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62爱不释手的小說 獵戶出山討論-第1360章你還是自己問他吧相伴-v50p2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瞄准、挥杆、转动,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高尔夫球在空中划出一条高高的抛物线,落在了远处的果岭之上。
“好”!英俊男子拍手笑道:“元开兄,风采不减当年啊”。
王元开挪了挪帽沿,缓步朝果岭方向走去。“哪比得上你们,逍遥自在,有着大把的时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弥勒佛男子与英俊男子对视了一眼,缓步跟上。
“你后悔了”?
王元开没有回答,继续缓步向前。
弥勒佛男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我知道你是个清高的人,认为跟我俩这样的人交往拉低了你的段位。但是你别忘了,当初是你主动找上我们,并不是我俩厚着脸皮赖上你”。
王元开淡淡道:“王家早已经没落,你们家族正如日中天,我哪有资格瞧不起你们”。
英俊男子见两人语气有些生硬,笑哈哈打圆场道:“大家都不要妄自菲薄,王家那不叫没落,元开兄可是能给上面几位叔叔伯伯拜年的人。我们家再如日中天也跟我们也没多大关系,在家里我俩只不过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当初我们就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咱们三兄弟的命那是连在一起的”。
王元开回头看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家里可有人注意到你们”?
超級洞府
弥勒佛男子的一双小眼睛微微放大,里面露出一抹冷芒,“他们早就忘了还有我这个人存在”。
英俊男子嘻嘻一笑,“我也差不多,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不务正业、吃喝玩乐,彻彻底底的一个败家玩意儿,只要不捅破天,他们是想不起我的”。
王元开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转头继续往前走,“被注意到是早晚的事情,最关键的是那个最恰当的时机,你们最好还是小心点”。
英俊男子与弥勒佛男子再次对视了一眼,英俊男子朝着王元开的后背努了努嘴。
弥勒佛男子脸上闪过一抹怒意,英俊男子望着天空,假装没看见。
弥勒佛男子轻哼了一声,上前两步与王元开并排而行。
“元开兄,你最近老是愁眉苦脸闷闷不乐,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王元开看了弥勒佛男子一眼,淡淡道:“最近总觉得有人在背后看着我,当我回过头去,又云山雾罩看不清那人的真面目,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弥勒佛男子皱了皱眉,“以你的心性,不该啊”。
英俊男子笑呵呵接话道:“既然我们三人的命运死死的绑在一起,那就不妨说出来听听,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说不定我们能帮到你”。
“这句话说得没错,一条绳上的蚂蚱,不该各自蹦跶”。
王元开缓步而行,没有理会弥勒佛男子的不满,淡淡道:“你们还记得当年我找上你们的时候说的话吗”?
“当然记得,你说你偶然得知一桩大买卖,值得用十年二十年去经营,一旦成功,命运将彻底翻盘”。弥勒佛男子说道。
“对,对,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时候我还嫌时间太长了,还犹豫了很久”。英俊男子接着说道。“现在想想,十年也就弹指一挥间,现在都该到结果的时间”。
王元开说道:“最近我有一种奇怪的想法,也许并不是偶然”。
“什么意思”?弥勒佛男子眉头微皱。
“十年前,有位客人在‘一品阁’喝醉了酒胡言乱语,讲了一段关于陆晨龙的故事。我一直以为那是一次偶然,但最近,我越来越觉得是那人故意讲给我听”。
英俊男子脸上露出惊骇,“不太可能吧,十年前,你的一品阁才刚开业,并没有今天的气象。而且,仅仅是一个故事,他凭什么会认为会把你引入其中”。
弥勒佛男子同样觉得不太可能,王元开是什么人,圈子里谁不知道他的情商很高,就连上面几位叔叔伯伯都很欣赏他。“你一向低调,王家也一向没有野心,而且,别说那人是个陌生人,即便是熟识,也不可能对你的心性了如指掌,故意讲故事给你听?太荒谬了”。
王元开脸上的愁容并没有展开,反而更浓。“这个世界上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在某些人那里却是顺理成章。有时候别人对你的了解比自己更深”。
“除非那人是神仙”。弥勒佛男子依然不相信。
英俊男子陷入沉思,半晌之后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也拿不准,只是现在想来,有些事情实在是太过巧合”。
两人一边走,一边紧紧盯着王元开,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回想当年的事情,我在查找陆晨龙相关资料的时候太过顺利了,顺利得好像是有人提前将资料信息放在我去查找的路上。包括陆山民,这样一个隐匿身份长大的人,我竟然在他一入天京就得知了他是陆晨龙儿子的信息,是不是也太过容易了”?
王元开眉头微微皱起,“正当我思索着怎么接近他的时候,他却主动送上门找上了我,这也是不是太巧合了”?
英俊男子眉头紧皱,“陆山民找上你并不算奇怪,他要报仇复兴陆家,就必然想方设法接触天京的权贵,太高的无法接触,而你是比较特殊的存在,我要是他也一定会千方百计接近你。而且,他之前认识魏无羡,从魏无羡哪里了解到你也说得通”。
王元开摇了摇了头,“不管他父母曾经多么厉害,他毕竟是在山里长大,他没有那个能力和见识接触上我,唯一的可能是他背后有高人指点。不过这不重要,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陆家即便倒塌,也多少会有几个漏网之鱼给他指路。我所担心的是,从一开始就有人把我当成一颗棋子算计进去了”。
说着顿了顿,“但是,以我的观察,算计我的人不会是陆山民,而且我敢断定他并不知道十年前我就开始布局这件事情,他到现在都仍然认为我只是因为朋友关系在帮他”。
英俊男子和弥勒佛男子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一直都把自己看做是那只黄雀,从没想过还会有人在背后拿着弹弓。
三人默然不语继续朝前走。
半晌之后,英俊男子淡淡道:“你敢肯定陆山民不知情”?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圈内情商最高的吗,看人这种事我有足够的自信”。
“那会是谁?影子?更不可能,哪有利用别人挖自己祖坟的道理”。英俊男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你查过当年在一品阁讲故事那人吗”?
禦劍 流浪的大龍蝦
王元开摇了摇头,“当初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并不是立刻就有了想法,而是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思想斗争才抱着了解一下的态度去印证,等下定决心的时候已经过了快一年了。一个普通的客人,人海茫茫,哪里去找,后来也不是没查过,但是偌大的天京城,无异于·大海捞针。我只依稀记得是个年轻人,很年轻,看起来像刚大学毕业的样子,虽然喝醉了酒,但谈吐之间颇有见识,是个很有文化的人”。
英俊男子也摇了摇头,“天京最多的就是文化人,别说此人后来很可能已经不在天京,即便在天京也找不到”。
“不是陆家,不是影子,那就很可能是陆山民所说的戮影。”弥勒佛男子说道。
王元开再次摇了摇头,“戮影有官方背景,至少也是与蒙家多少有关系。这不是官方做事的手法,而且、我相信官方也不可能算计到我头上”。
英俊男子和弥勒佛男子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说话间,三人已来到果岭处,白色的高尔夫球离球洞只有半米左右。
“啧啧,刚才那一杆打得着实漂亮啊”。英俊男子笑呵呵的赞叹道。
“你还有心思嬉皮笑脸”?弥勒佛男子脸上带着不悦。
王元开摆好姿势,轻轻一推,白色的小球准确的落入了球洞之中。
“我们一定还忽略了什么”。
三界直播間 松子
“陆山民这小子对我们有隐瞒”?弥勒佛男子脸上浮现出怒意。
王元开淡淡道:“再好的演技也瞒不过我的眼睛,他确实是个枭雄,但并没有在我们眼前演戏,虽然有所隐瞒,但并没有说谎”。
重生之第一影後 優漪
“哎,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如果陆山民没问题,那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英俊男子百思不得其解。
弥勒佛男子淡淡道:“既然想不清楚,就没必要再想。敢在我们身上打主意的,目的不外乎是利用我们的身份,绝不会是想置我们于死地。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是否继续下去”。
英俊男子转头看向王元开,“元开兄,你是发起人,你怎么看”?
超級少年韋小龍 韋小龍
王元开看了两人一眼,轻笑一声,“布局了十年,我说放弃,你们能答应吗”?
英俊男子眼珠子转了转,笑着问道:“陆山民那小子最近有什么新进展”?
王元开抬起头,目光望向远处,一个身影正缓缓朝这边而来。
“你还是自己问他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