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6t8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七百九十一章 逼婚展示-72fbb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邢氏瞧出贾琮和黛玉两个彼此情深意长,当下再也顾不得什么,只想先拉了贾琮去逼婚,因此她忙就笑道:“好了,好了,总是求亲的也被撵走了,如今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不如就快点子叫人摆饭上来,咱们先吃了饭再说,我忙了这么一上午可不是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众人一听忙就叫人出去打听饭菜做好了没有,这里又都忙乱着收拾起来。
冥嫁:冥夫臨門
恰巧这时候贾环又嘟囔着嘴进来了,先忙和众人见过了,当下便又开始埋怨那卫公子太过吝啬,敲诈不出多少银子来。
众人听了更是又气又笑,个个都拉着他训斥,说他不该如此,没得倒丢了贾府的脸。
贾环一听便大叫起来:“我这是为湘云姐姐出气呢!谁叫他们家当日退了婚,如今偏又要来求亲,只当我湘云姐姐是好欺负的么?”
众人听了更是都笑问他道:“你少胡赖!这和你跟人家要钱有什么干系?”
重生霸氣人生
贾环听了更是不服气,当下便扯着脖子瞪着眼睛喊叫道:“你们这些个千金大小姐可知道些什么?自古以来除了割肉疼就是拿钱疼。如今这厮敢欺负我湘云姐姐,我恨得他咬牙切齿,割他的肉是不大可能,就敲他一笔钱,叫他肉痛也算是报仇了。”
众人听了都是笑道:“你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如今就随你去吧,总是人也走了,等他若是下次来了再说吧。”
史上最強師兄
和表姐同居的日子 蘇派
贾环听了这才得意起来,拉着贾琮正要说话,探春却忙一把扯了他问道:“好兄弟,你最后究竟敲了人家多少银子,说出来我听听?”
贾环登时便伸出两根手指头来,得意洋洋地笑道:“这厮太抠门儿了,又穷,只到手不过二百两银子……”
英雄聯盟之王者無敵
众人一听更是惊讶,都说怎么就能赖人家这许多银子,看一时人家又后悔了,过来和你讨要银子,你该怎么办?!
囧月風華錄 歐陽墨心
贾环听了更是笑道:“我管他呢,银子一到了我的手里还想着能要回去么,真是白日做梦呢……”
邢氏此刻满心想的都是贾琮与黛玉的终身大事儿,哪里还有心思听贾环这些个胡闹的事情,当下一把拖了贾琮就往外走,一面忙就说道:“好孩儿,你快和我来,你爹有事儿叫我嘱咐你呢……”
嘴里说着话,也不管贾琮愿意不愿意,不由分说拉了贾琮就往外走。等又拖着贾琮进了他的屋子坐下,邢氏这才笑道:“好孩儿,你爹爹有事儿叫我千万叫我告诉你呢。”
说罢便把贾赦一番话说了,贾琮忙就回道:“倒是叫父亲为我操心了。这些个事情我都省得,娘回去只和爹爹说,就说我都知道了,往后行动一定小心,也不会随便乱交朋友,叫爹放心!”
獸破天穹 浮屠劍聖
邢氏听了便点点头,随即一把拉住贾琮忙便笑问道:“好孩儿,我知道你和黛玉是有情有义的,你爹和我也瞧着林丫头甚是好呢,且我瞧林姑娘对你也是大有情意,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把她娶进门儿来?我们可都急着要抱孙子呢……”
贾琮一听这话当即吓了一跳,忙就摆手道:“娘,我还小呢,这着什么急,再则人家林姑娘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打算的呢……”
邢氏一听便摆手道:“小什么小,你也不小了,你爹在你这个年纪可都有了贾琏那下流种子了。再则那林丫头对你什么意思你还瞧不出么,我倒是瞧她对你极是有心的,你可不敢再拖了,看再叫旁人把她偷走抢走了……那么好的女孩儿任谁见了不喜欢?”
贾琮听了只是笑,却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只任凭邢夫人又“威逼利诱”了半日,他这才含含糊糊答应下来,说是过几日就问问看黛玉是什么意思,愿意不愿意给他当老婆……
邢氏一听便拍手笑道:“这还有个不乐意的,你是当局者迷,你娘我在一旁瞧得真真的,那丫头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个,只要你一张口她再没有不乐意的,若是你不好意思开口就交给娘来问……”
贾琮听邢氏说黛玉心里只有他一个,登时如同吃了蜂蜜一般欢喜。又听说邢氏要亲自去问,他忙就摆手道:“娘,不用,不用,林姐姐生性脸皮薄,你若是当真这么去问,她倒要害羞生气了,到时候别再弄坏了事儿……”
邢氏听了便故意生气道:“娘吃过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我就能连这点子事儿都弄砸了不成?你也太小看为娘了,你若是不信我现在就给你说媒去……”
贾琮登时被吓了一跳,忙又拉着邢氏劝了半天,邢夫人这才作罢,只是催促他快些,说自己急着要抱孙子等语。
贾琮啼笑皆非,忙又哄劝了半日,邢氏这才不再提这话儿了,转头又问起贾母的事情来。
贾琮当下便把贾母痴呆之事说了一遍,两人未免又长吁短叹了一阵,只说贾母可怜,想她平日多精明厉害的一个人,谁知到老来竟然是这样。
说了一阵,邢氏却又说起王夫人恐怕惦记着老太太的东西,这几日就要来接贾母回去呢。
贾琮听了便冷笑道:“她想得好美,老太太的东西那都是老人家辛苦一辈子积攒下来的,谁也别想着能动,日后要么就全给老太太带到地底下去,要么大家平分,她再也别想着能一个人独吞。”
邢氏听了便点头说是,随即又偷笑道:“好孩儿,我倒想着不如就把老太太接到我院子里头去给老人家养老送终呢,我们是长子长媳,这是该我们该做的。再则老太太的东西我就连一件儿也不想给她呢,就叫她白日做梦去吧!”
贾琮听了便嘻嘻笑道:“好母亲,这不是故意欺负人么,这么干是不是不大妥当?”
邢氏听了便冷笑道:“我就是欺负她呢,又怎么样,她平日欺负得我和你爹少么?如今咱们不过是连本带利都收回来罢了。再则她平日少骗老太太东西了么?”
贾琮是一想到这些个事情就头疼,再听邢氏这么一说,当即忙就点头道:“娘说得有理,你和我爹要怎样便怎样吧,总是我和爹娘都是一头儿的……”
邢氏听了更是高兴,拉着贾琮还要说话,却听外头有人招呼,原来是饭已经摆好了,只等着二人过去才敢吃饭呢。

About the Author