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9ei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花都最強醫神 愛下-第2974章 可怕的血脈閲讀-llee7

花都最強醫神
小說推薦花都最強醫神
帝澜和翻天覆地印是心灵感应的,知道有威胁,忙调动力量反抗。
盛世寵婚:國民老公賴上小小妻
可惜,迟了。
翻天覆地印再怎样,和盘古大神不是一个级别的,盘古大神实力具体多强,谁又知道?
完全是掌控的存在,说无人能敌都不为过。
任凭翻天覆地印反抗,也无计可施。
盘古大神的巨手一握,整个翻天覆地印破碎,化为无数碎片。
帝澜也吐血倒飞。
絕世風華:妖嬈女將 道姑花璟
“嗖!”
凌天宇像利剑一般,现身帝澜身后,右手三指点在了其头上,强大的力量席卷,强行抽出来掌舵者之力。
这一幕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帝澜整个人没有了力量,朝着下方掉落。
凌天宇看着手中的掌舵者之力,想要飞出去,忙用阵法困住,收了起来,落了下来。
帝澜已经不再容颜不老,整个人变得苍老不堪。
“你败了。”凌天宇还以为他会打很久,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败了。
这翻天覆地印是帝澜的本命之物,自然受损,他也会跟着受损。
不用还要打很久,毕竟凌天宇使用底牌,也要承受压力的,不是那么容易使用出来的。
帝澜现在已经只剩下吐血了,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少主等人过来,看着地上的帝澜。
至于空雨,已经绝望了,帝澜败了,忙不敢再交手,往回逃。
血枫一路追着。
“杀了?”少主道。
凌天宇很是直接,抬脚踩了下去,帝澜被踩成了灰烬,一代掌舵者就此陨落。
凌天宇看着已经逃走了空雨。
“你们先回去。”凌天宇示意少主道。
少主等人点了点头,旋即离去。
凌天宇和血枫汇合,看着空雨的疆域,已经将阵法启动。
空雨现在在拼命联系自己的靠山,可惜,星天老君早就下了手,让他联系不上,掩盖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至于帝澜的界面,凌天宇通知了少主,准备覆灭,将整个界面灭了。
“他肯定在联系他的靠山。”血枫无比肯定道。
“他联系不上的。”凌天宇道:“先杀他。”
二人旋即直奔空雨所在地,那占地极广的府邸,二人进去大杀四方,将侍卫杀了个干净。
至尊狂妃:大月風華
沂山道人也在这里,已经清理完强者了。
“轰隆隆——轰隆隆——”
突然虚空中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血枫抬头看着,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我在位面冒險的日子
“真武圣尊,得饶人处且饶人。”一道声音响起。
凌天宇听到,知道是谁,空雨的靠山。
不过肯定不是空雨联系上的,估计是发觉不对了。
“徒儿,杀。”星天老君的声音响起,声音罢,虚空恢复平静。
凌天宇和血枫立刻出手。
空雨现在已经绝望了,原本靠山出现了,这一下又不见了。
凌天宇二人打空雨,那是稳稳的。
几个回合下来,空雨的掌舵者之力全部消失不见,被凌天宇夺取。
血枫出手覆灭了空雨。
“掌舵者之力怎么办?”血枫道。
凌天宇道:“我无法吸收,会相冲,你呢?”
“我也无法吸收,也相冲。”血枫道:“这找谁吸收了?”
凌天宇想了想,先和血枫离去。
返回帝皇山的凌天宇,吩咐侍卫将军,带人去清理空雨的界面,必须覆灭。
陰徒秘事
長生修仙錄
天应的母亲也都回来了,看着帝澜二人的掌舵者之力,也想知道谁来拥有。
大丈夫,能穿能脫
“我得掌舵者之力,一旦吸收,绝对相冲。”凌天宇道:“血枫的也是,现在如果没人吸收,我很难长久压制住,终究是掌舵者的力量。”
凌天宇说的也是事实,确实如此,他只能压制住一时,长久压制不住,必须尽快找人吸收掉,不然迟早散发出来,到时候又是麻烦。
“你能吞噬掉不能?”天应的母亲道。
凌天宇道:“其它力量我可以吞噬掉,化为己有,掌舵者之力我吞噬不了。”
凌天宇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会做出来承受范围之外的事情。
“这可如何是好?”段嫣然道。
“什么味道啊?”不等凌天宇回话,他们的儿子凌牧摇走了进来,鼻子在嗅着。
“这是什么力量?”凌牧摇看到,盯着两团掌舵者之力。
“掌舵者之力。”凌天宇道:“修炼如何了?”
“一切顺利。”凌牧摇回道:“爸,我的血脉已经觉醒了,这力量有些美味啊。”
凌牧摇的双眼露着贪婪。
凌天宇出手握住自己儿子的手腕,检查着他的血脉,双眼更是一眼看透他的身体。
情到極致,染指心尖暖妻
“牧摇,先吞噬一个看看。”凌天宇忙示意儿子道。
“老公,这不行吧?”段嫣然慌神了,他们儿子怎么可能顶得住?
“让他吞噬。”凌天宇示意妻子没事,他有把握。
段嫣然无奈,只好如此。
所有人退后了几步,凌牧摇看着空雨的掌舵者之力,直接伸手握住,开始吞噬。
一股强大的血脉之力现身,整个大殿内的人,可都是强者,竟然被这一股血脉之力也压制住了,要不是实力强大,必然受到很深的影响。
凌天宇看着自己儿子,他检查血脉时,发现儿子体内的血脉很是渴望力量,就犹如干涸许久的湖泊,正急需一场暴雨。
空雨的掌舵者之力被吞噬掉,凌牧摇没有丝毫反应,看上去还是意犹未尽。
凌牧摇盯着帝澜的掌舵者之力,看了看自己父亲。
尋秦
凌天宇示意吞噬了,凌牧摇这才继续吞噬。
帝澜的掌舵者之力也被很快吞噬掉,凌牧摇丝毫没有事情,还是意犹未尽。
“饱了没有?”凌天宇问着自己儿子道。
“没有。”凌牧摇道:“我得血脉急需强大的力量,很是需要。”
凌天宇则是一挥手,拿出来更多的力量,这都是封印在帝皇山的力量。
“吞噬。”凌天宇示意儿子道,他想看看儿子的血脉到底是怎样的。
数个时辰的吞噬,愣是一点事情没有,而且血脉还是极度需要力量补充。
“不要再吞噬了。”凌天宇示意儿子道:“几天后看看如何。”
凌牧摇点了点头。
“你儿子的血脉很强大。”少主道:“竟然吞噬了两大掌舵者之力没有事情。”
【第二更!!!!!!】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