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0z9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風月-第八百五十六章 副本鑒賞-xuzz7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随着响指的清脆声音,布帛撕裂的声音扩散。
在槐诗右手之上,宇航服的袖子被猛然撑破了——半血肉化的金属右臂上,无数细小的结构和枢纽运转,撑开了自身繁复的结构。
铸造熔炉·圈禁之手开启了通往炉心归墟的大门。
紧接着,便有海啸的声音从其中涌现。
酷似大地震颤和万丈狂潮席卷的低沉声响随着飓风一同扩散,再然后,无穷尽的血水从机械右手的每一个缝隙之中井喷而出。
一开始像是冻裂的水管,紧接着变成泄露的消防栓,再然后就足以比拟高压水炮……最终,形成了凌驾于其数百倍之上的恐怖洪流,瀑布一般的冲天而起,无差别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阴影,傀儡,怪物,乃至错愕的摩呼罗迦。
没有任何躲闪的空间和余地,弹指间,便已经被尽数覆盖在其中。
那些蠕动的猩红里迅速浮现出血肉的质感,无数细长的神经和血管像是海草一样在其中摇曳,附着筋膜,紧接着便有扭曲的肢体迅速生长。
恰似千万只粘稠的手掌一样,抓狂的向着一切触手可及的地方摸索,抽搐,濒死的痉挛,所过之处,岩石和大地也生长出宛如静脉一般的纹理,迅速活化。
那是生命。
失控的生命在瞬间失控的繁衍。
漫卷的阴影之中,那些早已经被制作成傀儡的凝固者们僵硬在原地,被血水和蠕动的肉须所触碰,紧接着死灰色的皮肤竟然浮现出一丝丝生者一般的粉嫩与白皙,沉寂多年的心脏再次搏动。
可肢体却开始迅速的畸变和溶解,液化,仅存的枯骨拥抱着那生命的洪流,投身其中。
明明是空洞的躯壳,早已经失去了灵魂,可残存在肉身之中的本能却令那一张张扭曲的面孔上浮现狂喜的笑容。
生命。
再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加的可贵。
可现在,摩呼罗迦却从这无比宝贵的存在之中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恐怖。
这是一个陷阱!
毁灭要素的陷阱!
赫笛那个家伙,果然已经背弃了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和主宰者,反叛吹笛人,主动投向了天文会的阵营!
他想要先害死自己……
如今惊悚的体会从脊梁之上窜入后脑,令他惊恐的尖叫。
因为隔着涌动的血海,槐诗的手臂已经向着他抬起。
那些涌动的血肉像是凝结的蜡油一样迅速的生长,旋即,便化为了成百上千的细长诡异触手向着他拉扯而来。
永生之兽的血肉在本能的追逐着此处生命力最为强大的存在,追寻着深渊沉淀和灾厄最为丰厚的地方,追寻着冠戴者的位置!
那些彼此交织的诡异触手之上,无数神经和筋膜组成了诡异的纹路,仿佛蕴藏着无穷尽的奥秘,只是看一眼就足以摄取一切灵魂,令人不由自主的沉浸在这一片生命的感悟之中。
摩呼罗迦怒吼,阴影迅速分散,像是忽然散开的鼠群,跑向四面八方。
神逆天下
但涌动的血海已经将阴影吞没,撕裂,生命力灌注,令无数傀儡的枯骨再度生长,变成了一座座庄严的骸骨之柱。
血海之上,已经隐隐浮现出一座肃穆教堂的轮廓。
恰如牢笼。
他已经无处可逃……
利用源质质变迅速逃窜和重组恢复的能力根本无法越过涌动的血海和骨林和尸骸之山……无穷尽的引力从其中扩散,拉扯着他早已经凝固的灵魂。
而触手已经死死的纠缠在了他的躯壳之上,不论他如何奋力抵抗。
瞬间的贴合,就令鳞片融化,彼此衔接为一体,然后开始了不容抗拒的转化。不论他如何尖叫和挣扎。源质在迅速的融入这一份畸形的生命力之中,令它迅速膨胀,反过来加速了侵蚀。
重生八零俏佳妻
迎来质变!
仙武之路
在他身上,那些蠕动的血肉展开双翼,像是神圣的鹰隼,可是却不飞翔。
骨骼迅速的重组,化为了狰狞的牛颅,但没有血肉。
旺盛的毛发汇聚,化为了狮子一般的轮廓,纵声嘶鸣但没有声音。
最终,无数血肉和神经汇聚成了人面的形状,可是却没有眼睛。
四具狰狞的活物根植于摩呼罗迦的圣痕之中,汲取他的力量,在迅速的生长,大口吞吃着他的存在。
“不……不要……别……”
只是瞬间,摩呼罗迦就已经彻底溶解,只有一具惨烈的枯骨依旧在艰难的爬行,不断的哭号,不断的祈祷。
不顾一切的拖曳着半溶解的肉体,他已经爬到了血海的边缘,只差一点,自由在望。
下一瞬,无尽的血海之中,雷光再度迸发。
倾尽槐诗所有的源质之后,恨水之上,再次亮起了一缕缕炽热的焰光,暴虐涌动。
紧接着,奋尽全力。
伴随着槐诗的咆哮,破空而出!
烈光一闪而逝,贯穿了血海和尸山,撕裂骨林,穿过了四个活物之间的间隙,紧接着,击溃了他的形骸,将他死死的钉在大地之上。
最终,随着槐诗迅捷的动作,古怪的智能手环重新在槐诗的手腕上合拢。
咔哒一声脆响。
瞬间,血海倒卷。
四具活物抽搐了一下,痛苦的抽搐起来,飞快的石化,裂解。
它们并没有活过,只是毁灭要素所衍生出的虚假存在而已,此刻一旦生命力断绝,便只能如同斩断根茎的植物一般,迅速枯萎消散。
槐诗的脸色惨白,大司命的神性奋力拉扯着枷锁,归墟的引力再度攀升,将永生之兽所衍生出的血肉重新收入了铸造熔炉中去。
最终,钢铁合拢。
大门再度紧闭。
骨林坍塌成粉,血海蒸腾无踪,尸山化为了灰烬。
只有一股恶臭在空气中存留。
那是腐烂的气息。
槐诗顾不上屏息,竭力的喘息,早已经汗流浃背。
都市妖孽高手 端午
如果不是没有选择的话,他根本不会选择这种自爆的技能——它的侵蚀性实在太过恐怖,尤其是抽取了摩呼罗迦的绝大多数生命力之后。
倘若不是前几个月又从丹波内圈收获了一大波修正值,令神性有所增益,槐诗就要关不住它了。
真让它把摩呼罗迦彻底吞了的话,恐怕连自己到时候都要遭殃。
完全得益于归墟的封闭性,让他不至于玩火自焚。
但它吞了这么一大波的源质之后,槐诗手腕上的倒计时再度增加了五个月的时间。而钢铁化的右臂之上,已经多出了几分肌肤的质感和柔软。
活化程度提高了。
为了搞定这破玩意儿,又要自己多熬小半年的时间!
亏本亏大了!
想到这一茬,槐诗就一阵狂怒,顾不上喘气,撑起身体,大步的走向地上还在挣扎的那一具枯骨。
摩呼罗迦还在挣扎。
苟延残喘。
不断的伸手试图拔出胸口上钉着自己的恨水,一次次被炽热的雷光烧焦。
眼看到槐诗一步步走来,越发的惊慌,胡乱的呼喊着什么,但破碎的声带却无法清晰的表述。
不论是祈祷、怒斥,亦或者是哀求。
到最后,绝望里,那一张残缺的面孔艰难的抽搐着,挤出一个卑微的笑容,艰难的蠕动嘴唇,想要说话。
“等……一下……我……”
然后嘭的一声。
整个脑袋被一拳锤进了地板下面。
雷霆招荡的巨响迸发。
三重鼓手·霹雳!
“你笑你马呢!”
槐诗怒斥,再度抬起拳头,奋力一拳,又把一张迅速愈合的烂脸彻底打碎。摩呼罗迦忍痛,努力的睁开眼睛,想要说什么,可回答他的还是残忍的一拳:“你还笑!”
毫无任何的同情和怜悯。
欺负小朋友,殴打老年人,槐诗可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尤其是这种鬼东西,打死了都是做好人好事。
怎么可能看他可怜就饶他一命?
做梦!
眼看着脱离了现境之后,它竟然在恨水的贯穿之下还能迅速重生和愈合,槐诗就不会给他任何拖延时间的机会。
趁他病,要他命!
给爷死!
不光是拳打脚踢,他还拿起身边一切能够用来当武器的东西,什么挂在宇航服外面的锤头铁锹、什么锅碗瓢盆。
越打他就越气,这要不是自己大司命的号被封,这玩意儿早就死了,哪里还用得着刮痧。
气急之下,他揍的越来越狠。
拳头硬了!
但是却没有卵用,不论槐诗怎么去往死里打,冠戴者的生命力依旧顽强的吓人,竟然还在迅速的恢复。
而眼看槐诗奈何不了自己,摩呼罗迦的心中越发惊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嘲弄。
“你就这……”
话音未落,一声惨叫忽然迸发。
因为他刚刚愈合的手臂竟然被槐诗的武器一击撕裂了,溃散成泥,竟然无法恢复!
他的笑容凝固了。
不可思议的看向槐诗的手中,那一柄激怒之下拔出的武器!
就在那一根奇型的棍状物之上,浑身上下铭刻着数十个北欧炼金符文,焕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七彩变幻。
而且还在震动!
粉红色的棍身上抖出了一道道残影,令人无法窥见它真正的轮廓。
就在它的打击和贯穿之下,冠戴者引以为傲的再生能力竟然如沙土一般被击溃,被寸寸抹杀!
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惊慌从摩呼罗迦的心中升起。
恐惧尖叫。
“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
槐诗愣了一下,旋即震声回答:“高周波动力切割剑,没见过吧!”
高周波什么玩意儿!?
摩呼罗迦悲愤的呕血:你糊弄鬼呢!这分明是……
“没见过就对了!”
槐诗铿锵有力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瞪大眼睛说道:“这可是通过振动剑身,从粒子和分子层面瓦解对手的高科技!”
嘴里说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鬼话,槐诗握紧握柄,奋力劈下:“能死在本座这一把圣剑之下,倒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瞬间,‘高周波动力’切割剑发出高亢的蜂鸣。
势如破竹!
摧枯拉朽!
将摩呼罗迦四分五裂,寸寸崩溃,到最后,彻底击溃了那一具僵硬的颅骨,还那一张难以置信的扭曲神情。
彻底溃灭,死无全尸!
至死,都无法接受自己死在‘高周波动力剑’之下的屈辱。
伴随着最后一缕源质的消散,摩呼罗迦迎来彻底灭亡。
紧接着,他的影子便无声爆裂,海量的武器、毒药和边境遗物乃至物资从其中喷出,金光灿灿撒了一地。
看的槐诗都傻了。
这游戏爆率这么高么?
难道是传说中的真传奇?
无人回应。
大秘書 天下南嶽
死寂里,他愣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脚下摩呼罗迦的灰烬,又看了看手中的‘高周波动力切割剑’,倒吸了一口冷气。
恐怖如斯!
自己错怪了骷髅,这竟然真的是一件能够防身的神器!
但不等槐诗道歉和加倍爱惜,铲除大敌之后,动力剑上的光芒就迅速消散了,然后,震动也开始断断续续。
就在槐诗愕然而赞叹的注视中,剑身浮现出了一道裂隙,断了。
断了……
竟然断了!
怎么这神器还是一次性的!
毕竟这玩意儿是塑料的,质量不好……槐诗拿在手里又是抡,又是砸,哪里经得住这么糟蹋!
他瞪大眼睛,看着手里半截握柄,还有裂口里面那两节四号电池,顿时感受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心痛。
几乎落下眼泪来。
一时间,竟然没顾上旁边大口偷吃的破狗——短短几秒钟没注意,这破玩意儿都快要把摩呼罗迦爆的装备全都吃完了!
而且还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看向槐诗的右手,垂涎欲滴。
还想恰……
等反应过来之后,槐诗已经要气死了。
这狗是真的狗!
打怪的时候疯狂划水,怪打完了之后还把装备都毛光了,就真的一点东西都没留下!
直到现在,咕噜咕噜的板车声才从远方传来。
是骷髅。
姗姗来迟。
“阿狗不要怕!!!”
坐在自己的板车上,他挥舞着手里的平底锅,慷慨激昂的呐喊:“我来帮你啦啦啦啦啦啦啦!!!!!”
明明是个骷髅,还只剩下半截,可是却勇的不行,还胡乱的呐喊着什么‘力量与荣耀!’、‘战斗至死!’之类的口号。
这是哪儿来的勇士之魂么?
遗憾的是,等它赶到的时候,什么都结束了。
这倒也不怪它划水,毕竟它没有腿……
等它从炉芯里爬出来,骑上自己的心爱的小板车,终于冲上战场的时候,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前后不到两分钟。
大哥你别这么勇好么?这万一摩呼罗迦还没死,你这么着急冲上来是送菜的么?
槐诗捂脸叹息。
他低头时,看到了手里半截神器的残骸,望向骷髅的眼神就分外期待。
——这种好东西,还有吗?
他抬头,正准备说话。
动作忽然停顿。
面色骤变。
在远方,墓地的尽头,黑暗中,有不加掩饰的杀意浮现。
就好像刻意留给槐诗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应。
来者慢条斯理的从后背上摘下了长弓,拉动弓弦,紧接着,撒手……破空的凄啸迸发。
槐诗只来得及看到一缕酷似流星的辉光一闪而逝。
紧接着,才察觉到耳边迸发的轰鸣。
一道箭矢已经破空而去。
跨越了漫长的距离,势如破竹的贯穿了骷髅手中挥舞的平底锅,然后擦着槐诗的耳边,飞向了他身后的黑暗里。
贯穿了好几层舱板之后,数千米距离之后,钉在了一只降诞之灵躯壳之上,嗡嗡作响。
射歪了?
不对……是不屑于偷袭。
正大光明的,予以提醒!
“真是一场不错的战斗,令人热血沸腾。”
黑暗中足足有三米余高的魁梧身影向前迈步,脚步声低沉,扬声向槐诗说道:“真遗憾,要趁人之危,夺走如此勇士的生命——”
不知何处来的光照亮了他的身影。
槐诗,僵硬在了原地。
.
三分钟前,赫利俄斯的核心。
大门轰然洞开。
“摩呼罗迦那个废物……还是轻敌了!”
赫笛的脸色阴沉,向着辉光之中神明的轮廓通报:“你需要早作防备,他的威胁性不下与加兰德那个家伙。”
韓娛vi胸大有腦 阿卷卷
暖擎天
“我知道。”
曾经名为普布留斯的‘人’回答:“我已经看到。”
“而且……”
他平静的说:“我已经派出了最杰出的副本,不会有任何的差池。”
赫笛愣了一下,难以置信。
“你什么时候完成的?”
“就在刚才。”
光芒之中的轮廓垂眸:“这就是命运。”
这便是,命运的一环。
.
此刻,相隔三公里,黑暗的墓地之中。
槐诗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身高三米有余,肤色古铜,面目威严,宛如传说中的巨人一般。
在那一身堪称艺术品的饱满肌肉之上,笼罩着一件璀璨的黄金胸甲。在他肩头,披着狮子皮所制成的披风。
后背之上除了箭袋之外,还背着一扇青铜色的盾牌,而腰间插着一柄短剑。
手握长弓,威风凛凛。
就像是半神的勇者从传说中走出,踏入现实,就站在槐诗的面前,成为了他的敌人。
那是漫长时光之间的勇士,奠定了不世功业与威名的英杰。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具备如此的姿态呢?
寂静之中,槐诗恍然的低语:
“海格力斯……”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