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ls14优美玄幻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五十五章 職業造反展示-hv7xx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八千女鬼代大明?
公公的呼吸有些急促,老表这是在给他玩拆字的梗呢。
霸王魔女
也怪他老魏家这个姓不吉利,拆来拆去都跟女鬼挂钩,倘若姓李的话,十八子主神器,听着多得劲?
“宋兄这是什么意思?”
魏公公将那张纸条又递还到宋老表手里,并且下意识的朝老表的胳肢窝瞄了眼,他怕对方胳肢窝里弄不好夹了半本《论语》,又或者在肚皮下面裹了黄袍。
“大兄弟你知道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但于奇门遁甲及图谶等术却是精通得很,这几个字便是我夜观天象,尔后熬了一夜方才破出的天机啊!”
宋老表又将纸条硬塞在公公手里,这张纸条真是他的心血。蕴含的不止是他个人情感,更有他的个人抱负。
一来一回,动作简单,但内中却是公公与老表的心理较量。
劍控天下 紫薇瘋爆
“别闹,”
公公没有再递还纸条,将纸条揉成团揣进了兜中,斜了眼精神头子很足的老表,“宋兄莫跟咱开这玩笑,这几个字流传出去,那是要杀头的咧。”
“这是天机,你不信也得信!”
宋老表态度十分坚决,并且又从怀中摸出一叠纸来。公公透过油灯的光线一看,真是啧舌。
那叠纸上写满了童谣啊。
什么“关东有个魏公公,一心为国为人民。莫看身残志却坚,平完建奴平宵小。”
什么“皇军儿郎公公带,皇军攻城管教赢。只消公公下命令,关门再大也挡不住。”
又什么“流入鸭绿江,陷于大凌河。若要上九天,须出山海关。”
“魏公公,爱人民,人民也爱魏公公。他一心要把国来富,一心要把军来强。中原要是没了鹿,公公就把鼎来扛。”
看起来都是大逆不道,足以拖出去砍上十八回的妄言、谣言、反动透顶!
“宋兄你这些天来闭门不出,就弄这些玩意?”
公公摇了摇头,这个宋老表,不愧是职业造反派。这明明生活过得很安稳,有吃有喝,跟着他魏公公狐假虎威在沈阳城横着走,就这还不满足,还想着蛊惑他小魏造反,真不知这老表心里想什么。
美女貼身仙醫 盛唐刺客
单说老宋搞的这些童谣,水平真是低下的很,正经读书人哪个能瞧上。但是,公公不得不承认,就是这种低级童谣却是比进士老爷们写的榜文更受百姓欢迎,因为通俗易懂。
好比他魏公公写的那些诗,就是专门给人民群众写的。只有人民群众看得懂,才叫好东西咧。
嫡後策狂後三嫁
关东有个魏公公,就这话一听,老百姓们哪个不晓得咧。
“玩意?”
宋老表生气了,魏公公的用词有些伤了他的自尊。
“这不是玩意,这是天机,天道,是滚滚洪流也无法阻止的大道!”
首席契約女傭 格零
过于激动愤怒的宋老表将烟头狠狠的掐灭在桌上,“这些天来我跟着你走遍了大半个建州,也看到了你麾下的虎狼之士们,当时我就想我这次出关来对了!你这里啊,是风云际会,是天下英雄汇集之地,你这个魏公公,那是三国的曹操,唐末的朱全忠,五代的香孩儿啊!”
公公确信宋老表不是在那信口开河,因为他的语气和神情都很真诚。
好像他魏老二真就是大英雄。
“宋兄慎言呐!”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小肉湯
公公有点慌了,这老表打鸡血要人造反的心态忒是吓人。虽说自个是天命之子,但直到目前为止,公公也没有取明自代的意思啊。
而且,现实条件也不允许。
魔法門徒 禽獸孤狼
“你莫慌,也莫怕,明之国运将终,此天象警示,八千女鬼代大明,这也不是我宋某人闭门造车臆想出来,而是老天爷给的征兆啊!”
宋献策神神叨叨的将几枚王八壳往桌上一扔,“看懂了吗?这卦象明白无误的告诉你我,天下将姓魏啊!”
隔行如隔山,公公真的没本事从几枚王八壳上看出天下怎么姓魏了,但考虑宋老表是专业人士,他虽然极度怀疑,但是最好不要当面质疑,免得老表心里窝火。
所以,他不吭声。
“世上事得走一算三,对于大兄弟你而言,就不止走一算三这么简单,而是走一算百!否则,这血光之灾迟早还是要来的。”
宋老表摸出烟盒来给自已点上,“前番我与你说过,朝廷会要你命。因此,你得关门演兵,叫朝廷那边跟你和亲,把这眼面前的急难化解过去。但和完之后呢?难道你就看着朝廷那边卧薪尝胆,积蓄力量要你的命?”
不等公公有所表示,宋老表手就摆了起来,“你别说那些没用的,实话跟你说,你必须听我的,要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宋兄到底要咱如何吗?”
公公也挺烦的,“你总不能真叫我造反吧?”
“没叫你现在造反,我是说你得先走几步,比如跟你的一些前辈么学一学。”
宋献策列举了几个公公前辈,如李辅国、如俱文珍、如王守澄、如仇士良、如田令孜。
公公历史还算不错,这些家伙无一不是晚唐的大宦官,都是能把皇帝换了坐的大珰,只是这些家伙好像都没什么好下场。
“你不学他们,难道还要学王振、刘瑾不成?什么叫没好下场?那是因为他们身边没有我宋献策!”
宋老表再一次证明了自已的重要性。
“关东大演习不止是你大兄弟你一鸣惊人之时,泼天富贵也将从现在开始啊!”
宋老表就跟个精神病人一样,拉着公公说了好大一通,强调他必须借着这次关东大演习渗透朝中,先跟李辅国他们这些前辈学,然后再进行下一步改朝换代。
本质上,是一个缓图,一个急进。
但归根结底,还是造反。
公公真是对老表无语了,他道:“你能跟我说句实话吗?”
宋老表还真说了实话,他道:“老子好不容易享了福,有了权,有了钱,可不想你那么快完蛋。”
说完白了公公一眼,“不帮你篡了这明朝,难道要老子继续走南闯北给人算命去?”
魏公公苦笑一声:“咱是个太监,怎么能篡江山社稷呢,天下人也不会同意咱一个太监坐龙椅吧。”
戰略之父漢尼拔的軍事生涯 杜普伊
麻雀要革命3 郭妮
清醒紀 喬念清
“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愿不愿意。你不要忘了,你身边有我呢。”
宋献策冒了个烟圈,打小时候他就是以国师自居的。
造反,他是专业的。
虽然,没实践过。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