗?还是仅仅上报上级部门?”
这几个问题,提出的很尖锐,我知道他们办事的原则,有毛病一定找出来,没毛病就会一笔带过,当作没事发生,我可不想这样。
说你是贼,就要搜你身,等什么都没搜到,就放你走了,这可说不通!你说我是贼可以,搜我身也可以,但你必须说清楚,我要不是贼,你是不是得还我清白,给我公开道歉啊?是公开道歉,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的!我有配合调查的义务,但同时我也有保证自己合法利益的权力!
张院长想了半天没说话。
还是那位一直很强硬的监管部门人员说道:“我们的权威性,不是你能来质疑的,我们有市府颁发给我们的调查授权,具体我们怎么做,无需通知你!至于你说这不是什么重大安全事故,这不是你能定义的,谁说要死了人,才算重大安全事故啊?我们认为你这就是重大安全事故,你们给社会造成了,那么多不良的影响,这不是重大安全事故,是什么?”
我讥笑道:“这是我们造成了不良影响吗?你不是该找这些哗众取宠的媒体算账吗?一件本不大的事,让他们给炒作成这样?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监管人员哼了一声道:“在你们工厂发生的事件,怎么就和你们无关了?媒体怎么报道是他们的事,我们管不着,我们要管的就是你们这些无良商家,为了自己的经济效益罔顾人命的无良老板!”
我哦了一声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还没调查呢,就下结论了?是不是太武断了一点啊?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
监管人员死盯着我,怒不可遏地说道:“我们现在不正要调查吗?”
我同样地盯着他,说道:“你正在调查,你说什么我们是无良商家,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无良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罔顾人命了?你可以告你诽谤!”
监管人员哼了一声道:“随便你,别以为人人都怕你们,我可不怕!我就是要和你们这些资本家较量一下,我就是要替劳苦大众说上几句公道话!”
我呵呵地笑道:“这不是该工会同志们说的话,安全小组本应该本着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地态度来调查的,可你这先入为主的态度,令我很难相信这次调查的公正性!”
然后对着张院长说道:“刚刚这个工作人员说的话,我们的工作人员都记录了下来,我们会向上级部门反应的,您要传达给我的意思,我都接收到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忙自己的事去了!有什么事,你可以叫人联系我助理,该配合的,我一定全力配合!”
说完,走出了会议室。
弟哥过了两天,给我打电话说道:“你的那个朋友是什么人啊?真厉害,你知道她调查的都是一群什么人吗?”
我啊了一声问道:“什么意思?”
弟哥说道:“我找人调查了,她给我的名单上的人,的确没一个好东西!两个新闻主页的主编,一个新闻媒体杂志的老板,收钱帮人写黑材料,敲诈企业拉赞助,有时候我觉得这文人比我们还狠,我们收钱办事,但也不至于颠倒黑白,他们可倒好,在他们眼里只有钱,只有权,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才没人性!
我们用刀,是真刀,他们用笔,比我们的刀子更利,更可怕!”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事让你感触这么深啊?”
弟哥哎了一声道:“等我明天过去,给你看看调查资料,你就知道了!这帮人,我真的想弄死他们!”
不过,弟哥的资料并没有到我手上,就出事了!
弟哥在过来珠海的路途上,遭遇了车祸,他的车被两架大车给夹在中间,人直接给撞死了。
被吓傻了的陆雨晨,跑回到珠海,就不敢露头了,只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去与她见面。
这样的情况下,我只好叫小黑跟着我,我知道陆雨晨玩火过头了,一定是触及到某些人的底线。
阿廖要和我们一起去,小黑犹豫着说道:“廖师傅,你要是不怕危险的话,我有个提议。”
阿廖很诚恳地说道:“不怕,你说!”
小黑说道:“你开着阿飞的车,直接回他家,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做,要是有人跟着你,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开车一定要开大路,记得千万别开太快!”
我一下子明白了,急忙说道:“可别,犯不着,大不了咱们换车去,可别叫阿廖冒这个险!”
小黑摇着头道:“我怀疑你早叫人盯上了,只是他们一直没动手,不过,你这次过界了。叫廖师傅开你的车,是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跟着你。咱们也好办事,不然咱们去哪都不方便!”
阿廖笑着说道:“没事,不就是开车兜圈吗我开这么多年车,知道什么有危险的,你们就放心吧!”
说完,也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拿起车钥匙,把车开走了。
小黑拿出一部平时从来用过的手机,拨通了电话说道:“车走了,你们跟着!”
我好奇地看着小黑,小黑解释道:“这次不同以往,你真的小心点!耀阳那边也被人盯上了,我看酒家那边也不安全,最近老有些人在四周转,估计是知道我在那边,才没太敢靠近!”
我嗯了一声,说道:“又把你给卷进来了!真是……”
小黑淡淡地笑了笑道:“真是什么?对不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总不能看着你有事吧?再说,一天不解决他们,咱们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你觉得我能独善其身吗?”
我笑着道:“哎呦,还会用成语了?不错,不错!”
我和小黑换了一辆车,兜了一圈,找到了陆雨晨说的地点。
我担忧地向四处张望着,小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放心吧,的确有人跟了咱们一段,不过可能觉得不是他们要跟的人,就放弃了!”
我看着四周的环境说道:“是这地方吗?没搞错吧?”
小黑再次笑了笑道:“这地方就对了,没人会找到这里的!”
我们在珠海最繁华的地段拱北步行街里,一间咖啡厅里见到了陆雨晨。
陆雨晨看上去很憔悴,很紧张,见到我,就一个劲儿问:“没人跟来吧?”
我安慰道:“你放心吧,没人跟来,怎么搞的?怎么会这么严重?弟哥他?”
陆雨晨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说道:“弟哥都是因为我,是我要他把资料拿给你的!他本来想让他小弟拿给我的,我不放心,让他亲自去,结果就出事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我拍了拍她的手,说道:“要怪就怪那些心狠手辣的人!你到底查到什么资料了?值得去杀人?”
陆雨晨颤抖着说道:“我本来就是想给那三个编辑一点教训,其中两个都主动辞职了,也同意撤回之前的新闻稿件,并发声明道歉的。但最可恨的那个新报主编,答应好的事,反悔了。我本打算,拿他的那点破事要挟一下他,可他根本就不怕!我就想让弟哥,再挖深一点,谁知道竟然查出来……”
她话还没说完,小黑脸色一变道:“找过来了,你们先走,先去酒家那边,我会会他们,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我没犹豫,拽着陆雨晨就往楼下走,走到楼下,叫了一辆的士,上车的同时。看见三四个人,疾步冲向了楼上。
我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嚣张,在这么繁华的地方,想公然地对我们动手。
车到了酒家,看见酒家门口多了几个保安,我没太留意,以为殷师傅多请了几个保安,加强下最近的安全。
进了酒家后院,阿廖,殷师傅和耀阳都坐在后院等着我们呢。
耀阳关切地问道:“小黑呢?”
我摇了摇头道:“他没跟我们一起回来,他说想会会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耀阳啊了一声道:“坏了!那些是公安!他们是查案的,你们把他们当成坏人了!”
我啊了一声道:“不能吧?小黑也会看错人!”
阿廖说道:“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后面就一直有人跟着,后来小黑的人拦住了那辆车,人家直接亮出工作证来,真的是公安!”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