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yf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來自繆星》-第974章 強者分享-hes9y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唰————”
丁蒙朝天猛的扬起手腕,单手戟迸发出刺眼的白光,戟尖忽然泛射出十字亮星并急速旋转,光形态的齿轮出现了。
这是神光手戟的《神圣之星》,它就是一个更大容量的熔炼空间,足以承载任何能量的进攻,丁蒙对此也是信心十足,这可是小坏的武器,在他的手上远比在白星飞总统的手上更有效果。
機甲狙擊手
射线一撞在齿轮中央,齿轮果然开始吸能,但是这股诡异的力量却不能被自己吸收。
丁蒙看到了,齿轮是在不断吞噬射线,可齿轮的颜色居然在慢慢的发生变化,变成了粉色。
不好!
这是什么怪异的能量,居然在吞噬并同化神光能源?
远处的凌星汶在冷笑:“缪星武技我还看不上,别天真了!”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丁蒙发现凌星汶的音貌都有所改变,在这片粉尘之中,凌星汶似乎更加顺眼了。
丁蒙再度深吸了一口气,抛开了这些杂念,握紧了单手戟重新开始注能,这次动用的是自己熔炼空间的精源,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方的能量太强了,强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
熔炼精源一开启,齿轮的颜色就慢慢恢复成为了白色,可这也只能堪堪挡住攻击,自身却无法反击。
“你不能明白至高无上的伟力精粹,哪怕你学到了艾纪功法,那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又有什么用呢?”凌星汶不紧不慢的说着,“归顺我,成为宇宙中的最强王者,成就伟业!”
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丁蒙终于知道这种粉色能量的真实威力了,它好像可以改变你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导致你意识恍惚,四周环境已经完全看不见了,眼前只剩下一片粉红。
粉红中的凌星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衣诀飘飘、面容清纯,眸子犹如纯净的宝石,里面的目光清澈得令人灵魂悸动:
“你学习艾纪功法又是为什么呢?不就是成为星际武者吗?你现在就是星际武者了,假如我告诉你这个浩瀚的宇宙中,有比艾纪功法更高深的存在呢?你想不想学?”
丁蒙吃惊了:“还有比艾纪功法更厉害的?”
随着他心念一动,凌星弦的身形立即变成了一个艾纪星人,连同着声音都变了:“是的,我负责任的告诉你,它存在!”
“唰————”
一道绿光从丁蒙眼前掠过,他突然清醒了不少。
远处有个声音焦急的大叫起来:“这是魅惑之术,是宇宙高等文明的功法,只要是有意识的生物他们都能施展,是更高级的实态化摄心诀,她想偷取你的记忆、奴役你……”
这是纪尘雪的声音,但语气很微弱,显然也发现了不对,重伤之下拼命呼喊。
绿光正是纪尘雪脖子上的项链发出来的,正中丁蒙太阳穴,神光项链有净化作用,驱散一切负面效果。
丁蒙的视野霍然开朗,一看远处站着的还是一脸冷笑的凌星汶本人,再回头一看,纪尘雪正在地上朝自己爬行,艰难的一扬手,将项链抛了过来。
项链一套在丁蒙脖子上,丁蒙顿觉一阵神清气爽,思维意识明显正常了很多。
“小小爬虫,真是主动找死啊!”凌星汶伸出左手,铮的一下又弹出一颗光点,这要命的能量是冲着纪尘雪去的。
纪尘雪早就重伤了,别说抵挡,连躲的力气都没有。
丁蒙顾不得面前的射线冲击,脚步斜斜的一滑,人就滑到了纪尘雪的前面,齿轮“夺”的一下挡住了光点。
这一挡丁蒙感觉大脑一阵剧痛,整个人灵魂都快出窍了,因为齿轮的颜色又有变粉的趋势。
凌星汶又笑了:“你是挡不住我的!”
说完她右手中指轻轻一弹,第二道能量射线又飙过来了。
仙極九天
“呀——————”
丁蒙恐惧之下不禁纵深高呼,烈阳神功的《明灵》秘技施展开来,体内旋涡疯狂的旋转,简直有实态化的趋势,能量瞬间成倍提升。
齿轮终于成功抵挡了两道射线的攻势,同时其中终于旋出了迷你版的单手戟光影,这些镜像铺天盖地的朝凌星汶罩去,从四面八方将其围住,在神殿中形成了一个实态化力场,那就是一颗精美绝伦的钻石。
而这个时候异变突生,之前打得天翻地覆,后面的三叉星阵法都没有受到半点波及,此刻阵法居然产生了感应,可以看到阵法仿佛也是被一颗钻石形态的半透明力场所笼罩,两个力场都是有些雾化,一闪一闪的迸发着光晕,其频率节奏完全是一样的。
难道说神光阵法这一刻感应到了神光武者的危机?
“你给我消失吧!”丁蒙一声怒吼,双掌隔空合十,他一定要把这个怪物给压死。
“轰——————”
又是一记震天撼地的大爆炸,现在的爆炸已不是单纯的能量了,完全就是光线在分裂。
钻石力场瞬间化为星星点点,内部无数神光能量碎裂,光线切割了空间,仿佛也禁止了时间。
丁蒙眼前一黑,急速运转护盾同时双手交叉护在面前,但汹涌的波动瞬息就至,如狂风般卷席了他。
王冠盾牌瞬破!
神光手戟直接被打回原形!
丁蒙如遭雷击,立即仰天飞起,朝后撞去!
“通”的一声,丁蒙的后背撞在了阵法力场上,然后无力的跌落下来。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凌星汶被四片巨大的花瓣包裹着,就像四面旋转着的盾牌把她整个人护住,她非但毫发无伤,而且气息更浓,如果可以换算成源能指数的话,那她的能源指数已经远超五万亿点,兴许远远不停止,因为那个层面上的强大,丁蒙还不曾经历。
侯門嬌:一品毒妻
这一次,丁蒙全身瘫软了,体内的漩涡褪化为了钻石形态,钻石原点很快褪化为正常原点,原点慢慢的停止了旋转,最终逐一熄灭。
这一次,也许不再是生死危机了,因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的历程即将结束,他的使命终究还是止步于此。
但是这一刻他不再惊惧,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已准备慷慨赴死!
“你赢了!”丁蒙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
凌星汶笑道:“别说你一个人,就是你们所有人联合起来,全都不是我的对手。”
这话放在半个小时之前丁蒙绝对不信,但是现在他信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脑海中竟然浮现出很多年前的画面,那还是在大山深处,每天傍晚听牛伯吹奏曲子:
敗家子 平凡心
陰盛陽衰
“做个普通人其实就挺好,真要是成了源能者,未必是好事!”
“为什么?”
“如果你将来真成了一个武者,你会发现无论你有多强,在你的上面始终有更厉害的人,如果你爬得越高,将来就摔得越惨。”
他們說我是害蟲 來不及憂傷
……
牛伯当初看似消极的话语,如今看来竟是真知灼见。
丁蒙刚这么一想,那种粉红色的视野又出现了,凌星汶又不见了,远处站着的人赫然就是牛伯。
“这……”丁蒙震惊了,他发现这不是幻象,因为牛伯甚至摸出了一片绿骨叶才吹奏一首熟悉的曲子:
醉酒狂歌剑光寒,冷月孤影雪漫山,醒时恩仇两难断,醉后江湖各相忘。
这曲子是绝对作不得假的,因为只有牛伯会吹,也只有丁蒙听过。
一时间丁蒙又恍然,刚才纪尘雪说凌星汶使用的是魅惑之术可以偷取记忆,是不是自己心念一动、想到什么凌星汶就全部能读取?
魔法旋渦
果然,这念头刚一触及,牛伯就变化为了凌星汶的形象:“你很聪明,但是这没有用,即使我不问你,你也迟早会把熵寂的秘密暴露出来,除非你永远不去思考。”
丁蒙缓缓的扬起了手刀。
凌星汶不屑的笑了:“你现在还有力气战斗?”
丁蒙没有回答她,而是反手一刀朝自己的额头切回。
世界上也只有一种人是永远不会思考的,那就是死人,我一旦死了,所有秘密都将被埋藏。
“休想!”凌星汶猛一挥手。
一股无形的能量撞来,丁蒙又被击中面部,整张脸直接扭曲,而整个人居然被撞进了神光阵法之中。
说实话,他从未见过凌星汶这么可怕的敌人,其实他也明白,说到底自己跟人家不在一个级别,凌星汶纯属就是利用自身高于大家数倍的能量直接碾压了。
“没关系!”丁蒙索性闭上了双眼,心头在默念:“郑明大哥,禹先生,我现在就来陪你们了!”
这是他最大的羁绊,他决定直至死亡,也只会集中精神来思念这些他生命中难以忘怀的人。
此时神殿已经历了两次大爆炸,幸存下来的人已经不多了,就剩下蜷伏在墙角的凌星琪、凌星弦、纪尘雪、君凌、南寻和文阳六个了,凌天凌龙都在第二次大爆炸中化为了灰烬。
霸天神途
看到阵法中的丁蒙都闭眼在等死了,文阳暗自长叹,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为别人作了嫁衣。
但是这个时候最靠近阵法边缘的一个人被大家忽略了,苏醒过来的凌星琪悄悄扯断了戴在左腕的手链,一股细微的能量波动散播开来。
这个举动肯定瞒不过凌星汶,她忍不住笑道:“大姐,这颗逆源晶体还是当初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让你在最关键时候用来防身的。”
逆源晶体被注入体内,凌星琪的气色立即好转了不少:“是的!”
凌星汶大笑:“你总不能幼稚的认为补充了这么一点能量,就能够抗衡我吧?”
一颗逆源晶体对源能者来说那就是宝藏,但对于星际武者来说,这等同于杯水车薪,根本没有什么恢复效果。
凌星汶笑得更开心了:“放心,看在你这么顽强求生的份上,我是不会杀你和三妹的,呵呵呵,我留着你们还有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