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qc9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鎮海王 中華田園牛-第565章,淞滬買地相伴-ujje6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
淞沪县的一家客栈内,孙新正在仔细的整理手下所收集的情报。
他这一次奉刘晋的命令前来淞沪这里买地,自然也是需要对淞沪这个地方进行一番细致的了解,弄清楚淞沪的情况来,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完成刘晋所交代的任务。
“真是一个好地方啊,长江的出海口,辐射整个大明最富饶的地区,沿着长江还可以去湖北、湖南、江西、南直隶,这些地方可都是大明的鱼米之乡。”
“往北可以去山东、北直隶,往南可以去浙江、福建、广东、琉球,这样的好地方,整个大明都找不到第二个。”
“海洋贸易方面,这北可进朝鲜、倭国,前往黄金洲,难可下南洋、澳洲。”
“好地方啊,好地方啊,公子的眼光就是厉害。”
仔细的研究完了淞沪所在的位置,孙新就忍不住直点头。
淞沪是个好地方啊,以前在以农为主,没有开海禁的时候还看不出淞沪的重要性。
现在大明的海贸越来越发达,船只越来越多,这淞沪的位置一下子就凸显出来。
依托长江,背靠最富庶的江南地区,在加上处于大明南北海岸线的中间位置,这绝对是大明地理位置最好的地方。
“这淞沪要是发展起来,恐怕很快就会超过天津~”
“嗯,要想办法尽可能的多买一些地,未来这里的土地就会和天津的土地一样,寸土寸金。”
孙新看着淞沪的地图,整个人的双眼都开始放光。
现在天津这边的土地那是非常的昂贵,关键是有价无市,因为绝大多数的土地都握在刘晋的手中,刘晋对天津这边的土地都是有顺序的逐步规划开发的。
而且是不会对外出售的,所有的土地,刘晋要么自己开发,要么就是用来出租,总之就是不卖。
天津这边还有少数一些土地是握在天津本土人的手中,这部分土地的价格都已经涨到天上去了。
越是靠近天津新城的土地就越贵,以前一亩地几两银子就到了天,海边的盐碱地、滩涂地之类的那更是没人要。
现在随随便便一亩地都要上千两银子,关键是有钱都没地方买。
意识到淞沪位置的重要性,孙新就知道,这淞沪的土地未来绝对会非常的值钱。
“黄浦江两岸的位置最好,这里未来可以建设大片的港口和码头,优先拿下的这些黄浦江两岸的土地。”
孙新仔细的研究地图,目光锁定在了黄浦江两岸。
有了目标,孙新这边就开始行动起来,开始安排人大规模的买入黄浦江两岸的田地。
不过,很快孙新这边就又犯愁了,因为这个时代,田地的流转是非常少的。
大部分的人轻易都是不会出售自己手中的田地,因为观念当中,田产那是祖宗留下的东西,轻易的不能卖的,是要一直传下去的东西。
如果出售家里面的田产,那是败家子的行为,是要被人骂的。
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在江南地区这边尤其严重。
因为江南地区这个地方,非常的富庶,人也非常的多,所以只要家里面有一些水田,日子都可以过的相当不错,这出售田地的意愿就更低了。
“这下可难办了,这是有钱都买不到地啊~”
消息汇总到孙新这里,孙新整个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手里面拿着一箱子、一箱子的大明第一银行银票,竟然买不到地。
他也是尝试过很多的办法,主动找这里的地主士绅,表示自己愿意以高出市价两倍,甚至三倍的价格来购买他们的土地。
可是这些地主士绅们根本就不在乎,甚至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地就是不卖。
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卖的,卖了那就是败家子。
“没有办法,只能够写信回去,看看公子这边有没有什么办法了。”
思索再三,孙新都想不出任何的办法来,只能够写信回京城,看看刘晋这边有没有什么办法。
孙新这边在发愁,淞沪本地的这些地主、士绅们却是笑的合不拢嘴,聚在淞沪县城的松花楼上面,一边喝酒,一边聊个不停。
“徐先生,那个北方佬有没有找你啊?”
郑良佐笑着对徐浦说道。
郑良佐是淞沪这里最大的地主,家里面的良田万亩,整个黄浦江两岸,到处都是他家的田地。
他口中的徐先生,徐浦,他则是松湖县本地的一个举人,一直考不上进士,等着官府这边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但是大家也都知道,等官府这边安排,除非是你有银子活动上下,否则慢慢等着吧。
虽然没有当官,但举人就是举人,是大明的特权阶层,徐浦的田地也是非常多的,整个淞沪县,他的田地是仅此与郑良佐。
“找了,说是以3倍市价的价格要买下我的田地。”
“这些北方佬可是真有钱,一群暴发户。”
“不知道这田产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是绝对不能卖的?”
徐浦笑了笑说道,眼神之中都是不削一顾。
“徐先生说的对,这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够轻易卖了呢。”
郑良佐笑了笑点点头说道。
“而且看他的样子,他肯定是很急着要买我们的田地,可是我们偏偏就不卖给他们,说不定他们还会出更高的价钱。”
“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对~”
“出更高的价格,我们也不卖,反正就是不卖。”
“他们北方人休想插进我们淞沪来。”
“听说他们要在我们这里开工厂,这工厂要是一开啊,到时候就没有人给我们种地了,这北直隶有很多良田都荒芜了,到时候我们就要西北风了。”
“可不是嘛,京津地区这边,去工厂里面做工,一个月至少有3两银子的月钱,还包一日三餐,这工厂真要是在我们淞沪开起来,到时候谁还会给我们种地?”
“那些泥腿子不还都跑去给他们北方人打工了?”
听到郑良佐的话,身边的其它地主、士绅们也是纷纷的点头,一个个都跟着说道。
“所以说,我们是坚决不能将田地卖给这些北方佬。”
“这几年,我们江南的士林受到了北方士林的巨大打压,朝中很多正直的大臣都遭到了打压和迫害,现在朝廷之上都是他们北方人说了算。”
“现在我们南方士林都快没有立足之地了,朝堂上面出身我们南方的大员都所剩无几了,现在他们又想要来我们南方办工厂,做梦。”
徐浦也是跟着说道。
本来嘛,他是江南人,又家资颇丰,并不是没有银子上下疏通关系,想要某个一官半职还是没有问题的。
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要这银子给到位了,到时候肯定是可以去某个县做一做主薄、县丞、典吏等等之类的。
干上一些年,再用银子疏通下,有机会的话说不定还能够升一升县令、同知,也算是相当有前途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江南士林在朝堂之上遭到了沉重的打击,现在话语权掌握在非江南出身的官员手中。
而且弘治皇帝打压江南士林的意思很明显,下面这些当官的,只要是聪明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自然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这样的结果就是江南地区出身的官员,升迁比起以前更难了。
到了徐浦这个举人这里,那就是他有银子都没有地方去用,想要某个一官半职都很难、很难了。
“对,做梦,绝对不能让他们来我们江南地区办厂~”
郑良佐跟着直点头说道。
“大家都说好了,这手中的田地是绝对不能卖给他们北方人。”
“对,不卖给他们北方人,让他们有银子也买不到地。”
“即便是买到地了,将来我们也可以让他们有钱都雇用不到人。”
“没错,这淞沪可不是他们北方,这里可是我们说了算。”
在场的这些地主、士绅们也是跟着纷纷点头。
“现在朝堂都被一群小人把控,正直的君子都遭到小人暗算,天子亲小人远贤臣,重利忘义,大家看看现在朝堂所做的一些事情。”
“北方这边人人都想着出海经商,人人想着要去黄金洲挖黄金,人人的眼里面只有黄白之物,却是早已经将孔孟之道忘的干干净净。”
“今年朝廷又是大举的征讨倭国,逼着藩属国签下了城下之盟,前段时间听说又出兵北方草原,这穷兵黩武,好战必亡啊~”
徐浦看了看众人,长长的感叹一声,一副忧心忡忡,忧国忧民的神情。
当然了,在旁边众人看人,他这有点郁郁不得志,胸有丘壑却是报国无门,尽管已经是举人了,却是没有办法某到一官半职。
他考不上进士,又做不官,所以也是经常针砭时弊,将这一切都归咎于朝廷之上出了问题。
认为是朝廷出了奸佞,打压他们这些江南出身的人,所以他才会考不上进士,同样也是做不了官。
时常就是郁郁不得志,什么事情也都能够扯到这上面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