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3gp熱門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線上看-第267章 膽大包天鑒賞-7sbw6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当年……
李云逸骤然提及当年,邹辉心头一震,思绪忍不住飘向了那埋藏久远的记忆深处。
那一场凯旋。
那一场夜雨。
那一声彻夜的婴啼,与……
那一道被雨水打湿,似乎完全忘记寒冬腊月冰寒的身影。
那一次,是邹辉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叶向佛如此狼狈,再也没有身为群臣之首的意气风发,也没有了挥斥方遒指点千军的狂放霸道,有的,只是一个颓然的老者,如同瞬间苍老了数十岁,一夜发白!
叶向佛也是在那个时候归隐的,对外的声称,是他一生征战终感倦怠,无力再上沙场,唯有邹辉知道,令叶向佛心灰意冷的究竟是什么。
他一直以为,这件事只有他一人知道,并且这辈子也不可能对第二个人说,但令他没想到的是……
李云逸知道!
不仅知道,他还说出来了!
“你……”
邹辉慌了。埋藏在心头十数年,并且自认为会随着自己一起进入坟墓的秘密被戳破,他实在是无法镇定,更重要的是,这不仅是他的秘密,更是……叶向佛的秘密!
叶向佛真的是因为当年之事才选择的争抢南楚皇权么?
邹辉心里有一百个借口反驳李云逸,但是话到嘴边,最终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知道,李云逸所说的,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国家大义?
他连自己都骗不过!
当然,即便如此,他还是坚定的选择站在了叶向佛这边,因为后者对他有伯乐之恩,他宁死无悔!
但是,其他人呢?
邹辉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他骗的了别人,甚至骗的了自己,却无法骗过那些年纵横沙场岁月的记忆。那不只是他的麾下,更是他的袍泽,他的战友,他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生死易命的兄弟!
“我……”
自从来到,邹辉的气机第一次出现了下降,并且一泻千里,迅速萎靡,就像一个被扎破的气球,脸色惨败如纸,站定在原地,许久没能说出一句话。当李云逸先前的话语在耳畔接连震荡,终于,他抬起头,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刚毅?有的,只是无尽颓然和无助,唯有眼底利芒闪烁。
“可是,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邹辉咧嘴惨笑,令人不忍:“倘若真的下了地狱,那就让他们来找我吧。我,一个人扛!”
望着邹辉眼底的悲怆和死志,李云逸眼瞳猛地一缩。他当然不是被邹辉的死志触动了,而是……
邹辉想杀他!
果不其然。
“至于你……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轰!
邹辉的气机爆发了,他就像是一个溺水之人,被李云逸逼到了绝境上,和所有绝境之人一样,他们都有两个选择。
等死。
或者爆发!
很显然,邹辉选择了后者!为了叶向佛,他不仅选择了继续执迷不悟,哪怕他的兄弟们极有可能因此而惨死,他是选择了杀掉李云逸以永远的隐瞒这一秘密!
轰!
一瞬间,李云逸真的嗅到了死亡的气息,甚至令他都差点本能地揭开怀里的天机壶了,但就在这关键时刻……
“不!”
“你还有机会!”
“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兄弟,包括叶公,你们都有机会!”
李云逸爆吼如雷,就这几句话,他的嗓子都差点劈了。没办法,他不想死,更不想现在就揭开天机壶,后者或许能保他一命,但也会让现在的他付出生不如死的代价!
幸运的是,李云逸这次拿着嗓子撕裂的冒险,赌对了。只见邹辉眼瞳蓦地一震,一丝理智泛起,微微一愣。可还不等李云逸松一口气,邹辉眼底的那一抹理智就像是冬阳下的寒雪。飞快消融开来。
“哈哈哈,我的逸王殿下,你就不要再骗我了,当前局势,难道你能比我更清楚不成?哪怕各大诸侯国全部选择叶公,只怕我们也没有取胜的可能,我又怕什么?”
“跟着我……一起埋葬吧!”
邹辉眼底迸射着疯狂,他知道,李云逸敢孤身一人见他显然是有保命的手段,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出手,要和李云逸同归于尽。李云逸眼瞳蓦地一震,差点就要骂娘了。
这个莽夫!
不就是戳破了叶公的秘密,又不是你的,至于么!
但李云逸当然不会真的骂娘,在这个时候骂娘完全是浪费时间,自寻死路,他的大脑极速运转,终于,在一根指头都要塞入天机壶将它彻底扣开之时,一道灵光骤然闪过。
“杀了我,他也要死!”
他?
哪个他?
李云逸一声低吼,却见邹辉整个人如被雷击,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气机狂暴如潮,却如时间静止,再也无法动作了,一双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李云逸,就像是被戳到了死穴。直到。
噗!
一口鲜血从邹辉口中喷了出来,血雾倾洒,令原本就显得癫狂的他又平添了几分凄惨,虎目如剑死死盯着李云逸,倘若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李云逸怕是早就死了千万次了!
“你……无耻!”
邹辉话音里充满绝望,身前的李云逸赫然给他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宛若一座山岳。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李云逸的后背都被打湿了,汗如雨下。
“疯子!”
李云逸在心里疯狂大骂,对象自然是身前的邹辉,也是骂自己。这绝对是他重生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之前虽然也和宗师交过手,但都是计谋在前,可这一次……
事态差点失控!
“在真正拥有宗师战力之前,绝对不能这么冲动了!”
李云逸牢牢把教训记在心里,也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的确有点飘了。对方,毕竟是宗师啊!更何况,还是个疯子!
李云逸深吸一口气,望向邹辉,神色很复杂。他设计引邹辉前来的确有利用后者的意思,可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却让李云逸不由对眼前这个如若癫狂的汉子多了几分敬意。
麾下如此,夫复何求?
叶向佛,这是捡到宝了啊!
“不过我也不差。”
李云逸眼底精芒闪过,福公公江小婵乃至邬羁的身影从眼前闪过,下一刻,他抛却杂念,沉声严肃道:“首尊误会了。李某既然敢这么说,定然不会诓骗首尊,若是没有万全的把握,我又岂会邀请首尊至此?”
嗯?
李云逸此言一出,反而轮到邹辉愣了,就在刚才,李云逸言逼他停手惨遭反噬的时候,他真的感觉眼前一片黑暗,完全被李云逸掌控了局势和节奏,他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已彻底绝望。直到,李云逸话音再次传来,其中蕴藏的严肃真诚清晰可闻,邹辉,呆住了。
“你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楚贤王,公之于众,坏我主根基?”
在邹辉看来,这才是李云逸最该做的,以一己之力推动局势,掀翻自己这一方,更能从楚贤王手里得到最大好处,甚至景国成为南楚第一诸侯国都不是没可能。但是,李云逸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竟然还在说这些?
李云逸闻言,苦笑道:“看来李某的感觉没错,邹首尊还是不够了解我李云逸啊。”
“权势虽好,但也要看在谁麾下才是。我这个人比较独断,既然我不喜欢楚贤王,当然不会选他。”
不喜欢?
邹辉闻言呆了。
你这……也太任性了吧!
其实李云逸不选楚贤王当然不只是因为不喜欢,这只是一个说辞而已,最重要的原因是,楚贤王,太狡猾!
叶向佛固然也有私心,但相对而言,李云逸自然还是会选择叶向佛。
或许是因为李云逸的“坦诚”,当然,最重要的是,在邹辉看来,李云逸完全有理由选择楚贤王,却依然站在了自己这边,邹辉眼底深处终于出现了些许波动,从来见李云逸就充满心间的戒备,第一次松动了。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
重新理智,邹辉心思如电,意识到,无论李云逸想干什么,既然选择邀请他前来,定然和他有关,所以才直接这般问道。李云逸闻言精神一振,知道邹辉心动了,果断抓住良机。
“我需要邹首尊做的事很简单,只需要邹首尊把当年之事查到的证据交给在下即可。”
证据?
李云逸想要那份证据?!
李云逸再提当年之事,邹辉蓦地心头一紧,本能的戒备。李云逸似乎看出了他的机警,道:“首尊不必多想。如果李某真的打算投靠楚贤王,根本不需要这份证据,只要说出可能,就可动荡人心。正如首尊所说,以现在的局势,哪怕我们所有诸侯国在楚京的人加起来选择叶公,你们也不一定能赢,我又何必如此麻烦?”
“我要它,是为了其他事。”
“只要此事一成,我敢保证,叶公不仅安然无恙,并且必定会占据上风!”
其他事?
什么事?
肯定和这次内荐有关!
邹辉本来就心思灵敏,只是一开始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而已,此时听见李云逸这么说,大脑急速运转起来,突然。
啪!
一道灵光在脑海深处闪过。
“不选楚贤王,也不选叶公……”
“当年之事……”
“证据……”
“此事若成,叶公必然占据上风……”
自从到来后李云逸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心头闪烁,邹辉的脸色却越发凝重,如抽丝剥茧,他隐隐发现了李云逸的计划是什么,但是,这一发现却让他越发心惊肉跳起来!
事关皇权争夺,叶向佛怎么才能算是占据上风?必然是他选择的人夺得储君之位,亦或是……
“他?!”
邹辉眼瞳一震,如被雷击,一字脱口而出。这单单一个字着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叶向佛么?
不可能!
单单是叶向佛举荐九皇子都受到了楚贤王如此疯狂的阻挡,若是他亲自出马,那不得更乱?楚贤王拼尽所有力气也绝对不会让叶向佛得逞的,李云逸更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助叶向佛上位。
那么这样一来……
邹辉心里登时只剩下了一个选择,但是,这选择却让他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简直比刚才听到李云逸说他知道当年之事还震惊。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会成功的!”
“叶公也绝对不会同意!”
邹辉震惊高呼,面色大变。李云逸知道,邹辉已经猜到了他的计划,也不吃惊,因为他本来就打算给邹辉挑明的。闻言,李云逸脸色一沉,道:“所以,我没有找叶公,而是找的邹首尊您。”
“至于成功于否,这个就不需要邹首尊操心了。并且,邹首尊扪心自问,李某人的这计划,真的不可能成功么?还是说邹首尊真的认为,叶公麾下与楚贤王麾下真的有那么多死忠之士,他们都愿与这大势共生死?”
这……
邹辉闻言,愣住了。他刚才是因为太过震惊于李云逸的计划才那样说,但倘若顺着李云逸的逻辑去想……他的计划,真的有可能成功,并且可能性极大!
是随这场皇权动荡生死立判,还是按照李云逸的计划暂稳朝政徐徐图之,邹辉相信,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恐怕都会选择后者。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足足愣了许久,满眼震惊无法释怀。主要是因为,李云逸的这个计划一旦完成,结果实在是太惊人了,简直就是对南楚王朝建立一来最大的颠覆!
这等计划,真的是人能想的出来的么?
邹辉心头震荡忍不住抬起头朝李云逸望去,后者面目清冷淡然,显然是在等一个答案,但从他的眉宇之间,邹辉赫然看到了四个大字,如同染血。
胆大。
包天!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