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控股控東破產重整拖累 方正證券公司債審覈中止

受控股控東破產重整拖累 方正證券公司債審覈中止

(原標題:受控股控東破產重整拖累 方正證券公司債審覈中止 年內債券融資“顆粒無收”痛失機遇期)

前三季GDP十強城市:重慶、南京上位 天津跌出前十

控股股東的連環債券違約與重組,或已對方正證券公司債發行構成實質性障礙。

11月3日,證監會公告稱,已依法審查了方正證券提交的《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申請文件》,根據《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許可實施程序規定》第二十二條的有關規定,決定中止對該行政許可申請的審查。

證券公司發行公司債遭中止審覈的情況並不多見,上一次出現類似情況還是在2019年3月。

對此,有接近方正證券人士表示,中止審覈是方正證券主動要求的,或與公司控股股東北大方正集團債務連環違約及處在重組進程中有關。

主動要求中止審覈公司債?

參照《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許可實施程序規定》第二十二條,上市公司遭中止審查的情況包括:因涉嫌違法違規被行政機關調查,或者被司法機關偵查,尚未結案,對其行政許可事項影響重大;申請人被中國證監會依法採取限制業務活動、責令停業整頓、指定其他機構託管、接管等監管措施等。而“申請人主動要求中止審查”也是其中一種情形。

靈山島金茂灣 即將開盤 最新均價36000元/㎡

而上述接近方正證券人士提出的“受累於控股股東問題,方正證券主動要求中止審覈”也已有端倪。

早在今年1月,證監會給出針對方正證券發行公司債的反饋意見時,即表現出對公司控股股東北大方正集團債務違約的關注,當時北大方正集團未能及時兌付超短期融資券“19方正SCP002”。

證監會遂要求方正證券說明或披露北大方正集團持有發行人股權被司法凍結的最新情況,以及對發行人公司治理、經營活動和償債能力的影響;方正證券與北大方正集團及關聯方之間的關聯交易情況,以及對發行人償債能力的影響。

“實際上,與其說是方正證券主動撤銷申請,不如說是主承銷商要求了中止審覈”,國內某中型券商投行債券承銷人士表示,雖然股東債務違約在法律層面上並不影響子公司發債,但“在輿論上相當負面,整個集團週轉不過來了,子公司自然有潛在風險。這時候主承銷商中止新項目申報,是挺順理成章的事情”。

特朗普呼籲“停止計票” 拜登團隊怒斥:前所未有!

財報數據顯示,截至9月30日,北大方正集團爲方正證券控股股東,持有其22.85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7.75%,其中又有11.10億股處在質押或凍結狀態。

2020年2月18日,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北大方正集團宣佈申請破產重組。之後法院裁定北大方正集團與旗下4家子公司實質合併重整。

在宣告破產重組的同時,北大方正集團債務違約情況也開始爆發。

此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按照10月22日北大方正實質合併重整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上披露的臨時確定債權額,臨時確定的債權額爲1654.61億元。就申報情況來說,截至10月9日,北大方正等5家公司共有638家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了649筆債權,合計申報債權金額2311.67億元。

準獨角獸雷鳥科技上榜億歐“新基建成長企業100強”

而就在11月2日,北大方正集團又剛剛發佈了公司2018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據未按期足額付息的公告。稱目前集團重整工作正在進行中,依據法律規定,不得個別清償,相關中期票據不能按期足額付息。

短期發債融資渠道受阻

囿於控股股東問題,方正證券主動要求中止審覈公司債發行或許只是無奈之舉。但公司發債融資渠道卻極有可能因同樣原因短期被“堵塞”,這給方正證券流動性及公司發展帶來的影響或更爲深遠。

公開信息顯示, 2019年方正證券累計發行了3次公司債,合計募集金額46.6億元,2018年則募集了56.4億元。而2020年至今方正證券尚未成功發行包括短期融資券、公司債在內的任何債券,公司長期負債佔比也從2019年末的20.53%,下降到今年3季度末的13.23%。

“方正證券是今年年初收到了證監會的反饋意見,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說明公司去年年底就在謀劃發債,並非沒有融資需求”。上述券商投行債券承銷人士表示。

而在方正證券發債受阻的同時,其他證券公司發債則顯著提速。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證券公司普通公司債發行4924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99%。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表示,2018年以來,證券公司普通債發行規模持續大幅度走高,尤其是2020年以來,證券公司發債明顯提速。一方面是業務發展需要補充運營資金和流動資金。另一方面,公司債公開發行實行註冊制、寬鬆貨幣政策等改善市場環境,也有利於券商低成本直接融資。

從存量債券看,截至2020年9月末,市場現存證券公司債券737只,涉及發債主體77家,規模總計17241億元,年內到期2352億元。其中,證券公司普通債509只,規模12810億元,主要集中在頭部券商。

曝卓爾已決定放棄申訴爭議判罰 全力專注保級生死戰

孫彬彬指出,2023年前,證券公司每年均面臨着大規模債券到期。而近年來,證券公司經營模式逐漸“重資產化”,增強了券商通過補充資本金來加速業務擴張的動力。這都有望推高證券公司發債規模增長。

“今年也是券商‘補血’的大年,頭部券商如中信證券也發起了定增,行業整體的定增規模已經超過千億”。有北京地區券商非銀分析師表示,各類券商在兩融、質押和投資類業務等資金驅動類業務上均有發力的需求,小券商也有儲備人才的需求。“與科創板跟投相關的另類投資子公司也是券商增資的主要方向之一”。

這種情況下,發債融資受阻的方正證券無疑在起步上就處於劣勢,公司進一步拓展業務、補充流動性,短期內或還需仰賴再融資“補血”。

Tags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