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7lk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還有救嗎?熱推-2dxrj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噗通!”
一些心理素质差的直接被吓得从空中跌落,瘫倒在地,更多的,则是开始向着远处逃离。
然而,那笼罩住四面八方的魔气却是在这一刻化为了众多黑色的细小手臂,无数手臂拉扯着一众修仙者的衣衫,将他们向着黑暗的深渊拖拽。
少了一个渡劫期,再加上所有人方寸大乱,顿时变成了一面倒的局面。
众人俱是面如死灰,眼中闪烁着骇然与绝望之色。
而那魔物终于咀嚼结束,四只眼睛一扫,再度张开了嘴巴!
这一刻,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它的嘴里传出,如同鲸吞大海,那些黑气夹带着一个个修士向着它的嘴里汇聚而去!
整个青云谷,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的惨状。
顾长青的脸色苍白如纸,双目已然赤红,他“噗”的一声将血液吐在那赤色小旗之上,灵力如江海般彭拜而涌,竭力的催动。
但小旗已经被黑气所侵蚀,光辉不再。
就在这时,周大成的脸色顿变,发出一声惊呼,“圣女!”
洛皇同样心急如焚,死死拉住洛诗雨,但与秦曼云一样,已然越来越靠近那魔物的嘴巴。
却见,秦曼云的周身浮动着数道微光,都是些不可多得护身法宝,将她整个人都罩住,抵挡着周身的黑气,然而,她的实力只是元婴境界,依旧被那魔物一点点的吸扯而去。
秦曼云咬着牙,已然将嘴唇咬出血来,眼眸之中带着惊恐与不甘。
她不想死。
尤其是……
她转过头,看着那遍布牙齿的丑陋嘴巴,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这种死法,着实是太惨了,一点也不体面。
她又扭头看向高台的方向,仙客居已经没有了烛光,似乎所有人都已经入睡,没有人察觉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天空中,大雨如柱,重重的拍击在她的脸上,时不时还有雷鸣闪电交加。
若是可以,她真的很想向着仙客居跪下,只求能活下来就好。
以那魔物的嘴巴为中心,一个漆黑的漩涡已然浮现,而秦漫云已经到了漩涡中心的位置。
就在这时,她的胸口位置,陡然亮起了一道光华。
这光华虽然不大,但是却极为的醒目,似乎是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唯一的一道曙光。
秦曼云微微一愣,她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前,那原本挂在胸前的千纸鹤居然缓缓的浮了起来,周身散发着氤氲之光。
紧接着,这千纸鹤脱离了项链,煽动着翅膀,如同夜空中那一颗星,一点一点的向着那深谷中心飞去。
这一刻,世界似乎定格,大雨成了背景,只有那个千纸鹤还在晃晃悠悠的拍打着翅膀,好似因为冒雨飞行而有些不稳。
原本还张着嘴巴的魔物猛地一颤,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四只眼睛一同盯着千纸鹤,从最初的难以置信转变成了无尽的惊恐。
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注视下,它居然直接闭上了嘴巴,毫不犹豫的转身,重新没入那黑洞之中,隐隐有着惊怒交加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这里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这个世界太危险了,我再也不来了。”
千纸鹤依旧没有停下,一上一下,以一种似乎随时都会落地的姿态,追寻着那魔物,逐渐没入了黑洞之中。
下一刻,被撕开的黑洞居然逐渐的闭合,周围的黑气也随之消失,一切重新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少了一大部分的修士,众人都一位刚刚只是一场噩梦。
顾长青呆愣愣的看着那个黑洞,嘴巴都张成了“O”型,眼眸中还满是迷茫之色。
滔天的大祸,就这么被平息了?
他有些懵,这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让他短时间内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秦曼云、洛皇和洛诗雨则是瘫坐在地上,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极度的震惊。
秦曼云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胸前变得空荡荡的项链,心中即是后怕又是庆幸。
如果那天晚上自己没有弹琴让高人感觉到愉悦,那么高人就不会折这个千纸鹤送给自己,今晚的自己必死无疑!
棋子,弃子!
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讨得高人欢心是棋子,表现不好便是弃子!
秦曼云突然之间有了一层更深的领悟。
她想起了自己的师父说过的那句话,“高人选择我们做棋子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必须好好表现,要做他手中最重要的那枚棋子!”
当时她还理解不了,现在她懂了。
此时,顾长青跟另外三名长老一同走到秦曼云的身边,无比诚挚的行礼道:“青云谷上下,感谢秦姑娘的救命之恩!”
“你们不应该谢我。”秦曼云回过神来,却是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道:“你应该感谢的是高人,你可知道,这千纸鹤不过是高人随手折的一个小玩意儿。”
随手折的?
小玩意儿?
顾长青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声道:“此……此话当真?”
秦曼云看着他,开口道:“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嘶——
顾长青倒抽一口凉气,只感觉头皮发麻,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这,这……”他声音颤抖,已经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随手折的一个千纸鹤就可以逼退那等魔物,封印魔界入口,这是什么境界?
世界上怎么能存在如此人物?
如果说之前他还觉得周大成称呼高人为圣人夸大了,那么现在,他一点也不怀疑,这种手段,非圣人不可为吧!
骇人听闻,恐怖如斯!
关键是,自己之前居然还在怀疑高人的实力,现在想想都感觉背脊发凉,全身打冷颤。
作死了,这绝对是自己最作死的一回!
他满脸的忐忑,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有一种刚刚踏出鬼门关,又再踏回去的感觉。
硬着头皮,紧张的开口问道:“秦姑娘,你觉得……我,我还有救吗?现在当高人的棋子还来得及吗?”
秦曼云摇了摇头,“不知道,先去灭了柳家再说吧。”
顾长青连连点头,“应当的,应当的,为高人排忧解难是我的福分!但凡有任何差遣,不要跟我客气,放着我来就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