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9ld超棒的都市小说 非洲酋長 起點-第三百七十四章 過境公路看書-tgbs0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过境公路怕是有难度,”
曹沫推开车门下地,专门代表天悦跟贝宁官方沟通,并负责安全事务顾问及安保公司总后勤、财务工作的露西,就跑过来说起曹沫刚才途中正思考的事情,
“我跟纳戈.凯伦特谈过几次,他还是始终强调仅仅修一条简易公路衔接隆塔,即便贝宁这边获得通过,卡奈姆那边也不可能会受到重视,工作都不知道会拖多久才有可能得到推进。”
纳戈.凯伦特作为贝宁国民议会的副议长,同时又是贝宁第二大党派民主复兴运动的主席,是贝宁这个小国政坛排名前十的政要级人物。
威利.凯伦特在奥古塔的可可种植园为科奈罗食品重金收购、双方又在奥古塔西南部的上万亩宜林地里展开合作开垦可可种植园的项目,关系一直都很紧密。
曹沫想在隆塔跟奥古塔之间修通一条新的过境公路,也是主要通过威利.凯伦特游说贝宁这边的机构跟官员。
然而这么一条明眼人都能看出对两国都有利的过境公路,却在两国摆脱殖民统治之后三四十年间都没有修造起来,自然是都有各自国情在。
这次曹沫能在卡奈姆国内较为容易获得奥约州、奥贡州这两个关键州的支持,主要也是科奈罗滨海新城以及科奈罗湖工业、湖湾产业园将直接从这条规划中的过境公路获益匪浅;而这两个州对科奈罗滨海新城、科奈湖工业园以及湖湾加工园区的发展都寄以厚望,需要有更完善陆路公路网,辐射到更广阔的西非地区去。
曹沫此时正谋求接管科奈罗滨海新城的建设,这条过境公路更是非建不可。
曹沫暂时不愿意消耗手里太多的资金,就想着先修一条简易公路,将两边为修水电站而铺筑的盘山便道连接起来,先打通两国滨海地区的联系再说。
而贝宁以及卡奈姆境内与这条过境公路关系最密切的奥约州、奥贡州,则都各有打算。
他们就想着,既然天悦旗下的伊波古矿业、科奈罗食品,都是这条过境公路的直接受益者,而曹沫站出来推动这件事,也答应承担大部分的修建资金,他们就想着索性叫曹沫出资修一条高等级公路。
这条过境公路要通过贝宁东南部的山地,地形放在中国建工队伍面前算不了什么,但在基础力量薄弱的西非,却可以说是相当崎岖了;沿途穿越面积达数千平方里的一座热带雨林、溪河密集,施工难度大、桥梁、邃道等投资高。
仅仅修一条连接两翼盘山便道的简易公路,可能三四千万人民币就足够用了,而这钱曹沫掏也就掏了。
不过,要是照纳戈.凯伦特等人提出来的高等级公路标准,投资至少得暴增二三十倍,没有六七亿人民币投进去,根本就出不了一条稍微像样一些的高等级公路来。
曹沫下意识就觉得这点没得谈,他手里才有多少流动资金,一下子消耗掉这么多,能够给他折腾几次的?
保镖及随行工作人员,将大包小包的行李拿去营地里的高级客房,曹沫要谢思鹏、肖军、斯塔丽、周晗以及提前赶过来的杜甘杰、小库斯基、奥鲁等人在木屋前的露台上坐下来谈事。
“倘若遵照纳戈.凯伦特的主张,就过境公路的修建资金问题,我也跟Mr.梁有讨论过,”露西坐下来后,继续介绍情况,“贝宁政府倘若出面,是可以将过境公路作为BT项目承包给中土等工程承包商先垫资建设,等待建成后我们参与分期偿还工程款就可以了——这至少会挤占天避当前的现金流!”
曹沫微微蹙起眉头。
他们这边前期已经做了一些筹备工作,但都是照简易公路进行测绘、设计的。
现在要推翻这点,直接照高等级公路的标准修建,路线都需要重新选择,
不要说前期两国快不了的马拉松式审议批复过程,仅仅是重新测绘、设计出定稿的方案书,还要对将生态环境的影响都统筹考虑进来,至少需要半年的筹备期。等到跟中土集团接触,签下协议书,大量工程器械进场开工,可能又需要等一年半载。
而作为连接两国核心地区的过境公路,意义重大,指不定有哪个政要人物想要跑过来为奠基典礼剪刀,到时候为了配合其行程,说不定还要多耽搁一段时间;也不排除会有一群生态及环境保护主义者会跳出来反对项目推进,事情就会变得更复杂。
当然,资金也是一个问题。
“我从头到尾只是想先修一条能让载重卡车勉强通过的简易公路而已,”曹沫拍着额头,苦笑说道,“再想着的就是等这条过境公路修通之后,越来越多的车辆能经此通过,企业、商户以及紧挨着这条过境公路两侧的乡镇、部落,感受到这条过境公路所带来的好处,就必然有更多有能力、有影响力的人,有足够动力站起来去推动这条过境公路的升级改造,到时候也理应由两国中央及公路经过的地区政府出资修建更高等级的道路——我可不想承担全部的出资,也没有这个义务。”
“你打的还是四两拨千斤的主意啊,”谢思鹏托着下巴,笑着说道,“那这件事要想成,还要好好算计一下……”
过境公路涉及两国多个部门,任何一个环节卡住都有可能无疾而终。
曹沫想事情能化繁为简,希望尽快打通最后几公里的瓶颈,用常规办法走正常手续那是肯定不行的。
“你说说,有什么办法能用四两之力,拔开千斤障碍?”曹沫还是比较觉得谢思鹏鬼点子多,想听听他的意见。
谢思鹏虽然是伊波古矿业副总裁,但主要为乌桑河铜金矿的项目,与肖军一起配合卡布贾留在阿克瓦,将乌桑河项目当作当前一切的重中之重,暂时还不忙着过问伊波古矿业其他项目的事,但很多情况都了解。
“还是要推动贝宁跟卡奈姆内部有建设这条过境公路的意愿,但这事拖这么多年,不是能一步就位的,”谢思鹏说道,“都说养寇自重,倘若暗中举报有人暗中从过境公路的设计路线上,大规模走私象牙、黄金、宝石等货物、越境盗采森林,只要能推动任何一方先在边境点设立缉私边防卡哨,另一方都会被迫在边境的对面同样增设岗哨。这时候双方都有从岗哨到后方都有修建简易公路的需要,等这一步做成,再去推动两国在这个点的边检互通工作,就容易多了,也能保证前前后后也不会浪费什么时间……”
“这个办法值得一试啊!”曹沫也有豁然开阔之感,谢思鹏到底是混江湖的,知道用什么手段化繁为简推动事情往前走。
就目前来说,可能非要用这种迂回的手段,才能尽快推动过境公路建设,要不然就算他们极力推动,等两国达成一致意见,都有可能拖上三五年的时间。
雷西却不是脑子不够聪明,她不能想到这点,主要还是中国数千年文明文化还是很有积累的,这种细致活不是她的特长。
谢思鹏还是没有办法从阿克瓦脱身,曹沫就让肖军先到贝宁顶一段时间。
即便曹沫没有走私的心思,奥古塔跟隆塔之间哪怕先打通一条简易便道,意义都非同小可;当然,要伪造走私的痕迹,这点就要安全事务公司直接派人做了。
当下曹沫就跟谢思鹏、肖军还有周晗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大体细节敲定出来,接下来让肖军进一步完善计划,协助露西及杜甘杰他们去实施……
…………
…………
夜里睡觉,曹沫还是念着过境公路的事,一早睡醒过来,曹沫又想到一些细节需要注意,便打电话给肖军。
“你们中国人真是坏透了!”
斯塔丽半睡半醒间听曹沫打完电话,乌黑丰茂的长发披散开来,仿佛幽潭掬于一侧,她胳膊撑在曹沫赤裸的胸膛上,评价道。
“我有多坏,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曹沫看着斯塔丽清纯动人的脸蛋,眼眸是那么深邃明亮,鼻梁挺直,檀唇红润娇嫩,而她那吃尽辛苦却皮肤神奇般白皙光滑的身体,更是叫曹沫迷惑;紧致的肌肤摸上去有着羊脂玉一般的细腻质感,仿佛拿指甲轻轻掐一下就能戳出水来。
曹沫最喜欢看斯塔丽趴在素色床单上,仅用丰茂秀发散遮后背的情形,黑白分明、色泽温润,挺翘的臀部仿佛覆满白雪的青丘,引人入胜。
想起昨夜的疯狂,曹沫虽然浑身都有些酸痛,这时候却很觉得还能扶起来再试试。
“……”周晗敲门走进来,看到斯塔丽仅仅是拉了一条毛巾被遮住身子,修长浑圆的双腿,还露在外面,有种令女人都嫉妒的美。
周晗身材比例特别好,但论绝对身高,却是不如宋雨晴,更不如斯塔丽,特别是宋雨晴的双腿修长而丰润,作为女人看了都会情不自禁的去摸一把。
“你妹妹刚才打电话过来,泰华集团的股票尾市出现异常,大约五百多万的资金,在停止交易前三分钟一举买入泰华集团,直接将泰华集团干出一个涨停板来……”周晗将眼神从斯塔丽雪白迷人的肩臂上移开。
“现在国内几点?”曹沫有些睡糊涂了,问道。
“国内股市刚收盘。”周晗当着斯塔丽的面,也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的,就靠着门框看着曹沫起床穿衣服。
曹沫一边穿衬衫,一边弯腰从床底下摸出手机,果然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佳颖打过来的。
曹沫走到外间的起居室,坐到书桌前一边看电脑屏幕显示泰华股价以及今日大盘的分时走势图,一边回拔佳颖的电话。
沪证指数进入九月份头两天就跌破两千点,之后一直阴跌不休,不见有什么起色,但由于木象资本短期内需要建仓的缘故,泰华的股价这段时间的走势却略有回弹,盘面相对要好看一些。
今天的大盘指数同样是叫人昏昏欲睡,中小散户及机构的交易意愿都极其低迷,交易量也是连续好些天都是地量;泰华今天的股价走势基本跟大盘保持一致,波澜不惊,两分钱能玩上一天的样子,但到临收盘最后三分钟时,平地一声惊雷起,一笔两万手的买单直接拉到涨停。
之后短时间内有很多跟进的买单,也有很多仓促卖出的卖单,但短短三分钟的时间,绝大多数的投资人都没能反应过来,涨停一直维持到收盘。
泰华的单股价格很低,两万手买单总计也就五百万人民币的样子,即便是搞突袭,但能在尾盘将泰华拉到涨停并维持,也可以说明泰华每天的交量规模有多低。
“哥,你看到泰华被人拉涨停了?”佳颖接通电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我正在看,你们有什么看法?”曹沫问道。
曹沫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国内股市收盘刚过去二十分钟,都不知道佳颖、程新他们有没有来得及召集研究员分析一下泰华的这次异动。
“我们刚开了一个小会,认为不管是华茂,还是控股股东新泰华投资,也不管这两家跟我们是否都知道彼此的存在,都不应该会有这样的操作——”佳颖说道。
“怎么说?”曹沫问道。
“华茂知道我们的存在,甚至能非常准确的判断我们手里的资金量,即便有意用这种方式阻止我们吸筹,也不应该拖上十天再出手。而新泰华投资作为控股股东,在我们入场的第一天就能拿到异常数据,华茂也没有必要拖上十天,再跑过去装滥好人——”佳颖在电话那头说道,“对控股股东而言,要是手里还有其他好的底牌可打,也完全有更好的方式回应我们,不过,涨停一直维持到最后,也不大可能会是乌龙指……”
曹沫听佳颖说过木象资本策略分析师紧急从盘面分析出来的情况,问道:“照你们分析,还有另外一家今天突然乱闯进来?”
“照我们分析,应该是另一家闯进来搅局,但这样的做法也太野蛮以及令人费解了——除非是有一家对所掌握资金完全不负责任的管理方,这种情况在国内也不鲜见……”佳颖在电话里说道。
“嘟嘟……”曹沫听到手机有新电话插进来的提示音,看了一眼,竟然是这两天刚到中国落地的恩桑格打电话过来。
他跟恩桑格说过,跟韩少荣、陆建超、陆彦他们见面后,要避免去试探、打听什么,也要尽可能少的跟他联系,以免无意间露出不必要的破绽。
恩桑格才到中国没两天,就急着打电话给他,有什么事发生了?
曹沫打断佳颖说道:“我有一个重要电话进来,过会儿我再打给你。”
“……”在接通电话后,恩桑格用一种相当惊奇的语气,用约鲁巴语在电话里说道,“Mr.曹,你猜我刚到中国,发现什么惊奇的事情?”
“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这个时机,曹沫当然能猜到恩桑格的发现跟泰华的股价异动有关,但还是很配合的去满足恩桑格的炫耀心态,故作无知的问道。
“你真应该打开电脑看看泰华集团的股价,哦,这时候卡奈姆才是早晨,你可能还在哪个美人的被窝里享受,我就不卖关子了,”恩桑格说道,“我刚刚陪同陆彦、郭建秘密去见中国一名公募基金的管理人谈合作。这名管理人为了炫耀他的能力,就在二十分钟前,当着我们的面通过手机下了一个指令,将泰华集团的股价直接拉到中国股市限定的涨停价——我还以为卡奈姆的证券市场够无法无天了,真是吓了一跳啊!”
听恩桑格传来这么关键的一条信息,曹沫也是有点目瞪口呆。
恩桑格还跟陆彦、郭建他们在一起,所以才用约鲁巴语跟曹沫通话,不虞无意间会泄漏什么,但也不宜在电话里跟曹沫多聊。
“中国有这么胆大妄为的投资管理人?”斯塔丽站在曹沫身后,将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也很是震惊的问道。
“不独中国,只要有足够的利润诱惑,杀人放火都有人去干,不过也谈不上多胆大妄为、明目张胆,仅仅是我们有内线恰好知道详情罢了,”曹沫说道,“陆彦拉上恩桑格去见这名机构投资人,应该也是想着通过恩桑格向斯特金及尼兹.奥本海默展示他们在国内还有很大的能量。而这名机构投资人也应该是将恩桑格跟郭建一样,都当成陆家绝对能信任的亲信嫡系,因此才肆无忌惮展示他的手腕跟力量……”
周晗听不懂约鲁巴语,问道:“恩桑格说什么?”
曹沫跟恩桑格电话里所说的事,又跟周晗简单复述了一遍,说道:“佳颖她们的分析,却也是接近真相了,真是有一家对手里掌控资金完全不负责任的管理方要进场了……”
“陆家是要找这家公募资金,将泰华的股价托起来吗?不过,有些奇怪啊,泰华在国内的金融融资资源,都是陆建成直接掌控,更何况陆彦离开英国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卡奈姆,对泰华在国内的业务并不熟悉,特别是他以前还在吃过我跟梁远的亏,陆建成、陆建超,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陆彦去谈?”周晗琢磨着这条消息,总觉得有很大的不对劲。
“这名基金经理,如果说是韩少荣喂给陆家吃的屎呢?”曹沫皱着眉头,问周晗,“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不是有没有可能,一定是这样!”周晗断定说道。
他们已经发现韩少荣就已经潜伏在泰华股票之中,甚至已经暗中搞垮过一次泰华的股价,迫使陆家只能向大西洋银行抵押高息拆借——这点他们也已经在斯特金、尼兹.奥本海默那里得到证实——现在这件事里又有这么多的不寻常,当然能断定就是韩少荣对陆家再次喂屎……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