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z79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從1983開始笔趣-第七百八十一章 女兒熱推-5agnb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张国师拿了一座银熊,也算载誉而归。
《初恋五十次》卖了三国版权,引得争相采访。这部去年12月上映的电影,现在还挂在线上,已经6千万票房了,给之前的豪言壮语开了好头。
而章子仪同台领奖的那张照片,在国内掀起了一些小波澜,基本是菜鸡互啄的水平。
她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从未有过如此高调的新人。影响还是有的,比如徐老怪就打电话,找她在即将开机的《蜀山传》里演个角色。
国际章已在新手村蠢蠢欲动。
2月25日,晴。
天下影视,老板开会。
“京城电视艺术中心近几年慢慢掉队,只剩我们跟央视争雄。现在的热播剧,我们两家能占一半以上。
电视资源是不用愁的,基本能保证人人有戏拍,人人有节目上。
蒋琴琴、周逊、曹影、黄海兵、王燕、小桃红、潘越明、徐峥、吴经,这几个算有一定知名度,或者人气一流的。
今年剧集推出后,黄奕、李晓冉、胡婧、陈昆也能进入这个行列。
另外根据您的指示,陈好、张静也签约公司,哦,她改名叫张婧初了。
绝大部分我们都有规划,只有一个比较模糊……”
“谁?”
“高媛媛。”
“公司有这人么?”
“不是您当初说了一嘴,我们就给签了嘛!这两年一直当广告模特用来着,也演了几个小配角,哎哟,演技惨不忍睹。”
哦哦!
许非想起来了,你说这事闹的,美女太多,把高媛媛都忘了。
“她继续留着吧,多历练历练,这张脸毕竟也难找。”
“那就先当花瓶呗?成,正好有个电影《十七岁的单车》,我就推荐她了。”
这批汇报完,另一批又道:“《天龙八部》快杀青了,央视问今年年底播怎么样?”
“年底不如明年初,跟过年撞一块不好。”
“《天下无贼》也要完……”
正说着,电话忽然响了,许非一接:“喂?小阳?”
他猛地一激灵,摆摆手:“你们自己研究!”
说着出了会议室,叫上小莫开上车,赶紧往医院赶。
小旭九个多月,肯定就在本月生了。柏林之前他本不想去,小旭觉得肚子还安稳,自己没问题。
所幸啊,他回来才有动静。
急慌慌的跑到医院,小阳在楼下等着:“姐夫!”
“人怎么样了?男孩女孩?”
“刚推进去我就给你打电话了,还在里面呢。”
“哦……”
许非暂松了一口气,蹬蹬蹬上楼,长辈们都在,也没啥心情说话,焦躁的走来走去。
晃了半天,小阳看着眼晕,忍不住道:“你坐会吧!”
“哦。”
他下意识坐下,屁股刚沾椅子就窜起来,“坐什么坐!我洗把脸。”
又跑到卫生间,冰凉的水敷在面上,让紧张燥热的皮肤舒服了些。直起身,竟觉呼吸有些困难。
没办法,第一次啊!两辈子第一次有这种经验。
“哔哔哔”
手机又忽然响了,是张俪。
“我给她打电话,没人接,是不是出状况了?”
“有动静了,人在产房。”
“啊?情况怎么样?”
“不太顺利,说是得剖。”
“剖就快了,现在技术挺先进的,你别急。就是小旭可怜见的,她那么爱漂亮……”
“唉,我现在啥都不想,平安就好!她平安,你也平安。”
“说什么话呢,我们当然平安了。”
聊了几句,许非听那边有响动,赶紧挂断跑过去。大夫已经出来了,道:“你们不用担心,母女平安。”
“哎哟,那就好!谢谢大夫!”
张桂琴事先塞了红包,这会又塞一个。对方捏捏厚度,惊得翻江倒海,家里有矿啊!
等了一会,众人终于聚集在病房,围着护士怀里的孩子七嘴八舌。
唯许老师搭在床前,看小旭就像一只筋疲力尽的瓷娃娃,白的吓人,手脚不能动,还插着管子。
他想摸摸小手,又不敢碰,问:“感觉怎么样?”
“……”
小旭看着他,眼神略空,似乎麻药的劲儿还没过。隔了会才眨眨眼,吧嗒吧嗒开始哭:“呜呜呜……呜呜……”
“怎么了,还疼啊?”
“呜呜……太丑了,太丑了……”
“嗯?”
她抬不起头,目光又不断往下,许非顺着一瞧,那开过刀的肚子。
“没事,谁也看不见,没事没事!”
“呜呜……”
护士说话了:“情绪别太激动,伤口崩开了麻烦!”
嘎!
小旭还能给憋回去,不出声的抽搭。
“6-8小时内平卧,不要进食,等排气后能吃点粥、面汤之类的。明天可以下床活动,我们鼓励多走动。
然后要尽早开奶,正常进食后多补充营养……”
嘱咐一番,护士离开。
小阳很有眼力见的把孩子给姐夫,让众人都出去。
许老师抱着未来的娱乐圈长公主,手臂紧绷绷的,浑身僵硬内心柔软,仿佛无价之宝。
“丑死了!”
小旭瞄了眼那张皱巴巴的脸蛋,又嫌弃。
“慢慢就长开了,就我俩这基因,以后没得说。哎今天25号,还好没在29生,不然好几年才能过一次生日。”
“生又怎么了?过阴历生日还不行?”
“行行!我合计大名找先生算算,先叫个小名。”
“小名?”
小旭瞅瞅孩子,道:“丑的像只猴儿,叫小猴儿吧。”
“啧!我想想……今年龙年,叫小龙吧。”
“你也没比我好哪儿去!对了……”
小旭抿抿嘴,道:“你给她打个电话。”
“你出去。”
“干嘛?”
“出去!”
许非莫名其妙,拨通张俪的号,把手机放到她耳朵边,退出门外。
“喂喂?”
“呜呜呜……”
“小旭?你那边怎么样,都好么?”
“女孩,可丑了,别的都好……呜呜呜……”
“哎哟,别哭别哭,你一哭我想过去了。”
“呜呜……太疼了……太疼了……开刀也疼,打麻药也疼……”
她一喊疼,张俪那边也开始哭。
好半天,她声音渐平缓,抽搭道:“我觉着自己养挺好的,来了才知道挺不住……不过你身强体壮的,你肯定没事……”
张俪:“……”
我谢谢你啊!
……
许老师得子的消息,极小范围的恭贺了一下。
数日后,他捧着生辰八字找先生,得了个大名。
(求名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