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1d5精华都市异能 蓬萊水仙 ptt-第三百零四章 星河洞天,神皇之思展示-chexy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先天杀戮之气!”
得见那道青莲内敛的白色气流,五行童子纵然在和王珝合力抵抗周围时空风暴的暴动,也不由得惊呼出声,仙识震荡虚空,满是震惊之感。
“我们被时空风暴挪移了方位,现在已经相当深入西方地陆,快要接近核心所在了!”
禹余天西方地陆便是当年金仙大战爆发之地,纵然其是造化之主所创,但在足以毁灭大千的道祖之战中,也是摇摇欲坠,勉力维持罢了。
而在大战核心处,几位道祖交手的余波更是化作了失道混沌一类的事物,残余的大道之力与时空碎片相结合,化作诡秘的时空风暴,在外围呼啸不休。
王珝和五行童子便是被坤方道人身上预先留下的魔主后手所引发的时空风暴,给送到这西方地陆核心之外。若非他二人俱都是灵宝成道,寿元漫长,光是刚刚那一瞬,就足以让同境界的三劫天君去度天人第四衰了。
萌女異世馴夫記
面对暴动的时空风暴,王珝和五行童子联手,两人背后五色神光相互交融,化作一帘光幕护住二人周全。其外的时空风暴冲击过来,在上面激起一层层涟漪,如雨打芭蕉般晃动不休。
这等时空风暴,四劫天君以下很难抵挡,但修习有五色神光的王珝和五行童子二人自然不在此例。虽然他们因为灵宝之身无法发挥出这门大神通的越阶之能,但二人联手,倒也能堪堪挡住冲击。
王珝调动身中法力,体外的五色光帘上光晕流转,凸显出无数针状事物。其激射而出,与一团团极其紧密的时空风暴相互泯灭,掀起的余波爆发开来,暂时清理出一方安全之地,但不待王珝和五行童子遁入其中,这些只容一瞬喘息的狭小地界便被随后倾压过来的时空风暴复归原状。
“如果在三息内无法离开,不待那正在向此处靠近的先天杀戮之气临身,我等估计就再无法力抵抗,只得陨落于此了。”
五行童子估算了下剩余时间,对着王珝提醒道。
虽然二人身处如此险地,但心中并无惶恐畏惧之意。毕竟他们可是道祖门下,就算禹余天内时空风暴纵横,能阻隔道祖视线,但真若到了生死关头,绮思或者孔极自然会隔空出手,将他们救下。
现在还不出手,只是有意磨砺二人罢了。
再者,这西方地陆之上虽然时空风暴纵横来去,但也不是没有生机暗藏。别的不说,他们所寻的那苍雷道人敢以元神之身在此处躲避天人追杀,还纠缠了好一段时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究其根本,也不过是借助前人开辟洞天毁灭余留的废墟后,以躲避时空风暴罢了。
“三息吗?足够了。”王珝应了一句,背后水光显化天河景象,内中星辰沉浮,排布命运轨迹,寻觅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
“能在这里残存的洞天废墟,非得是半步金仙开辟的才有可能。当年禹余天大战爆发之前,内中道君共有三十余位,眼下找到一方的概率却是不小!”
王珝心中念头回荡,背后天河星光明灭不定,种种可能性不断显化,又被干脆利落的抹去,转向下一种结果。
“还有两息时间,”王珝心中一念起伏,“就是不知道那位旁观者打不打算出手,须得再有一份防备。”
白袍童子推算间,一张符箓从袖中抖落,被他夹在手中。上面篆文如龙蛇游走,又像是海潮起伏。
……
西方地陆核心外围,容貌古拙,眉眼阴沉的元元子正眺目看向王珝和五行童子所处方位,轻抚颏下五柳长须,沉吟片刻,还是勾连了元神之中暗藏的某件事物,向着某位大人物传去了信息。
“神皇大人,那五行宗门人被困时空风暴之中,只能坚持不到两息了,我们该不该插手?”
神皇大世界中,身穿金色衮袍,高踞宝座的神皇皱起了眉头,对着虚空疑问道:“听你所言,那两人都是灵宝成道,还都掌握了五色神光这么大神通,难道五行道祖会看着他们去送死?”
元元子心中一动,恭敬问道:“大人意思是,我们旁观就是,不必出手?”
“不对,”神皇摇头否决了此言,周身愿力宝光中载沉载浮的金灯忽明忽暗,似自语似对元元子道,“五行道祖心思深沉,最近几十万年来,虚空宇宙中诸多大事件都有其身影,我可不相信他不会关注禹余天。”
“大人的意思是?”
“就是因为五行道祖在关注此地,我才该卖其人一个好,留个人情下来。”
神皇眸光深沉,五行道祖根基深厚,纵然成道算不得早,但在虚空宇宙五十余位金仙道祖中也算得上是第一序列,就连自家背后的那位道祖也不愿轻易招惹。
海賊之王者路
既然发现了其人在关注禹余天,还不如趁此机会与其交好,免得对自家日后机会造成妨碍。
思虑一定,神皇便对元元子传音道:“你速速出手将那二人救下。当然,也不要做得过于明显,太刻意总归不美。其中界限,你自己把握。”
面对这令人为难的要求,元元子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只得应了声是。
他沉吟再三,还是努力将自身当做一名无意间路经此地的四劫天君,偶然之下发现远方有人遭难,旋即出手救人。
个子瘦高的道人反手露出一盏青铜古灯,其上淡淡火光燃烧,带着引渡和安抚的意味。
元元子将手一指,其上灯蕊大放光明,陡然炽盛起来的火光顿时压下了周围的一切,镇压了周围不稳定的空间。
“然后便是将那二人带过来了。”元元子心中自语一句,正要出手,忽然一愣,“等等,那个是!”
只见随着元元子出手镇压西方地陆核心外一方空间,远在几十万里之外,王珝和五行童子周围的时空风暴也在联动之下被牵扯得出现了一丝不谐之处,似有某种事物在其中显露。
明武天下
王珝背后的星辰天河中陡然跃出一颗八角垂芒的灿紫大星,光辉照耀,惊心眩目,与其相应,映照出一方幽深诡秘的漩涡状事物。
“找到了!”王珝轻呼一声,“一方半步金仙洞天,终于被愈演愈烈的时空风暴逼了出来!”
此时离三息时限已然过去两息多,只剩下不到十个刹那,不远处的先天杀戮之气已然极为靠近王珝和五行童子,隔着最后的短短一段路程,像是要随时猛扑过来。
顾不得多说什么,王珝背后天河一转,化作水幕叠在五色神光之外,将他和五行童子一裹,便向着那方洞天投去。飞遁之中,时空风暴中夹杂的时光碎片、空间裂缝总是险之又险地与二人擦身而过,不沾分毫。
天才武帝
武道霸徒 明年復明年
“圣德之道?”远方借着元元子之眼注视着这里的神皇不禁轻咦一声,“明明是风水之道的跟脚,却对圣德之道也有一番造诣,怪了。”
远在神皇大世界的神皇本尊闭上双眼,默默推算天机:“那方洞天似乎与星河道祖座下一位半步金仙有关,而这两人一路行来,所遇诸多事物也都与星河道统有关,难道真是巧合?”
高大威严、雄姿伟岸的半步金仙高居宝座之上,脑后一轮金黄色愿力宝光冉冉升起,垂下道道金芒如檐前水帘般遮掩住自身面容,将一切都隐藏起来。
“不论如何,方才通过元元子出手一事,本座态度已经展现出来了。而剩下的,就看五行道祖对此作何反应了。”
……
通天大世界,五行宗。
通过弟子身上事物感应到王珝二人安然无恙,绮思先是松了口气,接着又皱起了眉头。
虽然她被禹余天内的时空风暴阻隔了视线,但先前并未有同境界的存在遮掩天机,是以在其推算之下,事情经过很快明晰起来。
“四劫实力的他化自在天魔?”水之道祖轻语一句,其中怒气深深,“凭你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谋算我五行宗弟子?”
绮思正待出手给那天魔主一个教训,忽然门外有童子来报:“绮思祖师,掌教大老爷唤您过去。”
“师尊?”绮思微微一顿,旋即若有所悟,“难道这也在您的谋划之中吗?”
经过思虑,绮思按下了心头怒火,旋即出了阁楼,向着孔极所在之地行去。
“我就说其中巧合之意太过明显,没想到却是自家师尊插手其中。”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