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v28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祕笈古文網 txt-第一二一二章 挾蛋而逃鑒賞-8s9p1

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看着震动和响声越来越大的大蛋,事不宜迟,韩逍给吴遥做了几个口型。
意思是,数到三,就行动。
吴遥点点头。
两人默默对视几秒钟,心里最后盘算了下。
对方应该不会在这种致命的关键时刻耍花样。
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估计就是嗝屁了。
三、二···一!
韩逍无声地数了三个数,身形猛地蹿向鸟巢中央的大蛋。
没有使用瞬闪,怕速度和吴遥拉开太大差距,出现问题。
不过距离这么近,和瞬闪也差不多了。
余光看到吴遥没有搞鬼,同样蹿向大蛋,心中稍安。
同一时间,他顺手对两侧的两只彩雉,放了两记巨浪滔天。
这招对破凡期彩雉当然一点效果都没有,只是为了用巨大的水浪遮蔽彩雉的视线,哪怕一瞬间也好。
两只彩雉反应极快,一声厉啸,巨翅微微一扇就将两片巨浪扇没了影。
随即,它们愤怒地看到,两个人影,分别抱着一颗大蛋,蛋冲着它们,正从鸟巢中一个后跳跳了下去,消失在视线中。
它们再次发出尖锐凄厉的叫声,两对锋利的巨爪一用力,就将整个鸟巢抓得四分五裂,从树冠上散落下去。
顺着下面露出的枝杈的缝隙,一下就看到那两个该死的虫子,和自己的两个孩子。
不顾巨树繁茂的枝杈,直冲下去。
靠近树冠的枝杈相对来说要细一些,基本也都有人头粗细。
砰砰的巨响不断传出,两只彩雉的身躯狠狠撞在枝杈上。
所到之处,枝杈全被生生撞断。
周身还幻化出大量的灵能羽毛,像锋利的飞刀一样四射飞出,切掉大片的树枝和树叶。
不过它们的追击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阻碍,无法一下子追上韩逍和吴遥,只是在快速逼近。
韩逍和吴遥跳出鸟巢后,并未立刻分散逃走。
两人不约而同选择先沿着巨树树干向下躲避。
飞速下降的过程中,不断蹬踏着路过的枝干,灵活地在枝杈缝隙中穿梭。
巨树茂密的枝叶是非常好的屏障,两人都想尽可能利用来延缓彩雉的速度。
咔的一声,韩逍抱着的大蛋,一个拳头大小的尖喙从大蛋表面的裂缝中凿出。
用力扭动着,想要将大蛋的外壳撬开。
韩逍嘴角翘起,猛一用力,将大蛋丢向吴遥逃跑的线路上。
两只彩雉就要追来,就让它们去宠幸吴遥这个贱人去吧。
相信手里没了大蛋,彩雉不至于再盯着他。
距离地面已经不远,只要吴遥那头能拖延一下,他的逃生几率大增。
正想着,只听砰的一声,被抛出的大蛋竟突然弹回来,正落向韩逍落脚之处。
头顶的两只彩雉发出两声愤怒的鸣叫。
韩逍下意识伸出手将大蛋重新抱住,歪过脑袋,从大蛋的旁边向吴遥看去。
只见吴遥也正伸手抱住大蛋。
立刻就明白了。
槽!这个贱人,实在太卑鄙无耻,竟然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时,两人手中的大蛋,布满裂纹的蛋壳由于刚刚的猛烈撞击终于支撑不住,咔咔一阵响,碎成一堆碎片崩散开。
露出两只身上毛发稀疏、沾满粘液,看着很丑陋的幼雉。
正中脑袋上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韩逍心中一动。
据说,刚出生的幼兽会把第一个看到的生物当成妈妈?
这只幼雉会不会把他当妈?
那两只彩雉可就亏大了,自家孩子认贼作母。
没等他想完,幼雉三个丑丑的小脑袋猛地向他的双眼啄来。
韩逍急忙用右手护住面门,三个尖嘴啄在手心,将手心啄出几个口子。
卧去,看来据说的东西都不能轻信啊。
这幼雉不愧是破凡期的后代,刚出生就能破他防。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刚破壳,还是因为蛋壳被强行击碎没有得到足够的锻炼,幼雉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韩逍用右手一把掐住幼雉的脖子。像拎着一只普通的鸡鸭,任由幼雉不断扑腾着。
用力一甩,甩向吴遥。
果然,吴遥也同样将手里的幼雉甩出,两人抬手又把对方的幼雉接下,形势没发生什么变化。
就算没任何变化,做了无用功,韩逍也不得不甩出幼雉。
他不甩,就算不接吴遥的幼雉,也成了最后抓住幼雉的人,万一两只彩雉一起盯上他怎么办?
既然要甩,干脆甩给吴遥恶心恶心也好。
面对吴遥甩过来的幼雉,他又不能不接。
如果不接被幼雉跑了,也就相当于幼雉脱离了危险,彩雉要是不管幼雉,先杀过来,他可没东西当挡箭牌。
真是左右为难。
两人在空中,连续互相甩了几次幼雉。
幼雉身体有些虚弱,无力反抗,被搞得不断发出凄惨的鸣叫。
上方的两只彩雉眼睛一片猩红,理智被无边的怒火彻底淹没。
只可惜在这密林之中,它们作为天空王者的不少强力天赋技能都用不上。
只能更加凶猛地用身躯冲撞越来越粗壮的树枝,浑身喷发的羽刃更加密集。
眼看就要落地,被彩雉追近面前,准备接幼雉的韩逍忽然一愣。
对面的吴遥,接住他甩过去的幼雉,却没把手里的幼雉甩过来。
脸上露出一丝阴笑,抬起左手对着尚有些柔弱的幼雉的腹部划了两下,顿时划出两道巨大的口子。
接着又对幼雉的背部狠狠拍了两掌。
大量猩红的血液夹杂着各种各样的脏器,向着韩逍喷薄而来。
一接近韩逍就被他的护体烈焰烧得嗞嗞作响化为飞灰,但浓郁的血腥气却弥漫在他的身边。
吴遥左手冒出一团火苗,将幼雉腹部的伤口烧焦。
脚刚一着地,张口喷出鲜血,浑身变得血红,瞅准一个树木相对比较稀疏的方向,血光一闪,顺着树间的缝隙消失不见。
卧槽!
韩逍暗叫一声不妙。
吴遥这个贱人实在太奸诈了!
这让他瞬间回想起当初他用同样的手段耍了吴遥一次,夺得血纹幼虎的场景。
莫非是报应?
韩逍鼻子都气歪了,但暂时没空理会吴遥。
两只彩雉中的雌雉,疯狂地向着吴遥消失的方向追去。
而雄雉,并没有一起追击宰了它两个孩子的吴遥,被韩逍周围自己血脉的血腥之气刺激得狂性大发,凶猛地继续追杀韩逍。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